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一线a观看 小区电工老周刘芳第九章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序曲纪元的伊洛塔尔大陆,几乎整个世界的都是荒漠,只有零星的绿洲点缀在这张黄色的苍茫地图之上,宛如夜空中的群星。

上下埃兰,是这片荒芜大地上最为强盛的两个国家,但除此之外,还有数之不尽的绿洲城邦和小国,天地之间,到处都是可怖的蛮荒魔物和半神英雄,能聆听神谕的使者,以及持有奇迹的战士与乐师,在这片古老但是却充满生命力的大地上,编织属于自己的故事。

自然,侍卫亚兰和公主伊芙的故事,便是这个时代,最为响亮的乐章。

此刻正是酷热的八月初旬,正午的烈日照耀世间,天穹之上却没有半点流云,仿佛利剑一般的阳光对天地间的所有生物施加公平的打击。

但是,随着银色时空门的开启,一股勃勃生机油然而生,清凉的风自其中而出,驱散暑气酷热。

侍卫亚兰愕然地看向那释放着强大能量波动,最起码也是一个‘大奇迹’的传送门,而公主伊芙目露警惕之色,她举起自己手中的匕首,护在了亚兰身前。

虽然说是公主,但是这位金发的窈窕女子却并非是大家闺秀——上埃兰之国的王女自然要精通弓马,虽然武技远不能和可以以一己之力对抗超过三十名精英刺客,并且将他们击溃的亚兰相比,但她不是没有自保之力。

【原初烛昼】和【革新】?世间的正神中没有这样的称谓,自伟大的诸神之王,光阴神王阿普图之下,九大主神的名讳所有伊洛塔尔人都铭记于心。

毫无疑问,原初烛昼,乃是邪神。

至少也是个外神。

仔细想想……吟诵召唤词,以神秘的,回荡在脑海中的呓语为源头,再建造奇异的,人类世界中不可能存在的怪异几何论坛,呼唤不可知彼方的遥远神祇……

而革新思想,某种情况上来说,有没有可能也是一种精神污染,将人彻底变成和之前不一样的存在,甚至是同化成烛昼……

这种事,真的是很危险啊!

“要不是我们此刻被困荒漠,你又深受重伤,这种事情,无论怎么样都是不该做的。”

伊芙知晓,倘若想要将亚兰治愈,就要使用奇迹,而一旦自己歌颂诸神,呼唤奇迹,那么下埃兰之国的此刻就会闻讯而来,再一次将自己两人团团包围。

那时,没有后援的两人,有极大可能性,或者说几乎必然会身亡。

而伊芙并不想让亚兰死,反之亦然。

正因为如此绝境,伊芙和亚兰才会同意,响应这外神的启示,建造祭坛,召唤祂的‘使者’。

“居然……”

亚兰呼吸了一口那充满生机的木气,赫然是感觉周身伤势就好上些许,打起精神,而伊芙也是感觉头脑一清,之前因为慌乱和紧张而衍生的愤怒也渐渐消除。

而周不易走出时空门时,这两位苦命鸳鸯又小小地惊讶一番。

在他们的想象中,外神的使者一定是狰狞可怖,亦或是凡人无法理解的怪异形态——这倒不是偏见,而是在烛昼之前,也的确有许多外神

欧美一线a观看 小区电工老周刘芳第九章

来到过乐章世界,祂们的使者大多奇形怪状。

而周不易,虽然因为审美不同,他们理解不了什么叫做翩翩君子,但却也能看得出,这位黑发绿瞳,面带微笑的男人,姿容之完美,几可与天上的神祇比拟!

而他身上蕴含的威压和力量,更是浩瀚如海,亚兰固然已经是伊洛塔尔大陆上的强者,如若全力施为,足以摧毁城市,动荡一域,但这份力量,面对周不易时,却如同滴水与沧海一般难以比拟。

“神!”

和亚兰不同,真的见过诸神之力的伊芙却睁大金色的眸子,她一瞬间就理解了周不易的力量,虽然不能和主神比拟,但是这份力量,的的确确是一方大神级的神力!

这是一尊真正的神!人间之神!

“看来你们就是召唤我的人?初次见面,我名为周不易。”

而这位神祇,却大大方方,没有任何倨傲地伸出手,要将亚兰从地上拉起。

“我名为亚兰。”“我名为伊芙。”

亚兰自然不会犹豫,他握紧周不易的手,借力站起,而就是这么一触碰,男人就感应到,有一股沛然的生机从对方身体中涌出,没入自己体内,仅仅是刹那,自己那些淤积的伤势,老久的暗伤,甚至是因为超负荷战斗而产生的灵魂疲惫,都彻底被这一股力量治愈!

