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的文字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很明显,对方应该是看赖德蔓穿得不错,又是生面孔,所以讹上了他。

而且可能这个无赖自己也没有想到赖德蔓还不擅长言辞,否则他想讹人只怕还得费一番功夫。

周边围着的人还有很多,只是从他们的表现来看,大概率都是这家伙的托儿。

赖德蔓大概是属于守序善良阵营的。

简单的来讲,这种人很讲规矩,但是也很容易吃亏。

再简单的讲一讲,可以用另外一种称呼叫这种人,那就是老实人。(老实人吃你家大米了?)

吴聊甚至看到他咬了咬牙,明明有着不弱的实力,居然开始掏口袋了。

商贩见赖德蔓的动作,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右手不着痕迹的摸向了背后,一丝冷光从腰间露出。

“还是太年轻了呀。”吴聊摇了摇头,就要准备上去帮忙。

毕竟自己就是走的人家哥哥的关系进来的,总还是得照顾以下的。

那名敲诈勒索的家伙也是隐晦的嘴角一歪,心中不屑的想到:“就算是能力者又如何,在这白银城,还不是被本大爷安排得服服帖帖。”

可是,当他看到赖德蔓掏出来的究竟是什么大宝贝的时候,冷汗瞬间从他的鬓角留了下来。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里可是白银城,本大爷可是合法公民,你想和这里的超能者们不死不休吗?”商贩口吃着说道,围着两人的人群也因为赖德蔓手上的东西推后了几步。

赖德蔓叹息一声,语气中有些遗憾,“抱歉,因为你好像不怕我超能者的身份,甚至也不喜欢讲道理,所以我请出了它帮我讲道理,现在,你愿意听听我的道理了吗?”

“道理,什么道理,你弄坏了我的东西还不准备赔钱,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赖德蔓看了看手上的左轮枪,又看了一眼面色已经发白,双腿在打颤的商贩。

看来这家伙是吃定了自己不敢对普通人动手,所以才敢如此的有恃无恐。

不得不说,有时候明明是力量站在优势的一方,却会成为秩序中的弱者,赖德蔓深深的对这种利用规则为自己谋利的人感到厌恶。

“我不擅长和别人讲道理,所以常备一些特殊手段,如果这个特殊手段也失效了的话,不影响我判断你是个无可救药的人渣,所以……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

“你找茬是吧,不就是不想买我的剑吗!”

“你那剑要是好的,我肯定买啊。”

“我做商贩的,还能卖你坏的剑?”

“看来你还是喜欢不讲道理啊。”赖德蔓的语气中遗憾之色越发浓郁。

商贩眼中寒光一闪,右手猛地抽出,短刀眼见就要刺入赖德蔓的心口,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鲜血横流的画面。

“要怪就怪你没有讲规矩!”

在凡俗界有句老话,七步之外枪更快,那么按照正常推理七步之内的话就是……

枪,又准又快。

可惜,商贩大概是没有听过这后半句。

赖德蔓的眼中,商贩的动作就像是慢动作一般,当他掏出短刀的一瞬间,赖德蔓右手手指便已经微微弯曲。

“萨、萨日朗!”

“吵死了!”

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时发出,围观群众混乱的声音被吴聊一人压下。

他的右手卡在左轮枪的卡扣中,让赖德蔓没有机会扣下扳机,左手抓住商贩的手腕微微一扭,短刀应声落地,随后吴聊嫌弃的放开了左手。

商贩的双腿终于站立不住,软软的瘫倒在地,同时地上流出了一道充满刺激气味的黄色液体。

吴聊厌恶的看了一眼商贩,随后和赖德蔓的视线对上。

他的眼中有着迷茫,同时也有着震惊,自己的实力不弱,而能够在自己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自己“缴械”,这是何等快的速度和实力。

“阁下身为超能者,为什么要为这种人渣出头?”赖德蔓叹息一声,木木的说道。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犯下大错罢了。”

“阁下认识我?”

那商贩见吴聊阻止了赖德蔓,以为是过来为自己撑腰的,胆子重新变得大了起来。

从地上站起,也不管裤子上沾着的尿液,嚣张的拿脑袋往赖德蔓的枪口上撞去,口中叫嚣道:“怎么,你还想杀了我灭口不成,超能者了不起啊,杀我啊,有种你就杀了我啊,不杀我今天你是我儿子!”

