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那里又湿又紧快点 早晨起来下面连在一起走路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这个李虚真的要气死她。

“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喜欢上你?我觉得我要好好反省一下。”安知鱼抱着胸,鼓着腮帮子盯着李虚。

“可能是你对我见色起意。”李虚突然笑了,记得自己当初与她第一次碰面,她就说要劫色。

望着李虚的笑容,安知鱼也想起了与李虚相遇的情景,当初,的确说过要劫色,没想到自己当时是如此的肤浅。

见李虚还在笑,她招招手,道:“你把头伸过来。”

李虚把脑袋伸过去。

安知鱼跳起来,道:“竟敢取笑我,看我不敲死你。”

她打算用手敲他的脑袋,让他开开窍。

李虚迈开步伐,跑开,站在远处笑吟吟望着她。

【兄弟,真的忍不了】

【让你和她盘古墓是净化这里的,不是让来这里谈情说爱】

突然,李虚的脑海中跳出这句话。

显然是系统对自己不满意。

“李虚,我有个问题问你,你是不是诱拐妲婍,她才会喜欢你?”安知鱼跑过来,想打李虚,但是李虚向前面跑。

“别诽谤我。”

“说的是哪门子的方言?”

安知鱼捂着嘴巴,憋着不笑,蹭蹭蹭地跑过来,她没有别的目的,就想打李虚。

李虚怎么可能让她轻易打到,开始跑。

安知鱼在后面追。

李虚倒退着跑,前面的安知鱼不断地追,突然,安知鱼踢到什么东西,飞了出去。

眼看她就要摔倒,李虚迅速出现,伸手。

然后她就扑进自己的怀中,与自己撞了一个满怀。

“好软啊。”李虚抱着她,心中暗暗道。

“抓到你了。”安知鱼拧着李虚的耳朵,拧得李虚直喊痛,她咯咯地笑,才挣脱李虚的怀抱,在沙漠中跑。

李虚追上去,边追边喊,道:“我追上你,要你好受。”

李虚没有动用任何道法,只是跑,肉身的力量也很猛,不过安知鱼动用了灵力。

大约一炷香过后,李虚还是追到了她,将她抱在怀中,搂着她道:“你看,我凭实力追到你了。”

“还不是我让着你。”安知鱼笑了笑,任由李虚抱着自己。

李虚也抱着她,从背后抱着她,沙漠中的风好像是忍不了这两个人,净往他们身上吹。

但是他们好像都没有注意周围,只顾着说话,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似的。

“师尊,那个水仙儿跟你什么关系?”

“靠,你怎么问起她?”李虚肉疼。

“我替妲婍问你。”

“扯呢,你就是自己想问,我跟她没关系,我没见过她几面,还有那个女皇也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每次召我去她的寝宫,鬼知道她想干嘛。”

“我没问你女皇,你解释什么?李虚,你问题很大啊。”

李虚抱着她,道:“我哪有问题?”

安知鱼道:“我师父说,你之前不喜欢与人交流,更不喜欢女人,现在看来,装得挺像的啊。”

“没有装啊,我本来就不喜欢,自己一个人我觉得挺好的,不过……”李虚话锋一转,“上天把你和妲婍送到我身边,我觉得我这辈子肯定是撞了大运。”

“你脸皮真厚。”安知鱼哭笑不得,他就没有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

啧啧。

李虚笑了笑,将她抱在怀中,道:“我带你去看日落吧。”

安知鱼抬头,看了看天色,没想到太阳西斜了,时间过得这么快吗?