而周不易也向伊芙行礼,双方交换礼节后,周不易环视整个世界,饶有兴趣地注视这个满是荒漠的天地。

“世界新生的感觉,虽然说是荒漠,但实际上具备无穷生机,只是蛰伏,需要有人引导,才能化作苍茫浩瀚的美丽景色。”

由人修成的神木感慨道:“苏昼那家伙,邀请我来到这里,是打算让我植树造林吗?”

他的脑海中,有苏昼灌输的,所有有关于乐章大世界的信息,周不易自然觉得这群操控凡人宿命的诸神颇为面目可憎,但苏昼也没有说明自己的目的,也没有告诉自己究竟要用怎样的方法帮助这个纪元的亚兰和伊芙两人。

他完全放任周不易自由,完全相信自己的这位老战友,一定可以找出他觉得好的方法。

周不易自然也有这个自信,别的不说,单单就是他将亚兰治愈这件事,就已经将所谓的‘剧情’极大改变,换到先驱空间,起码也是一个B级开辟权限5000探索点起步。

而另一侧,在周不易观察周围世界的同时,亚兰和伊芙两人互相确定了一番,惊喜地发现,他们的确都已经完全痊愈——如此一来,即便是再遇到下埃兰国的刺客集团围攻,那也不是不可以一战。

“请问,周不易先生……亦或是烛昼神使?”

在短暂地喜悦后,亚兰按捺住激动,他上前,带着敬意向周不易行礼:“请问,为了这次奇迹,我们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伊洛塔尔世界,超凡力量有三种表现方式。

一种,是磨砺自己体内的旋律,就像是亚兰一样,将自己的身躯化作奇迹的一部分,施展常人难以想象的破坏力。

一种,就像是伊芙,歌唱各式各样的歌谣,便可以音律呼应创世大乐章的力量,制造出种种神奇的现象。

而第三种,便是向诸神献祭,得到虚空,便可得到神力赐予。

任何力量都要有代价,第一种需要艰苦的修行,第二种需要持之以恒地感知天地之音,第三种更不用说,献祭本就是交换代价。

“我不需要代价。”

而周不易低下头,他看向亚兰与伊芙。

这位相较于上次和苏昼见面,脸甚至嫩了不少的人形神木摇摇头:“我也不是烛昼神使,我就是烛昼。”

他抬起头,看向天穹,轻轻笑道:“我只是受人之邀,前来帮助你们,并改变这个世界的。”

“帮助我们……”前者两人还好理解,但是后者,便令亚兰和伊芙面面相觑,面露不解之色:“为何要改变世界?”

他们并没有觉得这样的世界有什么不好。

生活的太久,他们早已习惯了荒漠和绿洲,甚至想象不了更好的世界,只能想想更多的绿洲,更多的城市。

而这点,对于从太阳都被星空神木所包裹,简直绿色无污染到极点的神木世界而来的周不易来说,也是难以解释的事。

周不易叹了口气,他看向两人,耐心地解释道:“两位,我能帮你们活下来,但是这是最小的事情。”

“你们的宿命这种事,我其实不是很在乎,你们两国的战争,我觉得也很普通,不过是最为普通的两国争霸而已,为了资源血战不休。”

“但是再怎么战斗,绿洲就这么大,这是一场分蛋糕的零和游戏,最愚蠢的游戏。”

他如此说着,周不易看向眼前荒木的青绿双眸中,充满信心和坚定:“而我可以将蛋糕做大。”

“让世界变得更好。”

“从源头处就斩断两国战争的根基,斩断你们遭遇危险的可能,在全新的世界里面,即便你们还会有全新的宿命,但却也和现在的命运再无关联。”

周不易向前走出一步。

他伸出手,想要施展自己的力量——继往之木,乃是可以在月球,火星甚至是木星卫星甲烷大气中成长壮大的超级生命,区区荒漠,简直可以说是肥沃无比的乐土。

但是,在男人伸出手的刹那,他便感觉到了有些不对……这个世界的存在根基并不允许他如此简单粗暴的施展自己的力量,虽然也不是不能使用,但强行施展,只会事倍功半,而且无法被世界本身所呼应。

“原来如此。”

哑然失笑,周不易收回手,他摇摇头,吐槽了一句:“我就说以苏昼的艺术细胞,便不至于突然为自己写一首歌。”

“旋律吗?为这创造世界的无限大曲目,也增添上属于我的一曲,如此一来,世界才会承认我。”

