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长和小干事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看上去没有太大的问题了,”琴酒转头看池非迟,嘴角扬起的笑意透着幸灾乐祸,“辛苦你了,拉克。”

池非迟回以一声冷嗤,拿出手机看了看刚收到的邮件,用嘶哑沉冷的声音对下方喊话,“训练期结束,准备一下,会有人送你们到其他地方!”

下方六人愣了愣,随即面面相觑。

虽然他们这两天憋着一口气,算是爆发了小宇宙,成绩应该都不错,但由一个白大褂来说这种话,他们不确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想把他们送去实验室吧?

之前潜入放置炸弹的男人迟疑了一下,仰头看着上方护栏后看不清样貌的人,直白大声问道,“意思是我们通过训练了吗?还是说我们算是失败了?”

“全体合格……”池非迟顿了顿,嘶哑声音依旧平静而笃定,“以后请多多指教。”

下方六人脸上瞬间绽放欣喜若狂的笑容,其中两人甚至忍不住欢呼出声。

楼上,池非迟说完之后,就转身往通道口走,嘶哑声音放轻,“浦生,暑假开始的时候到横滨去,大概需要待一到两周,自己找好理由,别被人怀疑你跟组织有关系,到了之后发邮件给我,然后等待联系。”

浦生彩香有些受下方欣喜的气氛影响,再想到又可以合理联系某拉克了,笑眯眯应声,“是~!”

琴酒也没有多留,转身跟池非迟一起离开,等周围没人的时候,拿出手机,低头看着邮件,出声道,“看来让你来给他们施压的副作用也能消除了……”

池非迟在电梯前停下,伸手按了电梯按钮,“那一位说,不希望他们对研究人员产生憎恶心理。”

那六个人的能力不算强,两个狙击手只是勉强达到五百码的有效狙击距离,还不能稳定发挥,但用来确认安全、放风差不多是够了。

而且最近这六人小宇宙爆发,耐力差的狙击手能够减少环境对自己的影像,观察力不够的狙击手找到了弥补的办法、用高精准来避开自己有效狙击距离不够远的缺点,其他四人中,用枪一直改不掉坏毛病的人把坏毛病纠正了,而性格急躁的人也能在该稳的时候稳住。

总体来说,一些不能忍的缺点都有改正的迹象,剩下的不足可以再练。

关键是,这六人足够听话。

如果说,浦生彩香疑似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症状,让他感觉来得太突然,那么,这六人可谓是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人是可以被驯服的。

在这种封闭环境中,这六人只能从监管者和其他组织成员那里接受信息,同时自身面对着死亡的威胁,从一开始被迫接受命令和指示,到最后习惯于听从命令和指令,不知不觉中已经被驯服了。

那些无法驯服的、能力不足的人都已经死了,而剩下这些被驯服的人里,一旦笼罩身上的死亡危机突然消失,就会对组织产生极大的认同感,乐于听从命令和指示,完全可以作为死士使用。

只要忠诚度有一定的保证,这六人能力上的些许不足就可以接受。

他之前收到的邮件是那一位发来的,内容很直白——六个人都留下,为了不让这六个人对研究人员产生不满心理,由他来宣布在这里的训练结束。

这也不难理解。

这些人在高压之下、在觉得组织强大到无法反抗的时候,就会将憎恨转移到需要实验体的研究人员身上,觉得死亡的根源是研究人员的制药研究。

很不合理的转移,但人需要为自己不甘心的妥协来找个理由开脱,来给自己一个合理的台阶下,这样能够让自己好受一些。

其实这些人会对‘研究’和研究人员有排斥心理,也是预料之中的发展,那一位原本是不打算管的,但他蹲守实验体的举动,不仅逼迫这六人突破自己的极限,也让本就对研究有排斥的六人,对穿白大褂的人有了更深的不满和敌意。

六人以后有可能成为保护研究人员的人,为了保护任务不出岔子,那一位才决定让他这个‘白大

学生会长和小干事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褂’来宣布训练结束。

一瞬间轻松欣喜的感觉,能够让这些人看他和他这身白大褂顺眼不少,冲散这些人对研究群体的排斥心理。

这样会不会让这些人缺少‘心理台阶’?

不会。

由于很长一段时间,作为被监管一方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而监管一方则掌控着他人的生死,这些人在得到接纳之后,会立刻认同自己‘组织新成员’的身份,并且因为是付出不少才得到的,所以会格外珍惜和看重。

正因为如此,这些活下来的人会很快从原本‘被监管的团体’中脱离出来,内心靠拢‘监管者团体’,也觉得自己是‘监管者团体’,并站在监管者立场去解释问题,对研究人员不再憎恶之后,又会觉得——都是死掉的那些家伙们不听话/太蠢了!

