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风流岳每2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四月。

宋家。

整个春天的江南都是细雨绵绵。

宋河生坐在窗边的写字台前,面前摊开着一本书,眼睛却看着外面的黑夜,耳边淅淅沥沥声不绝。

晚上12点,无眠。

夜风轻起,一帘细雨潜入窗,扑面绵密的湿意,也有窃窃雨沫,浸湿桌面书页。

门上响起剥啄之声。

“河生啊,还没睡呢?”宋婶儿在外面,“妈进来了?”

宋河生回神,“妈,请进吧。”

宋婶端了碗夜宵进来,红豆小丸子,“饿了吗?吃点东西。”

宋河生摇摇头,“不饿。”

宋婶还是把碗放下,瞟一眼他的书,也不敢多说,只道,“哪能不饿呢?念书也要吃饱了才有力气,放这了啊,想吃的时候吃点,我先出去了。”

给儿子带上门,回房间了,唉声叹气的。

宋叔见这样,问她,“这是干什么呀?干嘛好好的愁眉苦脸。”

宋婶儿,“看着儿子我就发愁!”

“发什么愁呢?他不是在看书吗?”宋叔不解,儿子上进还不好啊?

宋婶儿的表情更愁了,“你说,他小时候我们抽着打着让他好好念书,他不念,成天三脚猫似的,就没考过一回好看的成绩,如果不是有体育特长,根本就考不上大学,现在呢,不需要念书了,倒是念得这么起劲。”

宋叔在这点上完全不愁,“那……现在念也不晚啊?”始终认为肯念书就是好事。

“你知道个什么?”宋婶儿横他一眼,“我自己儿子我自己不知道吗?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这什么自学考试,有老师教的考试都考得不怎么样,自学还能学出名堂来?去年十月考的那两科,天天读到十二点,一科也没考及格!”

宋叔迟钝地看着她,“那……多看书也比跟人去打麻将打游戏好啊……”

宋婶儿直接一把狠狠掐在宋叔手臂,把郁闷都发泄在这一掐上,给宋叔都掐得龇牙咧嘴的,“你到底心不心疼儿子?他这是为什么你说?如果不是为了墨囡,他还用得着吃这个苦?”

“这个念书怎么是吃……”

“住嘴!你根本就不了解儿子!他不爱读书!不是读书的料!但为了和墨囡的差距小一点,逼着自己去念!如果能念出什么来也就算了,你看能念出什么?他现在的情况,还不如自己开个店,他厨艺这么好,好好做餐馆不好吗?把钱全供了墨囡,自己苦哈哈给人打工,我怎么……我怎么生出这么个棒槌儿子!”宋婶儿气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宋河生三两口就把小丸子吃完了,去厨房放碗,经过父母房间,听得里面有说话声,好像提到自己,不由驻足细听,听完站了一会儿,默默去厨房放了碗,再回到房间。

桌上那本《政治经济学》依然摊开着,雨水把他画重点的墨线打湿,浸润开去。

三天后的周末,自考考试结束。

宋河生走出考场,和胖丫迎面遇上。

“河生哥!”胖丫大声叫他,“你怎么在这里?”

宋河生急智,“有人叫盒饭,来送一趟。”

“还要你这个大厨亲自来送饭啊?”胖丫没多想,嘻嘻笑,“我来等朋友玩,她今天在这里监考。”

宋河生点点头,快步走了。

除了家里人,没人知道他来考试。

他也不打算让人知道。

出了考场,他还是胖叔饭店的主厨,一头扎入热火朝天的后厨,掂起了勺。

徒弟小刀问他,“师父,你不是说请假了吗?”

“事情办完,就回来了。”他闷声道。

小刀还要再问,宋河生瞟他一眼,“这么闲?”

“不闲!不闲!我忙着呢!”他可不想再切萝卜!

他深夜才回家,故意的。

没想到,家里还亮着灯,电视机开着,他妈从沙发上坐起来打了个呵欠,仿佛刚睡醒的样子,冲他笑,“回来了啊?饿不饿?妈做点吃的给你?”

尽是关心与好奇,却生生忍着没问他考得怎样。

她以为他没看到她站在窗口往回家这条路张望的影子?

那他就装作没看到好了。

“妈,不饿,在店里吃了,我先睡了。”他回了房间。

宋婶儿在客厅里跺脚,“你看,看这样子就是又没考好。”

他的确没考好。

他坐在桌前,把桌上那本书扔到了一旁。

他妈妈说得对,他不是读书的料,自学更是特别特别费劲,很多句子每个字都认识,但那些字凑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次考试,他感觉也许还不如去年十月那次好。

他只会做菜

我的风流岳每2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可做菜又算得上什么呢?

叮咚。

邮件提示音响起。

来自国外的邮件。

他立刻点了查看。

“河生哥”三个字入目,耳边仿佛响起她清脆细糯的声音。

她喜欢给他写邮件。她说了,写信和视频是不同的,很多话视频的时候要么忘了说,要么没那么多时间说,写信就能说很多很多了。

所以,每次都长长的一封,事无巨细,跟他说得明明白白,连她每天吃了些什么都会让他知道。

邮件末尾附了张她的照片,在异校园的碧空下,捧着书,周围是大片的草地,她站在那里,笑得比天空还纯粹。

最后一句:河生哥,你呢?最近好不好?都忙些什么?

他能忙什么呢?除了炒菜还是炒菜,至于考试的事,还是别说了吧……

这封邮件里还有个重要信息:暑假她要回国。

寒假她就没回来,因为刚刚过去,第一个学期学习压力很大,语言关就是个坎,纯英文的课堂她听起来很吃力,所以寒假打算突击一下自己的语言。

这些,她都不瞒他。她在新环境里的好奇、惊喜、困难和困惑都详详细细写在每一封邮件里。

要回来么?

不管怎样,这都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他开始给她写回信,信里无法回答她关于他都忙什么的问题,只仍然将关注点在她身上,叮嘱她注意这注意那,针对她在信里写的生活做个回应,最后,郑重敲下两个字:盼归。

敲下后,手指在键盘上迟疑许久,最终删去,点了发送。

随着“嗖”的一声,邮件发送成功,他的心,也嗖的一下,飘飘悠悠起来。

喜欢旧曾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