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的乱亲 忘忧草蜜芽188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第五二六章海上遭遇

一节普通车厢,就可以轻易看出辽东的工业技术成果。

考虑到辽东的气候寒冷,也考虑到全旭的隔音降噪的效果,在设计制造的时候,采取了厢体中空的设计,既两层铁皮加入一些填充物。

这些填充物自然不是聚氨酯树脂,而是造价低廉的谷壳和粉碎的麦秸杆,这是古代常用于隔热保温的建筑材料。

或者是从全旭活动板房

好在的空调是自然不用奢望的,只不过通风问题只能依靠车窗和车顶的通风口,随着火车开始越来越快,通过车窗的玻璃,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景色。辽东的玻璃生产技术也成熟了起来。

无色玻璃主要是因为石英砂和石灰石中的杂质,经过全旭提醒提纯之后,可以制造出玻璃,但是大块平整的玻璃,还是缺乏一定的实力,火车车窗上的玻璃,都是两尺长,一尺多宽。

十六节满载车厢,自然是坐无虚席。一等座与二等座最大的区别是就是每排只有两个座位,一排就是四个人,一节车厢九十六个人。

其他与二等座位一样。

至于所谓的贵宾座,应该算是软包车厢。每个包间内可以坐下四个人,也可以睡四个人。反正,全旭的铁路票价是按照等级不同,价格不同。

二等座位每个人五十文,一等座就是一百文,至于贵宾座位,那就是一两银子,而且是每个人。

三娘还是依旧的喜欢舞弄枪,她看着一等座位上满满当当的乘客,好奇的问道:“相公,这一车可以拉多少人?”

“这个?不好说!”

全旭还真没有办法回答,一列车厢内的固定座位只有一百四十四,挤上两三百人也没有问题,全旭在后世春运的时候回家,根本就不用走路,直接被挤上车了。

一个车厢内可以挤多少人,他还真没有算过:“不过,至少也可能拉一两千人!”

“快看,白马!”

铁道旁边的小泥土路上,有一个非常骚包的男子,骑着一匹白马,与火车赛跑,仅仅奔了一刻钟的功夫,骏马已经不见踪影了。

“相公,这个铁路修到哪里,咱们全家军是不是就可以打到哪里?”

“这是当然,现在制约全家军远征最大的问题就是后勤补给!”

全旭淡淡的笑道:“如果是靠近沿海的地区还好说,即使没有码头,也可以用小船转运,哪怕只是百石小船,也可以满足军队的消耗!”

三娘的目光闪烁着:“咱们会不会把铁路修到京城?”

“以后会修的!”

全旭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

靠近全旭专列就是贵宾专列,程敬贤坐在贵宾坐位上,舒服地享受着侍妾送过来的水果。

程敬贤望着窗外,一脸感慨:“现在哪里寒亭驿了吧?”

“寒亭驿刚刚过去,咱们最多还有两刻钟就可以抵达旅顺了!”

“真是快啊!”

程敬贤望着对坐的大管事道:“康伯,吩咐下去,以后咱们程记商号的伙计管事但凡往来金州到旅顺,咱们就坐蒸汽机火车,速度快,方便,关键是这是咱们自己的生意,这个铁路,我可投进了将近五十万两银子!”

那叫康伯的大管事满脸堆笑道:“少爷,这生意做得真值,咱们往中原运粮食,从金州到旅顺这一段路,也要花了不少钱,用这个铁路,据说一趟就可以运两万多石?”

“还不止呢,这铁路会越修越远,咱们以后在沈阳、建州的粮食、亚麻运输就方便了!”

康伯仿佛想到了什么:“少爷,那个铁矿是不是可以动手了?”

“可以动手了,去中原招手,开采出来,那就是钱啊!”

程敬贤有些感慨,这座铁矿是他在刚刚去建州的时候发现的,由于距离太远,周围又没有煤矿,想要开采出来,运输成本太高,所以,他以捡漏的方式,花了不到五万两银子就买下这座铁矿十年的开采权。

原本程敬贤以为这五万两银子会打水漂,没有想到,等铁路出现,开采那里的铁矿就成了可能,现在辽东各家钢厂都接到了钢轨的定单,只要质量可以达标,价格足够低,就有可能获得修建铁路的定单。

在全旭的规划中辽东各州、各县都要通上铁路,那需要耗费的钢铁,简直难以计算,增加产能,扩充产能,何乐而不为呢?

