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双腿大开被绑到椅子扶手上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如今课堂上所教导的基础知识已经对陈艾不起作用了。

而他之所以还是坐在教室里,一方面是因为他无法改变自己的习惯,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老师偶尔还是会说出一些课程之外的东西,这些东西大多都是老师本身所探索出来的,也就是在外面都没有办法去学会的。

所有的老师对陈艾也是非常喜欢的,也是很赞同的。

可是这情况却因为中国思想史的进程而发生了变化,钱教授这几天看起来都不是很高兴,他总是让陈艾来回答他的问题,可陈艾在说出了标准答案之后,他变得更加恼怒。

“陈艾,我问你,如何看待张载的关学?”

“张载认为生在世上,就要尊顺天意,立天、立地、立人...”

“我不是问你关学的内容,我问你,你一个学历史的学生,该如何看待他的学问?”

“他的学问对儒家的影响巨大....”

钱教授失落的摇着头,无奈的长叹了一声。教室里的学生们也是疑惑的看着他们两人,完全不明白钱教授为什么会生气,刚才陈艾回答的不就是课本上的标准答案吗?难道这都不够吗?

钱教授没有再理会陈艾,下课铃敲响之后,他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陈艾茫然的看着他,更是不明白为什么钱教授忽然就会盯上他。

此刻的钱教授,却已经冲到了刘教授的办公室里,他愤怒的伸出脖子,头靠的很近,刘教授被他吓了一跳,惊讶的问道:“你干什么?”

“你把那个孩子带上了歧路,你这个兰克学派的古董!”

“你什么意思?”

“你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你真的明白该怎么教导学生吗?你是在教学生,还是在开发一个百度app?”

刘教授也皱起了眉头,他认真的说道:“兰克学派早就被扫进了历史的灰尘里...陈艾也不会是兰克学派的信徒,我没有将他引往这个方向。”

“你是搞文献学的,我觉得,你不能再继续给陈艾开小灶了...不然,你只会把他引到兰克学派的道路上!”

刘教授心里也是生出了一团火,他其实也有让陈艾自己学习的想法,可是,他不能是被迫的,他愤怒的质问道:“那让谁来教?干脆找个年鉴学派的来教?”

两个教授的争吵,很快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陈教授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两人还在吵,谁也不服谁。

“干什么呢...外面还有学生呢...你们啊...真的是!”

陈教授将两人分开,不解的问道:“这一次又是为什么啊?”

“陈艾,好像走上了歧路。”

“啥??”

.....

此刻的陈艾,并不知道办公室里正有一起因为自己而产生的纠纷,此刻,他被老艾拉过去,在小操场里担任临时的裁判,这是一次本院的队内友谊赛。

林静静也在这里,就站在陈艾的身后,林静静是不懂足球的,也不喜欢足球,不过,因为陈艾喜欢,她也能说出一些球员和球队的名字了,这就叫耳熟能详。

陈艾呆滞的看着球场,他的视力很好,尤其是这样的半场,他都不需要跟着球员跑动,就站在这里,就能看到远处那些球员的犯规动作。

两个球员撞在一起,重重倒在地面上,陈艾面无表情的掏出了红牌。

“蓝队10号!红牌!”

“卧槽,你个没良心的哎,给我黄牌!我是你的舍友啊!!”

10号的艾力同学骂骂咧咧的跳了起来,也不再装疼了,他就要冲过来与裁判理论,对面的几个球员就把他给赶出去了,大家都是一个学院的,打打骂骂的也是正常。

艾力只好憋屈的坐在场下,他刚才也没有真使劲,不过就是拉了一下面前的学长,没想到,陈艾这厮真的给了他一张红牌,等回了宿舍,一定要扒了他的皮!

林静静有些惊讶,她问道:“你怎么把艾力给罚下去了?”

“他犯规了。”

“那要是我踢球,犯规了,你会怎么样?”

林静静好奇的问道。

陈艾不假思索的说道:“什么样的犯规?”

“额....不小心绊倒了对方?”

“红牌!”

“嗯???”

林静静瞪圆了双眼,气嘟嘟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双腿大开被绑到椅子扶手上

的盯着他。

就在这个时候,苏班长也过来了,苏班长盯着远处的比赛,走路都不看前方,标准的球迷一个,她走到林静静身边,又看了一眼陈艾,“需要裁判怎么不叫我呢?”

“你要开会。”

“刚才我去办公室送东西,听到老钱跟老刘吵起来了...”

苏班长看着比赛,嘴巴却没有停下来,跟林静静窃窃私语,果然,只要是女孩,都喜欢在背后聊这些东西...陈艾不为所动,眼里只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双腿大开被绑到椅子扶手上

有面前的比赛。

“他们为什么要吵啊?”

“没听清,就听到一个兰克什么的。”

“蓝客?那是什么?”

两个女孩正在交谈,陈艾忽然开口说道:“利奥波德·冯·兰克,兰克学派的创始人。”

“没错,就是这个,是这个!”

“可兰克学派又是什么?”

目前他们还没有学习诸多历史学派,林静静和苏之惠自然也不知道这兰克学派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林静静急忙拿出了手机,不懂的当然就要搜索一下。

“你上百度干啥?你不是有小男友吗,有他在,还搜什么啊...”,苏之惠说着,又看着陈艾,问道:“陈艾同学,来给你女友解释一下兰克学派!”

“哎呀!你干啥!”

林静静大叫了起来,她跟陈艾没有确定任何关系,可陈艾仿佛自动过略了女友两个字,直接就说出了什么是兰克学派。

“兰克认为,史学家的任务是据事直书,不偏不倚,如实客观。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首先对史料进行批判检验,去伪存真,由此重现历史,亦由此历史学可以被抬入科学之列....”

两个人点着头,林静静笑着说道:“那这个兰克学派,也挺不错的呀,如实客观,不就是历史学的要求吗...”

陈艾皱着眉头,这是他第一次失神,过了片刻,他又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开口。

比赛结束,失去了艾力的大二队惨败给了大三。

艾力本来想要跟陈艾去吃饭,奈何,陈艾已经被林静静提前预定了,这让艾力非常不爽,一个电话叫来了女友,冷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离开了,不就是一个女友吗?搞得谁没有似的。

“陈艾啊,听说体测很快就要开始了,你可要做好准备啊,我看你总是泡在图书馆里,以前好歹还踢球,现在就站在一旁当裁判,你要是过不了,毕业证可是没有的。”

苏之惠这个大灯泡吃着饭,坐在林静静身边,散发着光芒。

林静静闷着头吃饭,眼睛时不时的盯着身边的苏之惠,也是准备回到宿舍后再收拾她。

陈艾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陈艾的手机忽然响了。

“嗯。”

“好。”

“吃完饭就过去。”

林静静看着陈艾挂断电话,问道:“是谁啊?”

“钱教授,他让我去他办公室。”

ps:治疗很成功...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啊,真的是不知该如何形容,就好像死了一次吧,都已经开始大把大把的掉头发了...好在一切都很顺利,今天开始,我就努力更新,把先前欠下的全部补上。

实在对不起支持我的兄弟们,不过我不会放弃,会努力写完的。

喜欢历史系之狼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