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水儿霍泽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 公交车诗晴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李云飞耐着性子跟女孩们合影,给她们签名,全程保持着和煦的微笑。

红红百无聊奈的站在一旁,也不理会那些不远处偷偷瞄她,一边干活一边小声议论的男人们。

随着李云飞在紫霄名声大噪,跟他形影不离的红红自然也为众人所知。

身为辰龙长老的宠物,虽然她长得艳绝天下,却也没有谁敢轻易招惹。

王志武跟西南战斗团团长去处理善后事宜了,学员们已经撤下山,前往巴陵分部。

来这里修行的可不止是湘山岛学院,还有附近其他州郡的学院,王志武得去安排他们各回各家。

西南战斗团团长得安排人手收拾物资,准备班师回营。

对于那帮姑奶奶,在驻地时他管得很严,但在外面的时候,只要不影响正事,他就放得比较宽松。

让她们跟李云飞近距离接触,从某种程度上也能刺激她们更努力的训练修行。

思航道长还在疗伤,恐怕要恢复过来,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

原本肉身的伤势是很容易恢复的,不败境武者的特点本就是伤势恢复速度超快,只要不是一击必杀,想被打死都难。

但蛇灵那一尾巴不仅伤了他的肉身,由于其本就是灵体,它的攻击同样伤到了思航道长的魂魄。

武者不修元神,只是在淬炼肉身的同时不断强化魂魄,相比修士的元神承受力要弱一些。

如果换修士去挨那一尾巴,或许元神伤势不重,但肉身搞不好就崩碎了。

得亏思航道长是武者,肉身强度远超修士。

好在天道派的“枯木逢春术”乃是疗伤奇术,不仅能恢复肉身的伤势,同样可以修复受损的魂魄。

这枯木逢春术修至大成,可以真正的活死人肉白骨,起死回生。

哪怕只剩一缕真灵,都有机会将消散的三魂七魄恢复过来。

不过要将此术修至大成,那非得是真正的仙人境界不可,哪怕地仙都不行。

“大飞。”

便在李云飞给一个女孩,在他的照片背后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跟她合过影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温婉的女声。

李云飞条件反射的转回头来。

会这样称呼他的,通常是与他关系不错的好朋友,寻常紫霄中人可不会这样称呼他。

当看清身后的人,李云飞惊喜的道:“艾莎公主是你啊!”

王虹与其他几名觉醒者女孩惊奇的看向杜玲月,什么情况?艾莎跟辰龙长老很熟吗?

女修士跟女武者倒是没表现出什么疑惑,她们跟杜玲月一行只是同一个团的战友,却不在一个单位。

杜玲月嫣然一笑,道:“你又来了,上次一别你都还没加入紫霄呢!想不到再见面你已经是高高在上的辰龙长老。”

众女的八卦之火顿时熊熊燃烧,杜玲月这句话的信息量有点大。

所以,艾莎在辰龙长老还没加入紫霄前就已经相识,那他们是什么关系?

李云飞笑道:“是啊!要不怎么说世事难料呢?不过我成了辰龙长老是没错,高高在上可一点都没有。”

红红见是个熟人,便上前几步,走到李云飞身侧,调侃道:“云飞同志向来平易近人,从来不摆长老的架子,他要真是高高在上,你们哪有机会这么跟他亲近?”

众人齐笑,对红红这话倒是十分认同。

李云飞呵呵一笑,手肘十分自然的放到红红肩上,道:“咱们紫霄跟其他组织可不一样,大家都是革命同志,职位不分贵贱,只是分工不同嘛!”

杜玲月看向红红,心下暗暗惊叹,想不到当初那只小狐狸,如今竟然化成了这么一个颠倒众生的尤物。

从内网中看到红红的资料时,她就已经知道红红就是那只小狐狸。

只不过之前她看到的红红照片,还是个十来岁的小萝莉,想不到短短几个月,她就已经长这么大,妖族还真是得天独厚。

红红对杜玲月招招手,笑道:“小月姐姐,好久不见。”

杜玲月也对她笑着点点头,道:“好久不见,你成长得好快啊!”

红红偏偏头,道:“沾了哥哥的光而已,你这几个月也很拼嘛!异能强度比刚觉醒时强了几十倍,现在应该可以一边唱着‘癞痢狗’,一边造冰雪城堡了吧?”