在众商贾非常满意这些试运行,其实几乎九成九的乘客都没有必要去旅顺港口,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体验蒸汽机火车的舒适性。

众人回馈的意见,也是五花八门,有的人嫌弃贵宾座太少,根本就买不上,也有人提意,增加一等座位的列车。

就在全旭享受着蒸汽机火车带来的成就时,位于金州城蒸汽机项目的大院内,一台两米多高的小型蒸汽机开始了试验。

孙元化带着数十名技师,以及上百名学徒,七手八脚从一辆重型载重马车上卸下来一台机床,将这台机床与蒸汽机的传动系统,与机床的传动系统对接,再三检查,确定无误之后,打开了机括。

机括就像汽车的变速箱一样的装置,因为机床不像火车一样永远运转,该停的时候就需要停,该转几圈,多一圈都不能多。

在经过调试以后,蒸汽机开始加压,开始运输,等蒸汽压力输出稳定以后,随着机括把机床的转动齿轮接在一起,毫无预兆的,机床的刀头飞速运转起来。

“成功了!”

大家再次瞪大眼睛:“这样的转速,是任何水流都达不到的!”

“这样还不是很快,我们可以经过齿轮组进行加速!”

孙元化兴奋的道:“钢是我们能想到的最为坚硬的东西,为了在钢铁上面打个孔或者刻几圈螺纹,不知道要费多大的力气!但是现在这一次即将成为过去!”

一名五金厂的大师傅,亲自拿起一根茶杯粗、一肘长的钢棒固定在机床上,然后推动钻头对准它钻了下去。

随着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彻全场,像是有一个师的人正在狂刮锅底,机床上火星四溅,钢屑乱飞,那根又粗又长的钢棒被一点点的钻穿,钻透,从钢棒变成了钢管!

等将它钻穿之后,又人有关了机器,换上镗刀,然后又是一阵堪比一个师人狂刮锅底的金属摩擦声,钢管内部飞出大团钢屑,内膛被粗暴地扩大,变成了一根管壁不过一厘米的钢管!

然后再换上丝刀,这次动静小了一点,一团团细如发丝的金属被挖出来,钢管变成了螺杆……

大概是觉得这样还不够直观,在孙元化的指挥下,大家给机床换上了最锋利的刀头,然后将速度开到最大,然后将一块上百斤重的钢锭放上去。

在令人牙酸的切割声中,那块以前不知道要费多少力气才能切开来的钢锭被对半切开了!

全旭知道这个蒸汽机传动装置出现以后,蒸汽机的运用就广泛了,不仅仅可以带动机床,进行加工各种金属,还能带动纺织机、磨盘、水泵等等一切需要动力的机器!

即使是蒸汽机轮船,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随着蒸汽机的成熟运用,全旭在辽东造船厂的海鲨三型既一万两千料大船修建完毕,海鲨四型完成之后,这种木质帆船就需要停止建造。

蒸汽机成了辽东最抢手的货物,采煤工厂需要,钢厂需要,水泥厂需要,造船厂同样需要,用蒸汽机带动的机械剧,那可绝对省时省力。

也幸亏辽东的人力缺口依旧迫切,要不然,仅仅蒸汽机的出现就会多出几十万下岗工人。

解放出来的工人,可以参加基础建设,也可以继续从事铁路建设,等等,反正他们是不会失业的。

就在全旭以及全家军享受着蒸汽机带来的喜悦和便利时,三艘庞大的盖伦船出现在日本海海域的东北方向。

这是一小两大,三艘盖伦船,最大的盖伦船排水量高达两千吨,前面的两艘小型盖伦船也有一千五六百吨的样子。

这支船队是由西班牙马德里爵士,海军少校富恩特率领,他们目的就是为了探险澳大利亚,这次的探险,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现在他的船上装满了各种矿石、作物种子、植物标本,这些东西都是他千辛万苦在澳洲大陆和各个海岛搜集到的,它们将成为有力的证据,向所有人证明这块处女地的丰饶。

他甚至还带了几只袋鼠,两头袋狼,两头袋狸,两只鸭嘴兽,一头海豹。

可惜那头海豹实在是好伺候,还没进入班达海便死掉了,不过袋鼠、袋狸、鸭嘴兽、企鹅在几名澳洲土著的照料下倒是活得挺滋润,相信它们一定能够活着回到西班牙的。

只是非常可惜,当他率领这支疲惫的探险队抵达苏门达腊的时候,富恩特爵士接到了克拉尔特总督的请求。

经过克拉尔特的耐心劝说,为了国王陛下,他决定支持克拉尔特总督的决定,在苏门达腊卸下他的战利品,带着五千只火铳,六十四门火炮,以及一百四十三名陆军士兵,在向导鲍敬的引领下,前往远东。

“该死的王国利益,我可怜的休假!”

就在富恩特浮想联翩的时候,望哨传来消息:“有一艘大明船!”

喜欢我在明末有套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