“走了。”

李虚抱着她,在沙漠中快速的行走,很快就找到了一块石头,抱着她跳到石头上面。

安知鱼窝在她的怀中,静静地望着这一轮太阳。

夕阳西下。

她眨巴着眼睛,嘴角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可能是有喜欢的人在身边的缘故吧,才会觉得夕阳如此唯美。

她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好久身心没有这么放松过她。

好久没有这么安心。

太阳彻底沉下去,李虚收回,目光,发现怀中的人已经甜甜地睡去。

李虚将抱着她,用力将这块石头给削平,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张草席和两床棉被,还有两个枕头。

算了,收回一个枕头。

这是他的储物戒中常备的东西。

因为需要到。

只是他没想到会用在这里。

李虚抱着她入睡。

怀中的美人靠在她的结实的胸怀上,微微的鼾声传出。

李虚搂着她,不过却没有睡,而是想到了安知鱼说过的话,是该想想该如何追她了?

想着想着,睡着了。

安知鱼抱着李虚,甜甜地睡去。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了李虚抱着她看唯美的日落,梦到自己跟她同床共枕,梦到了自己抱着她,睡得很香很香。

想着想着,突然就醒了。

时间是次日的卯时,她睁开眼睛,发现不是梦,自己真的抱着李虚睡着了。

自己的半个身体还趴在他的身上。

睡觉的位置,竟然还残留有自己的口水。

“我睡觉竟然流口水了?”

安知鱼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睡觉怎么能流口水呢?用手擦了擦,发现擦不干净。

算了。

不管了。

到时候洗洗就好。

她醒来,突然想起什么,发现自己的衣服竟然还在,她习惯睡觉不穿衣服,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在。

她甜甜地笑了笑,然后亲了一口李虚的唇瓣。

李虚被她弄醒了,睁开眼睛,发现她正睁着大眼睛凝视着自己。

他直接把她拉到自己的怀中,压在她身上。

“李虚,陪我看日出。”安知鱼红着脸道。

“看什么日出,我只想看你……”李虚压着她,近距离盯着她,道:“你好美啊,比日

宝贝你那里又湿又紧快点 早晨起来下面连在一起走路

出好看多了。”

李虚搂着她,亲着她。

如同吃着甘露似的,甜。

亲了大概一炷香,安知鱼推开李虚,道:“真的,日出了,李虚,快看。”

李虚坐直身子,天际的尽头,一轮太阳缓缓地升起来。

照耀着他们。

安知鱼靠在李虚的怀中,欣赏着只有她和李虚的早晨。

今日的阳光格外的暖和,似乎是直接照射进心房,暖洋洋的,让人格外的精神,充满了力量。

李虚抱着她,欣赏着唯美的风景。

太阳慢慢升起,终于完全露出地平线。

“糟了,我要开始修炼了。”看完日出后,安知鱼将李虚一推,道:“耽误了不少时间,我现在开始修炼,你继续睡觉。”

“你这是用完我,就抛弃啊。”李虚无语。

“得了便宜还卖乖,乖乖睡觉。”

安知鱼摸了摸李虚的脑袋,结印修炼,这个时间是修炼的最佳时期,男人影响了她修炼的进度。

李虚也不再管她,也没有睡觉,只是斜卧着身子,看她修炼。

阳光照在她的身上他,让她雪白的肌肤笼罩上一层淡淡的火红色,映衬得皮肤白里透红,非常好看。

她的双手都放在盘坐的膝盖处,掌心上面出现了一朵青莲。

青莲缓缓旋转。

她这是进入了修炼状态。

认真的女人真好看。

李虚盯着她,不断地打量,看得如痴如醉。

看着看着,时间一晃,一个时辰过去,李虚发现自己的手都麻了,赶紧坐直,不再睡觉,将草席和床收起来。

但是安知鱼还没有醒来。

李虚仔细观察她一下,发现她好像在修炼须弥鬼咒。

竟然这么主动。

李虚没有打扰她,取出一把油纸伞,替她挡太阳,就怕她被晒黑了。

时间一晃,十点。

【兄弟,该干正事了,你还记得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吗,别再谈情说爱,影响修炼】