“哈哈哈……”

众人闻言轰然大笑,对红红好感大升,没看出来这魅意天成的小狐妖还这么幽默。

估计是有其主必有其宠,连宠物都这么可爱,李云飞这个主人更不必说。

杜玲月忍俊不禁的道:“癞痢狗我可唱不来,如果大飞愿意唱,我就给你们表演一个造冰雪城堡。”

王虹一拍手,嘿笑道:“得,明晚就是春晚时间,要不要临时加一个节目,你们俩合作一把,一个唱癞痢狗,一个造冰雪城堡?”

“哈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乐不可支。

杜玲月身边一个女孩满脸八卦的对她问道:“艾莎,你跟辰龙长老认识很久了吗?”

杜玲月点点头,笑望李云飞,道:“是啊!辰龙长老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要是没遇到他,我可能早就死了。”

“哦……英雄救美啊!”王虹长长的“哦”了一声,狡黠的笑道:“救命大恩诶,这可是天大的因果,你打算怎么还这份因果?”

旁边另一名女孩凑趣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自然是以身相许啰!难道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人家吗?”

“是呀是呀!以辰龙长老的身份地位,你也没别的办法报答了,不以身相许是还不了这份因果喽!”

众女的调侃让杜玲月俏脸通红,急道:“你们别瞎起哄,人家有女朋友的,让大飞女朋友听到了不好,咱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众女多少还是知道点分寸的,李云飞的恋情早就被人在内网论坛曝光,曝光的人是郭琪琳,众女自不会怀疑。

她们这会儿也只是口嗨而已,见杜玲月把话挑明,也就不再针对此事多言。

李云飞哭笑不得的道:“你们是洪荒流小说看多了吧!还因果,那我今天救了你们大家一命,你们是不是全都欠我一份大因果啊?”

众女一愣,对哦!今天如果不是李云飞及时赶到,思航道长败了后,她们全都得变成蛇灵的口粮。

这样算起来,李云飞还真是救了她们所有人的命。

王虹拨了拨额前一缕发丝,道:“也是啊!那我们确实是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介不介意多几个女朋友?”

李云飞顿时败退,连连抱拳躬身道:“社会社会,惹不起惹不起,你赢了,不愧是传说中的‘暴风女’,果然够暴。”

王虹眼前一亮,饶有兴趣的道:“辰龙长老知道我?”

李云飞点了点自己的脑袋,笑道:“自然知道,七大战斗团连长以上军官的资料,都装在这呢!”

“你是最有机会以觉醒者的身份,成为地支长老的人之一,加油。”

王虹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如今地支长老之位只剩三个,怎么突破第四阶我毫无头绪,可修行者们却每时每刻都在进步。”

李云飞想了想,道:“你也不用气馁,我给你一个建议,如果在现有条件下找不到突破第四阶的契机,你不妨去沙漠中感受感受黑沙暴,或者去海上体验一下强台风。”

“要么就去落基山脉的龙卷风走廊体会一下龙卷风,我相信总有机会进阶的。”

听完李云飞的话,王虹眼前一亮,喜道:“有道理,多谢辰龙长老指点,有机会我一定要去试试。”

杜玲月若有所思的道:“那照这么说,我如果去南极或北极待一段时间,岂不是进阶的机会大增?”

思路一被打开,众人顿时兴致勃勃的讨论了起来,一名火系觉醒者道:“对哦!我可以找个火山试试。”

雷系觉醒者道:“那我找机会去一趟海南的雷暴之乡。”

一名女修士笑道:“你想挨雷劈不用去雷暴之乡,神霄派的同志可以帮你,哈哈。”

“那怎么一样?修士的法术跟自然之威给我们的感受是不同的,觉醒者想进阶,必须得去体会大自然的天威。”

李云飞等众人讨论得差不多,这才正色道:“这是你们的修行方式,我十分支持你们去实践,想变强自然要承担一定风险。”

“但是我希望你们记住,一定要量力而行,千万不要好高骛远,可别把自己给玩没了。”

见李云飞关心她们,众女孩心里舒服万分。

王虹点头道:“多谢辰龙长老提点,我们会掌握好分寸的。”

李云飞颔首道:“今天就到这吧!很高兴认识你们,其他几处上古兽灵随时可能出世,我和红红得赶去坐镇了,以免再出现什么意外。”

“我可不希望,再因为这些早已经死掉的东西产生伤亡。”

