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肉又污的黄文 忘忧草视频免费高清在线观看视频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廊檐下宋献策煮茶独饮,望着天空的白云悠悠面色平静如水,他已在此被软禁数日之久,掐指一算应该超过了常宇先前的三日之限。

不过虽是被禁足,却没禁止他同外界联系,被关的那一天东厂的人便去城外军营通知刘希尧了,所以这几日宋献策和刘希尧是可以互通消息的,但也都是些没用的消息,毕竟刘希尧的军营也被严密控制了,就连传话的人也再监控中,两个被禁足的人能有什么消息呢。

但宋献策稳的一逼,禁足期间该吃吃该喝任凭外边鸡飞狗跳他波澜不惊,虽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却正也是个一种消息:李闯还没罗网,否则现在的他没这么自在了。

闻外边有脚步声,宋献策放下茶杯起身走到院子门口开了门,便见常宇一脸惊讶:“大军师知晓咱家要来?”

宋献策微微一笑:“知有客来,不知是贵客”。

常宇请摇头,伸出一个大拇指给他一赞,厉害。

“闲来无事,找大军师唠几句”说着走近院子四下一扫:“住的可还习惯”。

“甚好,只是价钱贵了些”宋献策打趣道,常宇哈哈一笑:“一分钱一分货,贵有贵的道理,也值这个价对吧”。

宋献策笑了笑点头道:“督公大人是来找在下聊私事呢还是聊公务?”

“大军师爱聊什么咱们就聊什么呗”常宇走到廊檐下直接坐下给自己斟了杯茶一饮而尽,叹了声好茶,宋献策轻笑的走过来坐到他对面:“督公什么时候对公务也有兴趣了”。

“没兴趣,但大军师想聊请便”常宇嘴角一挑:“李闯既然在京城,朝廷提出的条件汝等想必已有结果了,不妨先说来给咱家听听,也好帮汝等斟酌斟酌”宋献策闻言大笑:“督公此举岂不是通敌了”。

常宇也大笑:“通敌?也许是诱敌呢”。

宋献策脸上的笑意瞬间就凝结了,轻咳一声:“日前所遣西去通报的人尚未回来,想必闯王那边还在斟酌,此事恕在下位卑难以做主,还请督公帮忙给朝廷那边美言几句宽限几日”。

常宇盯着宋献策冷笑,半响不语,宋献策垂眉煮茶一声不吭。

“罢了,看来大军师私事公务都不想和本督唠了”许久常宇叹口气,他知道宋献策这个老狐狸太狡猾了,他若不愿意说,别想从他口中诈出一丝有用的信息:“不过出于私情本督还是提醒大军师一下,久拖非良策,最后可能砸手里了”。

宋献策微微一笑拱手道:“多谢督公大人提醒,不过今日并非吾等闲谈之时,改作他日如何?”

常宇一怔:“何出此言”。

“今日督公当有贵客临门”宋献策话刚落音便听外间有急匆匆脚步,随后番子进来近耳密报:郑芝龙来了!

曹!这厮当真这么神奇!常宇看向脸上挂着淡淡笑意的宋献策,惊讶不已,便拱手道:“那便改作他日,告辞”说着转身离去,走到门口又回头道:“大军师想出城就出去吧”。

“外边没吃没喝的,还是这里自在”宋献策笑道。

“那自便吧”常宇离去。宋献策站在门口看着他身影消失又抬头望天看着那几朵白云。

郑芝龙,郑成功的他爹,在后世儿子的知名度远大过当爹的,但现在的郑成功还只不过北大的一个学生,他爹郑芝龙及其众叔伯则是大明海军的实际掌权者,要权有权要势有势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船有船,要战斗力有战斗力,真真的一方大佬,比之那

又肉又污的黄文 忘忧草视频免费高清在线观看视频

些空有富贵的藩王们可是牛逼多了,是可以和左良玉等大军阀相提并论的存在,而且实力远大他们。

这样的大佬自是各方势力拉拢的对象,即便是常宇这么自信且骄傲的人也不得不委身与其结交,早在刚出道的时便遣人前往福建与其建立关系。

只是那时的他才刚初出茅庐风头不劲,能拿出手的也就是个东厂督公的名头,这对郑芝龙来说其实没多大的压迫感,更没多大结交的心,只是应和一下而已。

直到后来太原保卫战,宁远保卫战,保定府大战,随后千里追砍鞑子俘虏清王爷,揍瘸了多尔衮,东厂大太监用实力名扬天下时,郑芝龙这才重新考量一番,这人终于有资格同自己结交了,而且要深交!

