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先生的心头宝+po 齐天大性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舍利!”

佛门天人大能在临终圆寂之前,以残存的元神之力以佛门秘术在体内凝聚的最后一个手段。

舍利非常难得,并不是说天人便能一定可以凝聚。

失败率非常之高。

而觉远手上的那颗舍利便是曾经一位看中他的灵山大能所留给他的。

可以时常参悟舍利之中所蕴含的佛法。

他能有今天的修为境界,少不了佛骨舍利对他的帮助。

整个灵山之中,也没有几人能有他这样的待遇。

之所以会这样,还是因为灵山的大能的看重。

不然,舍利这等灵山至宝是不会在他手中的。

在灵山诸位大能眼中,觉远便是灵山下一个天人。

舍利之中蕴含着一位佛门天人大能感悟以及修为。

再加上觉远的九转金丹,他可以发出天人一击。

这,便是他的最后底牌。

同时也是他有信心能够镇压章镜的底气所在。

面前的这个鬼面男子实力再强,终究也只是金丹境界罢了。

在天人一击之下,不可能活下来。

右手金丹,左手舍利,觉远不顾丹田处流淌的鲜血。

瞬间再次燃烧了最后一点生命。

金丹与舍利忽然飘动了起来,开始互相围绕着旋转在觉远的头顶之处。

觉远双手合十,正襟道:“今日以觉远毕生之力,为阁下打开地狱之门!”

章镜强撑着一刀斩出,在觉远一手插向自己丹田的时候,章镜便感觉有些不对劲。

瞬间反应了过来,然后就是一刀斩在那颗金丹之上。

但可惜,金丹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依旧是在觉远的头顶之处盘旋。

一刀斩出之后,章镜身形瞬间爆退数百米之远。

感受着觉远周身那股磅礴的气势,章镜面色十分的凝重。

没想到觉远这老和尚浓眉大眼的,底牌居然也这么多。

觉远话音落下,只听得“嘭”的一声。

头顶处的舍利瞬间破碎,化作一股灵韵融入了悬浮在空中的那颗金丹之上。

随后,虚空之中的那颗金丹在章镜眼中竟是缓缓虚浮起来。

一个神似觉远的小人盘坐在金丹之中。

借舍利一窥元神。

觉远竟然另辟蹊径的用自身身死为代价,强行破丹凝神。

盘膝坐在地上的觉远面含微笑,身上肌肉血气瞬间枯萎,不过是眨眼功夫,便只剩下了一副皮包骨头。

眼眶深陷,脸上似树皮一般干枯,原本锃亮的头顶,也暗淡了下去。

朝闻道夕死可矣!

感受着虚空之中那道以极快速度蓄势的元神身上所爆发的恐怖威势。

章镜当即快速的盘膝坐下。

觉远元神的气机牢牢锁定在章镜身上,他不能跑,也跑不了。

天人大能瞬息之间便能跨越数十里之远。

就算是章镜燃烧了金丹,也抵不了几瞬的时间。

章镜现在的状态其实很差,经过天魔法身的那全力一击,章镜体内的金丹早已经萎靡。

即便是有大胃不断炼化灵丹来补充,也不是瞬间就能恢复的。

这个时候要是燃烧金丹,那完全就是将自己的道途生生的毁掉。

所以,章镜毫不迟疑的直接盘膝坐了下来。

因为,他还有反制的手段。

底牌,不止觉远那老和尚有,他同样有。

“惊神刺!”

便是章镜敢于直面应对觉远元神的底气。

这门无上天魔心经之中所附带的一门秘术,原本是只有天人大能才会去修习。

因为天人之下很难练成。

不过,章大人毕竟是章大人,通过炼化了那枚黑黝黝的果实以及从弘农杨氏得到的蓝银花。

章镜之前便已经成功的修成了“惊神刺。”

只不过,当时是只搭了一个架子,并没有什么实战的实力。

但伴随着章镜不断的修行,灵台之中的那枚惊神刺已经逐步的凝实了。

虽然不知道实力究竟如何,但章镜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不然,就只能束手就擒的等死了。

………………

灵山,

悔过峰峰顶。

一个唇红齿白闭目念经的年轻和尚突然缓缓睁开双目。

两道摄人的金光,直冲云霄。

随后,金光缓缓消散,年轻和尚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

将目光转向了一个方向,那里,正是觉远圆寂的方向。

“阿弥陀佛!”

年轻和尚双手合十,口诵了一声佛号。

随后,嘴唇微动,轻声道:

“玄明……”

话音刚落,一道金色流光从灵山某处飞出,缓缓落在了年轻和尚的身前。

那是一个老和尚,两条眉毛极长,已经耷拉到了脸颊两侧。

“尊者。”老和尚双手合十,十分恭敬的行了个佛礼。

“觉远圆寂了,”被称作尊者的年轻和尚轻声道。

玄明目光深缩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不可置信。

“这……尊者如何得知?”

