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人妻 一女多男np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柔和舒适的灯光下,人类高质量男性正与人类高质量女性用餐。

服务生拿过一瓶开启的红酒,用毛巾裹着倒了两杯。

庄周道了声谢,伸出三根手指头捏住杯脚,稍稍倾斜,轻轻摇动,让酒与空气接触以增加酒味的醇香,然后尝了一口:

“我还是喜欢兑雪碧。”

“噗哧!”

姚琳掩嘴轻笑,也伸出三根手指头捏住杯脚,同样的流程来了一遍,姿态优雅,赏心悦目,道:“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我甚至觉得不如老家的梅子酒好喝,但现在总得装装样子。”

“……”

庄周的目光在她的嘴唇与酒杯之间流连,笑道:“那您一定练了好久,怎样避免让杯子沾到口红。”

“嗯,确实练习过。”

姚琳点点头,对今晚的开场很满意,很多时候大家都在装,彼此心知肚明,但要的就是这份感觉,所谓的圈子感。

现在不讲究特立独行了。

庄周游刃有余,一边分割着牛排,一边道:“我知道这家餐厅,有过尝试的机会,可惜不了了之。”

“哦,听说你以前在京城工作?”

“在京城上学,也工作了几年。”

“现在改行了?”

“不算,都是为娱乐圈服务……琳姐呢,在京城几年了?”

说着说着称呼就变了,姚琳也不在意,道:“好久了,起码有13年吧,小庄你今年……”

“27。”

“单身?”

“有个女朋友。”

“唉,现在年轻才俊越来越多,有时真觉自己老了。”

“没有没有,你打拼到今天的地步才让人敬佩。”

一番类似调情的开场之后,双方的称呼顺利转换。

一个风情犹在的女高管,娴熟的半严肃半玩笑的撩着帅哥,尤其对方总能恰到好处的回应,遂愈发欢快。

当主菜和蔬菜过后,服务生送上两道甜品时,姚琳开始转向工作上的事,道:“按目前的趋势,《大漠狂蝎》虽然不如《化龙》,最终分账仍然会在第一梯队,恭喜!”

“哪里,都是托你的福。”

“一连两部爆款,平台现在对你非常关注,有没有更进一步的计划?”

“你是指……”

“网大发展很快,但市场远远不如电视剧和综艺,能打入这两块阵地,才能说进入平台的核心业务。”

“可我没做过。”

“没关系,我们对深度合作的伙伴会提供高质量的市场指导与资源服务。小庄,现在都说三大平台,但你知道三大为什么能成为三大么?”

“洗耳恭听。”

庄周擦了擦嘴,坐直身子,认真求教的样子。

姚琳笑道:“总说我们背靠资本大佬,没错,这是根本原因。但具体原因是,我们始终在发展深度合作的伙伴。

比如艺人经纪,鹅厂视频有自己的经纪公司,起步晚,签的都是新人。一大半都出不了头,能红那么一两个,我就谢天谢地了。

可这不是重点,我们通过投资参与了一些娱乐公司,再通过战略合作,拉拢了一些当红明星。鹅厂视频的代言人知道吧?”

“嗯,赵丽颖、凣凣、杨紫、肖战、杨幂、杨洋、热巴,还有杨超越。凣凣进去了,还剩七个。”

“不错。何谓代言人呢?就是我刚才讲的战略合作。

他们有名气、有流量,我们有资源、有平台,强强联手,能将他们的商业价值开发到最大。

公司也一样,哇唧唧哇、耀客传媒、柠萌影业、新丽传媒等等,都有鹅厂入股。也就意味着,他们旗下的毛不易、江疏影、张萌等等,已经与平台深入绑定……”

姚琳抿了一口酒,道:“平台都是这种玩法,才能不断增强实力,补缺不足,扩大外延。”

“……”

庄周默然,似乎在消化信息。

说白了就是站队!

爱、优、腾、芒果、B站这些大平台,你总得选一家。

而且它们不像外界想象中的那样,老死不相往来。现在很多剧都是两个平台联播,我的人可以去你的节目,你的人可以拍我的戏……

平台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抱团挣钱了。

因为太卷了!

“那你的意思是?”庄周乖巧。

“你一定在想我们是不是要强行入股,否则就如何如何。放心,我们不是强盗,不入股也可以成为战略伙伴的。

但前提是,你有足够的商业价值。讲的难听些,仅仅凭借两部网大就想成为鹅厂系,还差了点。

我今天找你见面,是觉得你有这个潜力,符合培养的标准。如果你也有相同的意愿,我们在资源上会给予一定的帮助,以及发展指导。”

“我当然愿意,愿意!”

