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小队花木兰被队友日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那那,快点,你爸爸等着你呢,”一进家门,老林就拉上她,然后招呼几个下人婆子又是给她换衣,又是梳妆打扮啥的。

鹿那懵乍,“干嘛呀,”

“你爸爸有个重要的晚宴,带你去……那那呀,你也晓得家里现在正是艰难,你两个姐姐……哎,你爸爸就你一个了,难道你没发现最近他上哪儿都想带着你,他是伤心呀……”

那那呆呆望着镜子里阿姨正给梳头的自己,她明白老林的意思,爸爸一下失去两个女儿,就“格外怜惜”上她这个“独姑娘”了。而且因着葬礼的一些事,爸爸也烦了小姨,把她赶去了海外,身边,能陪他去参加这类晚宴的,只有自己了……

那那来到爸爸身边时,还是胆胆小小。爸爸向她伸出手,那那走来牵上。看着这对父女出门,老林也是直感慨摇头,但愿这次“化灾为福”,起码对那那来说,是幸福的开始……

晚宴很豪华隆重,鹿云亭到来时,有个小小的波动,一来他的关阶贵重,再来就是他最近才痛失二女,这个车祸“轰动”大……自是前来慰问的,献媚的不少。

鹿云亭始终把小女儿牵着,也叫人首次关注到鹿家这个幼女,不过多半没啥记忆点,小姑娘年纪小,看着个性胆怯,绝没她那两个姐姐“明艳四方”。

要说鹿那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也不是,她自己家像这样层级的晚宴也开了不少,总有“参与”的时候吧。但那毕竟在家里,出来亮个相,就可以躲回房了。

这里往哪儿躲?

况且爸爸牵着不放手,就跟老鹰衔着小鹰,生怕丢了,摔了。

鹿那只有永远稍垂着头,要么望着一个点发呆,要么咬杯子边缘有一口没一口喝这酸死的果汁儿。反正这要从前爸爸肯定训她,没个闺秀样儿;现在是疼惜些,啥也不说了……

“老爷,曲丹怀马上也过来了。”鹿那听见爸爸的助手之一秦望前来小声对他说,

显然爸爸一怔!

“也邀请了他?”看来爸爸没料到这人也会来——也看来,爸爸和这人是“水火不容”了,你看只怔愣稍会儿,爸爸就明显有了怒意,牵起那那就要离开!这摆明“他来我走”,绝不相见的意思!

但是,

牵着那那走了几步……鹿云亭渐渐慢下了脚步,他似乎思索着……意外的,他又牵着那那返回了!没走……

曲丹怀来了,

晚宴再次现大波动,这是如今权倾四方的大人物!

一路下来,在主人的指引下,曲丹怀还是与鹿云亭见了面。——说实话,主人也有点战战兢兢,但,从好的方面而言,今儿这二位能站一处都是“世纪难现”,给了他十足的脸面!要知道,这两位大佬好像有“世仇”,任何场合都是“有你没我”,从未“同框”过!

丹怀看起来更大度些,向云亭先伸出了手,“云亭。”直呼其名,不减亲疏,反倒显得更洒脱。

云亭要说在外界眼里,更傲气,这时候就算尊礼仪,会回握,估计也会板着脸。

但是,云亭这会儿且柔和下眼色,握住,直接说,“我与丹怀单独叙叙如何。”既是对主人,也是对丹怀说。

主人肯定赶紧地请他们到僻静处。云亭与丹怀握手时,没牵着那那。一同走向静处时,云亭回头招呼小女儿。丹怀还奇怪看过去一眼,他家出事肯定也有耳闻,但是从未关心过,他家具体什么情况、到底几儿几女,丹怀只怕都不清楚。

那那也没走近,就看爸爸和这个看着轩昂帅气的大叔低声说着话儿。起初她还有几分百无聊赖,心下烦,他们说事,非把我叫来跟着干嘛,那那懒,都想蹲下拔地上的草玩了……可,也是无意一抬头,豁!吓那那一跳!

正好撞见那大叔投来的“震惊”,甚至说,惊吓的目光!

丹怀望着她,眼里全是不可置信……那那几无措哦,她想拔腿就跑,可是爸爸跟前,她敢吗!那就是脸蛋儿都红了,垂着脑袋左看不是右看不好……

“那那,来,”终于她爸向她抬起一手,那那只有走近,

爸爸这回框住了她肩头,牢牢握着她肩膀,“这是我的小女儿鹿那,这山更比那山高的

长城小队花木兰被队友日小说全文完整版

‘那’。”

鹿那不明白她爸爸为什么这么介绍她的名字,事实,她也不知道原来她这个“那”是这么个解释法儿。

只见对面的大叔哦,

眉心紧蹙,望着她,眼底沉黑,看着如深渊琢磨不透——鹿那忽然有抹熟悉,像谁呢?……

回来的路上,那那还在张劲儿想,忽然车一个颠簸,她像脑袋瓜子通了:对了,像小曲哦!鹿那还蛮高兴

长城小队花木兰被队友日小说全文完整版

,终于想通一个问题。

喜欢宝贝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