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抵在阳台上律动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尘世黎明号上层区,一间能够看到开阔天空的观景房间中,高文正静静地坐在足足占据了一整面弧线墙壁的宽阔落地窗前,云层上空过于刺眼的天光被水晶窗户过滤,化作明亮却又柔和的光芒洒进房间,照亮了房间中的陈设,也照亮了旁边小桌上放着的一份文件。

高文看了那份文件一眼,随口对着旁边的空气嘀咕道:“说真的,这确实不是最佳方案。”

“但最后它还是被通过了,”空气中传来琥珀的声音,她娇小的身影从一道暗影裂隙中跳出,轻巧地落在高文旁边,“这说明大家也知道现阶段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像你说的嘛,总不能这时候再打一场内战。”

高文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对塔拉什会议的最终结果进行着默默复盘,同时计算着这场会议能够让这个世界获得多久的发展时间。

将废土边缘区域已经获得净化的大片土地重新归于“开拓国度”之手,一来是遵循了法理上的合法性,另一点则是弥补之前战争中提丰、高岭、奥古雷和塞西尔四个国家所付出的巨大战争成本——在宏伟之墙崩塌之后,这四个围绕废土的国家面临了最正面、最沉重的压力,付出的代价当然也最大,这方面是没有人可以质疑的。

而在另一方面,深蓝之井以及塔拉什平原核心地区被划为中立地带,同时三大帝国成立国际能源监管组织,出资出力出技术,将深蓝之井输出的魔能输送至全世界,这也是高文从一开始就跟奥菲莉亚商定的方案,得到了另外两大帝国的支持之后,联盟中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

最后,则是将刚铎废土中那些分配完之后“剩下”的大片区域直接划为全世界共同财产,由三大帝国牵头,各国参与合作进行共同开发和研究,任何一个国家均不可对上述地区声张任何主权,并在联盟框架的基础上设置严密的监督管理体系——虽然名义上是联盟各国都可实行监督权,但实际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就是三大帝国说了算。

就像高文说的,这确实不是什么最佳方案——但却是现阶段最可用的方案。

“在大国吃饱的同时,至少要给小国留一口汤,哪怕这口汤的分配权都要把持在大国手里,最起码我们也能确保这口汤的存在,这就是维持联盟秩序的‘底线’,”高文轻声打破沉默,“所谓各国参股的联合开拓组织,本质上就是一口汤锅,我们给了每个国家分润一些利益的机会,那么只要三大帝国自己不打起来,龙族和海妖这样的特殊成员国对刚铎废土没有

被抵在阳台上律动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

进一步的‘念头’,剩下的国家就不会乱起来,起码暂时乱不起来。”

“是啊,前提是三大帝国自己没打起来,”琥珀耸耸肩,“能一直维持现在和提丰、白银之间的友好局面当然很好,但长远谁说得准呢?提丰可不是省油的灯,精灵……精灵更让人紧张。过去几千年他们虽然一直是个窝在森林里爱好和平的种族,但根据我这边对现有情报的汇总和推演,今后他们可能就要有一些变化了。

“群星圣殿的坠落在精灵社会中激起了极大的波动,这个暮气沉沉的古老帝国就像突然被雷鸣声惊醒,现在那片森林中所有蛰伏千年的东西都在一点点活跃起来,远古铸造厂在得到重新修缮,学者们在建立新的研究设施,尘封的档案馆和分散在帝国境内的古籍、书卷都在被启封,这一次,白银女皇甚至在塔拉什会议上主动提出了跨国开拓组织的理念,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古老的种族已经从和平梦境中醒来,他们对外面的世界感兴趣了……”

“迟早的事,”高文显然对琥珀所讲的事毫不意外,“群星圣殿对精灵而言就如一道锁,甚至算是另一重意义上的‘心灵钢印’,这道锁消失之后,他们迟早是会从森林里走出来的——开拓本来就不只是人类的特权。不过……”

他说到这摇了摇头,手指轻轻敲击着座椅的扶手:“刚铎故土还很大,这块蛋糕还可以分很长时间,最起码在几十年内,这张‘餐桌’都足够喂饱联盟中的每一张嘴,而等到餐桌渐渐趋于饱和,各国的矛盾开始凸显的时候,我们肯定是要找一张更大的餐桌的。”

“更大的餐桌?”琥珀好奇地皱了皱眉,然而高文却没有回应她的疑问,他只是若有所思地抬起头,遥望着窗外那片晴朗开阔的蓝天。

“你最近又遇上过跟夜女士的神性力量有关的‘神秘情况’么?”高文突然收回了视线,有些关心地看了琥珀一眼,“这段时间没接触‘逆潮’方面的事吧?”