男人收手,然后反手间,一支淡绿色的玉箫就浮现于周不易掌中。

而后,在亚兰和伊芙还未反应过来时,便有幽静的萧声响起。

就像是一阵温润的风吹过竹林,又像是一场迅捷划过天际的小雨,浓郁至极限的生命气息,青绿色的木气澎湃,令天地都为之一亮。

“这是,从未听过的曲目……”

伊芙睁大眼睛,金发的公主虽然从未听过这种陌生乐器奏响的声音,但旋律本就是没有国界的,只要是人类,哪怕无法欣赏,也能知晓何为曲调,何为旋律中的心情。

而亚兰更加简单,他不是很懂音乐,反而更加能理解萧声中,那听似孤独的萧瑟中,蕴含着宛如草木一般生生不息的坚韧。

——孤独一人,支撑文明。

不死是诅咒,不死是劫难。

但不死也是祝福,不死也是守望。

不死本身,也是不死者的责任。

忽然。

烈阳之下,荒漠中突然绽放翠绿的颜色。

古老的荒漠,在更加古老的年代也曾经是绿洲,早已死去的根系和枯败的枝叶,在奇迹的旋律之下,突兀地重新焕发生机,重新舒展枝叶。

霎时间,就在亚兰和伊芙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以周不易为中心,整个荒漠都已郁郁葱葱,化作一片生机勃勃的绿洲,而一汪清泉更是从大地的缝隙中涌出,在诸多青草环绕之下,显得清澈凉爽。

萧声悠扬,带着苍苍茫茫的浩荡之音,就像是树海喧哗,无穷叶声翻腾,随着周不易迈步向前行走,伊洛塔尔大陆几乎完全由黄沙构成的版图上,出现了一个翠绿的点。

而后,这点延伸,要化作翠绿的线。

感情?爱恋?宿命?死后重生后的爱人,是否还是原来的爱人?

原本,序曲纪元的亚兰和伊芙,要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困境和问题,他们无法解决,只能接受,故而最终会引向那悲剧的结局。

但是周不易从不在乎这种小事——管他什么问题,直接把这个荒漠世界改造成森林世界不就好了吗!

大地之上,自异界而来的神木之烛昼周不易,正在呼唤清风扫六合,以绵幕柯叶遮蔽荒漠,仿佛造物之神,生态圈之主那般,改造整片天地。

而苍天之上,诸神仍然与原初的烛昼征战。

【这就是你的计划吗?呼唤异界的眷属,改造世界,将舞台改变,这样宿命便不攻自破?】

光阴神王阿普图站立在山脉之神的肩上,这位健壮的老者正在一次次射出时光之矢,迎战苏昼喷吐的一次次烈焰与雷霆。

双方在世界的夹隙中战斗,他们在遥远的时光之间以人躯搏杀,在不久的未来刀剑相向,神王在自己的纪元有着凌驾于万物的神力,祂呵斥天地束缚神龙,阻止对方闪避。

【不可能的】祂肃然道:【所谓的宿命,就是不可抵挡的结局——即便是那神木烛昼,令整个伊洛塔尔大陆处处苍翠,遍地都是奶与蜜之地,但人心的贪婪不可能满足,人类永远会征战】

【即便是没有上下埃兰的仇恨,人类依然会为了种族,肤色,口音,地域,甚至是单纯的食物喜好而互相攻击……就更不用说信仰和利益,而只要有战争,有矛盾,永恒与变动就会被卷入其中,进而踏上难以抉择的宿命!】

【你的使徒,会被我等诸神的使徒剿灭,你能挡住我等,却无法挡住那些凡人】

【等着吧,天地之间,所有的半神英雄,所有能听见神谕的使者,都将会去剿灭那神木烛昼……】

神王嘴角翘起,祂拉开自己的长弓,从自己的箭囊中,抽出了属于时光的七大神箭之一:【他会死】

‘后悔’‘不甘心’‘麻木’‘恐惧’‘忽视’,以及强大的‘熵’与‘必然’。

这是,一旦射出必中,必伤,必然令敌人重创的一箭。

即便是过去无数次与外神战斗,但光阴神王从未动用过这代表着宿命神力的一击,祂张弓,搭箭。

【而你会失败】

然后,阿普图宣告:【这就是‘必然’!】

一箭射出,无形无质的神箭汇聚成型,就像是有限必然会被数尽,就像是生命必然会面对死亡,就像是光的映照必然会出现影,就像是存在苍穹必然就有天之下,有星空就必然有无尽的远方。

神箭不可违逆,不可阻挡,不可抵御——一切技巧和防御都不可能应对此箭,它划破时空,似乎就连时间本身都无法影响这一箭的绝对。

在它面前,大道都被洞穿了。

“咔嚓。”

可是,面对这堪称合道境界巅峰一击的神箭,头有三角的神龙却抬起头,张开口,直接将这必杀一箭吞入腹中。

“必然?好吃。”

他咀嚼了一下,令足以摧毁世界的爆炸在口中翻腾,苏昼在光阴神王阿普图惊怒交加的表情中,将这七大神箭之一,神王最为看重的神器咽了下去。

张开口,向对方展示已经空无一物的尖牙利齿,神龙哈哈大笑道:“你说必然就必然?你XX谁啊?”

