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花露小说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昇阳,江户港,这里持续了十几年的经济奇迹,逐渐放缓,且随着神州方面票凭危机影响,许多暗礁已经浮现。

十几年前,昇阳的治理风格开始骤变,当然,用顶层那几个人融合了另一条时间线的记忆来说更加恰当。而伴随他们抵达的还有一大批秘密科技。

在和式风格围墙中,一批批瞬息发电机建设成功,在电站中间三个悬磁浮的三角反应堆中,用激光点火完成电能获取,与这个世界主流的熔炉构型发电堆型截然不同,发电的规模稍小,但是能源的利用效率较高。

昇阳的能源科技正如同日料一样,少而精。

在这重要的能源地区中,多台纳米构型的蜂巢防御机,已经部署完毕。

昇阳距离神州实在是太近了,以至于大量的一千到三千千米的中短程弹道导弹能够直接威胁昇阳本土。为了防止叛逆时被爹国暴打,就在反导系统上努力。

与卫铿在西域的激光塔楼反导系统不同,他们采用的是纳米虫群防护罩进行反导。

……

这主要是地域条件差异性导致的。

西域高原地域广阔,六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区域,有着充足战略纵深,再加上卫铿采取的是去中心化战略,也就是加速地下真空管道建设,将生产体系划分为数百个单点,依靠数据化的物流,进行产业链集合。

外敌的大威力弹头必须命中上千个目标,并且每次造成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杀伤才能彻底中断生产力。

而激光防御塔现在的测试过程中,对十分钟内五十发以上超音速导弹群的拦截概率在百分之九十四和九十八之间。(如果是蘇俄方面的弹头,拦截率更高一些)

所以西域的思路可以豪放派,广阔的人工田,风力发电站,摊开在田野上,绝不纠结于拦截全部的导弹,而是为了“不被打死,赢得近乎超足量的反击时间。”

但是昇阳就不同了,说起来国土面积和法兰西差不多,但是其工业生产中心集中在几个港湾中,例如江户港这里集中了全国百分之四十的发电,百分之三十的炼钢,百分之三十八的机械制造。昇阳是中心化战略,

只要一枚导弹落下来,就能让其生产力出现短时间出可见的下降,而这种下降会随着生产链的交互性质被打断,进而造就连锁反应,延续相当长的周期。

所以昇阳采用了纳米防护罩技术,覆盖范围小,大约只有六百米的半径,但是一个接着一个,交替的开着,绝不会放任何一个弹头打进来。

但是也

金银花露小说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正和昇阳的其他技术一样,略显的工匠和地域化了,这样密集程度的纳米防护罩只能用于江户湾这个小地方,昇阳军队在海外作战时,这样的防护罩只能暂时展开做暂时使用,而且由于要耗用大量的能源,散发的电磁波动极容易被卫星侦查确定。

……

此时,在江户湾附近的王宫中,身着甲胄的达朗正站在光幕前,看着面前的东半球地图。

这个地图很奇特,大凡北半球国家,地图都是上北下南,而这个地图,上南下北。

哦,这也就是昇阳的军战派才会用这样的地图,如果上北下南,那么上方压着的那个庞然大物,会让其有一种窒息感。

但是若倒过来,昇阳的军战者么,就觉得自己有那么些机会。现在达朗目光看着地图右上角,也就是现实中东南亚的地方。

当东南亚被拿下后,那么似乎就同地图上的神州东北和东南形成掎角之势。

【只是这样看地图,忽略了地图右下角,那广袤的土地,的确,在他的时间线上,神州西北是一片开发度很低,难以开发的地带。】

达朗为了达成这样的战略目的,颇费苦心,首先是好不容易等到了神州内部那场风波结束、海上力量重新着手于海外。才进行行动。

达朗端起了一杯桃子水,轻抿一口,语调平缓的点评:亚洲西部,欧洲南部,非洲东北部,这是世界岛交汇的地方,各大强国争先恐后的在此处施加影响力。

当世界各大工业力量,对自己家门口有了控制的底气后,而全球性武略冲撞时,首次的冲撞就是在世界岛中央。”

一旁的贤治:“太子阁下,英明。”

气氛出现了小小的凝滞。

【作为同样时空穿梭过来的人员,贤治现在对达朗还有着最后的倔强!