王虹闻言正色道:“我们实力低微,帮不上忙,只好辛苦你们这些高手能者多劳了,你们都是国之重器,请千万保重。”

李云飞笑了笑,道:“我相信,未来诸位都能成为可以为人民群中撑起一片天的‘高个子’,到那时,我再跟诸位并肩作战。”

说完这句话,他看向杜玲月,翻手取出一把寒冰骨灵扇,递到杜玲月面前,道:“最近偶得一件法宝,很适合你使用,送给你。”

“谢谢。”杜玲月满心欢喜的接过扇子,感受着上面蕴含的浓郁冰寒气息,心里却是暖暖的。

“哦……”

“果然呐,人还是会分亲疏远近的。”

“辰龙长老偏心哦!”

众女又开始起哄,李云飞连忙哭笑不得的解释道:“不存在,只是刚好得到这么一件适合她的法宝,如果以后再得到其他契合你们异能的法宝,我也会送你们的。”

众女高兴的道:“这可是你说的。”

“嗯嗯,我说的,绝对说话算话,在这跟大家说声新年快乐,再会。”

说完这句话,李云飞再不迟疑,跟红红一起冲天而起,化作一红一紫两道流光,向着东北方向飞射而去。

众女纷纷对天上挥手,直到两道流光消失在她们视线中。

杜玲月失神的看着天边,随后垂下头轻抚手中华贵精致的扇子,心里却有着几分失落。

王虹揽住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有时候能做朋友已经很不错了,别想太多。”

王虹是个成熟的女子,三观很正,她说不出什么只要对方还没结婚,就还有机会,尽管去追这种话。

那种人看似是勇敢追寻自己的幸福,实则是极度自私且寡廉鲜耻的。

她不可能撺掇自己的属下兼闺蜜去当小三,破坏别人的感情,也只能这样安慰她了。

杜玲月无奈的笑笑,道:“我知道,怪只怪我没能先遇到他,我不会去插足别人的感情。”

王虹高兴的道:“你能这样想那是最好,如果你真的插足进去,就算能成功把他抢过来,这种男人也就不值得你去爱了。”

“因为他能被你抢走,以后同样也能被别的女人抢走。”

“如果你抢不走,那不就是抢了个寂寞?还平白落得个第三者的污名,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杜玲月点头道:“我明白的。”

“那行吧!现在我们来说说,当初你们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吧?我对这场英雄救美,可是好奇得很呢!”

……

北狄凶水,如今被称为黑河,因水深千

霍水儿霍泽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 公交车诗晴

丈,河水幽深,呈墨绿色而得名。

上古之时,九婴在此兴风作浪,吞吃人类,九个脑袋会喷毒焰浊流,十分难缠。

它自恃有九个脑袋,很难被杀死,丝毫未将大羿放在眼里,选择与大羿正面硬刚。

九婴的确有狂傲的资本,它的九个脑袋无论被斩掉哪一个,都无法彻底杀死它,因为被斩掉的脑袋顷刻间就能复原。

它九个脑袋不仅可以像巴蛇那样,喷出挟带无数怨灵厉鬼的水柱,还能喷吐剧毒无比的烈焰,很是给大羿造成了一番威胁。

然而它却低估了大羿的箭术,这让它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大羿连珠九箭,有快有慢,最后竟是九支箭矢同时命中它九个脑袋。

如此一来,九婴那但余一头,便不死不灭的天赋神通顿时失效,彻底生机断绝,就此殒命。

至于那什么被斩掉一个头后,逃到东瀛岛化作八岐大蛇云云,不过是人们牵强附会,根本就没有这种事。

因为九婴如果只被斩掉一个脑袋,顷刻间就会恢复过来,是不会只剩下八个脑袋的。

而且九婴被大羿同时射中九个脑袋,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又怎么可能跑去当什么八岐大蛇?