“放心吧,我可爱惜生命了,这阵子听见那帮技术员讨论‘逆潮’这个词我都立刻跑出去好远,”琥珀连连摆着手,“而且也没再遇上过异常现象,不管是暗影沙尘还是暗影印痕也都显得很安静,我感觉夜女士的力量应该是暂时平静下来了……”

高文轻轻皱了皱眉:“……还是搞不明白那道暗影印痕的本质和作用么?”

“我研究了好久,没什么进展,”琥珀无奈地嘀咕着,随手在空气中一挥,那道如幻影般的灰白色印痕便出现在她手掌中,如没有重量的云雾一般在空气中慢慢飘动,“虽然可以肯定这东西是夜女士留下的,但不管我怎么感应,它的‘力量之源’都不指向任何地方,哪怕放到暗影界里它也没任何变化,看来想要依靠这东西找到夜女士的神国是不太可能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又抓着印痕的两端使劲拽了拽,然后跟抡着根绳子一样拿它甩来甩去:“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东西拿来当弹弓倒真是一绝哎,弹性韧性都刚刚好,而且不管怎么用都不会绷断,我这辈子就没见过比它还好用的弹弓皮筋……”

“……夜女士的一缕神性到你手上就能干这个是吧?”高文立刻瞪了这个皮的不行的半精灵一眼,“暗影沙尘让你打架的时候扔出去糊人眼睛,暗影印痕让你当弹弓嘣人玻璃,回头你把夜女士的权杖再偷过来打算干嘛?敲人闷棍还是开酒瓶子?”

琥珀立刻脸不红心不跳张口就来:“那得看暗影权杖的具体形态,说不定只能当撬棍……”

“真亏你当初还信誓旦旦说自己是暗夜神选。”高文一摆手,不过就在他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听到观景房间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循声回头望去,便看到了提尔正探头探脑地钻进来。

“高文你果然在这儿啊!”看到房间里只有高文和琥珀,提尔顿时笑了起来,身后长长的尾巴紧跟着便一拱一拱地进了房间,同时还没忘了用尾巴尖把门带上,“我找你半天了。”

“……你又把那六个分身搓成尾巴了?”高文本来还想问对方的来意,这时候突然注意到她身后那长长的尾巴便随口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打算长期带着那六个分身。”

“嗨,会议都结束了我还带着她们干嘛,成天控制着七个身体直立行走累都累死了,”提尔立刻摆了摆尾巴尖,“还是用这个形态走路更舒服点,最起码重心很稳……”

“……反正我是不太能理解你们海妖的思维方式,”高文干咳了两声,这才询问对方来意,“你找我半天了?有什么事?”

“哦,我跟你说一声,我把塔拉什会议的结果都报告给女王那边了,现在安塔维恩那边正在做准备,过阵子就会有一艘运输船抵达洛伦大陆,把我们目前打捞到的所有符文石都带过来——顺便拉一船‘货’回去,”提尔随口说着,“另外女王那边还表示她会专门安排一部分擅长网道蝶泳的姐妹潜入深蓝网道,去寻找其他符文石的下落以及安置信号中继器。

“理论上那些信号中继器一旦识别到符文石就会尝试构筑一个更稳定可控的收发链路,虽然不知道这办法管不管用,但多尝试一下总没坏处。”

高文一边听着提尔的话一边微微点头,旁边的琥珀则在思考了一下之后问道:“说到拉一船‘货’回去……你们真的就这么决定了么?作为这次废土战争的主力军团之一,哪怕你们并不是洛伦大陆上的国度,也是有资格从联合开发中分一杯羹的,结果你们就要了逆潮的小半截尸体……”

“对我们而言,这比陆地上的‘资源’要有用的多,”提尔笑了起来,并不动声色地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深海中有我们需要的一切,远比陆地能给我们的东西要丰饶的多,而相比之下,一个神明的尸体可就稀有多了……”

高文非常敏锐地注意到了海妖小姐嘴角那点亮晶晶的痕迹,表情变得格外怪异:“说真的,那玩意儿你们也真能下得去嘴啊?”