在另一条时间线(起义时刻),达朗是利用了外人的手段冰冻贤治和晋三。然后带着这两位天皇的老臣,抵达了这个时空。

这两位老臣默认达朗是这次时空之行的首脑,但是!在来到这条时间线后,却仍然默认这个位面的昇阳王为效忠对象。哪怕这个时间线的昇阳王是向神州朝贡且将天命归于神州。在这两位老臣眼里也依旧是万世一系。

所以,达朗只能从这个时间线的昇阳王手里继位,而现在仍然被称呼太子。】

达朗放下了茶杯,看起来并没有计较这个问题。因为接下来的中南次大陆战役,仍然要这位老臣来带兵去进攻。

此时在两人手里的海图上,昇阳的主力舰队要进入南华海,对神州的舰队进行牵制。而陆地机甲编队,则是要快速抵达。

达朗点开地图道:“神州的中南次大陆附近也有着庞大的兵团,但是他们的重装战车只能沿着道路前进,天西君,你对你的对手应当有把握吧?”

靠在椅子上的贤治:“神州南部的那些将军,目前可以轻松的打垮,但是神州非常庞大,他们在后线有着众多的兵团,以及名将。”

达朗手指指向了高原区域:“你说的是这位大将吧?”

对于能硬抗库可夫装甲洪流的将军,达朗也作了不少调查。——当然目前能调查到的好消息是:“卫铿和神州顶层不和。”

……

话说西北的经略战是怎么对东南派系取得胜利点的,到现在达朗也有些不可思议。搞不清楚靠近亚洲中部的那片区域出现了什么样的变革。

这是地域带来的认知隔阂,日和族很难理解,大内陆,那种横跨山川,平原,在各个村庄中仍然风俗习惯保持恒一的模式。

而在日,哪怕是数十公里外的渔村也是老死不相往来,以至于主世界,那次冲入华夏时,冲入村子放肆,完全不晓得,这和日列岛情况不一样。

在日列岛战国时代,军阀摧残一个村子后,其他村子完全是完全闭塞。几十年后,其他人发现尸骸,就将其认为是鬼神,做个法事,用供奉方式解决。

而在华国夏土上,一个村子被残害,当即数个村子得到风声,数十个村子被糟蹋,那么整个上百里就确定这是兵灾,而整个地域(相当于日列岛那么庞大的地域)都发现了兽行。那就是连绵上千公里的力量悸动。

主世界日学者在后来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进入大陆失败了,他们将比邻他们的汉文明和欧陆文明,将其解读为‘游牧风’,试图用不断的北方入侵的要素来解释。

而如此理解,就证明其还是不懂。

……

达朗挥了挥手,一旁的侍女将熏香拿开。

他说道:“根据已知的情报,高原战区的装甲部队以轻装甲为主,我开放十六个高机甲科技。”(昇阳装甲车间解锁的高级科技,可以生产鬼王,钢铁浪人。)

贤治:“在南华海需要超级要塞支援。”

达朗:“会不会太庞大了一点。”

在昇阳的战略计划中,拿下神州西南次大陆的行动要出其不意且快,在神州尚未反应的过程中,夺取东南亚至关重要的矿产还有人口,作为下一步战争资本。以地面装甲武备为主,而海上的武备则是用来欺骗。而若是神州反应过来了,及时调整了应对策略,那这个战略就破产了。

达朗看着地图,思考道:“单靠重装甲部队足够了,如果你能快速占领湄公流域,海军就会调转部分力量进行支援。”

……

在高原上的,一辆辆烈焰环纹龙符号的列车正在开往屋脊山脉南麓。因为根据西经联在神京附近的消息,昇阳人可能已经在神京内进行着谍报工作。为了确保军事调动隐秘,卫铿极力隐藏着行踪。

但是这种调度还是能让神京的情报部得到迹象的。

在神京的兵部大厅内,冠毅岩看着两份报告,一份是高原区域的白坤需要龙船支援,以备可能出现的额外风险,而另一份则是,则是情报上看到卫铿没有任何掩饰的,将昆仑的大量导弹部队从昆仑向南挪移的迹象。

冠毅岩不禁在桌角上按压手指,随着“啪”的一声。

他手指捏的啪嗒作响,语气复杂:”卫韧恒,你要干什么?”