突然,脑海中传出系统的声音。

这狗系统,不干正事,吓自己一跳。

安知鱼这时候也醒了,

宝贝你那里又湿又紧快点 早晨起来下面连在一起走路

发现李虚正用油纸伞替自己挡太阳,嘴角一笑,站起来,迅速亲了一口李虚的脸颊,快速从石头上面跳下来。

“我帮你撑伞这么久,你就亲我一口,我感觉亏了。”李虚将伞收起来,道。

“又不是我叫你撑伞。”安知鱼抿着嘴巴道。

“无情的女人。”李虚降落她的身侧,喃喃道。

“你说什么?”安知鱼声音提高了一些。

“没说什么。”李虚拉着她的手,道:

“我说我们今日要离开这个沙漠,我推测了一下,这个沙漠应该在盘古墓的外围,我们只有走出沙漠,才能进入盘古墓。”

安知鱼问道:“你这么一说,的确有点道理,可是该如何出去呢?”

“不知道,我们再走走。”李虚道。

目前,还没有头绪,时间太短了,自己来到这里后可就进入了安知鱼的回忆当中,接下来和安知鱼搂搂抱抱,都没有怎么看过这里的地形。

安知鱼道:“我们去地势高一点的地方看看。”

“正有此意。”李虚道。

两个人拉着手,用了一个时辰,终于找到了一个地势特别高的地方,可以看到沙漠的很多地带。

“师尊,那里有一只蜥蜴,你看到了吗?”安知鱼指了指前方不远处。

那是一只黄色的蜥蜴,蜥蜴跟沙漠的颜色融为一体。

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

“哪里有?”李虚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并没有看到蜥蜴。

“你仔细看。”安知鱼指着道。

“有吗?”李虚松开她的手,来到安知鱼的身后,赶紧伸手抱着她的小蛮腰,顺着她的手指望去,道:

“哦,我看到了。”

安知鱼无语,她现在怀疑李虚说看不到,就是想抱她。

这个男人,花样真多。

“我们过去看看。”安知鱼走。

“我带你过去。”

李虚松开她,改成拉着她的手,下一刻,似乎穿越了空间,李虚拉着她来到了蜥蜴的头上。

他们竟然踩到了蜥蜴的脑袋上。

这只蜥蜴也太难认了吧,跟沙漠的颜色融为一体,要不是视力好一点根本就看不到。

蜥蜴也感觉自己的脑袋上有东西踩着,可是它看不见,不断地摇头,安知鱼想跳起来,李虚拉着她,道:

“别动,不止一只蜥蜴。”

果然,李虚能看见,刚才还说看不到,就是想抱自己。

“吼吼吼。”

蜥蜴咆哮,现在可以确定,真的有异样的生物出现,还踩到他的头上,这纯属找死。

不能忍!

吼吼吼。

蜥蜴的吼叫声音越来越大,直径一百多米的地方开始翻动,就好像地龙翻身,一只只蜥蜴从沙子中爬出来。

这么多蜥蜴,将安知鱼吓出了冷汗。

“别吵。”

李虚一跺脚,脚下面的蜥蜴感觉到了来自王一般的威压,不再动弹。

与此同时,李虚的力量还在扩散,这群蜥蜴群顿时不敢动弹,纷纷匍匐在地面,瑟瑟发抖。

蜥蜴群本来是的外围的一道防守线,但是碰到挂逼李虚。

接下来李虚让蜥蜴带路,它们只好乖乖听话,带着李虚和安知鱼往盘古墓中走去。

安知鱼愣了愣,还能有这种操作,真的是服了。

约两个时辰,终于走了过来,这些鳄鱼群也纷纷消失了,不敢靠近前面,前面肯定有东西,李虚可以肯定。

李虚带着安知鱼降临。

刚刚降临,他们就看到了一个白色骨架,骨架就立在前面。

骨架很大很大,无边无际,就好像是一尊庞然大物的尸骸。

李虚和安知鱼都没有尸骸的脚指头大。

正当李虚想好好观察的时候,突然尸骸的周围好像是升起了一层光幕,将这里笼罩,紧接着幽黑的雾开始聚拢而来。

本来是白日,但是这里瞬间化作黑暗。

黑暗中攀爬出无数的怪物,蜘蛛,螳螂,蚰蜒等怪物纷纷扑面而来。

而尸骸却绽放着白色的光泽。

黑暗中的怪物好像惧怕这些光泽。

李虚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他拉着安知鱼,跑到尸骸的肚子里面,里面的骨骼中竟然绽放着金色的光泽。

