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驾少年获温情

我和大家分享的是一起醉驾案故事。

2017年2月26日凌晨1点多,袁某正和几个朋友在一家烧烤店喝酒,突然,路对面传来撞击声,接着就听见有人喊:“谁的小车让摩托车给撞了!”袁某凑过去一看,原来是一辆摩托车撞在了自己停在路边的小车上。摩托车司机和乘员赵某都受了伤,地上流了一摊血,袁某赶紧报警,并让朋友将两个伤者送往医院救治。

经查,肇事摩托车司机郑某是定边某中学学生,今年刚16岁。当晚他和朋友在KTV唱歌,喝了些啤酒。经检测,郑某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03mg/100ml,属醉酒驾驶。

2017年5月17日,定边县人民检察院以郑某涉嫌危险驾驶罪向定边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这是定边县首例未成年人醉驾案件,案情清楚,被告特殊。郑某醉酒后无证驾驶摩托车发生事故,导致车损人伤,依法应从重处罚,但他又是个年仅16岁的未成年人,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他醉酒后骑摩托车肇事,酒精含量较低,主观恶性和社会危险性相对较小,可酌情从轻处罚。但如果赵某的赔偿问题得不到解决,将直接影响对郑某的量刑,他将面临至少两个月的拘役。这样,不仅耽误学业,对孩子的未来也会造成无法估量的影响。

经过走访,我了解到郑父身患重病不能从事体力劳动,家里生活全靠母亲种地维持,经济十分困难,郑某非常懂事,经常帮家里干农活。校领导和班主任对郑某评价也很高。事发后,郑某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不但变得沉默寡言,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校方希望法院对郑某从轻处罚。

查清郑某情况后,我开始着手研究赔偿问题。赵某受伤住院,两次手术费用预计8万元,郑家人东拼西凑只能拿出2万元,车主袁某赔付了3万元,还有3万元的二次手术费没有着落。我将三方召集到一起,同时邀请了郑某的村支书参与调解。车主袁某起初有些怨气,觉得自己停着的车被碰了,还赔了3万元医药费,作为次要责任者,他已经赔偿到位,不愿再承担任何费用。我带袁某去看了郑某家的实际情况,希望袁某能够从挽救孩子的角度,帮帮孩子。

几番沟通后,袁某最终承诺一旦他的小车第三者责任险理赔下来,理赔款将全部赠予赵某。村支书也答应动员村民为赵某捐助医药费。协议达成后,我立即联系保险公司,向他们说明此案的特殊性和孩子们面临的困境。一周后,保险公司的2万多元理赔款打进医院账户,村支书也将村民捐助的1万多元交给赵家人。至此,赵某的赔偿问题圆满解决,不但原谅了郑某,还向法院表达了希望从轻处罚郑某的愿望。

2017年6月21日上午,我们开庭审理了郑某危险驾驶案。庭审中,郑某如实陈述了事发经过,对自己的行为追悔莫及。合议庭综合全案情况,本着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对这个未成年学生从轻处罚,当庭作出免予刑事处罚的判决,郑某成为定边法院审理的醉驾案中首例被免予刑事处罚的人。

在法槌落下的那一刻,郑某流泪了。庭审结束后,不善表达的郑某父亲握着我的手说不出一句话……

身为人父,我感受到家长的感激之情;身为法官,我感受到一起案件的司法温度;身为院长,我再次感受到肩负的责任深远。如果我们对待每一起案件,都能多一些深入的调查和耐心的付出,在法理之外、情理之中,给弱小者更多的关怀,或许就为他们开启了另一扇希望之门。当我们俯下身子、摸透案情、深入民心后,我们的裁判就有了一种引人向善的力量,我们的司法就有了贴近群众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