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分钟从头啪到尾无遮挡 男主又狠又坏肉很多的古言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回到房间,莫寒霜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

女人毫无形象的抓起茶壶咕咕灌了几口,用袖子擦着嘴角说道:“小陈子,赶紧先弄点吃的来,饿死姑奶奶我了。”

屋内几人面面相觑。

陈牧面色古怪:“莫前辈,这样子会不会闹出事来。”

“我说你这个大男人怎么叽叽歪歪的,比我这个娘们还要娘们!”

莫寒霜接过苏巧儿递来的干料,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道。“对付这些装神弄鬼的玩意,你就得往横里来。你娘子是在天命谷范围内失踪的,他们就得负责!”

陈牧道:“这几天我也仔细调查了,也见到了神女和天机老人,但是他们——”

“他们这些玩意就喜欢糊弄人。”

莫寒霜打断对方的话,冷笑道。“若是没两把耍人的手段,能有如今这地位?能把皇室都拿捏在手里?你还真信他们的鬼话啊。”

“我当然不信,所以我才调查。”陈牧摊手。

“你调查个屁!”

“……”

“有些时候武力才能解决一切。”

莫寒霜一点面子都不给陈牧留,挥起手中大刀:“磨磨唧唧,调查来调查去,等找到你家娘子,估计都被敌人钉在棺材里埋了!”

一旁青萝努力点着小脑袋,附和道:“前辈说的没错,对付这帮人就得横一点。”

“瞧瞧,这没胸没屁股的丫头都懂得这道理。”

莫寒霜伸出大拇指夸赞青萝。

然而这夸赞听在青萝耳中,原本洋溢着笑容的脸颊顿时僵住了,黑的如焦炭似的。

她立即辩解道:“前辈,我有的好吧,你看巧儿,那才是啥都没有。”

被无辜牵连的苏巧儿也想辩解,但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脯,溜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一脸委屈模样。

好吧,她是没‘资本’为自己辩解的。

“对了,迦叶呢?”

莫寒霜环视了一圈屋子,并没有看到曼迦叶的身影,疑声问道。

陈牧身边的这几个红颜里,她倒是对曼迦叶颇为喜爱。

感觉那女人很对她的胃口。

陈牧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大概讲述了一遍,说道:“以迦叶的能力,应该没什么危险,尤其她的伪装之术极强,肯定还潜伏在城里。”

“果然不是自家娘子,就不会心疼啊。”

莫寒霜很不客气的将鄙视的目光递给男人。

陈牧想解释,老婆子摆手道:“跟我没什么关系,说句不好听的话,当初姑奶奶我就不该答应保护你家娘子,搞成现在这样子,让我也没面子。

等找到你娘子,咱们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你呀,只管打听林天葬那个狗东西的线索就行了,别再拿乱七八糟的事情来烦我。”

陈牧拱手:“前辈放心,晚辈答应您的就一定会办到,帮您找到林天葬前辈。”

“尽力就行,我也不奢望太多。”

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线索,莫寒霜对他抱有的期待值并不高。

她囫囵吞枣的吃了几口,休息片刻后,便提刀出门:“我在周围转转,你继续去调查吧。三天后天命谷交不出你娘子,姑奶奶我就大开杀戒。你可以提前带着这几个丫头离开天命谷。”

陈牧皱了皱眉想要说什么,但看着对方风风火火的出了门,也就老实闭上了嘴巴。

苏巧儿柔声道:“前辈人还是很好的。”

“是不错。”陈牧揉着眉心,长叹了口气。“不过脾气也是厉害,难怪当年林爷爷会离她而去。”

想象一下,家里女人们要是变成河东狮吼,他直接出家。

过了一会儿,葫芦七妖进入小院。

这两天七人很是忙碌,除了保护五彩萝她们,其他时间便是去完成爷爷交代的任务。

砍柴、挑水、锄草、烧山……

天命谷的人看到这七兄弟这般忙活,也是一头雾水,暗中观察一段时间后便没理会。

估计是把他们当成了脑瘫儿。

“我说你们七个人到底有没有啥收获。”

陈牧忍不住吐槽。“你们爷爷该不会是脑子进水了,让你们跑来瞎折腾吧。”

葫芦老三瞪起眼睛:“爷爷才不会脑子进水!”

陈牧呵呵一笑:“那你们告诉我,你们做的这些事有什么意义?让你们品味生活?”

“额……这个……”

老三一时语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其他几个葫芦妖同样神情尴尬。

这时还是葫芦老二率先打破尴尬的气氛,从兜里拿出一些细碎的晶状体颗粒:

“爷爷交待我的任务是在岛正南那片水域观察,我在水底发现了这些东西,可感觉并没有什么用处。”

“拿来我瞧瞧。”

陈牧眼眸一亮,抓来一些晶体颗粒物放在眼前仔细观察,用手指捻了几下,皱眉道:“看起来很普通嘛。”

他盯向其他人:“你们呢,有没什么发现?”