“下得去下得去,”提尔立刻点着头,一边点头还一边用尾巴尖飞快地拍着地板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你们真不觉得那玩意儿卖相还可以么?我可是去看了一眼,那个肉质……嘶溜……”

高文琥珀:“……”

“嗨,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明白,”提尔看到高文跟琥珀的脸色就知道这里面有严重的物种隔阂,而作为一个海妖,她已经习惯了跟陆地种族之间的这种隔阂,于是浑不在意地挥挥手,“你们是不知道深海里有多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逆潮那样的在放在安塔维恩的餐厅里顶多也就是个大肉丸子……啊,我不描述了,我感觉你俩已经快吐出来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把那东西拉回去也不全是为了尝尝鲜,主要是为了研究的……”

海妖的技术让她们能够从神明的尸体中提取出纯度极高的强大能量,这种能量陆地种族尚无法掌握,却可以用来给她们那艘庞大的星舰供能,这一点高文是知道的,而且他还知道海妖们最近两年修复星舰的工程有了极大进展——随着对这个世界的“魔力”逐渐产生感知,海妖们终于找到了对抗“法则偏差”的办法,她们已经成功重启了安塔维恩的许多单元,虽然距离星舰完全启动还遥遥无期,但这个在“原始星球”上困厄了几十万年的种族……如今终于有了一丝希望。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说起来,你们的飞船修复工程进展怎么样了?”

“听说进展挺快的,现在我们已经可以让安塔维恩的核心融合塔稳定运行一段时间,而且能量输出效率达到了50%以上,”提尔心情很好地说着,“只要能源不成问题,许多事情就方便多了。不过具体的情况我也不了解,毕竟我不是深水技师或者深海女巫……啊对了,还有件事!”

提尔仿佛突然想起什么,声音骤然提高把高文和琥珀都吓了一跳,紧接着她便竖起了尾巴尖,一脸严肃地说着:“我听说……她们成功让超光速通讯阵列启动了,虽然只启动了很短的时间。”

“超光速通讯阵列?”高

被抵在阳台上律动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

文一愣,下意识地与旁边琥珀对视了一眼,而在两秒钟的思维空挡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了这背后的意义。

一件事如闪电般划过他的脑海——星海间的通讯!

“安塔维恩拥有超光速通讯的能力?”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不过紧接着又说道,“啊,对,你们当然有这个能力,那毕竟是一艘用于深空移民的巨舰,在天文尺度上进行通讯必然得突破这个难题……你们的超光速通讯阵列启动了一段时间,意思是不是就是说起码短时间内,那东西是能用的?!”

“啊……当然能用,”大概是被高文突然异常严肃的表情给吓了一跳,提尔的尾巴都绷直了一瞬间,然后赶紧点头,“不过非常不稳定就是了——我们本来是打算用它来搜索另外三艘失去联系的姐妹舰,没想到刚刚完成一轮扫描主天线就宕机了……现在大女巫海瑟薇正在想办法找出里面的故障……”

琥珀看了看高文又看看提尔,脑袋里面使劲寻思了一番才终于跟上当前话题,犹豫着对高文开口:“那什么……我虽然不太懂‘超光速通讯阵列’什么意思啊,但我大概猜到你们在谈什么了。你该不会是打算……借助安塔维恩的那个通讯装置去回应我们收到的那个‘信号’吧?我是说趁着那个通讯装置能用的时候……”

高文眉头紧皱,仿佛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思考,但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不能如此鲁莽,贸然回应一个极有可能比我们先进的异星文明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这件事得慢慢讨论,更何况安塔维恩的超光速通讯阵列也不一定能完成这项任务,听上去它的状态实在糟糕——而且海妖也不一定愿意……”

喜欢黎明之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