庄周继续乖巧。

“那好。你的公司主业还是特效对吧?”

“对。”

“要调整一下,或者干脆开一家子公司,做制片和艺人经纪。也不要专盯网大了,向网剧发展发展。”

“琳姐,

h人妻 一女多男np

你为什么总强调网剧呢?”

“因为市场!平台在网大上是不赚钱的,给你们的分账相当于补贴,我们纯亏。但网剧市场火热,招商容易,观众多影响大,分润也多。”

“分润?”

“对,比如分约。”

庄周好奇,问:“我总听这个说法,到底什么叫分约?”

“呵,说来话长。”

姚琳露出一抹微妙的笑容,顿了顿,道:“2018年,小胖东窗事发,国家对娱乐圈施行新税制,由原本的最低6.7%,飙升至42%。

跟着国家又接连出台文件,规范行业乱象,包括限薪令。由此造成大批资本撤离,明星公司注销,影视剧数量减少,圈内称之为‘影视寒冬’。”

“嗯,听过这个说法。”庄周道。

“电视剧上星困难,院线电影难过审,一大批影视剧只能选择网播。网络平台在2015年的一剧两星政策后,再度吃到了红利。

虽然这个红利,是以传统行业被洗牌为代价,但对我们来讲是难得的好机会。

18年寒冬爆发,持续到了19年,刚有好转又赶上疫情,网络平台成为主流观影地。片方手里的戏不想被积压,只能找我们。

于是,三大平台不约而同的推出了分约。我们已经是最大的电视剧出品方和播放渠道,演员想上我们的戏,就得签分约。”

姚琳又抿了口酒,面色晕红,语气兴奋:

“分约通常签八年,各平台的比例不同。以鹅厂来说,纯新人是五五开,有一定经验的,是四六。

比如片酬是100万,平台先拿50万,演员再和公司分剩下的50万。

而签了之后,接下来的八年,演员都会与平台深度捆绑。”

“所有人都是这样么?”

“六番以内,番位你懂吧?”

“懂!”

番位简单讲,即演员在海报上的排名顺序,谁第一,谁第二,粉丝经常为这个撕逼。

“六番以内,甚至八番以内的,都要签分约,否则就别想上我们的戏!

当然也有例外,如果你是陈到明,你可以完全不鸟这些。如果你是正午阳光,也可以不鸟,正午阳光的戏一出来,平台都抢着要的。”

姚琳说完,问:“感受如何?”

“没什么特别感受,符合市场规律。”

“嗯,我喜欢你的说法,我还以为你会义愤填膺来着。”

“都是成年人,哪有那么幼稚?”

“不错,我们有这样的实力,就可以制定这样的规则。其实我们在做善事,签了分约的,我们承诺每年给他一定的戏拍。

要知道,平台每年开上百部剧,排队轮也能轮到你。这等于一个铁饭碗,因为你自己在外面试戏,不一定成功……

所以你问,什么叫分约啊?”

姚琳以她的身份、逻辑认知,觉得这是无比骄傲的事情,笑道:“这就叫分约!”

……

庄周豁然开朗。

为什么随随便便一个明星,片酬就能达到几千万?

明星本身,或者他的所属公司,早被资本渗透完了。这些钱中的一部分,最终会以分约、股东分红等方式,回到资本手里。

再有搞笑的限薪令。

群众希望的是,限制那10%群体的片酬,结果被限制的是剩下的90%,靠拍戏吃饭,甚至快饿死的人。

网大?

网大是不太成气候,市场小,片酬低。

等以后做大了,一部片能拉几千万广告,一个演员也有几千万片酬,你以为平台不分约?!

…………

庄周站队了,确切的说,是站姚琳的队。

直到深夜。

姚琳的一个助手开着车,先到了庄周下榻的酒店。

她喝了一些红酒,微醺刚好,谈的很尽兴,人帅又识趣,不禁身体有些发热。车停在楼下,她又开始撩:

“不请我上去喝一杯?”

“今天受益良多,我需要好好消化消化,改日,改日吧。”

“你这人有时很有趣,有时又无趣。算了,听说你在搞一个网大的科幻剧本?”

“对,在策划阶段。”

“调整一下吧,当然我不是强制的,看你自己时间安排。明天我会给你一些项目,具体的过后再谈。”

姚琳走了,车尾灯拉出两道红线。

“……”

庄周在门口站了一会,回想着今天的谈话,跟着抹身上楼,背后的夜风一吹,冰寒彻骨。

喜欢这不是娱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