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黑帽门10分53秒 爽死你个荡货h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佛门明王有五尊。

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军茶利明王、大威德明王和金刚夜叉明王。

此五尊明王,乃人之九识所变,系五佛为降服内外魔障所现。

明王斩,也有五式。

地底深处,莫求盘膝而坐,双手虚拢,斩念刀静立身前丈许。

在他的脑海里,五式明王斩往复流转,诸多关窍一一上浮。

念头一动。

金刚夜叉明王!

他双眼一睁,身上陡显一股狰狞神威,更平添一份降服一切妖魔的威猛。

身前的斩念刀,也闪烁起幽冷清光,无尽森然毁灭之力自刀锋涌现。

“斩!”

斩念刀应声而动,化作一道惊天刀虹,直斩里许开外的某处。

这一斩,有着金刚怒目降妖除魔的威猛,也有明王洞观红尘后的智慧,更有夜叉屠戮生灵的杀机。

三者合一,再加上斩念刀自身的锋芒,刀下,无有不断之物。

“咔嚓……”

里许开外,一座藏于熔岩之中的小山头应声而断,巨石翻滚着被岩浆淹没。

沉闷的轰鸣声,在片刻之后,才涌入双耳。

“唰!”

刀光盘旋,返回身侧。

下一刻。

远处涌动的岩浆,也已冲至近前,好似遮天蔽日般发出低沉咆哮。

莫求盘坐岩浆之中,面上纹丝不动。

只是单手虚捏地藏印,口中轻吐。

“敕!”

地藏莲台大咒!

这,也是自刘累遗物中所得,乃佛门禁法,刻录在一根降魔杵上。。

因为秘境环境的因素,禁法威能受限,再加上本非佛门弟子,他施展起来更是不便。

但此即,莫求却非依靠自身,而是借助上品法器金刚箔施展。

此物,似乎是由佛门高僧圆寂后的肉身炼制而成,威能强大。

法力引动,金刚箔佛光大盛,随即一朵莲台出现在他的身下。

晶莹剔透的莲花花瓣,在狂暴的岩浆冲锋下,显得如此柔弱。

但它身上那股坚韧如一,万世不朽的意味,却又超脱了一切。

狂暴无边的岩浆,在这傲然盛开绽放的莲花前,终究黯然失色。

“轰……”

岩浆狂涌而来。

莲花静静绽放,花瓣此起彼伏,成为混乱中唯一的清静之地。

莫求盘坐其中,面目冷清,佛光堪然,宛如镇压地狱的圣佛。

许久。

躁动渐渐平息,佛光缓缓收敛。

莫求眼神闪动,看向一旁的斩念刀,略作沉思,随即屈指一弹。

“铮……”

长刀轻吟。

刀身陡然一颤,一股刀芒涌现,轻轻一绕就把莫求包裹其中。

下一刻。

“唰!”

刀芒自地底窜出,直冲高空。

“嗡……”

刀身轻颤,带着莫求洞穿云层,直入青冥,晃眼间竟远遁数里开外。

御剑飞行!

炼气九层、上品法器、御器妙法,现如今,他也已经能够做到。

高空中,罡风迎面吹拂,好似无尽雷声轰鸣。

也让初次御剑腾空的莫求摇摇晃晃,几次差点散去刀芒跌飞下去。

“哗……”

莫求身形一顿,立于猎猎罡风之中,远眺四方,大地山峦已成黑点。

无垠虚空,尽在眼前。

苍茫、寂寥……

逍遥、自在……

眼望四周,心胸陡然一畅,无拘无束的感觉,让他几乎想要仰天长啸。

“御剑乘风去,除魔天地间!”

悠然一叹,斩念刀刀光大盛,当空娇夭,斩裂两头云中怪鸟。

刀光一绕,卷起残肢原路返回。

炼化上品法器,虽然实力大进,但只要修为不够,不成道基,百年之后终究还是会化为一堆黄土

成都黑帽门10分53秒 爽死你个荡货h

…………

一月复一月。

又到了秘境开启的日子。

主持阵法的李痴梅、火鸦道人,乃至魏朝皇室的几位道基,俱都面色难看。

这两年,前线的形势极其不妙。

血煞宗不愧是当世大宗,即使只是一部分分支,依旧实力恐怖。

与之相比,苍羽派、魏朝,就显得有些不够看。

再加上其他方面的一些原因,他们并未得到其他宗门的支援,导致节节败退。

两派高手死伤不知凡几,就连道基修士,竟也有两人遇难。

赤火峰的火髯仙郑为,原本就寿元不多,现今更是身受重伤。

看样子,应该是撑不了多久了。

“九煞殿、血煞宗的进度太快,怕是用不了几个月,就能来到这里。”

“接下来的两个月,你们要尽快收集秘境里的物资,不得有误。”

潘师正扫眼这次入阵的一行人,肃声交代:

“两个月内,其他事无需去管,全力采集物资,宗门赏赐也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三成。”

“筑基丹,由一开始的五粒,增加为十粒。”

“只要用心,你们也有机会分得一粒,兴许他日就能铸就道基。”

闻言,场中众人呼吸一滞。

就连李元景,也忍不住心跳加速。

十粒,再加上其他的超额奖励,宗门这一次可真是大手笔。

另一边,魏朝的人也在叮嘱什么。

不出意外,也是如同这般一样,要在两个月内尽量搜刮物资。

届时,就要舍弃秘境。

“出发!”

