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萧初然最新更新 斗罗大陆之涅荡的朱竹清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吴玠傻傻看着赵桓,实封塞外之地,与国同休,这个承诺太大了,这张饼也画得太诱人了。甚至让吴玠怀疑,这是赵桓能开出的条件吗?

赵官家不是那种贪得无厌,恨不得把什么都揽入怀里的人吗?

他真的愿意这么干?

不会是试探吧?

吴玠痴痴发呆,完全猜测不到赵桓的心思。

“晋卿,说到底,你还是没把朕当成朋友。”赵桓伸手,拉着吴玠,就地坐在了一级台阶上面。

“晋卿,你说朕是什么人?”

“官家自然是雄才大略,盖世无双……”

赵桓瞪眼,怒冲冲道:“朕想听好话,用得着问你吗?”

吴玠一怔,呆呆相对。

赵桓轻叹,“其实朕就是个普通人,做不到铁腕无情,其实朕也知道,军中权臣,执掌大权,终究是国家的威胁。可,可朕能怎么办?诛杀功臣吗?朕下得去手吗?就拿你吴晋卿来说,盘肠死战,把命都给朕了,朕只能给你个王爵……按理说,该让你荣华富贵,封妻荫子,子子孙孙,享受无边富贵……奈何朕又不能那么干。朕到底还是大宋的官家,是这么多人的天子。朕只能办武学,改革军制,推行变法,把国家的根基打好。朕还不自量力,打算治理好黄河,毕竟国家安稳了,想乱也乱不了!”

吴玠听到这里,已经是脸色骤变,冷汗琳琳。

“官家,臣,臣绝无不臣之心,若是官家担心,臣这就将人头砍下,奉给官家!”

“你没听懂。”赵桓打断了吴玠,“朕既然把这些事情挑明了,就是说朕想出了办法,想出了我们君臣长久和睦的法子。朕给你们实封,给你们一块随便折腾的土地……就像朕对待康王那样,”

赵桓笑容可掬,“晋卿,任何国家的疆域都是有限的,不可能无限度扩张下去……朕能管的事情就那么多,政事堂能处理的政务也是有限的。国家越大,就只会越迟钝。或许一处叛乱,等消息送到了京城,已经是一年半载了。等再派出兵马,还要更久……一旦国力衰败,就无以为继了,安史之乱以后,痛失西域,便是这个道理。”

“与其力有未逮,让蛮夷抢走,不如大方一些,给自己的亲信将领,让大家伙跟朕同享富贵,岂不是两全其美?”

吴玠由于性格内敛,他不像韩世忠的豪气,也不像曲端的外向,更没有岳飞的精忠无私……他这个人,就仿佛被一层层的网裹起来一样,能算计,会隐藏,看不出他的真心实意。

不过到了今天,此时此刻,吴玠破防了,他忍不住自嘲道:“官家高看臣了,臣治国,只是任人唯亲,肆意胡来,到时候国内大乱,肯定没法收拾。”

赵桓也笑了,“那样也不用怕,至少还有朕在,来求援就是……还有,你也可以雇佣咱大宋的文臣,替你治国。反正办法肯定比困难多。”

赵桓笑容从容,很显然他已经想好了。

或者说从封了赵构之后,他就有了成熟的思路。

只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

实际上就算没有这一次的事情,在一两年之后,赵桓也会往外面用兵,打下海外之地,安顿诸王。

奈何韩世忠突然请战,弄得赵桓有点措手不及。

更让这位官家有点恼怒……你们就那么没信心,等一等不行吗?非要用这种类似逼宫的手段,狂打人情牌,讲什么年纪大了,最后一战……你们的小心思,朕还能不知道?

不就是瞧着改革军制不舒服吗?

生怕失去了兵权,成了摆设!

幸好赵桓知道这几个人是什么德行,不然肯定会猜忌他们,觉得这几个东西想要养寇自重呢?

话说到了这里,叫来吴玠的用意也就呼之欲出了。

韩世忠,曲端,岳飞,这三人赵桓绝对信任,韩世忠是没胆子,曲端是没有人缘,至于岳飞……怀疑自己,也不能怀疑岳飞啊!

唯独吴玠,这货的心思太过深沉,万一他动点手脚,让这一次打败了,好凸显武人重要,阻止赵桓的改革,也未必不可能。

毕竟作为西军出来的老人,队友有难,不动如山的操作,不要太熟练!

多路出兵的核心,在于上下一心,八方一体。

做不到这一点,只会让人家拿出杀手锏,不管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就给破了。

所以说赵桓当了十多年天子,早就炼出了火眼金睛,能够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当中,找到最关键的那一个。

解决了主要矛盾,大战自然无往不利!