“我还必然无伤接下你这一击呢,你瞧,我的必然必然了你的必然,你要是再敢说这个词,我就必然到你听见这个词就完形崩溃!”

假如这个悲伤的世界,注定永恒会出现一次又一次的悲剧,那就一次又一次地去改变不就好了。

至于那些半神英雄,神谕使者,诸神使徒。

神龙低下头,看了眼天之下的世界。

他笑了笑:“我相信周不易。”

“或许你们不知道,但我却比谁都清楚……在另一个世界,他也是真正的主角。”

大地之上。

周不易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男人放下玉箫,他眯起绿色的双眸,若有所思地看向远方:“看来,这个世界的‘抑制力’,亦或是说,‘世界修复力’出现了啊。”

作为最早和先驱空间探索者合作的世界领袖,他当然比绝大部分人都清楚,每个世界都具备一种‘趋势’,这种趋势就像是没有同意的人类之间肯定会打内战一样,是各方面因素缔造的大势。

而先驱探索者要改变的,就是这样一种固定的趋势,将其带向全新的,从未见过的未来。

换而言之,先驱探索者,就是逆转大势之人——甚至就可以说是宿命的敌对者!

当然,宿命的敌对者可太多了……混沌,探索,奇迹,超越,哪个不想打爆祂?

最起码,现在作为烛昼的周不易,也很想。

所以,亚兰和伊芙就看见,文质彬彬的男人,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艘战舰。

“啊?”

不仅仅是亚兰目瞪口呆,就连一向端庄有礼的伊芙都呆愣在原地,仰视着眼前这艘‘啪’的一声就出现在半空中,全长超过八千米的‘可变形飞船·超时空神木要塞’,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

那是,足以安置超过百万的世代飞船,也是可以变形成超级机器人无敌要塞……这玩意并不算多特别,在众多星际背景的世界,它的存在都非常合理。

但是,对于奇幻神术背景的伊洛塔尔世界来说……这显然显得有些……

“想要对抗趋势,就需要崩坏世界的画风。”

就在这个世界的‘男女主’被震撼到几近于痴呆后,很清楚原始文明的土著见到超级炫酷的高科技飞船后会有什么反应的周不易哈哈一笑,便用接引光柱将他们收入要塞内部。

驾驶着飞船的男人,意气风发道:“你谈恋爱,我就搞世界改革;你整魔王讨伐,我就直接一转宇宙战争。”

“你想要奇幻神术,我直接高科技舰炮洗地;你弄荒漠西部片,我立刻植树造林!”

周不易的身后,站在从未见过的高科技舰桥中,环视那些明灭不定的投影光幕,有着天正联盟移民船团logo的各式各样电子设施。

古装奇幻悲情爱情穿越剧男女主,侍卫亚兰和公主伊芙,在震撼过后,就陷入了沉默。

随后,便可听见周不易的指令。

“过来,亚兰,你来操控这个电弧分解炮,轰那边那个据说是山神后裔的土元素泰坦!”

“你,伊芙,去控制那边的阳电子破坏炮,把那边正在吟唱大奇迹的神官団消灭掉!”

“……是!”“好!”

于是,一切就都改变了。

激荡的军歌响起,史诗一般的鸣奏乐,在超时空神木要塞启动的刹那,就响彻天地之间。

古装奇幻悲情爱情穿越剧,在短暂地植

欧美一线a观看 小区电工老周刘芳第九章

树造林保护环境宣传片后,变成了诸神使者与魔王战斗的魔王剧本。

而现在,就彻底变成了乱套的崩坏画风外星人入侵奇幻世界的怪异大战。

在伟大的神木船长周不易的指引下,侍卫亚兰和公主伊芙,也于此变成了物质冲击炮手亚兰和光束炮射手伊芙。

“了不起!就该这么改,倒不如说,只能这么改!”

苏昼的狂笑声响彻古老的纪元天穹,而神王狂怒的声音震荡天地,但却又显得如此无力。

——宿命?

——革新打的就是宿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