一声令下,阵法开启。

李元景定了定神,站在天云峰弟子的第一排,腾身跃入漩涡。

两年前线厮杀,他早已坐稳了天云峰真传、核心之下第一人的位置。

手上沾染的九煞殿、血煞宗人命,更是不计其数。

在同门弟子中,威望极高。

…………

秘境。

云涛山坊市以南八百里处。

群山之间,有着一处凹陷形的峡谷。

这一日。

两道流光出现在峡谷上方,当空旋转几圈,随即落入其中。

“嗡……”

穿过一层无形的屏障,两人眼前景色大变,空荡荡的峡谷陡然多出九跟巨大的石柱。

一个复杂无比的大阵,也显露眼前。

武三枉眼神复杂扫眼四周,随即后退一步,朝身旁老者拱手开口:

“老祖,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他的人,每隔一月都会送来一根石柱,现今,终于集齐了阵法所需。

“好,好!”

老者眼神闪动,伸手轻抚一根石柱,随即缓步行入阵法正中。

然后盘膝跌坐:

“我需要运功七日,才可驱动阵法,这期间不得中断,你看好四周。”

“是。”武三枉面露肃容:

“晚辈就算是身死当场,也绝不会让他人坏了老祖的大计。”

“嗯。”老者缓缓点头:

“外面准备的怎么样了?”

“血煞宗的人早已做好接应,只要我们的阵法启动,外面就能察觉。”武三枉开口:

“届时,他们的人就能进来,让苍羽派、魏朝的人血债血偿。”

“好!”

“好!”

老者闻言,双眼亮起,连连点头之后,闭目开始引动此地阵法。

武三枉面色冷肃,腾空跃上高空,隐去身形在附近为其护法。

时间,缓缓流逝。

某一刻。

阵法内,一丝暗红的血液自老者身上溢出,缓缓渗入阵法之中。

随着血液的增多,渐渐的,一个宛如血网一般的阵法逐步成型。

九根石柱的表面,血丝好似经脉,微微鼓动,并闪烁起灵光。

“嗡……”

巨石轻颤。

一股朦胧清光开始浮现。

秘境外。

某处。

几位道基修士突然睁开双眼,彼此对视,都看出对方眼中的喜色。

“来了!”

“开始了!”

秘境内,老者因为失血过多,已是面颊发白,身躯不时轻颤。

而此时,武三枉已经落了下来,正自一脸担忧的看着老者。

“开!”

“嗡……”

一个细小的漩涡,出现在阵法正中。

秘境外,几位道基修士齐齐发力,经由阵法与秘境内部勾连。

“开!”

一声大喝,漩涡陡然扩张,化作数丈大小。

“你们!”

其中一位道基修士腾身而起,朝着山峦间隐藏的诸多炼气修士大吼:

“入了秘境,无需理会其他,杀!”

“把里面所有苍羽派、魏朝人,尽数杀绝,杀人越多,赏赐越高!”

下一瞬。

一股股浓郁的杀气,自群山之中涌现,好似无尽修罗仰天咆哮。

“杀!”

一道道各色流光,自山峦中冲出,经由阵法接引没入漩涡。

九煞殿!

血煞宗!

还有……

合欢宗弟子!

此地阵法一直持续了半日,才缓缓闭合。

秘境内。

那位提供血脉之力老者,再也坚持不下,身躯摇摇晃晃跌倒在地。

气息,全无。

“老祖!”

武三枉跪地痛哭,双手紧握。

…………

“云涛山坊市?”

李元景背负双手,行于坊市之上,扫眼周遭,面色一片淡然。

他早已入过秘境。

虽然当初的坊市不在这里,但商户、摆设,却是变化不大。

前些年,他借助秘境把修为提升到极限。

两年在外的厮杀,则在识海中那人的指点下,把一身所学融会贯通。

现今。

虽然同门弟子都知晓他修为高深,善于杀伐,却无一人了解他真正的实力。

内门核心弟子?

李元景嘴角微翘。

就算是宗门真传弟子,与他相比,谁胜谁负,怕也是两说。

若是动用身上的秘宝……

真传,也不是杀不得。

“那是什么?”

这时,有人喃喃开口。

李元景侧首看去,双目陡然一缩,心头竟是浮现一股惊恐。

却见远处天际,上百道各色流光洞穿云雾,带着股铺天盖地的杀机猛扑而来。

流光未至,漫天血光已是轰入落下。

“那是……”

“血煞灵光!”

“快逃!”

大吼声中,无数人咆哮四散。

片刻后。

偌大云涛山在血光笼罩下,轰入倒塌,眨眼功夫,就分崩离析。

更不知多少人,身死当场。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