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社交温度肉车r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别什么东西都稀奇,你以前在江右没见过吗?”

“还真没有,我只有小时候在江右待过,再说,二叔家早就不种地了,我哪里见过这东西。”

张鹿一边说着,一边举着连盖,试着想要悠几下,可差点打到自己。

吓得她赶忙丢掉,至于婉婉和萱萱,早就跑得老远,生怕被打了屁屁。

这玩意这么大,还不把屁屁打成两半啊。

不对,屁屁本来就两半……

何四海没管她们嬉闹,把车上有的东西给拿下来。

回来不是只待一天,自然不能什么都不带。

不但有换洗的衣服,还有一些菜,当然都是鱼肉之类,农村不缺蔬菜。

实际上这次婉婉跟一起了,这些就显得有点多余,有她在,白天回来,晚上回去,根本就不是事。

不过何四海想想还是算了,既然回来,就好好在家呆着,两头来回跑,感觉失去了回家的意义。

看着何四海收拾东西,刘晚照过来帮忙。

随张鹿带着三个小家伙疯。

她们从前院跑到后院,看了桃树。

又从后院跑到前院,看了柳树。

再从东厢房跑到西厢房,甚至还跑到坡下别人家的田地望一望。

总之没个闲时,活力满满。

难怪三个小家伙都喜欢小鹿姐姐,简直就是个孩子王。

四爷爷帮忙把家里收拾得已经很干净了,倒是省了何四海不少时间。

甚至柜子的棉被,都帮他拿出来晒了,只要拿出来铺上就行。

“也亏得四爷爷和四奶奶,要不然今晚还真的是麻烦。”何四海一边铺着床,一边对旁边帮忙的刘晚照道。

“实在不行,晚上我们就进凤凰集休息,反正里面东西也齐全。”刘晚照道。

“那不一样的。”何四海道。

刘晚照闻言露出一个笑容,她理解何四海的想法。

家也许不是最好的,但绝对是最特殊的,家就是家,不是其他可以代替的。

她就是喜欢何四海这种细腻而又恋家的性格。

顾家的男人坏不了。

“四海,四海,你折腾好了没有啊,你四奶奶午饭都做好了,就等你们了。”就在这时,屋外传来又传来四爷爷的声音。

“好了,四爷爷,实在太麻烦你们了,我们自己在家弄吃算了,我带来菜回来。”

何四海指了指桌上的一大堆东西。

“都啥时候,烧什么烧啊,晚上再说吧。”四爷爷道。

然后拉着何四海的手就往外拽,何四海不敢太用力,怕伤到他,只能被他拖拽到门口。

“四爷爷,你别拽了,我去还不行吗?”何四海无奈地道。

刘晚照在旁边有点好笑,但还是开口帮腔地道:“四爷爷,我们去吃饭,我特别喜欢吃四奶奶烧的饭菜,四奶奶烧得很好吃。”

四爷爷闻言,咧嘴乐了起来。

“你四奶奶听了这话一定很高兴。”四爷爷说。

然后大着嗓门,在门口喊道:“桃子,桃子,回家吃饭喽。”

“来咯,来咯……”

远远地就听见桃子的声音,然后就见她从田埂上飞奔过来。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社交温度肉车r

短腿跑得飞快,狭窄的田埂一点也不影响她的速度。

婉婉和萱萱也跟着后面跑。

可是她们没桃子的技术,萱萱一不小心,一脚踩空,滚在了田里,被后来的张鹿给拽了上来。

婉婉跑不过,但是她有挂啊,小手一挥,就出现在桃子屁股后,永远不会被落下。

好在四爷爷眼神不太好,要不然有可能把他给吓着。

“四爷爷……”桃子从山坡下飞奔上来。

“走,去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社交温度肉车r

我们家吃饭。”四爷爷伸手拉住气喘吁吁的桃子。

“hiahiahia……”婉婉跟在后面一脸轻松。

“你也来吃饭,四奶奶给你们做了好吃的。”四爷爷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这小姑娘真喜庆。”四爷爷说道。

“喜庆啥啊。”何四海伸手在她小脑袋上轻敲了一下,瞪了她一眼。

“hiahiahia……”

婉婉知道原因,伸手捂着自己眼睛不看何四海,发出傻乎乎的笑声。

“小孩子,不能打头,会打傻了的。”四爷爷伸手在何四海胳膊上轻拍了一巴掌。

“已经够傻了。”何四海伸手拉着婉婉的小手道。

“hiahiahia……”

小家伙傻乎乎地乐着,也不反驳。

小手在何四海的掌心里,动了几下,抓得更紧了。

这个时候,张鹿和萱萱才手拉着手,气喘吁吁地从坡下上来。

“走,去我家吃饭。”见人都齐了,四爷爷一挥手,拉着桃子,带头向坡下走去。

张鹿和萱萱:……

她们好不容易爬上来了呀。

看萱萱半个身子沾满枯草,头发凌乱,气喘吁吁的模样,何四海伸手把她抱了起来,婉婉正好站在旁边,于是也把她给抱起。

“你看着我干嘛?难道还想我抱你不成?”

何四海瞪了张鹿一眼,抱着两个小家伙向前面四爷爷追了上去。

“切~”张鹿不屑一声。

然后冲着何四海的背影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

刘晚照在后面,细心地把门给关上,这才挽住张鹿的胳膊向坡下而去。

“蔡奶奶好。”

“何三叔好。”

“何二伯伯好。”

……

桃子在前面看到人,很有礼貌地一一喊叫。

“哎吆,桃子回来了,四海也回来了……”

村里熟识的人,看到桃子跟他们打招呼,都表现出一副欣喜的模样。

有的虚情假意,何四海也就随便客气两句,有的真心实意,何四海会驻足跟他们聊几句,并且表示下午会上门拜访。

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终于来到了四爷爷家。

“胡萝卜、白萝卜,我回来喽。”桃子到了四爷爷家门口,就挣脱四爷爷的手,开始大声嚷嚷起来。

胡萝卜和白萝卜是桃子以前养的两只老母鸡,何四海带桃子去了合州以后,就送给了四爷爷家,这是两只下蛋的老母鸡。

不过胡萝卜和白萝卜没喊出来,倒是喊出来一个小男孩。

大概十来岁的样子,他好奇地看着桃子和她身后的几个人。

小男孩桃子和何四海都认识,但不太熟,他是四爷爷的二儿子何家栋的儿子何有才。

之所以不太熟,那是因为他被父母带在身边,在外面上学,每年也就过年的时候,才能见到他。

所以何四海跟桃子和他不算太熟。

“桃子。”何有才笑着向桃子招呼一声。

然后又向何四海道:“四海哥。”

“贝贝回来了?放假了吗?”

贝贝是何有才的小名。

“放假了,他爸妈就先把他给送回来了。”四爷爷说道。

“去告诉你奶奶,说四海他们来了。”四爷爷说着,又对何有才道。

何有才闻言,转身向厨房跑去。

桃子想了想,跟在他身后跑了过去。

萱萱和婉婉自然也跟着去了。

喜欢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