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雪满南山 苦瓜电影网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刘将军你倒是深藏不露的很啊”常宇纵马至营前冷冷看着刘希尧。

“督公大人何处此言”刘希尧之前是见过常宇的但却不知他身份,只不过在宋献策回营之后方才大悟,此时听闻常宇这话有些云里雾里,但知这大太监来了绝对没好事。

“李闯既然来了何必要躲躲藏藏,倒显得本督失礼小家子气了,而汝,也太不地道了”常宇冷哼,他说这话目的当然不是为了问罪而是为了诈一下刘希尧确认一下李自成到底来了没有,毕竟现在一切都是推测。

可刘希尧也不是三岁小孩儿啊,初闻他的话确实内心翻江倒海,知道李自成行迹败露了,正想打个哈哈时,也是灵光一闪,若闯王此时被擒,这太监闲的蛋疼跑来找他唠嗑,此时一定在城里头审问李闯或者入宫报功去了。

“不知督公大人何处此言,闯王何时来了?”刘希尧一脸疑惑的神情,让常宇知道这也是只老狐狸,第一句话诈不出来的话,再诈下去也没必要了。

“任你水深似海,本督也要见个底”说着朝西北望去,东厂数营已疾驰至百余米外,刘希尧感受到了常宇身上散发出的杀意,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督公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事”常宇微微一笑,对旁边的王征南示意,随即大批番子就要闯营,刘希尧大惊连忙带人就要阻拦,而就在这时,屠元等人已近眼前,挥手之间将整个军营团团围住。

“奉令搜营,刘将军还是配合一下”屠元纵马近前,看着刘希尧冷冷一笑:“至于奉谁的令不需再废话了吧”。

“汝等此举逼人太甚,两国交战尚……”刘希尧话还没说完,屠元纵身下马走到他跟前上去就一个巴掌将刘希尧抽了个两眼冒光,怒喝道:“两国?这万里江山只有一个大明国!何来的两国!汝再妄语,老子拼了受罚也杀了汝!”

屠元何等气势,刘希尧顿生恐惧。

常宇很满意,淡淡道:“让你的人弃械列队接受搜查,若有任何反抗,屠营!”

随即黑虎营进入刘希尧的军营开始搜捕,虽没做到挖地三尺但也相隔不远了,而常宇和郝摇旗也入营对刘希尧的手下一一甄别,因为只有他俩识的李自成。

然而,一番折腾后一无所获。

李自成并不在营里头,刘希尧也不承认李自成入京了。

“会不会咱们推断有误”永定河边素净和王征南低声说着,常宇微微摇头:“不,他来了”。

“莫不是又有了什么新线索让你如此肯定?”素净问道,常宇摇

落雪满南山 苦瓜电影网

头:“描述的模样就是李闯,其次便是感觉,本督有一种十分强烈的感觉,李闯确实来了”。

一向爱怼常宇的素净竟然微微点了点头,她相信这种感觉,像他们这种人都相信玄之又玄的感觉。

常宇回头望着远处的北京城,既然他不在军营,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了,要么还没出城,要么出了城去往他处,若其还在城中那是插翅难飞了,可若是出城了,他会去往何处,嗯,他在城外别处一定还有据点,但这么短时间他又能逃出多远呢?

于是常宇立刻令东厂五营在京城四周方圆二十里内地毯式搜捕,每一个村每一户都不要放过,又让番子入城传令春祥,抓紧审问那些细作,尽快让他们招出城外据点。

城里头翻了天,大批锦衣卫,东厂番子,兵马司及经营将士甚至三教九流联手在城内地毯式搜捕,动静太大甚至惊动了皇城里的崇祯帝,便派人去问吴孟明,得知是常宇下令搜捕贼人。

搜捕什么贼人这么大动静,崇祯帝虽知道常宇做事不动则以一动都是惊人的玩意,可听到说要搜捕李自成时,当时就坐不住了,惊诧的下巴都快掉了,搜捕闯贼,这不是戏言吧,闯贼怎么会在京城……

