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小说网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在剧烈的疼痛结束之后……也许没有结束,只是变得麻木感受不到了。

被电线绑在椅子上的马里罗人勉强的喘息着,只有胸口微弱的起伏让人知道他还没有死,除此之外他差不多已经像是一个死人了。

从脚踝到膝盖,所有的肉都被钢丝刷刷掉了,医生现场为他做了没有锯掉骨头的截肢手术,两截小腿还在他的腿上,但已经不是腿了,只是骨头。

他耸拉着脑袋,从最初的恐惧,到现在坦然的接受这一切,这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心理历程。

他不敢交代出自己背后的人是谁,因为到时候死的就不是他一个,还有他的兄弟姐妹,他的家人。

所有在血统上和他有关系的人都会被清理掉,这也是马里罗的特色。

这个存在两个民族的国家,最常做的事情就是针对彼此血脉的大清洗。

这种做法也延伸到了日常的行为中。

与其让所有和自己有关系的人都迎接死亡,不如自己一个人去迎接死亡。

一开始他很难忍受疼痛和恐惧,几乎就要说出来了。

但疼痛这种东西,疼到麻木之后,反而激发了人心里的底气和勇气。

再怎么疼,还能疼到什么程度,不也就这样了?

他唯一痛恨的就是自己不应该到赌场去,不应该看着他们免费送五万块钱的筹码想要玩两把。

全世界都在流传着一些类似的,具有智慧的谚语,大概的意思就是越是贫穷的地方,人们越是愿意去赌博。

在马里罗也是这样,贫民窟里到处都是赌场,每个人都喜欢没事玩两把。

输了就当一天白干,赢了可以几天不工作。

这种习惯一旦养成,人就会被它控制——如果真是一个有意志力的人,从一开始就不会沾染上赌瘾。

一开始有输有赢,直到他碰到了林奇最后一牌。

所有受邀的宾客都是富豪,他们不可能拿不出几万块钱,船上的工作人员也都这么认为。

直到他们发现那张支票是假的之后,他们才意识到他们的工作可能出现了问题。

他随便写了一张支票企图欺瞒过去,可没想到六大行在这艘游轮上都有办公点,直接就识破了他填写的银行账号不

乱伦小说网小说全文

符合任何一个城市的账号规则,是一个不存在的账户,问题才引爆。

从一开始还保持着礼节的询问,到直接动粗,再到这一刻,其实也就十多个小时的时间。

他用尽力气,晃动了一下脑袋,“杀了我……”

微弱到听不见的声音让锅炉房里的人们的脸色变得更难看,那名同样显得疲惫的精壮男士,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把勺子。

他走到爱说脏话的先生身边,揪着他的头发向后拉扯,强迫他抬起头看着自己。

同时,他把勺子最前端角度最小的地方,压在了对方的眼角处,“想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告诉我,你的邀请函是从哪弄来的,你上船的目的是什么。”

爱说脏话的先生抖了一下,可能

乱伦小说网小说全文

是想笑,他嘴角处噗噗噗的喷出了一些血沫。

精壮的男士摁着的勺子用力向下一蒯,一颗眼珠子就被他挖了出来。

为避免这个家伙立刻死亡,他没有把眼珠直接拽出来,而是先让医生剪断了后面的神经和肌肉组织,才把它挖了出来。

它就像是一个小球那样,被他抓在手中。

“你很喜欢笑?”,他问道,说着掰开了爱说脏话先生的嘴,把眼珠子塞了进去,“再笑给我看看!”

他注视着这个家伙,突然间说道,“你是马里罗人。”

他突然间拦住了正在为爱说脏话的先生处理伤口的医生,“不用管他了,把他的脑袋切下来保存好,立刻送回去,让他们查查是谁的人!”

突然间有了这样的觉悟是因为这个混蛋真的到死都不愿意说,如果说有谁有如此坚定的信仰,那是不可能的。

不说不一定是信仰,就只剩下恐惧了!

他害怕所有和他有关系的人都要死,所以他能抗住疼痛和恐惧什么都不说。

这不恰恰就是马里罗那边经常发生的事情吗?

有人在坚持,有人在求饶,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

医生耸了耸肩,很果断的拿起了用来救人的手术刀,切开了爱说脏话的先生的大动脉,鲜血一瞬间ci了他一脸!