最后,九婴的形象是一身九头,只有一个身子一条尾巴,在一个身子上长了九个脑袋而已。

而八岐大蛇却是八头八尾,就像是八胞胎的连体蛇一样,基本形态都对不上号。

李云飞和红红来到凶水之畔时,这里灵气依旧浓郁至极,汹涌翻腾。

河面被厚厚的冰层凝结,再无往日的滔滔之势,大地一片银装素裹,冰天雪地。

天地之间刮着“大烟炮”,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能见度极低。

这样的景象也只有在北方才能看见。

原本聚集在此修行的学员和北方战斗团之人,都已在他们到来之前撤走,此地已经空无一人,雪地上惟余大量足印。

两人落地时,李云飞脑海中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宿主请注意,发现副本北狄凶水,等级为96至100级,请选定副本等级。”

李云飞自然不敢作死,没有理会系统提示,挥手放出帐篷,与红红在此盘桓下来。

因为知道这边将由他们两个坐镇,其他尊者长老就没再往这边赶,转而去了别处。

这段时间,紫霄的整体实力又有大幅度提升。

紫微即将突破金丹后期,在金丹初期和不败初期停留许久的尊者们,也基本都逼近了金丹中期的瓶颈。

何铭终于攒够修为,一举凝聚金丹,臻入金丹期。

紧随其后的是酉鸡长老,神霄派传人方姝妤,她同样已经在阴神巅峰沉淀数月,终于水到渠成的突破至金丹期。

最后却是金山寺澄心禅师,也臻入了等同金丹期的舍利境,成为佛修中第一个凝聚舍利的人,可以飞在天上放“大威天龙”了。

如此一来,加上紫微紫霄便有了15名金丹不败强者,外加两名元婴大修士。

这份实力在全世界各国超凡者组织中,绝对算得上是第一位。

毕竟元婴级别的强者,目前全世界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只是与有点什么进步就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西方国家不同,大夏比较低调,不会瞎几把炫耀。

当外人觉得自己足够了解大夏,认为大夏不过如此,欺上门来时,唯一的结果就是碰个头破血流。

到那时他们才惊觉,原来大夏不吭声不吭气的,竟然有那么强的隐藏实力,真尼玛坑啊!

目前敖锦身在渝东老家,思航道长身受重伤,暂时无法出手,紫微坐镇总部,总揽全局。

凶水这边由李云飞和红红镇守,其他12人便3人一组,各自负责一处地方。

巴蛇在六大凶兽中,战力属于中等水平。

金丹期修士和不败境武者,想要单挑基本是败多胜少,但如果是三打一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还是那句话,修为道行不等于实际战力。

凶兽之灵魂力虽强,但与拥有各种武技、术法、神兵、法宝的人类修行者相比,战斗手段就太过匮乏。

毕竟已经只是魂灵,失去了肉身的一身力量,战力百不存一,凶兽本就是凭着强悍的肉身逞凶的。

如果是活着的六大凶兽,随便一头便足以横扫现在的全世界,只是魂灵的话威胁就没那么大了。

兽魂终究不如人类鬼魂,赵括仅是鬼王后期的道行,却能匹敌两名金丹修士,因为他懂得武技。

兽魂战斗凭的是本能,哪怕道行高出一个大境界,在人类修行者那层出不穷的手段面前,也未必讨得了好。

哪怕最保守的估计,三名金丹不败修行者即便打不赢,也足以死死牵制住兽魂,给李云飞争取到充足的时间赶到现场。

……

李云飞在帐篷里放了张长条沙发,面前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灵炉和茶具,茶具内用灵气朝露煮着灵茶。

在这大夏极北之地的冬季,其他属性尽数被驱散,只剩下蕴含着纯粹冰寒之气的灵气。

两人都没有修炼的心情,在冰天雪地里,喝一杯香浓滚烫的灵茶,那才叫一个惬意。

李云飞靠在沙发上,跟红红闲话家常一会儿后,便掏出手机,看看信号只有两格。

此地距离辽东郡很近,不过十数公里而已,信号原本不会弱。

可在刮大烟炮的情况下,还能有信号就已经不错了。

他试着给张紫英打了个电话,依旧打不通,看来给老家建基站的计划得尽快提上日程。

等解决完上古兽魂之事,就回家把这事给办了。

红红也取出笔记本,开始逛紫霄内网论坛。

李云飞平时上内网,多是关注新闻公告板块。

红红却基本上都是逛日常生活板块,跟紫霄的年轻男女们一起关注各种八卦。

第二天晚上,两人用笔记本观看了春晚。

今年的春晚毫无疑问有着超凡者元素,有学员编排了一些关于修行学院的小品相声,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向民众展现修行者的生活。

