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个2021能看的网站 老陈安梦雅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那就先谢谢严大哥了。”

嘴甜的跟抹了蜜一样,严如山心田如蜜浸染的同时,难免生出无奈;媳妇这习惯可怎么是好,哄高兴了甜的他如何待她都觉不够,不高兴的时候别说甜了,拧他两把的时候都有。

“谢什么,咱们自家有产业,喜爱说过都种上;上京这边不适宜的水果没法子,能养活的都给你找来。”

发了话,严如山吃过早饭便去了公司,刚坐稳就叫来助理,“上京这边能存活的果树都给我找个十来株回来,再打探一下上京可有树莓,有的话不管是自家养的还是山里的,有人送来都买下来。”

树莓这玩意儿在北方不好找,严如山又道:“南方也让人找找,有的话保存好了送过来,一样给钱;收好百来株就收手。”

“好的,我这就让人帮忙找找。”助理是个青年男人,是严如山从国外挖回来的人才,开的工资很高;以当下的条件,年薪给了五万,外加奖金。

心事没了,严如山专心处理公务,却不知他刚走,严和军夫妻两就进了家门。

严家。

严国峰和钟毓秀爷孙俩瞧着两人免不得诧异,“爸妈,您们回来了,什么时候启程走的?怎么不和我们说一声呢,让严大哥去接你们啊!”两人手中大包小包的,风.尘仆仆的,精神瞧着不大好。

“昨天上的火车,我们有脚还能回不来?让你们跑前跑后的劳累没必要。”严母乐呵呵笑的开怀,手里的东西放在原地,眼睛已经盯着三个大孙子了,双.腿不听使唤的往那边走,“哎哟,我的三儿大孙子嗳,又长胖乎了;瞅瞅胳膊腿儿都是肉,一圈圈的,手感可真好。”

抱起一个就亲香,又往另外两个脸上亲香,还好老爷子没抱着曾孙,不然严母还真亲不到。

“奶奶的大孙子们,可想死奶奶了。”

“啊.......”

她怀里的礼明攥着小拳头,小拳拳落在她的脑门上;砸的严母疼的倒吸冷气,却不生气,抓着小娃娃的手就一阵亲,亲完不忘和丈夫说话,“真有劲儿,我孙子劲儿可真大,把我都给打疼了。”

严和军同样眼馋,放了提的东西,走到小床前随意抱起一个颠了颠,煞有其事的说道。

“嗯,身板壮实,沉手。”

严国峰笑了笑,对他们突然回来反倒接受良好,“能吃能睡,身板能不结实吗?你们不在

推荐个2021能看的网站 老陈安梦雅

跟前,他们是一天一个样儿。”比儿子儿媳走之前还胖乎了些。

严和军认真点头,认同父亲所言,“爸说的很是,小孩子一天一个样,两天没见到都会觉得变了;更别提我们一走就是几个月。”

“就是这么个理儿,你们这次回来请了几天假?”严国峰问道。

严和军应答,“只有十天假,年假也算进去了;今年过年怕是回不来了,好在我们不在,大山和毓秀在家能陪您。”不至于孤单。

瞟他们一眼,严国峰未表现出不满,只淡淡蹙眉,不过一息又松开了。

“部队有部队的规矩,你们身在部队,自是要按照部队的纪律来;我在家里没事,又有大山两口子在,你们不用担心我。”顿了顿,又道:“毓秀跟大山都是细心的,这段时间吃好睡好,我都感觉身体越发好了;你们在部队就专心干,你的职位能提就提一提,咱们家不用你窝在一个位置上了。”

严家的危机过了,不存在什么成份问题;以前是严家不得不低调下来,再加上严和军娶的媳妇是资本家的女儿,不能太出头。如今时代不同了,成份那一套不好使了,严和军该往上动一动了。

严和军冷脸浅淡松动了一下,过后看不出异常,“爸,这事儿我心里有数,您别操心我;我的资历是够了的,身上的军功也够,想升不难。”他从小就知道父亲是英雄,生活在父亲的英雄光环下;小时候享受到了许多便利,成年后享受的更多,他从不会因为享受到便利就觉得怎么怎么样,好或不好他都觉得是正常的。

在部队看的是实力,有父亲的人脉在,只能说升的更快,不会被打压。

以往动荡时,人脉沉寂,严和军自觉随波逐流;为今,他不打算低调了,必须升。严家靠他撑着,等到曾孙成年,还要将严家交到曾孙手里。

严国峰不过是提一句,见他听进去了,便没再继续,“我们这次出游得俩个来月,这次叫你们回来,是毓秀研究出了新成果;正好你们都用得上,这才把你们叫回来私底下给你们。”

“什么样的成果?”对他们还用得上?

严国峰看向钟毓秀。

毓秀笑了笑,道:“爸妈,你们先聊着,我上楼去拿了东西下来。”

“去吧去吧。”严母颇有些迫不及待,严和军倒稳得住,然而,那双看似平静无波的双眼出卖了他;谁让他视线就落在钟毓秀身上,仿佛在等她将东西拿下来。

钟毓秀轻笑上楼,少顷回来时,手上拿着两块手表。

严母和严父不明就里,“手表?”

“还就是手表。”严国峰爽朗笑出声来,“别看小小一块儿手表,可是有大用处的;毓秀为了它费了不少心力,不仅你们有,

推荐个2021能看的网站 老陈安梦雅

我和三个孩子,大山小海都有。”

钟毓秀走上前,一人送一块儿。

严母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半响也没看出其妙处。

严国峰笑道:“手表录入指纹认主,随身佩戴;遇险之时,手表会自动开启防御功能,你们一试便知。”

“这么神奇?”严母当即放下孩子,拉着毓秀的手问,“毓秀,指纹认主是用那一根手指?”

“随意,任意一手指指腹上的指纹便可。”钟毓秀接过手表,拿起严母的手,一边按下手表开关一边拉着严母的手摁在手表背面;手表自动发出提示,“防御5号开启,主人认主成功;防御5将为您服务,主人请将安危放心交给我。”

声音不算好听,却足够新奇。

见儿媳妇将手表套进她的手腕,严母试着动了动手腕,灵活自如。

“毓秀,然后呢?”

钟毓秀又耐心指导一番,怎么使用,防御罩内有什么功能都做了介绍;严母之后是严父,钟毓秀耐着性子教,严母摸着防御手表爱不释手,严父眼底也有了笑意。

喜欢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