众人摇头。

陈牧思索了一会儿,将那些晶体颗粒小心找了张纸包起来,道:“你们观察力没老二那么仔细,回去好好看看,或许能发现什么。”

被关押在生死大狱的老头子修为高深,不会让七妖去做无意义的事情,肯定

60分钟从头啪到尾无遮挡 男主又狠又坏肉很多的古言

藏着深意。

陈牧说他脑子进水,也是调侃罢了。

他倒是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七个人肯定能在天命谷折腾出大事件来。

几人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小院继续去干活。

陈牧也没闲着,特意嘱咐好四女注意安全后,他伪装为黑衣人趁着夜晚来临继续暗中侦查天命谷。

这一次他有两个目标。

一个是当年韩夫人的房间。

看里面是否藏有与独孤神游相恋的绝对证据,以及其他有用线索。

毕竟有些证据只靠着用嘴说是不成立的。

而另一个目标便是寻找‘乾坤’之船。

虽然莫前辈的出现让天命谷承诺三天后找到人,但谁也不敢保证到时候娘子真的会出现。

终究还是要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

借着青铜古灯法宝,陈牧隐藏住自己的气息,一路避开护卫潜入了天命谷的内院。

不多时,他便发现了一座较为僻静萧条的小院。

小院虽然萧条,但并非是想象中的荒凉,庭院打扫的很干净,可见平常有下人清扫。

中间屋前种植有一颗桃树,此时已经凋零为干枯的枝条。

院内只有四间房屋,陈牧仔细打量了一番后,选择右侧的屋子悄悄撬门而入。

屋子里虽然清扫的很干净,但还是能闻到些许霉味。

长久不住人,显得毫无生气。

从屋内秀雅的布置装饰来看,明显是个女人的闺房,陈牧明白自己找对了地方。

不过屋子里面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收拾了。

大大小小的抽屉、衣柜、包袱里的物品……不用猜也能想到已经被拿去烧毁了。

但陈牧并未灰心。

假如韩夫人真的与人偷情,自然会把两人的信物藏在最隐秘安全的地方。

而且陈牧也不担心韩东江会搜自己妻子的房屋。

按照一贯心理,在妻子死亡,情人赶出门派后,丈夫不太可能再去翻找他们偷情的证据。

都已经证明了,何必浪费太多时间。

况且若是韩东江设计陷害了妻子导致死亡,那他就更不可能细心搜查这屋子。

陈牧先释放出‘天外之物’,一点一点将地板检查过去,没有任何收获后,他继续检查屋内的墙壁以及衣柜,看是否有暗格什么的。

但仔仔细细找寻了半天,依旧一无所获。

男人又在房梁上搜查,折腾大半天,老鼠窝都捣毁了一个,还是没能找到线索。

“奇怪,会在哪儿呢?”

陈牧拧着眉头苦苦思索,他不相信屋内没有线索。

世界上任何偷情,都会留下痕迹。

除非真是清白的。

不甘心的他又去其他房间搜了几遍,还是无任何进展,最终回到这间屋子继续调查。

陈牧相信自己的直觉,韩夫人必定留下了什么东西。

足足两个多时辰,快到凌晨五点时,几乎把桌椅都拆了一遍的陈牧依然没能收获到一点线索。

他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坐在床榻边思考着。

按照邓文生的说法,当年韩夫人是因为独孤神游跟其他女人有染,一气之下嫁给了韩东江。

而韩东江是个天阉,韩夫人等于是在守寡。

她的一生,基本就这么毁了。

即便后来和独孤神游解除误会,重燃旧情,也不可能离婚再嫁人。

对于这样一个女人来说,肯定有情郎的某样东西陪伴着她度过寂寥孤独的日日夜夜。

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呢?

她又藏在哪儿?

而且丈夫韩东江能成为现任天机老人,心思必然极为缜密,要瞒过他也是极难。

陈牧想的头有点大。

他躺在冰冷带着霉味的床榻上,苦思冥想,试图让自己代入韩夫人的心理。

床榻上霉味让男人有些不适,他下意识伸手打开了些许窗户。

沁凉的冷风灌入,大脑顿时清醒了几分。

此时外面天空已经开始泛起蓝幽幽的晨曦,只有零碎几颗星辰亮着光芒,摇摇欲坠般挂着。

陈牧双手枕在脑后,视线平移……看到了院内的那颗桃花树。

桃花虽谢,但视线里满是桃树。

在看到桃树的瞬间,男人脑中攸然划过一道亮光。

他呆了几秒,猛地坐起身来,死死盯住那颗桃树,呵的一声笑了:“厉害啊,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

——

(晚上还有正常更新的两章)

喜欢我家娘子不是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