朱晓军和秀华全部目录 双腿之间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这一次韩谦算是有人能一起玩了,五个人打扑克,盲猜同伙的那种,五个大老爷们玩的那叫一个热闹,因为一块钱的输赢会怪罪同伙出错了牌,也会以为被那个内奸玩弄而懊恼。

饶是高履行这个成熟的男人也开始发出一声声怒吼质问刘光明会不会!不玩会就滚蛋换个人过来,刘光明的反应的确慢了很多,打完了牌都没发现高履行是他的同伙。

韩谦的面前已经堆满了硬币,不接受转账不找零钱,也不接受纸币,没硬币就下去,换人上来,反正岛就这么大,硬币就这么多点,如果说让人送过来,那就有些他太过于执着了。

新的一轮,关军彪一张牌不出,静静的看着刘光明。

“出!随便出!有牌就扔。”

刘光明见自己马上就要赢了,嘿嘿一笑,开始不断出牌,剩下最后一张的时候关军彪伸出手!

“停!剩一个了是吧?红桃5!我知道你手里也有一张红桃5,三个八,四个十,对勾对圈对二,一个九!”

看着手里剩下的最大的大5,刘光明的心态崩了,怒吼着关军彪针对他!刘光明一时间接受不了自己是最菜的那一个,在房间里大喊大叫。

气氛相当活跃了。

坐在外面的季静闭着眼无力叹气,杨岚撇嘴道。

“加起来快两百岁的人了,怎么玩个扑克玩的这么热闹!”

话音落,刘光明穿着拖鞋打开门,左右看了一眼,随后跑去找老板换硬币了,回来的时候红光满面,冲进房间开始了新一轮争吵。

季静见此再次叹了口气。

“幼稚!”

杨岚对此深表同意,随后拿出一个硬币抛入空中,落下时精准的顺着衣领落在了内衣里,杨岚忙着把手伸进去拿,这时候韩谦打开门鬼鬼祟祟的出来了,凑近季静小声道。

“季大妈,你有没有硬币?”

季静对着韩谦温柔一笑。

“没有!岚岚有,你找她要。”

韩谦转头看着杨岚背对着她不知道在鼓捣什么,轻声问道。

“杨姐,我记得你那会拿着一个硬币在手里玩来的,快给我!我要进去翻盘!”

杨岚转过身在领口拿出一枚硬笔,娇颜微红的递给韩谦,后者拿着温热的硬笔小声道。

“杨姐你这钱包不错啊!”

话音落杨岚羞愤大怒,韩谦拔腿就跑,推开门大喊一声。

“我胡三汉又回来了!”

结果没过多大一会,韩谦就被赶下桌了,万芳挽着袖子上桌开始打牌了。

下午四点!

吴思琯听着温暖肚子咕咕叫,忍不住站起身。

“你们不好意思下去,我去!”

吴思琯下楼推开几个男人的房门,走进门的时候差点以为是有人在这里放了烟雾弹,仙雾缭绕,韩谦重新回到了桌上

朱晓军和秀华全部目录 双腿之间

,五个男人嘴里叼着烟,眯着眼看着手里的牌,苏亮一个人在出牌,四个人在等待机会,谁也不说话,就是对付李大海和魏天成时候他们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看着苏亮静悄悄的放下最后一张牌,房间里瞬间爆发出了争吵,韩谦满脸嫌弃的看着高履行,皱眉道。

“你有四个A你为什么不拦一下?你拦一下放仨的,我这直接飞,他有俩大王有个屁用啊?”

高履行瞪着韩谦,怒道。

“我知道你三飞?我最小的是三个K,你能接的过去?”

关军彪皱眉道。

“2呢?我看小亮就俩2啊,剩下的2呢?我一个没有。”

刘光明弱弱的举起手,尴尬道。

“我有五个,我没舍得拆。”

三人怒视刘光明,齐声道。

“做饭去!”

话音落,吴思琯对着五个男人大声喊道。

“你们都去做饭去!在家里都是我们女人伺候你们,出来玩还等着我们做饭?”

几个男人同时转头看向吴思琯,这一瞬间吴思琯稍微有点怂,随后看着这姑娘身后的两个女人,韩谦第一个站起身穿上拖鞋,刘光明紧随其后,他不怕这两个女人,他有点害怕吴思琯这个小妖精。

苏亮躺在罗汉床,淡淡道。

“硬币我就不收了,留给你们晚上做筹码,至于这个饭,我就不去了,行吧?”

韩谦转头怒道。

“装逼遭雷劈!”

关大狗点头赞同。

“旱雷!”

刘光明呵呵笑道。

“毕竟人家赢了嘛!”

