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剧男主每集都在做的电视剧 good电影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赵平安道:“这样一只鸡腿,在这要卖多少钱?”

西门青道:“基本没有单独卖鸡腿的,不过依照重量和部位综合考虑,差不多价值一百多文的样子,约莫相当于一斤你我喝的这种桂花酿。”

赵平安道:“那么一只五斤的鸡,这里作价五六百文的样子?”

西门青点头道:“差不多,还只是母鸡的价,公鸡会更贵。”

那小娘子愕然道:“该是母鸡更贵才对?”

西门青道:“是母鸡贵,但你能吃到的母鸡,多半是意外死亡的蛋母鸡,所以便宜。公鸡的鸡苗几乎免费,但因长的慢,又不下蛋,要到达堪比这只鸡腿那么大的程度,需要最少两年。”

“而两年的周期太长,期间经历的风险太多,所以基本上不可能有人集中规模养殖公鸡,只是有的人家会闲养一只打鸣或看家,让它自己找虫子吃,也就相当于不投入成本。”

“公鸡鸡苗免费?”那小娘子对此很惊讶。

赵平安笑而不语。

西门青有些无奈的道:“好吧自从有了赵先生,也就不存在秘密了。是的公鸡的小鸡毛几乎免费。譬如我家以往规模养殖,一百只小鸡孵化出来,差不多有五十的公鸡,明白了吗?”

那小娘子想了想摇头:“不明白。”

赵平安代为解释:“西门不是说了吗,除非是农户家里养一只看家,可以不投入成本。但如果群养,不可能让公鸡自己吃虫子,它们只会去把母鸡的食物抢夺,还不下蛋。于是每一批小鸡孵化出来,西门家只少量卖几只,其余的公鸡苗没猜错的话,要不放到野外自生自灭,或者出壳就批量坑杀。”

“坑杀?那多可惜,还不如送人。”

小娘子真的十分惊奇。

西门青摇手道:“送人是不可能送人的,只能坑杀,或者假设我有座山的话,放入山里自生自灭,若有猎户什么的去我家山里抓到了所谓的‘野鸡’,不好意思,把腿打折再扭送县衙,还问他家赔偿鸡,就这回事。但我自己不会去自家山里抓鸡,因为难度和工钱成本折算下来,意义不太大。”

小娘子想了许久,喃喃自语:“真可惜。”

西门青叹道:“可惜也没办法,但凡有一丝一毫养大的价值,说的我会和钱过不去,不想去饲养似的。”

“万一真有呢?”

赵平安微笑道:“我真有办法,半年可以把这些本该淘汰的公鸡养到十斤左右。”

“什么!”

日剧男主每集都在做的电视剧 good电影

西门青刚进嘴的一口菜肴喷了出来。

想了很久还是不敢信。若真这样,那就真的赚大了,相当于把珍贵鸡苗中的一半废物利用起来了。

西门青脸色数遍后,抬起酒一口闷了,“先生需要在下做什么,但有吩咐,无敢不从。”

“我提及的这事,肯定是一项关乎民生的大生意,一个大产业。当然了,一时半会做不成。”

“初步设想是术有专攻,就像有的马适合慢走托车,有的适合冲刺作战那样。我打算从种群的源头,细分出专门的肉鸡来。”

“这就需要你去帮我寻找那种下蛋很少,长肉却快的鸡?”

这些就是赵平安的要求。

“这……”

西门青暂时却没有回应。

赵平安微笑道:“难就对了,这就是你的价值所在,否则我还找你合作?”

又道:“我懂的,但凡有我说的这种鸡,在这个时代只有一个结果:杀了吃了。但事物总有例外,譬如有的小户,养的数量少,对成本不敏感。不算贫困的情况下,即使偶尔遇到不爱下蛋的鸡,但因有一定感情,也懒得去管。比方说即使抠门如吕世杰,不也在县衙养了几个只拿钱不干活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还真是。

西门青得承认这书生说了句大真话。

说起这事,不外乎是利用“物竞天择”这一过程。

自然界很神奇,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事物变迁,动植物变异。

只是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现象会被忽略,但凡发现了又去钻研的,智商又够的,基本都成了大器,成为后世教科书上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大佬。