随后他令在南大(南京国子监)读书的儿子福松(这时候的郑成功还叫郑福松,郑森是在南京求学时钱谦益给取的,成功则是隆武帝朱聿键给取的,可这时大明还没亡国,也没有南明,落魄藩王朱聿键本应被处死被常宇给救了此时隐姓埋名在东厂卫)入京去见常宇,算是正式结交,且雪中送炭带来了土豆和番薯的种子,而常宇也礼尚往来将福松从南大调到北大(北京国子监)还给他请了个新老师即同在国子监的顾炎武,因为常宇很厌恶钱谦益。

儿子搭线,老子卖力,年底那会京城正值大饥荒,却正好给了郑芝龙表现的机会,他在福建一带大肆收购粮食,品种不限只要能吃的都行,动用水兵走海路运往京城,可以说朝廷应对京畿大饥荒得力,其中大部分功劳都应该是郑芝龙的,当然了,朝廷也欠了郑芝龙一大笔钱。

至于欠了多少,据说是天价,而且这还都是人家郑芝龙打了折又打了折的加上连借带送后的价格,否则那数字可就是不是一般的天价了。

这笔钱朝廷一时半会是还不起的,甚至都还有点不想还,但也没脸赖下,便直接推到常宇这边了,理由很简单,这一切都是常宇和郑芝龙的私人事,毕竟朝廷至始至终也没下旨让郑芝龙来赈灾,也没借你的钱借你的粮食,那都是你和东厂常宇的事,所以这账你俩算去吧,什么时候还,怎么还,你们自个商议去。

看似赖皮,实则无奈,这个时候朝廷真的太穷了,到处都需要钱,虽然常宇四处搂钱,但永远没有花的快,要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当然了,穷不是你赖账的理由,可偏偏崇祯帝吃到了甜头,之前常宇以朝廷名义借的银子和粮食,经过他一番运作,大部分都变成捐的了,只需偿还少部分而已,比如代王那边,德王那边。

所以他自然也要打郑芝龙的主意。

毕竟,这年头比郑芝龙富有的人少之又少,寻常王爷在他眼里都不够看,这欠款虽是天价但在他那儿实则不值一提。

郑芝龙入京当然不是来讨债的,朝廷欠的那笔天价对他来说虽不能真的不值一提,但也真的没放在心上,以他对常宇的了解,这人不会赖账也没必要赖账。

他入京是奉旨而来,毕竟不是当年的大海盗了,想去哪就去哪,现在他也是体质内的朝廷官员,且身份敏感,同样无召不得入京。

至于皇帝召他入京作甚,说来挺扯淡的,就是来表扬你几句的。

朝廷现在没钱还他,但毕竟人家是出了大力气的,必须要叫过来嘉奖几句,而这时代的官员都特别吃这套,因为能入京面圣这是一辈子的荣耀,嗯,貌似后世也是这样吧,而且后世总统啊主席啊还会去地方调研,一般官员都有机会能见到,这年头皇帝有时候一辈子都不出京,甚至不出宫,见他比见神仙都难,何况不是调研让你看到了,是下旨让你来见,荣耀之甚自己体会。

郑芝龙奉旨入京面圣自然是开心的紧,要知道他当年受招安投降朝廷,以及后来金门海战狂虐荷兰东印度公司舰队,朝廷也没下旨让他入京面圣,而这次竟得此殊荣,岂能不开心,当然他也知道这其中必少不了笔友常宇的运作。

确实是常宇使了劲,毕竟崇祯帝对那些贼人出身的都没啥好感,让他表扬这些人比吃屎都难,可常宇说了,这郑芝龙

又肉又污的黄文 忘忧草视频免费高清在线观看视频

与众不同啊,他有船有人又有钱,将来必有大用,打海寇打日本守台湾发展海贸都需要用他,咱都拉拢。

常宇擅长画饼,打仗的时候给部下画,招降的时候给对手画,当然也会给皇帝画,但凡有点雄心的皇帝都吃他这套开疆扩土的大饼,加上郑芝龙这次确实出力又出钱了,那就见见呗。

于是郑芝龙就来了,走的还是海路,当然也不会空手来,运了十几大船的辎重,在天津靠岸,但因运河冰封只能走陆地,所以这时候他虽来了尚未入京,还在天津来北京的路上。

喜欢扶明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