他不相信卫铿会造反,如果造反的话,在几个月前是最好的时机。

然而现在天下思定,作为最能把握住战局时机、民心士气的国西梁柱,能不知道嘛?

但是神京内的其他官僚,现在却对此大为在意

御史大夫坚定认为:“这肯定是造反!”

前任宝钞局总监“因为一直以来就是个反贼,一步步紧逼中枢,试图动摇。”

浙东党派“现在觉得羽翼丰满了,再不行动就没机会了。”

这样赤裸裸的构陷,冠毅岩觉得可笑,但在求教了伯父后(圣天子)后却不得不沉默了,因为圣天子的回答是:“众口铄金,思危、思退、思变。”

披上了衣服后,冠毅岩签署了白将军索要支援的请求,同时给卫铿发了一份私人信件,他只希望卫铿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冠毅岩翻到了另一个战区。在天竺洋面,以及印尼南部区域。伊甸合众国的航母编队正来此“访问”。

……

当盟军在和神州海军对峙后落入下风后。

这让唐宁街内大人物们恼羞成怒,他们也准备给神州一方找点乐子。

下令埃及区域的盟军朝着沙特半岛南部移动,预备沿海部署超级巨炮。

这惹恼了神州,因为巨炮射程很远,不只是包围红海海峡这么简单,也覆盖了波斯湾。所以神州也争锋相对的封锁了也门附近的巷道,禁止一切商船,欧陆在这里的不当军事建设进行补给。

但是更加火上浇油的是,南洋半

金银花露小说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岛上,出现了大疫。

当地华族诊所收容了大量皮肤溃烂病人,这在两个月前还以为是个案例,但是随着调查员对多个丛林区域进行调查后。在八月十四号,神州方面的海军上将郑奇拿到调查报告后,大惊失色,当即命令军队立刻收缩,建立消毒所,同时将这里的情况朝着神京汇报。

现在在龙船上,这个神京兵部的办公殿内,冠毅岩皱着眉头。

天竺洋的对峙,南千岛的炭疽。再联想到盎格鲁萨克逊人在新大陆扩张时对土著故意送天花毛毯的黑历史,他很难不把这一切串联在一起。

最终他签发了新的协议,命令南阳的舰队也朝着天竺洋调动,给盟军方面增加压力,与此同时从南洋周边中南次大陆区域抽掉兵力,防止欧人在此处做诡。

……

随着系统闪烁,高原那边又发来了一份军事报告。

冠毅岩看到是卫铿发的,当即打开,但是看到的却是:“昇阳的在东南亚有异常筹备”这样的话题,他当即关掉了。

在他看来,卫铿现在没有解释自己的异常调动行为,反倒是用这么荒谬的借口,实在是没有一丝一毫处于重权要位的格调。

昇阳是千年的朝贡国了,虽然上次世界争霸大战中略有独立,但是近些年来还是朝着神州靠拢。而且双方的双边关系也很好,这样的朝贡邦国,怎能如此污蔑?

卫铿如此下作,让冠毅岩反倒是有点相信言官们的话了:“野心澎湃,妄图自立。”

他想要发文训斥,但是想了想后,只是给卫铿发送的报告上签订了已阅。

……

喜马拉雅山脉上,在新建造的山体基地内,白色日光灯照射的房间里。

卫铿面前的信件界面上,久久没有收到上面的回应,卫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卫铿:“神州自从转为文官体系后,主要任务变成了对内治理,对外维持着惯性认知,弊端就是对疆域边缘区域的新矛盾不敏感,不像欧陆文明,始终无法变大,对外保持着侵略殖民思想,对可能发生矛盾的区域,可能挑战自己的力量,维持过敏的心态。”

卫铿转向了东南亚的地图,上面已经画上了很多圈圈,这些圈圈是卫铿预判昇阳可能藏有力量的地点。

而在地图,中南次大陆之外,东大洋上,则是有一圈类似台风路径但是“方向”显然不同于台风的线条图。

西经联管辖的“商业卫星网”正在全力搜索着——这个东西!

卫铿:“如果能调动潜艇编队进行侦查,就好了。”

喜欢出笼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