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男下啪啪激烈高潮 啊~这么大会很痛的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独立世界线,故事承接番外6

1839年3月

在冬夜当中煎熬了几个月的大地,终于迎来了早春的微风,万物开始复苏,绿草从融化的积雪当中冒出自己的茎叶,也将春天的气息带到了人间。

就在这个乍暖还寒的时节,在摄政皇太后的命令下,宫廷原班人马浩浩荡荡地来到了位于维也纳郊外的小镇巴登。

巴登小镇是一个闻名遐迩的温泉胜地,最早在古罗马时代就有记载,而从18世纪开始,欧洲逐渐走出了蒙昧时代,古罗马人所喜欢的温泉疗养也在欧洲受到了全面青睐,拥有温泉的巴登,在哈布斯堡家族的统治下变得越来越重要。

从1793年起,在当时的弗朗茨二世皇帝的积极关照下,这座小镇修建了大量的温泉设施。而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以后,这座小镇已经发展得颇具规模,不仅包括洗浴和温泉设施,还涵盖酒店、剧院、公园和别墅群,俨然成为了帝国上流社会的一个休闲胜地。

苏菲陛下在掌权之前,就非常喜欢来这里,而在她成为帝国摄政皇太后之后,还特意拨款,在这个温泉小镇里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别墅,作为自己巡幸时的休憩场所。

自从1837年开始,皇太后陛下已经掌权接近两年,帝国也闯过了惊涛骇浪迎来了一个平静的新时代,所有人几乎都已经习惯于她经常的突发奇想,所以也就没有人惊讶于,在这个春天她会特意带着宫廷成员们一起来到这里休养。

【因为德国境内也有一个同样的温泉疗养胜地名叫巴登-巴登,所以一般也把这个温泉胜地叫做奥地利巴登。】

作为宫廷的成员之一,莱希施泰特公爵也理所当然地随驾,他备受皇太后的荣宠,几乎每次宫廷有什么活动,皇太后陛下都会让他出席——而且她为什么这么宠爱公爵,几乎所有人也心照不宣。

就在去年年底,莱希施泰特公爵迎娶了来自于萨伏伊王室的克里斯蒂娜公主,此时正值新婚燕尔,然而在得到了皇太后陛下的命令之后,他没有任何迟疑地就答应了宣召,然后带着自己的夫人一起来到了这里。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驱驰之后,从宫廷出发的浩浩荡荡的马车车队来到了巴登小镇,然后按照事先的安排,来到了别墅各处居住下来。

公爵夫妇也同样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来到了为他们预备的套间里。

别墅的陈设当然不可能宫廷相比,但是已经足够舒适,仆人放下了他们的行李,而公爵夫妇则来到了卧室休息。

公爵今年28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而且因为深受皇太后信任、开始参与国家大事的缘故,原本英俊的外表又多了几分威严,看上去气度不凡。

而公主殿下年纪要比他小上不少,身材娇小,但因为结婚数月的缘故,举手投足之间,也多了几分小妇人的风情。

这对夫妇的结合,说实话只是一个偶然。

在去年,公主所在的萨伏伊王室,因为冒失地对奥地利帝国发动了战争,承受了惨痛的失败,被迫割地赔款,甚至她本人也作为“赔款”的一部分,被嫁到了维也纳,而她所出嫁的对象就是领导奥军击败本国的莱希施泰特公爵。

所以已经尽管结为夫妇,但是夫妻之间还有着难以逾越的隔阂。

而除了这些政治上的隔阂之外,还有一道更加难以启齿的隔阂,让夫妻之间的感情陷入到了扭曲当中……

“克里斯蒂娜,感觉怎么样?”落座到沙发上之后,公爵温和地询问自己的妻子。

“我没事。”公主轻声回答,“只是有点累而已。”

“嗯,那就好好休息吧。”公爵点了点头,然后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们的对话非常简短,然后就陷入到了沉默。

自从两个人结婚之后,公主一直都郁郁寡欢,而公爵因为能够体会到公主殿下的心情,所以也对她相当地礼貌,并没有故意让她难堪。

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时间会磨平这对夫妇之间的棱角,让他们都忘却家族和国家之间的冲突,温情会取代憎恨,让他们成为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毕竟,很多政治婚姻,最后也得到了幸福的结果。

