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污到你湿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唉,苦恼!我能出来,但内丹必须留在里面,否则,就是拼了,我也要干掉那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常小倩一边骂,一边叹气。

“老大,重点还是收仙笼,丧门星没了这玩意,也不算个屁。”白狐道。

废话连篇!

要是能直接抢来,让常小倩直接干了尚晨,哪有后来的故事。

尚晨的干女儿都被抓了,他还不是无动于衷?

“白飞,我现在是废了,不如你收回内丹,迅速去攻击他,一个屁将他崩晕,万事大吉。”常小倩怂恿。

粗俗!

又是一个假闺蜜,有意在老大面前诋毁狐仙的形象。

但白狐没反驳,可怜巴巴看着牛小田,很快就从他的眼神读懂,内丹近在咫尺,牛老大绝不会给。

否则,尚晨想要抓狐仙,无异于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用屁崩,我赞成。”牛小田笑了。

“老大,别闹了,我没屁的,一滴流都没有。”

白狐连忙摆着小爪子,不停给牛小田使眼色,以前的糗事千万别说出来,谁还不要个面子。

而常小倩此时的注意力,却不在二者的谈话,她伸长脖子竖起耳朵,感知片刻后,蹙眉道:“可恶的糟老头子,见我半天不回去,正在威胁常娥,说要毁掉内丹。唉,可怜的常娥,被他折磨好几天,都要熬不住了。”

常小倩很在意人类伙伴,值得夸赞,在冷血的蛇类中,算是难得的异类了。

怎么办?

只能直接干了!

“小倩,你会装死吗?”牛小田认真地问。

“干什么?”常小倩警惕起来。

“我出去会一会丧门星,你装作被我干掉了,让他彻底没指望。或许,他会孤注一掷,我们还有胜算。”

“容易啊,装死我最在行了!”常小倩说完,化作一条三米多长的大黑蛇,软趴趴地从床上滑落到地上。

真有一套!

牛小田佩服得都要吐了,因为,常小倩还能释放出类似腐烂的腥臭之气!

“小倩,装过头了,新鲜死的那种。”牛小田捂着鼻子提醒。

腥臭之气散去了,地上的大蛇,不仔细感受,似乎毫无一点生机。

“老大,我就不参战了!”

狡猾的白狐临阵退缩,不地道地溜回了养仙楼里。

牛小田快速打开保险柜,三张血符就摆在那里,干脆就用最狠的那张,血池符,让尚晨洗个血水澡!

与此同时,牛小田还揣起了破体锥,难保会正面交锋斗上一场。

惑风球、蛇皮鞭和其它符箓,就没必要带了,难说能对尚晨这种修为起作用。

准备齐备!

牛小田将大蛇挎在肩头,太长了,几乎拖拉到脚面。

没法子,肉身变大变小是真正的神通,即便到了灵仙级别也做不到。

牛小田扛着沉甸甸的大蛇,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傲然挺立。

将手在嘴边拢成喇叭型,对准门口方向,牛小田小声道:“丧门星,蛇仙被我弄死了,你要不要给它收尸啊?”

不必担心听不到,尚晨这种修为,耳力很过人。

尚晨听到了,内心相当震撼,仔细感受下,果然有死蛇的气息。

这小子,居然如此凶残,当真是个厉害的对手!

尚晨有了退意,到底还是人性的贪婪,占据了上风,决定铤而走险。

先杀牛小田,再带走白狐。

至于蛇仙,死就死吧……

尚晨也不理常娥老太,下了车,提起体内气息,飞檐走壁,眨眼就跳过了围墙。

“牛小田,交出白狐,饶你不死!”

尚晨冷冷威胁,缓步逼近,腰间挂着的小笼子,随之晃动,正是收仙笼。

“我以为,你会说,先交出你的女儿。”牛小田嘲讽。

“女大不中留,嫁给你也不错。小小年纪便一身本事,将来必定是人上人。”

尚晨笑了,很欣赏的口吻,但在牛小田看来,这不过是麻痹战术。

猜对了!

就在尚晨距离牛小田五米远之时,他突然抬起手,一根短短的金针,便缓缓飞了过来。

唰!

牛小田肩膀上的大蛇不见了,常小倩察觉到危险,闪了!

大事不好!

牛小田只觉心脏停止了跳动,周身更是如同被绳索捆住一般,无法移动分毫!

尚晨脸上的笑意也化作了嘲笑,做出抱着膀的轻蔑姿态。

好厉害的法宝!

牛小田顾不得搜索脑海,分辨这到底是什么法宝,急忙运转真武之力,由膻中穴,冲击在诛妖剑上。

诛妖剑启动,一柄虚影大剑,挡在了牛小田前方。

金针传递来的气息,立刻被阻断,牛小田的心跳恢复,身体一松,堪堪躲过一劫,大口喘着气。

“诛妖剑!”

尚晨认识,脱口喊出了名字,眼中的贪婪之色,越发浓郁。

金针还在逼近,已经碰触到诛妖剑的虚影,正在嗡鸣着穿入其中。

“小子,这宝贝也归我了。”

尚晨胜券在握,他哪里知道,此刻的牛小田行动恢复,能轻松避开,只是故意站着不动,正在集中精神念动咒语。

唰!

牛小田猛然抛出了血池符,瞬间燃烧干净,一片虚幻的血浪冲向了尚晨。

面积很大,以至于尚晨来不及躲开,直接冲在了身上。

“真恶心!”

尚晨恼羞不已,周身泛起一层白雾,试图将污血冲散,但血浪太大,一时间,处在了胶着状态。

失去控制的金针,落在地上,并没有发出响声,不是金属。

机会难得!

牛小田收起诛妖剑,突然腾空跃起,运起真武之力到极限,将手中的破体锥,瞄准尚晨,直接掷了过去。

尚晨发现了,心头猛然一惊,急忙低头躲闪。

破体锥擦着他的肩头而过,划破昂贵的西装,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尚晨感到了疼痛,呆在当场,自负刀枪不入的他,竟然被轻易的破防了!

后果很严重,自幼练习纯阳功的他,最怕流血。

犹如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条皮外伤,将会导致邪气能够入侵,造成难以逆转的伤害。

尚晨周身白气变得凌乱,出现了若干个空虚之处,而虚幻的血浪汹涌向前,终于将他彻底淹没在其中!

喜欢乡村小术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