让李云飞好笑的是,郭琪琳和严贺翔这对活宝竟然也上了春晚,说了一段关于修行者的相声。

凶水河畔顿时回荡起了李云飞和红红的欢笑声,这俩货着实太逗。

平时与他们见面时,都是处于工作状态,一本正经的,没有见识到他们逗逼的一面。

真不知道自今日后,大家与他们还能不能正儿八经的说话。

因超凡者元素的存在,使得今年的春晚极具看点,收视率直接大满贯。

据内网的消息,紫霄准备筹拍关于修行者的电视剧,向民众全景展示修行者的生活、修行、以及工作的情况。

这就跟几十年前的特种兵系列是一个道理,只不过修行者比特种兵更加具有话题性。

这样的电视剧一旦上映,收视率铁定低不了。

当然了,其肯定会进行艺术加工,展现出来的东西,定然是能给民众看的,不会涉及到真正的机密。

其实国家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民众,修行者其实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神秘,也不存在什么跟普通人是两个世界。

他们同样是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人,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跟普通民众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同一片天空下。

除了掌握强大力量外,他们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就跟特种兵之于普通人一样。

国家这个做法的立意还是非常高的。

紫微等人希望将这个世界打造成仙凡融合的仙侠世界,而非阶级分明,仙神高高在上,视凡人为蝼蚁刍狗的神话世界。

……

两人在这等了三天,大年初二的下午三点,周遭天地灵气突然剧烈波动起来。

正跟红红吃着烤肉,看着各地方台春晚视频的李云飞神色一凝,放下手中烤得外酥里嫩的灵肉,两人起身走出帐篷。

手一挥,帐篷连着其内的物件尽皆消失不见。

“终于出世了,红红,这九婴必须同时灭掉它九个头,才能彻底杀死。”

“一会儿我上去进行试探,你分化出身外化身做好准备,待我探明其真灵所在,你就果断出手,一击必杀。”

红红听完李云飞的话,颔首道:“明白。”

说完她身上泛起红光,两道红色光影左右一分,滑开数米,化作另外两个红红。

三个红红各自祭出三口烈焰剑,这是最契合她属性的飞剑,能让她的赤焰威力增强数倍,发挥到极致。

“咔咔咔……”

凶水河面上那厚度超过一尺的冰盖开始碎裂,无穷灵气夹杂着庞大的阴气自河里涌了出来。

霎时间,风起云涌,天地变色。

浓郁至极的阴气升腾而上,在天上凝聚为厚厚的阴云,将天空遮挡,本就刮着“大烟炮”的环境,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神识铺展开来,周遭环境清晰的呈现在脑海。

大概酝酿了半个小时左右,凶水陡然间波涛汹涌,中间的河水猛然向上凸起。

“哗……”

“呜哇啊……呜哇啊……”

一阵宛若婴儿啼哭声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九婴这个名字的来源,便是因为它有九头,叫声如婴儿啼哭。

李云飞手一挥,月金轮、闪电剑、寒冰剑、紫金锤四件法宝唰的一声自他体内飞出,绕着他周身缓缓旋转。

这四件法宝虽然都是攻击性法宝,但因其特性不同,分别包含了辅助、锋锐、钝击的效果。

闪电剑的麻痹和寒冰剑的冰冻,都是最好的辅助功能。

月金轮无坚不摧,擅斩断目标。

紫金锤爆裂无匹,主钝器伤害。

这两件法宝,兼顾了两种不同的伤害输出方式。

修罗枪以点破面的效果,主要用于攻破对方法宝和自身的护体能量。

对付这种不存在什么护体能量,向来以肉身若魂体硬抗,且体形庞大的巨兽及巨型魂灵,修罗枪就没什么用处了。

那小小的一颗能量子弹,就跟用牛毛细针扎人一样,又能造成多少伤害?

李云飞装备上一套黄金甲,手中还持了一把黄金剑,整个人飘飞而起,向着九婴出现的位置急速飞去。

九个粗达两丈的狰狞蛇首,在距离红红所在河畔百丈开外的位置破水而出,每一个蛇首都比李云飞见到的巴蛇要大。

蛇首之下的脖子长约二十余丈,连在一个牛身龙尾的庞大身躯上。

九婴体外黑气蒸腾,将它死死笼罩在内。

李云飞没有客气,在九婴甫一出现之际,四件法宝便各自电射而出,各向一个蛇首攻去。

握在手中的黄金剑,则是对着牛身斩出一道长达三丈,锋锐无匹的月牙形金色剑罡。

喜欢数据化修仙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