这里面的智慧,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学会的。

吴玠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赵桓的意思,也很清楚,这是官家的恩典,也是官家的厚道……

“请官家放心,臣务必竭尽全力,至于实封疆土,臣也愿意带头响应。”

赵桓笑了,“好,这就好!晋卿你最沉稳,这事情朕就只和你讲了,剩下的事情,等战后再说。”

吴玠连忙点头,又说了几句话之后,吴玠这才告退。

从皇宫出来,吴玠就脸色苍白,心惊肉跳。

甚至两腿颤抖,瘫在椅子上,一直到了后半夜,愣是没起来。

能把一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大将,吓成这样,赵桓的威力可想而知。

吴玠回想起来,越发觉得不寒而栗。

伴随着军制改革,在宋军当中,已经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反对势力。武人串联,其实和文官也没什么区别。

就比如为了反对迁居大户,文人把李纲推了出来。

而武将为了反对改革,多半会从诸王当中找代理人?

这几位大王谁合适?

曲端人缘差,岳飞性子轴,韩世忠又是个外强中干,没多少胆子的……到时候他们多半会找我吧!

那我又会干出什么事情?

吴玠稍微想想,脖子后面就冒凉气,这么下去,或许早晚会一刀落下,砍了自己的脑袋!

想通之后,吴玠也真的开始敬佩赵官家了。

这种圣君权臣的戏码,几乎是无解之局,往往发展到最后,必须死一个才能结束……偏偏在赵桓这里,愣是憋出了第三条路,居然用出了实封这一招。

如此一来,就不是替官家打江山,而是替自己争取地盘了。

果然是好手段啊!

一个死局,居然成了共赢的局面……官家啊官家,俺吴阶算是五体投地了。

最后一点隐患也解决掉了,或者说赵官家成功防患于未然。

向塞外用兵,再也没有疑虑。

整个大宋,都在积极备战。

曲端已经统御兵马,向高丽进发。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具体什么情况,还要看朝廷的情况。”

赵谌匹马到了临潢府,直接见了耶律大石和萧塔不烟,面对岳父岳母,他说了这么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

这两口子互相看了看,愣了好半天,大石脑筋更快,他突然切齿道:“好啊,难不成是你爹又打算背信弃义,图谋临潢不成?”

赵谌眨巴了一下眼睛,到底是没说什么。

唰!

耶律大石抽出弯刀,直指赵谌,他的胡须都颤抖了。

“宋辽结盟,一起对付金人。当初你爹抢走了燕云,就说过那是你们大宋的故地。现在莫非说辽东

叶辰萧初然最新更新 斗罗大陆之涅荡的朱竹清

之地,也是你们的故地吗?”

“那个……要是从汉朝的时候算,还真是我们的!”

“呸!”

耶律大石狠狠啐了赵谌一口,“我既然是大辽之主,辽东之地,就是我的。现在你们背信弃义,兴兵攻取,还打算害我。别以为耶律大石就是好欺负的,我现在就砍了你的狗头,回头跟你爹大战一场。他要是仗着国力强盛,就敢小瞧我,那他可想错了,以少胜多的战斗多了,我耶律大石不怕他!”

这位杀气腾腾,手里的弯刀不停在赵谌的脖子上晃荡,竟然真的有砍下来的意思。

赵谌后背冷汗直冒,湿透衬衣……他是冒险前来的,不光背着朝廷,就连虞允文都不知道。

到了临潢,大石果然翻脸,自己命悬一线。

或许下一秒,他就会死吧!

“赵谌,谁给你的胆子,你怎么敢来?”萧塔不烟突然开口了。

赵谌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岳母。

无奈长叹,“我这个位置上,还能这么办?说到底,你们是我的岳父岳母,我也是当爹的人,家国天下固然大,可再大也不能忘了家人!”

萧塔不烟深深吸口气,不无吃惊道:“你不怕死?”

“怕,怕得要死!”赵谌苦兮兮道:“我现在都后悔来了。”

耶律大石怒目圆睁,举刀要杀。

萧塔不烟却是伸手,拦住了丈夫,感叹道:“怎么,你还真的打算让女儿守寡啊?”

耶律大石冷哼道:“别说守寡,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什么!他赵桓欺人太甚,我跟他势不两立!”

萧塔不烟呵呵一笑,“别吵吵嚷嚷了,让孩子看着笑话……这段时间你在干什么,我心里还不清楚?东边咱们争不过,就去西边!去西域,那有那么

叶辰萧初然最新更新 斗罗大陆之涅荡的朱竹清

多的疆土等着咱们。”萧塔不烟看了看赵谌,笑道:“你也别怕了,到底比令尊有良心,临潢府就算是嫁妆,送给你了!”

喜欢宋成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