“好强的神圣力量,没错,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知鱼,你就在这里领悟须弥鬼咒,我为你护法。”

李虚猜出了这个应该就是盘古的尸骸,因为就算死亡,神圣的气息依旧强大。

尸骸的外面有着极强的阴气,不知道是如何形成。

李虚知道神圣和阴气这两种属性可以让安知鱼练成五品道法,须弥鬼咒。

安知鱼也没有多说,立即盘坐地面,开始进入悟道状态。

李虚结出一层灵力结界,保护着自己和安知鱼。

可能是历史太长的原因,这些阴气凝聚成的怪物不再惧怕神圣的气息,通过尸骸凝聚而来,打算吞噬这里。

阴气凝聚成实体,怪不得狗系统要自己净化这里。

好强的吞噬力量,李虚结出的结界竟然都被她们咬碎了一点点,李虚只好源源不断涌出力量,结出多层结界。

在安知鱼没有领悟前,不能将这些怪物消灭,因为需要阴气。

须弥鬼咒的修炼就是需要这两个条件,而盘古墓是唯一符合这个条件的地方。

这或许也是系统让安知鱼修炼的原因。

李虚盘坐空中,开始不断地加固自己的灵力结界,眼神却盯着安知鱼,安知鱼这个时候已经入了的一种奇妙的状态,悟道。

她的灵魂已经不在本体。

灵魂进入了青莲道当中,神游太虚,相当于沉浸式修炼。

而李虚的作用就是负责保护她肉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阴气凝聚得越来越多,试图将李虚的结界给破碎,而李虚的结界从一层到五层,然后到九层,再到现在的十八层。

这个过程只用了三日。

到了第五日,李虚的灵力结界达到了四十九层。

靠。

难道是怪物都觉得自己好欺负?

聚集得越来越多,在外面不断地吼吼吼。

怪物贴在自己的灵力结界上面,不断地啃噬自己的力量。

直到第七日,李虚的灵力结界到了第八十一层。

相当恐怖。

李虚感觉自己要扛不住了,他还是调动这么庞大的灵力,这里就好像是一个灵力旋涡,是由她的灵力组成的灵力旋涡。

不过,安知鱼总算灵魂回归,睁开了眼睛,她已经彻底领悟须弥鬼咒的力量。

“师尊,你可以撤掉你的灵力,我试试这个道法。”安知鱼意气风发,飘在空中。

她双手快速结印。

须弥鬼咒有两个人作用,一种是读取记忆,二是种下鬼咒,控制物体。

不管任何物体都可以控制。

李虚将灵力撤回。

安知鱼的手灵力涌出,须弥鬼咒施展出来,以她为中心,不断地蔓延,一个个鬼咒印记附着在她的灵力当中。

很快,一个个怪物都被种下鬼咒印结。

纷纷被她所控住。

“给我跳个舞。”安知鱼道。

嘿。

那些怪物还真的特别听话,竟然在它面前跳舞,可那是极不情愿,表情面目狰狞,显得有些丑陋。

安知鱼不想再跟它们玩。

“自爆。”

安知鱼说了两个字,被种下的鬼咒印记的怪物粉粉自爆,化作一团团的黑雾。

“师尊,我厉害吧。”安知鱼得以地道。

“很厉害,不过还差一点,这些阴气还存在,没有实体,你种不下去,还是得靠我出手。”

李虚背负着手,李在她的身侧,右手开始飘出一缕缕的火焰,火焰的温度极其恐怖,一下子就点燃了这些黑雾。

黑气退散。

但是李虚不可能让它们退走。

迅速出手。

一个时辰后,千万的阴气彻底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喜欢徒弟太勤奋显得师父有点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