中午的时候,林奇和佩妮坐在顶层的餐厅用餐,经过了长时间的休息,女孩的体力和精神得到了恢复,她正在说着一些林奇听不懂的东西。

林奇,则注意到了周围一些不正常的变化。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林奇瞥了她一眼,女孩本来还想说什么,但就这么一个普通平常的眼神,却让她接下来想说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就像是……

有时候林奇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就可以带给别人很大的压力,更别说当他露出了一些严肃表情的时候。

受到了林奇的影响,佩妮也开始看向四周,但她的观察力不足以让她发现任何的异常。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她有点紧张,林奇的表情吓到她了。

林奇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的侍应生有点多了。”

正常来说,如果没有人有需求的话,侍应生几乎不会出现在宾客的周围。

他们可能躲在某个角落里,观察着所有宾客,当有人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会主动出现并献上热情的服务。

但今天不一样,侍应生们即使手里没有托盘,没有酒瓶,没有其他什么工作,他们也会在宾客们出现的地方频繁的走动。

这不符合高端奢华服务的定位,真正高级的场合里怎么可能有数不清的“下等人”到处穿梭其中?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冒犯,但这就是事实。

那些先生们情愿自己动手,也不愿意频繁的和那些侍应生擦肩而过。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林奇很有把握,结合今天早上女经理的道歉,他意识到这绝对不是有人混上了船那么简单,一定还有更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

比如说混上来了更多的人,以及他们的目的。

林奇是一个胆小的人,他不怕死是建立在必死无疑的基础上,才会不怕死。

如果可以不用死,他也会很爱惜自己的生命。

这一连串的变故让他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太妙,也让他变得没有胃口,他直接站了起来。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举动,立刻就有七八名侍应生朝着林奇看了过来,又微笑着低下了头。

佩妮也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她紧跟着站了起来,和林奇一起走向电报室。

林奇需要“摇人”了。

船上的气氛变得凝重又严肃起来,就像是林奇以及其他人所感觉到的那样,有不止一个人潜入了这条游轮。

他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有些是侍应生,有些是宾客,有些是船员……

想要劫持一艘豪华游轮,依靠几条快艇,十几个人几条枪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如果没有人接应他们,那些人甚至都上不了船!

他们没什么好办法爬上航行中光滑的船身,电影都不敢这么拍,至少也得有个绞索什么的。

所以这也注定了必须有更多的人提前潜入这条船。

那位爱说脏话的先生暴露之后,就已经惊动了这些人,好在那个蠢货到现在都没有交代,这也给了这些人非常紧迫的感觉。

“不能再等了,船员这边已经开始分批的重新审核身份,我们很有可能会暴露出来……”

空置的没有人的下层船舱成为了这些人碰头的好地方,数千个房间没有人知道那个房间里有人,那个房间里没有人,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什么时候没有人。

一名有着湖蓝色的瞳孔的女孩表情也有些严肃,“我这边的情况也一样,他们重新对我们的资料进行审查,我担心那边会出问题。”

每时每刻作为马里罗最大军阀之一在联邦的营利组织,他们的员工里有很多都是马里罗人。

这些人都在军阀的统治范围之内,知根知底。

一个人做错事,全家被杀,这也让他们任何人都不敢去触碰任何高压线。

很多人都说每时每刻的服务热情且到位,哪怕你指着他们的鼻子羞辱他们,他们也会笑着道歉并且恳求你的原谅。

不是因为他们真的就这么下贱,只是他们害怕投诉,害怕公司因为他们个人的原因损失重要的客户,送他们全家上路。

这些潜入进来的人的身份是真的,有些不是。

真实身份的人不担心审核问题,但那些身份有问题的人,最多三五天就会被查出来。

到时候不管他们能不能找到自己的家人或者朋友什么的,反正自己是肯定跑不掉的。

“行动得提前,不然一点希望都没有。”

“可这里离联邦太近了,最多三个小时就能靠岸,不离开联邦海岸线我们没有任何办法!”

这时一名船员说道,“我后天晚上值守,我会想办法让船偏离航道,他们不会让船停下来,一晚上的时间足够我们完全的离开联邦海岸线了。”

“可以试一试……”

“我同意……”

“我也同意,今天我在电报室值班,我会给他们发电报……”

喜欢黑石密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