比如说牧羊人养了一群羊,草原上来了风暴,羊群受惊,纷纷从羊圈里跳出来跑散了。

第二天牧羊人发现却还留有几只腿很短的羊,没能跳出羊圈。

他便接着养那几只羊,就此衍生出性子平和又好养的“短脚羊”种群。

不是那场风暴的话,甚至不会发现这问题,那么温顺的少数派短脚羊只会被暴躁的大环境同化

日剧男主每集都在做的电视剧 good电影

掉。

植物也差不多。

后世的老妈喜欢在阳台花盆里种一两颗所谓的有机菜,只图好玩。

有次出远门很久才回来,照常理那些有机菜早该旱死。

也基本都旱死了,但其中一颗,是经由自然界意外授粉的变种,没旱死。当时还喊赵平安去看。

所谓物竞天择,那颗菜就是物竞天择的产物,就此可以培育出耐旱、耗水少的菜品,用于在缺水地区种植。

只不过后世物资过剩,类似现象根本值不得去关注,所以当晚就被赵平安把那颗“神菜”吃了,味道比较一般。

吃完后才告诉老妈“对了,那颗菜其实可以让你在朋友圈炫,如果在菜紧张的年代,你还有机会成为十分之一个袁隆平”。

结果被她追着打!

类似的现象当然不止在赵平安家发生,整个自然界到处都在发生着,只是说不会被发现。

譬如一大片菜地,若非极端情况下谁也不会让它缺水,到时候就全部一起收割了,谁还管其中哪颗骨骼清奇?

这种现象在后世都很难发现,不过有心要找的话,善用搜索引擎和各种视频与直播,或许能找到些端倪。

但在古代,即使是北宋,与外地的交流,与圈子外的交流,也是相当相当难的。

世界之大,各地环境和特点赵平安不懂,根本不知道哪里的鸡是什么特性,好的种群在哪里找更是两眼抹黑?

而西门家知道这圈子里的太多门道,在圈子里有话语权和资源。他们去找种鸡就会容易太多。

培育种群不外乎从各地甚至州外,去发现那些最好的种,分开进行血统提纯,祖代的培养。

譬如发现什么地方的鸡整天不下蛋,吃了只长胖,那说明肉鸡的基因成分多。收集来让它在窝里不停的“近亲结婚”,进行优劣放大提纯,最终可以把它这一系的特点放大强化。

举一反三,专业蛋鸡也可以用差不多的方式弄出来,这就是科学的魅力。

现在常州的鸡根本不是蛋鸡,介乎于半野鸡间。

特点是野性重,好动,好斗,牙尖嘴利,不想下蛋就不下,看不顺眼同伴就是啄木鸟似的斗殴,譬如小姨妈的鸡,基本有一半的羽毛都在打架时当做盔甲损耗了。

羽毛几乎是全蛋白合成,要把各自的“盔甲”修复,就要耗费非常多的营养,而营养直接就是钱。

这其实也是能量守恒的一种解读,关键看那只鸡把吃下去的营养用于干什么?用于“军费”去内卷斗殴?还是用于“发展”下蛋或长肉?

而这些“劣根性”,则可以依靠血统杂交解决。这也是科学的魅力。

“原则上这事就交给你。不局限于长肉快的鸡,但凡不常见,特殊的,都可以收走。书生我要在晋陵县建个大型种群库。暂时利益不大,需要持续投入。不过五至十年后,我保证宋军可以带着鸡脯肉制作的高蛋白压缩干粮,进行远征作战。”

赵平安最后总结道。

西门青和唱曲小娘子蛮困惑的样子。

赵平安尴尬的道:“好吧,我知道这只有我感兴趣,和你们没关系。尤其西门大官人乃奸诈卑鄙缺德之人,他听到短期没利益,没扭头走掉已经是给我面子了。事实上类似的建议我一提,吕世杰真的扭头就走了,弄的从来也不认识我似的。”

“……”

西门青不知道怎么回应这书生。

关键如果短期利益不大的话,让人怎么配合?派圈子内的心腹去远方,甚至全国各地走访收购,成本费用可真不低。

“别磨叽,两个学位。”赵平安开价:“以半年为期限,你帮我做成这事。我为你西门家后生提供两个‘借读生’名额,一般人我是真不给面子的。”

“成交!赵先生果真爽快。”

西门青顿时哈哈大笑……

喜欢宰执北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