说到底,一切都是套路。

包括他说的那一句‘以后请多多指教’,也是套路,算是驯服计划中释放善意的那一环,能让这六人产生努力终于有好结果的成就感、被认同的幸福感,甚至觉得加入组织是种荣幸,无形之中,能让这些人更忠诚,更服从命令。

这……他好像又不小心帮黑方加助力了。

不过这六人的助力不算什么,组织里还有一堆这种可以当死士的人,应该没关系……

而且他的立场也算不上歪,在这里,他就是组织的拉克,让自己这么想着并深信不疑,有利于他的人身安全。

虽然可能不利于心理安全,但只要他本心够坚定,那就分裂不了。

“叮!”

电梯门打开,琴酒收起手机进门,按下了楼层按键,不由轻笑一声,“哼……你还真是傲慢,这句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了。”

他可不信那一位会连怎么说都教给拉克,无非就是表达‘不要让他们厌恶研究人员’的目的,再表示让拉克去宣布训练结束,也就是说,那句‘以后请多多指教’,是拉克自己说出来的。

拉克哪里是不懂得跟人相处?只是不屑于跟某些人相处或者平时不屑于虚伪而已。

哪怕说出口的是‘请多多指教’这种谦虚话,只要对拉克有一些了解、又像他一样能够琢磨一下的话,就能发现某人心底那份深藏的傲慢。

“哼……”池非迟学着琴酒的冷笑,嗤了一声,面无表情地嘲讽,“你还真是傲娇,这句话我也早想对你说了。”

琴酒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放在风衣口袋里、想去摸枪的手。

(╯#-皿-)╯~╧═╧

很好,又是想让拉克知道什么叫暴躁的一天!

池非迟无视了琴酒要吃人的目光。

之前他由于三组金手指的缘故而发烧、咳嗽,精神不太好,琴酒这家伙趁机嘲讽,他当时没什么精神回敬,可不代表他就忘了,早晚嘲讽回来!

“叮!”

电梯门打开。

琴酒瞬间缓和了脸色,径直出电梯。

这么低端的嘲讽局,生气就输了!

“你打算亲自去横滨处理清水的事?”

“牵扯有点大了,”池非迟也没再嘲讽下去,出电梯往实验室走去,换上了嘶哑的声音,“我得去一趟。”

琴酒本来想说搞不定可以申请支援的,不过想到刚才池非迟的嘲讽,又不想说了,发现只有他们的时候、某条蛇也没有从衣领探头悄摸摸看他,“非赤呢?”

“我妹妹那里。”池非迟道。

“哦?”琴酒没有放在心上,随口说道,“你也不担心它咬到小孩子……”

“咦?”

一间实验室门口,伏特加转头看着走来的两人,出声打了招呼,“大哥,拉克,还有两个家伙的身体检查没有完成,具体数据报告大概要半个小时才能出来,还得再等等!”

“辛苦了。”

池非迟走到实验室前,看着大玻璃窗后的情况。

室内,两个人被固定在类似看牙医会坐的椅子上,只不过这种椅子要坚固得多。

两人的头部、手脚和身体被钢环紧紧锁在椅子上,被迫靠躺着,身上也被贴了不少电极片、接了不少管子,看着两个白大褂围着他们折腾,一人咬牙切齿地谩骂,一人神情惶恐不安地低喃。

不过,由于玻璃隔音,在外面听不到里面的人在骂些什么、说些什么,只能看到两个白大褂一脸冷漠,完全没有半点回应。

“人刚清醒过来,”伏特加笑意戏谑,“那家伙醒了就开始骂,已经骂了三分多钟了,看来他还没弄懂自己现在的处境啊。”

“说不定是太懂自己的处境了!”琴酒道。

“也对,那家伙以前也送其他人去过实验室,大概也知道自己的下场了吧,”伏特加笑着,见四下没人,又还得再等,迟疑了一下,还是出声问道,“不过……非赤会咬人吗?”

“一般不咬人。”池非迟用嘶哑声音回道。

琴酒看着实验室里的情况,毫不留情地拆穿,“拉克说的‘一般’,听听就可以了。”

那条蛇会在拉克行动不便的时候,帮忙护住要害,以拉克的性格,可不会让蛇只会守住要害而不进攻。

就算蛇不咬人,拉克也能通过训练,让蛇有攻击性。

池非迟仔细一数,就算排除掉老是被咬的黑羽快斗,非赤还咬过罪犯、咬过他家毛利老师、咬过柯南、咬过火灾课的弓长,还真不算少了……

“至少没咬过你们。”

喜欢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请大家收藏

学生会长和小干事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