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惩罚.我是看守专用宠 草莓榴莲向日葵深夜释放自己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鬼巫宗,幽瑀……”

身穿大红长袍,皮肤白的,连皮下血管都清晰可见的安文,讷讷低语。

他的长袍佩戴血红美玉,手戴鸡血石乾坤戒,耳朵悬挂着血蛇耳环。

他一身妖异的红色。

他坐在一座断裂的山崖,前方宫殿林立,许多猩红的锦旗飞扬在半空,随处可见的血池中,有教徒将一桶桶的血水倒入。

血红雾气朦胧的池子中,能看到不少一丝不挂的男女,正以炼血术修行。

正是血神教的大本营。

“瞒的我好苦。”

安文面朝之处,对着恐绝之地,他呵呵怪笑。

“有什么好笑的?”

安梓晴也是听闻了,从通天商会传来的消息,才震惊万分地过来。

“袁青那老匹夫,骗了我好多年。”安文哼了一声。

“袁青?”安梓晴愕然。

“就是通天商会说的袁青玺,我以前和他打过交道,私底下做过买卖。他知道的秘事旧事极多,手上有些古物件,都是好宝贝。”安文随口扯了几句,“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救下初灵鬼王吗?”

“不是偶然?”安梓晴惊奇道。

她去恐绝之地洗涤阴神时,就是那位初灵鬼王招待的,在白骨还没有进阶为鬼王前,初灵就说白骨不凡,也带着她在恐绝之地招摇过一阵子。

初灵鬼王,如此厚待她,自然是因为得到过安文的帮助。

根据外界的说法,初灵早年离开恐绝之地,在别地出没时,被雷宗和灵虚宗的强者盯上,差点被两方给斩杀炼化,正是安文恰逢其会的搭救,让初灵才躲过一劫。

之后,初灵还受邀来血神教待过一阵子,他在重返恐绝之地后,也因为安文的相助,顺利地成为鬼王之一。

初灵,还是当时最年轻的鬼王。

“袁青,哦不对,是袁青玺这个老匹夫,和我达成了一桩交易,让我去搭救的初灵。老匹夫数次转世续命,初灵没化作鬼物前,该是那老匹夫的重孙。初灵执掌的锁灵图,也是在老匹夫的安排下,让他给得到的。”

“锁灵图是鬼巫宗的东西,老匹夫是鬼巫宗的老祖,初灵又是他的重孙。”

安文眯眼冷笑。

“初灵,是那袁青玺的后人?”安梓晴呆住了。

“哎,既然虞檄就是幽瑀,而老匹夫又是幽瑀养的狗,我怕是也拿他没辙了。”安文凝望着恐绝之地的方向,“天邪宗,鬼巫宗和巫毒教,单个拧出来不吓人,可三个宗派如果合在一起,再加上幽瑀,还有那老匹夫……”

“啧啧,够竺桢嶙好好喝一壶了!”

安文幸灾乐祸,咧嘴怪笑道:“竺桢嶙,原本还想来血神教找我,害我也准备了一阵子。他现在既然知道,我那老友就是幽瑀,我看他估计要睡不着了。”

……

恐绝之地,如白银般的巍峨阴山内。

袁青玺以那幅画卷裹着身子,弯着腰低着头,在宽阔的洞中石殿内,向幽瑀详细述说着鬼巫宗的现状,还有多少人存活。

嗖!

虞渊和龙颉曾经在海底见过的,身披“饲鬼图”的鬼巫宗女子,在得到允许后,从外面踏入。

一进来,她就柔柔弱弱地向幽瑀跪下,“潋婧,拜见幽瑀大人,恭喜大人醒来。”

“起来。”幽瑀淡然道。

名叫潋婧的鬼巫宗老祖,这才微笑着起身。

这时,幽瑀从袁青玺的口中,已知他麾下的初灵鬼王,乃袁青玺的后裔。

也知道初灵先前的“锁灵图”,会被潋婧给隔空限制,只不过是要故意制造混乱。

袁青玺,费尽心思让初灵成了鬼王,还给了“锁灵图”,当然不会真去害初灵。

甚至,初灵修炼的秘术,也是袁青玺通过别的方式,故意让初灵得到的。

初灵能成为恐绝之地,最年轻的鬼王,总是能在关键时刻逢凶化吉,袁青玺暗地里帮衬可不少。

因为,初灵本就是鬼巫宗一员——虽然他自己不知。

而曾经在巫毒教,是上一任教主的罗玥,能够侥幸不死,能够在恐绝之地修行,能够成为罗睺,背后也有袁青玺的身影。

罗玥,是袁青玺选定的,未来的鬼巫宗成员。

两人,也如

甜蜜惩罚.我是看守专用宠 草莓榴莲向日葵深夜释放自己

他所愿地,纷纷围绕在了幽瑀身侧。

成了,他主人麾下的得力部将。

“饲鬼图内,留有我主人的痕迹,烦请幽瑀大人,帮我们找到他。数万年过去了,我知道他还存在着,可我找遍了天下,也不知他成了谁。”

潋婧将“饲鬼图”双手呈上。

她是以魂灵形态来的恐绝之地,没“饲鬼图”的庇护,她也安然无恙。

不像袁青玺,因为是血肉之躯,要被鬼巫宗的那幅画包着才行。

“主人,我们一直没玄漓的消息。你既然能沟通阴脉源头,又跻身为鬼神,兴许能通过‘饲鬼图’,以玄漓遗留的痕迹,将他给挖出来。”袁青玺满脸期待,“浩漭,欠玄漓一席神位!”

幽瑀已经回归,若玄漓也以元神再现,鬼巫宗有这两位领袖,再将巫毒教、鬼符宗和天邪宗整合……

袁青玺仿佛看到了往昔的盛况!

“我能找到他。”

幽瑀握住“饲鬼图”的霎那,感应出玄漓遗留的气息后,立即就肯定了。

袁青玺和潋婧顿时激动起来。

……

彩云瘴海。

虞渊和许久不见的柳莺,夜幕下叙旧,说起他在天外的经历。

谭峻山走了,陈凉泉走了,连那头老龙也急着回龙岛,告诉那些龙族的老家伙,钟赤尘就是他们的老祖宗,且已经成功醒来。

老龙也要重新布置。

至于毒涯子等人,惊闻钟赤尘乃时空之龙的再生,惊掉了下巴,然后被虞渊驱逐,让他们回药神宗等待消息。

没了主心骨的他们,只好乖乖听命,由此离开。

无需“幽火流毒阵”的庇护,虞渊所在的那几间草屋,也成了彩云瘴海这个禁地中的禁地,一切邪魔异类纷纷避让。

也让虞渊和柳莺,有的是时间闲聊。

“哎呦,花前月下,浓情蜜意,没打搅两位吧?”

一袭紫色长裙的安梓晴,在清冷的月光下,飘然而至。

她美目内,尽是揶揄和讥诮,“我的好少爷,奴婢在血神教期待你的大驾光临,苦等了你那么久,你都没出现,原来是有佳人相伴,乐不思蜀啊。”

“安魔女,你来做什么怪?”柳莺皱眉。

“来请我家少爷啊。”

虞渊才要讲话,心神一动,忽看到一物鬼鬼祟祟地,在彩云瘴海的边沿活动。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