可是,莱希施泰特公爵夫人所要面对的磨难,注定不会只是已经成为过去的武装冲突而已。

公爵夫妇刚刚下榻,一位侍从女官就敲响了他们套间的门,然后被仆人引到了夫妇的面前。

一看到这位侍从女官,克里斯蒂娜公主虽然表情依旧不变,但是她的眼睛里却闪过了夹杂着憎恶和愤恨的光芒。

她的憎恶和愤恨,当然不是针对这位侍从女官而已,而是针对女官背后的那位主人,那位狠毒无耻的荡妇。

每次有侍从女官过来的时候,都意味着她的丈夫想要蒙受那个女人的宣召,从自己的身边离开,前往她的身边,和她厮混在一起。

明明拥有皇太后的尊荣,却还要做出如此秽乱的行为,何等无耻……

而公爵也猜到了要发生什么,所以他略带歉意地看了一眼克里斯蒂娜公主,然后准备跟随女官离开。

然而,出乎这对夫妇预料的是,这次的邀请并不是针对公爵的。

“公爵夫人,皇太后陛下请您过去一趟。”侍从女官彬彬有礼地说。

夫妇两人惊讶地互相对视了一眼,谁也不知道皇太后陛下又有什么突发奇想。

“可否我带她一起面见陛下呢?”片刻之后,公爵问。

女官没有回答,只是以谦卑的笑容看着公爵,显然否定了这个提议。

“我觉得……”公爵还想说什么。

“好了,请带我过去吧。”克里斯蒂娜公主突然打断了丈夫的话,然后站起身来。

她可不愿意对皇太后陛下示弱。

于是,女官带着夫人走出了套间,然后经过了不长的走廊之后,来到了皇太后陛下宽敞的套间当中。

这个房间视野开阔,透过宽大的窗户,可以看到远处山谷间的美景,而壁炉里燃烧着的熊熊烈火,也驱散了早春的寒意。

此时,皇太后陛下正穿着盛装华服,站在窗户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公爵夫人。

“午安,克里斯蒂娜。”

气温的温暖并不能驱散克里斯蒂娜心中的寒意,每次看到这个面容姣好的女人时,她的内心里都止不住厌恶和憎恨。

她小心地将厌恶藏在心头,然后平静地向皇太后陛下行了礼。“午安,皇太后陛下。”

“我叫您过来,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您。”皇太后陛下直接进入了主题,“为了表彰莱希施泰特公爵为帝国做出的贡献,我打算把这座已经完工的别墅赠送给他,所以——这里在不久之后,也已经是您的财产了。”

这突如其来的‘善意’,让克里斯蒂娜公主有些迷糊了。

她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指望自己因为这点小小的恩惠就感激她吗?

不,绝无可能。

她只是想要笼络自己的丈夫,然后把他继续系在她的身边罢了。

一想到这里,克里斯蒂娜公主禁不住又是一阵痛恨,以至于连场面上应有的感谢也没有说,只是沉默地站在原地。

皇太后陛下并没有因为她的不敬而生气,只是温和地笑着,仿佛是在看着一只囚笼中的金丝雀一样。

接着,她重新开口了。

“这里的温泉和风光都很不错,您最近可以长留于此,好好享受一番,这对您的身体非常有好处。”

本来,这只是客套话而已,但是克里斯蒂娜公主却突然感觉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为什么这个女人要突然对自己献殷勤?

“谢谢您的好意,我会尝试享受的。”她先是冷淡地致谢,然后又话锋一转。“不过,我身为妻子应该长伴在丈夫身旁,不能逗留在乡间。”

皇太后陛下的笑容里面突然多了几分讥讽,然后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亲爱的克里斯蒂娜,难道我说得不够清楚吗?您——最近——可以——长留于此。”

最可怕的猜想骤然成真,克里斯蒂娜公主只感觉心里一阵恶寒,连脚都有些站不稳了。

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以至于要被长期隔离?

她扪心自问,她可以确定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

如果说有什么错的话,那就是她不幸遇上了这个恶毒的女人,就连魔女和巫婆也无法和她相提并论。

“那么,我拒绝您的提议!”她大声回答。

尽管她自己也知道,违抗皇太后陛下的意志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此时心中的骄傲和愤怒,让她依旧说了出来。

“很遗憾,这可是不容置疑的意见。”皇太后陛下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了,然后平静地回答。

接着,她似乎又开始威胁公主,“克里斯蒂娜,难道您不觉得我已经对您足够客气了吗?我觉得您最好应该识相一点,免得最后大家都没法客气了哟。”

客气……她居然还有脸说客气……积压已久的怒火直冲心头,让克里斯蒂娜公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您对我客气?您给我带来的只有一场场灾难!您让我的家族蒙羞,您让我的祖国遭难,您甚至还要抢走我的丈夫!”

公主似乎已经豁出去了,以极其愤恨的眼神看着皇太后陛下,因为愤怒而浑身都在发抖,“世界上怎么会有像您这样恶毒无耻的女人?我每天都在向上帝祈祷,让万能的主给您降下应有的惩罚,让您被雷霆炸成齑粉,让您被火焰烧成灰烬,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我也等着那一天!”