“玄慈留给觉远的舍利已经碎了,舍利曾在我手中保管过一些时日,方才舍利碎裂之时,我已经感应到了。”尊者道。

玄明皱起了眉头,觉远可是他十分看重的弟子。

很有希望能够突破天人境界,没想到此刻竟然……

“可惜了,”尊者轻轻叹息了一声。

“敢请尊者告知,觉远陨落在何方?”玄明微微颔首道。

年轻和尚点了点头,随后指向了一个方向。

……………………

在章镜盘膝坐下的那一刻,觉远头顶之处的元神,也已经成功的挣脱了金丹的束缚。

回头看了一眼地上面含微笑圆寂的肉身。

觉远元神的脸上同样戴着微笑,临死之前能体会一把天人大能的境界,值了。

那道虚幻的元神将目光转向不远处盘膝闭目的章镜。

“魔头,今日将你镇压!”觉远心中暗道。

随后,其不过三寸大小的元神直接冲向了章镜。

天地间原本平静下来的天地元气再次暴动。

全部都汇聚到了觉远的身上。

元神的速度极快,再挣脱了肉身的束缚之后,眨眼之间便能行进很远的距离。

天地间就像是定格了似的,从元神爆发,到章镜的身前,连瞬息时间都没有。

而此刻,章镜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在觉远元神猛然冲过来的那一瞬间,章镜灵台之处一根通体泛着青光的三棱尖刺也已经被章镜控制着飞出了灵台。

觉远原本胜券在握的眼神在章镜灵台飞出一根三棱尖刺之后,瞬间消失不见。

他感到了莫大的危机,这是死一般的气息。

那枚尖刺在章镜的控制之下,直接锁定了他的元神。

但很可惜,他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只能一无往前。

借助舍利留下的灵韵,他短暂的见识到了金丹之上的风景。

但借毕竟不是自己的,他也只有这么一击之力。

一击过后,不论胜负,元神泯灭。

“轰……”

觉远的元神与惊神刺碰撞在了一起。

没有多么巨大的声响传出,有的仅仅只是一声厚重的闷响。

觉远的元神当即泯灭在了虚空之中,

一道道金色涟漪散发光芒。

就像是璀璨而短暂的烟花一般。

章镜在碰撞的一瞬间,只感觉眼前一黑,好似闯入到了虚无世界似的。

觉远的元神在惊神刺之下泯灭,但章镜

沈先生的心头宝+po 齐天大性

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肉身之上虽然什么伤势都没有,但心神却遭到了重创。

要不是章镜炼化了那枚黑黝黝的果实以及蓝银花增强了“神。”

恐怕,仅仅是碰撞之下,他便会直接身死道消。

远方有人窃窃私语道:“那两个人似乎同归于尽了。”

“是啊,是啊。”

“我们的机缘到了,要是能得到那两个人的传承,我们岂不是……”

“你不要命了?那样的恐怖存在,谁知道是不是在闭目养神,你要是过去,说不准就会被人家一指头摁死。”

有人跃跃欲试,有人迟疑不定,有人嘴上劝诫,但眼睛却是

沈先生的心头宝+po 齐天大性

死死的盯着章镜与觉远的肉身。

“帮主,咱们要不要过去?”一人眼中闪烁着贪婪。

“去找死吗?”那位帮主冷哼了一声。

那样恐怖的存在,就算是濒死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先等等看,让那些家伙去试探试探。”帮主轻声道。

他也想要得到传承,但现在却必须要压制自己的贪婪。

因为代价太大了。

“帮主英明!”

“帮主英明!”

“呼……”

章镜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缓缓睁开了双眼。

方才不知过去了多久,可能是一刻钟,可能是一瞬间。

总之,章镜强撑着清醒了过来。

在章镜睁开双眼的时候,远方那些跃跃欲试并且付诸了一些行动的家伙,瞬间定在了原地。

“滚,”章镜口中轻轻吐出了一个字。

声音中气十足,这自然是装出来的。

实际上他现在的状态非常差,心神重创,金丹萎靡,根本没有了多少实力。

恐怕就算是来七八个先天境界的宗师高手都能堆死他。

但,面前可没有这么多先天宗师。

都只是一群下三流的普通武者罢了。

章镜随手便能屠杀一大片。

章镜一声断喝,瞬间吓得那些人四散奔逃。

生怕落后了旁人,被那个恐怖的强者随手杀死。

“还好没去,”远处观望的那个帮主,松了一口气。

喜欢从山匪开始的武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