小巷中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在那里回荡,其余的家伙早就已经跑到不知道哪儿去了。

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的文字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此番作为,倒是仿佛忘记了他刚才也想要行凶的事实

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的文字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你的凶器现在可还在地上呢。”

商贩梗着脖子道:“我是普通人,他是超能者,我被他用枪指着脑袋,我捅他一刀叫做自主防卫你懂吗?”

“倒是你,是他的同伙,怎么,你也想杀了我,来呀,让他开枪啊!”

吴聊一愣,缓缓的将手指从扳机那里收了回来。

“砰!”

硝烟味、血腥味掩盖了这小巷的腐臭味,商贩的眼中存着不可置信,身体直直的向后仰倒。

不得不说,异世界的人身体素质也比凡俗界的人要好很多,被左轮贴着爆头,脑袋居然没有爆开。

“为……什么。”

哇,甚至还有生命力说话。

吴聊挠了挠头,“就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在现实世界提出这么离谱的要求,想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把自己生命抛之脑后的脑残,现在看来好像是的,我佩服你。”

吴聊为他送上了个点赞。

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因为这么无聊的理由丧命,商贩的眼睛瞪大得快要掉出来。

死不瞑目。

一股黝黑的气息从他的身体上冒出,隐隐约约形成了一个扭曲的人形。

吴聊歪了歪脑袋,随即感到身后一股圣洁之光闪过。

一把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长剑唰的一声将那道黑影从上而下劈成了两半。

宛若来自冥界的嘶吼在两人的耳边炸响,那黑影就算是被劈成两半,一双尖锐的爪子依旧对着两人挥舞,仿佛要将他们撕成碎片。

只是这一切终究是徒劳,长剑之上金光大盛。

在这圣洁的气息中,那黑影终于是消失不见,长剑也变成普普通通的样子。

如果吴聊猜得不错,那道黑影应该就是即将变成恶鬼的灵魂,这还是吴聊第一次看到恶鬼的出生。

还好吴聊和赖德蔓恰巧在现场,顺手就处理了(废话,人都是你们杀的,能不巧吗)。

否则等它真的成型稳定了,对于这一片的居民来说,怕是一番浩劫。

吴聊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空气似乎都因为它的消失变得清新了一些,只是转瞬间便又被腐臭味所填满。

吴聊看向此时的赖德蔓,他右手拿着左轮,左手持着长剑。

明明全部都是他动的手,只是他的眼中充满了悲悯和不忍。

“赞美圣光。”

将武器收好之后,他重新打量起眼前的男人,“我杀人了。”

吴聊一愣,心说我又不是瞎子,“我知道。”

“你要举报我?”

“我干嘛要举报你?”

“你应该举报我的。”赖德蔓认真的说道。

“神经病啊?那我不就成从犯了?”

“不是就成了,而是你本来就是。”

语气平淡的说完这句,赖德蔓便自顾自的往前走去,完全不在意尸体和吴聊。

“???”

这的确是一套首尾相连的交流,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吴聊总觉得心里堵着些什么似的,于是脚步自然的便追了上去。

赖德蔓看了一眼走在身边的吴聊,没有说话。

吴聊心中憋得那个叫难受啊,这家伙就没有好奇心这种东西的吗?他难道对我的身份和目的不好奇?

吴聊也是个狠人,你不问,那我也不说,反正我就一直跟着你,总有一刻,你的好奇心一定会爆炸的!

这种事情吴聊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以前和王梦瑶吵……

啊,不是,交流感情。两人就会这样相互看着不说话。

只是过不了三分钟,吴聊就败下阵来了,因为他答应过王梦瑶,就算是交流感情也绝对不会冷暴力,他更希望两人好好谈谈,把事情解决。

而不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把这件事情埋在心里,作为下一次交流感情的炸弹。

不过这不代表吴聊没有耐心,毕竟不愿意对王梦瑶使用冷暴力,不代表不能对其他人用啊。

只是,这样的气氛还没有持续到走出这片区域,便因为一群守卫的闯入而告破了。

喜欢恋爱中的男人无聊时在干什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