也许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的缘故,她一边说,一边哭泣起来,最终因为抽噎得太厉害,所以说不出话来了,只能用刻骨痛恨的眼神瞪着皇太后陛下。

这眼神一般人要是看了会一定吓得毛骨悚然,因为里面充斥着恨不得亲手把对方大卸八块的恨意

明明她只是个身材娇小的小妇人,但因为这凛冽的恨意而显得气势非凡,甚至敢于对这个帝国最有权力的摄政皇太后痛骂。

平常一贯盛气凌人的皇太后陛下,似乎有些惊愕,她好像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平常沉默寡言的公主殿下居然敢于这样对自己说话。

旁边所有侍从和女官们,都为这一幕感到震惊,他们惊慌地对视着,谁也

女上男下啪啪激烈高潮 啊~这么大会很痛的

不敢再说一句话,生怕等下成为皇太后陛下雷霆之怒的牺牲品。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皇太后陛下从惊愕当中恢复过来之后,却没有勃然大怒,而是似乎明白了什么,以玩味的眼神看着克里斯蒂娜公主。

片刻之后,她略带地笑了起来。

“夫人,您说得没错,诚然我确实深深地伤害过您,可是,您又有什么理由对我如此愤恨呢?因为战争吗?这场战争不是我挑起来的,而是因为您的家族,战败了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不,这不算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菲皇太后眯起了眼睛,然后又说了下去,“所以,您是在意您的丈夫,您不愿意看到他再同别人同床共枕……”

何等厚颜无耻的话!克里斯蒂娜公主一瞬间几乎晕了过去,她从小到大从未有人胆敢在自己面前说出这种话来,而且还是一国的摄政皇太后。

“上帝啊——您看看吧!”她忍不住又喊了一声。

接着,她断然否认了皇太后陛下的猜想,“我……我根本不在意公爵本人,如果我们没有结婚的话,他是死是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只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成为了夫妇,那么依照上帝的旨意,我当然应该珍重他……而不是对您这种伤风败俗的秽行忍气吞声!”

“得了吧,你们意大利人总是善于把一切

女上男下啪啪激烈高潮 啊~这么大会很痛的

好事坏事都归结于上帝,然后心安理得地寻欢作乐。”苏菲皇太后冷笑着嘲讽。“可怜的克里斯蒂娜,难道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吗?喜欢一个人并不可耻,恰恰相反,同样一样喜欢某个人,证明您还算是有点眼光——”

“您在胡说!”克里斯蒂娜再度断然否认。“我怎么可能在乎我们家族邪恶的敌人!”

“不要跟我狡辩了,小姑娘。”苏菲皇太后依旧不改冷嘲热讽,“我们虽然并非出自于同一家族,但是我们都曾有类似的经历,所以我能够明白……如果您像我一样根本就不喜欢那个上帝强塞给您的丈夫的话,那么您根本不会在乎他跟谁上了床——您在乎只有一个理由,您喜欢命运奉送给您的礼物。”

在帝国的宫廷里,皇太后陛下毫不忌讳地公开说自己根本就不在乎先夫,属实离经叛道,甚至有点胆大包天。

可是正因为是她嘴里说出来的,反而让人觉得意外的合理,也许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她的毫无顾忌、为所欲为了吧。

在如此直刺人心的话面前,克里斯蒂娜公主想要辩驳,但是似乎又辩无可辩,最后只能用充满恨意的眼神继续瞪着皇太后陛下。

而公爵和皇太后陛下的私情,几乎已经算是各国上流社会公开的秘密了,在她被强迫嫁到了这边之后,他们似乎也没有掩饰的打算,经常出双入对。

最为恶劣的是,就在自己新婚之前的那一夜,他们都还在旁边的房间里无耻厮混,那个可恶的女人还故意用各种放浪形骸的喊叫声来向自己示威。

就理论上来说,她应该非常痛恨这一对让自己陷入绝望的无耻情人,可是在和公爵结为夫妻、并且享受了一段时间的夫妻生活之后,她却发现自己对丈夫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憎恨。

这位青年仪表英俊,风度翩翩,而且拥有着极为出众的才华,并且还有着被所有人铭记着的姓氏,虽然他对自己并非全心全意,但是却也称得上关怀体贴——她能够感受得到,公爵对自己的悲惨命运抱有几分怜悯。

所以,在相处了几个月之后,公主殿下渐渐地接受了上帝为自己安排的命运,甚至每当看到丈夫为某些事露出忧郁的表情时,她甚至还会有些为他心疼。

既然对公爵的恨意消除了,那么苏菲皇太后自然就得到了她加倍的恨意,在她看来,如果不是皇太后陛下恬不知耻地勾引丈夫的话,自己的生活肯定也会走出灾难的泥淖。

这股恨意因为他们的每次幽会而在加倍积累,如果有机会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将餐刀或者其他任何趁手的武器扎入到那颗恶毒的心脏当中,为人间除害。

