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性放纵 中国speakingathome老师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蚩尤大军由西向东,跨越山海。

这二十天,陈星河传递回去的消息越来越受重视。

刚开始时,没有人在意这头冒进尸鲲标明的警戒地点。

可是等到几次埋伏出现后,预估地点无一不准,陈星河传回去的消息身价暴增。

蚩尤已经养成每到一地派出先锋军扫平可疑地点的良好习惯。

黄帝一方,负责阻挠蚩尤大军的大将军常先愁眉不展,在中天修士建议下疯狂搜寻敌方探子。

其实,尸鲲只是一走一过,夜里每过一个半时辰升空刷次疆域地图,大家从来没有真正冒险刺探过敌情。

这上哪儿抓人去?

当然,光有地图还不行,需要朱雀推算哪里适合藏人,哪里适合驱使怪物冲击大军。

要知道,埋伏蚩尤大军,人少了毫无用处,人多了容易暴露。所以山林间可供选择的埋伏地点并不多,不是你想在哪儿设伏就能在哪儿设伏的。

整个儿过程看似简单,陈星河与朱雀只是例行公事,随便瞄几眼,随意描几笔,广阔山林便没有秘密可言了,其实不然,这就叫实力。

除了黄帝先遣军每天疯狂寻找陈星河一行人之外,辛未然和殷伽罗带着一众杀手也在寻找。

他们下的力气不可谓不大,然而尸鲲昼伏夜行,伪装能力越来越强,白天你看不到它,晚上你还是看不到它。

刚开始时,预估尸鲲活动范围与实际活动范围就偏差三千里,后面这个偏差越来越大,大海捞针上哪儿找去?

就这样,蚩尤大军稳扎稳打,从未出现过重大失误,每次都能决胜于千里之外,占尽先机。

蚩尤龙颜大悦,敌方先遣军不是很强,也不是很弱,刚好拿来借刀杀人。

他就像万山主宰一般,不急不缓清理身边那些烦杂声音,不经意间让他们永远留在大山之中。

区区一头尸鲲,竟然做到这种程度,让他感到非常好奇。

听说鲲上有一名鬼方部巫师,等到正式进入战场之际,一定要将其叫到身边听用。

做酋长就该这般运筹帷幄,指点江山,生杀予夺!

蚩尤打爽了,黄帝先遣军可惨了,非但没有达到黄帝的战术意图,反而搭进去十数万兵将和好多开明兽。大将军常先咬牙支撑,已经动了自裁念头……

此刻,陈星河下令后撤,找个稳妥地方先猫着,希望蚩尤不要浪费时间,赶紧把大军开过来逐鹿天下。

大家编成三队,轮流出去搜寻宝物,晚上也不用赶路了,换个地方隐藏就行。

前面五天顺风顺水,到了第六天,外出小队二十三人,一个都没回来。

朱雀掐指一算,面沉似水道:“坏了,玄阿七已死,早上他们出去时还没有这等卦象,申时突然变卦,有人搅乱天机。”

陈星河思量片刻,眼神带煞道:“哪个方向,我去看看。”

“有危险,对方专为你而来,熊大岳和葛天真还活着,他们是引你咬钩的饵料。”

“哼,惹恼我,引天火降世。”

“西北方向一千三百六十里处,敌人正在抓紧时间增设陷阱,有狂兽朱厌出没,千万小心。”

“好,我知道了。

陈星河的身体一阵急闪,二十息后身影消失不见,瞬息之间跨越一千三百六十里。

就见山坳中耸立一座木塔。

此塔正是上次任务为玄阿七觅得灵器碎片,他用积分修复得来。

没有想到灵器在手,玄阿七还是死了,塔中有熊大岳和葛天真的气息。

“我来了!有何招数尽管施展出来。”

“吼吼吼……”暴虐气息铺天盖地,陈星河抖手便是二十五颗天雷珠,顿时响起一连串巨响。

是朱厌,身形象猿猴,白头红脚,山海世界传闻这种野兽一旦出现,天下间就会发生大战。

尽管这些家伙铜皮铁骨,身大力魁,仍然被炸得连连后退,痛苦不堪。

“既然不出来,那就不要出来了。”陈星河拍向腰带,下一刻三百六十颗天雷珠出现,他抬腿踢出重重光影,三百六十颗天雷珠飞射而出。

雷与火瞬间填满此地,进行地毯式清理。

十数道身影跳了出来,哇哇大叫着出刀攻击。同时地面翻开,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夹击,来势凶险,有死无生。

“死士?”陈星河轻弹手指,死士手中长刀离奇般生出一层祖母绿甲叶,在电光轻抚下破碎。

“神通?妖法?”二人难以置信,他们赖以逞威的魔炁斩魂刀毁得莫名其妙,没有趁手宝刃如何击杀对方?

陈星河送了十根黑针出去,这可不是双龙绝命针,而是仙剑世界大理城苗族商铺购买的无影神针,到手之后在针上涂抹了三种剧毒,极速射杀,例不虚发。

尽管两名死士早有准备,配有数件顶尖儿护身法器,然而无一例外全部穿透,眉心一点鲜红渗出血珠,当场毙命。

祖母绿甲叶消失不见,只要护身法器存在一丝金属,靠近陈星河就会腐蚀殆尽。

木塔忽然缩小,就见熊大岳和葛天真躺在地面上,玄阿七额头上插着符镖,身上套着二十圈特制金色绳索。

四名敌人现身,出手速度快若闪电。

他们快,陈星河更快,非但不退,反而向前,擦肩而过。

“咦?”四人大惊的同时,葛天真已经起身刺出一剑。

“叮……”剑尖直入心窝,陈星河双目轻跳,无视剑刃加身说道:“又是分魂秘术,你夺舍葛天真就为这一剑?”

“护身重宝?”葛天真刚想退后,锐影入眼。

“噗噗”两声轻响,葛天真栽倒在地,陈星河收起熊大岳和木塔,不料玄阿七的尸体动了。

“轰……”无量细丝缠绕,那四名死士的唯一作用就是据守一方拖延片刻。

只是陈星河并未大意,一直加着小心,玄阿七的尸体出现异样之际,他的脚下射出一丝闪电。

闪电纤细到微不可查,殷伽罗站在暗处喜道:“抓住了。”

谁知“轰”的一声,丛林拱起层层泥土,殷伽罗逃到空中狂喷鲜血,不敢置信地看向陈星河。

“咳咳,你不是人,这都逃得出来。”

喜欢开局夺舍大长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