话音落,三人怒视刘光明,齐声道。

“因为你菜!”

一旦男人抛开正事儿脑袋里只有玩的时候,他们的智商也就八岁,这里的硬币也就二百多块钱,他们几个看的却是比面子都重要,一言不合就开口大骂!

刘光明憨憨笑道。

“饭后玩,饭后玩!做饭做饭去。”

刘光明搂着三个年轻人出了门,走出门的时候童谣已经拿来了围裙递给他们,告诉他们食材都在大厅,刘光明看向三人,不等三人开口,举起手连声道。

“我去!我去!晚上记得带我一个啊!”

刘光明和高履行两人下厨不在韩谦的预料之中,酒店的厨房也比较尴尬,四个老爷们商量一声,端着锅在外面做饭,关军彪劈柴洗菜,刘光明拿着菜刀改刀打荷。

掌勺的是韩谦和高履行,

朱晓军和秀华全部目录 双腿之间

前者负责青菜,后者负责海鲜。

温暖和孙雅坐在一条长椅看着做菜几个男人,高履行会做菜不是什么意外的事儿,他本就是出生在普通家庭的孩子,刘光明的刀工让众人有些意外。

没过多久,杨岚和叶芝也过来了,杨岚在温暖的身后弯腰留着姑娘的脖子,轻声道。

“没想到刘董能下厨,刀工还是不错的啊!”

温暖点了点头,刚要开口,刘光明抢先笑道。

“出来玩就不能在乎那些有的没的,都是熟人,做个菜而已,你们也别以为我刘光明是什么人物,初中辍学,离开校门去机床雕刻做学徒,在面包厂做的面包,厨房后厨做过打荷,工地拧过钢筋,印刷厂做过印刷,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这切菜啊!还有点怀念了。”

高履行手里端着锅淡淡道。

“切不好晚上打扑克就不带你了,韩谦可说了,晚上打牌的时候和咱们说说计划的。”

刘光明听此憨笑道。

“大狗!菜来!”

韩谦蹲下填了点木头,苦笑道。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们说计划的事儿了啊?好像是我瞒着你们似的,你们也没问我啊!想知道我现在就和你说说?”

高履行露出招牌的笑容,刘光明开口道。

“别!现在说我可没心思切菜了啊!”

几个男人下厨配合很默契,关军彪准备着各种辅料,偶尔会帮忙切菜,高履行穿着围裙带着帽子,手里的锅已经开始着火了,他的表现确实很淡定。

第一份辣炒蚬子出了锅,高履行装盘后对着孙雅笑道。

“先端过去垫垫肚子,温董尝尝我的手艺?”

孙雅站起身接过盘子,温暖憨笑道。

“那怪不好意思的。”

嘴上这么说,可下手是一点没含糊,韩谦看着额头上流着汗水的高履行,他笑了,他没想到竟然会和高履行的关心变得亲近,当初在公司里他们俩可以说是水火不容的。

高履行算计了韩谦几次,韩谦算计了他一次,这也算是扯平了。

再说高履行这个人很聪明,他会去欺负弱小,但绝对不会以卵击石,过了一会,高履行低头看着桶里少的可怜的螃蟹,他抬起头看向韩谦,轻声道。

“这么点?不是说下午很多人去抓了么?”

韩谦耸了耸肩淡淡道。

“你指望她们几个能抓到螃蟹?”

说话间,苏亮骑车沙滩摩托过来了,看着这家伙身后的水桶,韩谦才想起来是出海时候下的,看着苏亮带着满满一桶的螃蟹,温暖笑了。

晚上的饭菜很丰盛,一张长桌坐满了人,男男女女穿插着落座,一天没有吃东西的姑娘们早就饿了,简单的寒暄后开始动手,桌上的螃蟹,爬虾,鱼等海鲜都是自己抓的,吃起来也放心,高履行吃着一个大手掌大的螃蟹,轻声道。

“你不吃?”

韩谦摇了摇头。

“我不太喜欢海鲜。”

高履行吃着螃蟹含糊道。

“你很奇怪,住在海边不吃海鲜,有能力却是不喜欢赚钱,喜欢你的姑娘那么多你也不确定个关系,嗯···韩谦啊!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韩谦转头看着高履行眯眼笑道。

“不当!”

几个男人没喝酒,匆匆吃了几口,像是使了个眼神,接连起身,他们继续去打牌了,剩下一桌的女人吃吃喝喝,季静还是不和孙雅说话,她脾气好,但是她记仇!

和虞诗词拼着酒,喝酒可能是杨岚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房间里,五个人手里拿扑克开始了新一轮的厮杀,一枚硬币代表二百块钱,一人五十枚,明早结账,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