“怎么?没词了?看来是被我说中了。”看着公主殿下哑口无言却又恨意满满的眼神,皇太后陛下冷笑着问,“可怜的小姑娘,这也不是您的错,没有什么值得羞愧的,只不过——您应该正视现实,我和他本就是在一起的,只不过是需要为他找个合法妻子,所以才找上您。如果您不在乎这桩婚事,那么您也根本不需要在乎他和谁在一起;而如果您满意这桩婚事,那么您就应该感谢我,为此向我偿付一些代价。”

克里斯蒂娜公主气得眼前一黑,几乎晕了过去。

“无耻!”她只能有气无力地痛骂,而这种痛骂非但不能对皇太后陛下造成什么伤害,反倒让她愈发感受到了某种乐趣。

“既然您这么不想听,那我再跟您说一些您更不想听的话……”苏菲皇太后走到了她的身边,然后稍稍欠身,凑到了她的耳边,接着轻声向她倾诉,“我怀孕了。”

无比的愤怒,一瞬间让大量的血液从心脏疯狂地涌上克里斯蒂娜公主的头部,让她有些头晕目眩。

她想要挥手重重抽打这个可恶的女人一耳光,可是苏菲皇太后似乎早有所备,说完这句话之后立刻退后,而在她的手势之下,立刻就有两个侍从女官走了过来,伸手摁住了公主殿下肩膀,帮这位可怜的公主“镇静”一下。

公主殿下无力反抗,只能以无比愤恨的眼神瞪着皇太后陛下,眼睛里的火焰似乎能够将对方灼烧成灰烬。

而皇太后陛下也在看着她,眼神里有冷漠有戏谑,似乎还有另外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在愤怒之外,公主殿下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为什么刚才皇太后陛下说要把自己长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她是为了掩人耳目。

一切都串联起来了,为什么皇太后会带着自己一起来到这座温泉小镇“疗养”,她不仅仅是要在精神上折磨自己,更是有另外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她一定会对外界宣称,她的这个私生子是公爵和自己的孩子,所以她绝对不能让外面人的看到自己没有怀孕。

所以……她的计划就是让这个私生子名正言顺地成为公爵和自己的合法孩子,让那个野种继承他的一切。

“所以你要把我当成道具来蒙骗世人吗!”她睁大了眼睛,大声质问对方。

“聪明。”皇太后陛下赞许地点了点头,“看来您并不像表面上那样不谙世事。”

尽管公主殿下眼中的怒火足以灼烧人的灵魂,但是她却浑然未觉,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她看着公主殿下,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可怜的小姑娘,别再继续咒骂和挣扎了,这是我已经决定好了的事情,您就算再怎么抗议和反对也没有意义,除了让您自己更加难堪而已。”

接着,她又从容地摊了摊手,“当然,如果您乐意,您大可以憎恨我,我是无所谓的——”

然后,她微微提裙,向着克里斯蒂娜公主行了个体贴的告别礼。

“那么,祝您这段时间在这边过得愉快。”

公爵夫人还在不断痛骂皇太后陛下,但是侍从女官无视了她的挣扎和痛骂,将她带离了这个房间,很快,这个宽敞的套间里就只剩下皇太后陛下一个人了。

皇太后陛下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直到许久之后,她的身后才传来了一声叹息。

“您没必要对她采取这么无情的态度,她毕竟已经足够可怜了。”

皇太后陛下转过头来,然后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心疼自己的夫人了吗?”

接着,她一把抓住了心上人的手。

“再怎么样,我们也算是有亏欠于她,我觉得应该对她更温柔一点。”公爵小声回答,然后也抓住了皇太后陛下的手。

“以我们的所作所为,就算对她再温柔又怎么样呢?她一定会憎恨的。”皇太后陛下顺势投入了到了公爵的怀抱当中,然后满足地闭上了眼睛,“不过,如果一定会有憎恨的话,那就让她只恨我一个人好了……我严厉一些,你去对她好一些,这样的话,至少她会认同她是你的夫人。”

享受了许久的温存之后,她又睁开自己的眼睛,然后挑逗地看着心爱的人。

“好了,我们别管她了,这里只有我们了……艾格隆,外面冰雪消融了,让我们也融化在一起吧!”

接着,她不顾一切地拥吻住了青年人,在壁炉的火光映射下,两个人的影子和轻哼声,也就此融合在了一起。

喜欢雏鹰的荣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