在确定真的是在搜捕李自成时,崇祯帝一下就亢奋起来,激动到不能自已,在乾清宫里来回踱步,嘴里碎碎念:“若真擒了那闯贼,朕要给常宇封大官,封王封侯……”

“皇爷,这话不能乱说,君无戏言,这话若传出去……”王承恩低声劝着,崇祯帝吹胡子瞪眼:“传出去又能如何,传出去朕就真封了常宇,都说打天下难守天下更难,他虽不是开国之臣却也守国有功,以其之功便是封王封侯又有何不妥……这闯贼怎么会突然闯进京城来的呢?”

咳咳咳,王承恩不敢接崇祯帝前头的话,见他岔开话题正好接了后句:“老话说贼胆包天,这闯贼名头里有个闯字更是无法无天,正好这段时间谈和或许他……也或许是被常公公连番羞辱,想找回场子吧,常公公可是经常没事往他的地盘跑……”

“什么他的地盘,都是大明的天下”崇祯帝怒斥,王承恩赶紧自扇嘴巴:“老奴口误……”

“罢了罢了”崇祯不耐烦的挥挥手又忍不住笑道:“若论胆量常宇比他还大,也贼的很……”

还是一无所获。

东厂衙门里,常宇听到各路汇报后,眉头紧皱,长叹一声:“不愧是本督的对手!”

这是对李自成的肯定,胆大心细机警又缜密。

看来终于还是被他逃出城外去了,不过这么短时间他逃不了多远,外边有数千人在大搜捕,所以还有机会的。

宋献策被带到东厂衙门了,和他一起的还有李慕仙,两人从酒馆喝足后又去茶馆继续畅聊,随后被东厂番子找到给带了回来,对此两人都是疑惑的很,小太监怎么突然不避讳的在衙门里见他了。

“今儿只论公事,本督钦佩阁下为人,就想听句实话”东厂衙门里,常宇开门见山说道,宋献策心里虽然充满了疑惑但还是应了:“但问无妨”。

“李闯是不是入京了?”常宇盯着宋献策冷冷问道,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啥玩意,李闯入京了”旁边的李慕仙一下跳了起来,赶紧去问旁边的王征南。

噗嗤,宋献策笑了:“督公莫不是说笑”。

“你看本督像是说笑么?本督不在乎他现在在哪,只想知道他是不是入京了,或者说来过?”

“督公大人若不是说笑,那便是发了癔症了”宋献策苦笑摇头:“这节骨眼闯王岂能擅离西安,这龙潭虎穴闯王岂能以身犯险”。

很显然宋献策是不打算承认了,你都说咱们只论公事不谈私交,毕竟我现在还是李自成的人要为李自成效忠。

常宇也想到了这个细节:“宋先生,实不相瞒李闯已然逃出生天,咱家只不过想印证一下推测罢了”由本督改称咱家,意思很明显,不论公事谈私交。

“不在”宋献策轻轻摇头:“天子脚下他没那么大胆”。

宋献策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他说不在,既没出卖李自成也没骗常宇。

李自成现在确实不在京城。

但常宇也是极度聪明的人,一点就通。

宋献策只说不在,只能说现在不在不代表他没来过。这老小子实在的狡猾。

“李闯来过,贫道曾见到他!”就在这时李慕仙一声叹息,让常宇侧目挑眉:“道长见过李闯?”。

李慕仙微微点头看向宋献策:“那撞到贫道的人便是李闯吧”。

宋献策苦笑摇头:“若吾否定,道长自是不信,吾又何必分辨,道长说是便是了”。

是的,李慕仙点头:“无论汝否认与否,贫道都认定那人便是李闯”随即便将那事说与常宇听了,一听描述那人相貌,常宇顿时了然,必是闯贼了,现在可以确定他尼玛果然来了!

宋献策被送回客栈,常宇要求他三日内不得离城。

喜欢扶明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