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啊哦好猛好力啊哦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江西境内,诸多商船都被征用,运送士兵和粮草前往预定地点。

这些被征用的商船,虽然没有报酬,却可领到一张税贴。按照该船载货量,在过九江钞关时,有二十次榷税折扣优惠。

而且,随便换哪条船过关都行,钞关税吏只认那张税贴。

商贾们对此很满意,历来打仗,都会征用民夫和商船。就算赵瀚啥都不给,他们也不敢说什么,过路费优惠打折卡已经很不错了。

那是实打实的优惠,就算自己用不上,也可以转卖给其他商人。

这种做法,去年就搞过一次。

外地商贾对此惊叹不已,回到老家之后,甚至主动做宣传,都说赵天王对商家仁义得很。

夏季。

广东的南院军——

江大山率正兵三千北上,在江西征调农兵三千,征调民夫五千,共一万一千人。出鄱阳湖,沿长江而上。先打临湘县城为据点,再去攻打岳州府(巴陵县城)。

江良率领正兵两千,继续驻防广东。

湖南的北院军——

黄幺率正兵三千,农兵两千,征调民夫四千,共九千人。从长沙出兵,攻打湘阴。

李正率正兵两千,农兵两千,征调民夫四千,共八千人。从长沙出兵,攻打宁乡、益阳。

江西的中院军——

赵瀚亲征,统领亲兵一千。

张铁牛、刘柱率正兵五千、农兵三千,征调民夫九千,共一万七千人,经广信府进浙江。

江西的东院军——

费如鹤组建的五千新军,农兵三千,征调民夫八千,共一万六千人,从湖口步行攻打东流县(安徽东至县东流镇)。

以上,算上民夫在内,共计出兵62000人。

整个战略计划,大同军就像只螃蟹,伸出两把大大的蟹钳。

一把蟹钳去剪洞庭湖平原,一把蟹钳去剪整个江南。

必须速战速决!

五月底,南昌已成交通站,除了湖广军队之外,其他几路大军都要从这里通过,无数粮草也得征用商船来调运。

顾杲、吴应箕和黄宗羲,直接被扔在南昌,因为水师要去打仗了。

江边密密麻麻全是船,江面也到处是船只通行,还有无数苦力在码头搬运物资。

三位名士游走在码头上,眼前的情况,有些出乎他们预料。

“江西兵此战必胜啊,”吴应箕感慨说,“如此大的战事,竟无一人恐慌,也无一人怨怼。小贩趁机来做生意,苦力也能搬货赚钱,商贾更是闻风而动。便是出城做事的官吏,也一个个面带喜色,打仗就意味着他们能升官。”

“这里打仗,似乎不扰民,”顾杲说道,“我看那些被征募的民夫,似乎也非常乐意。”

黄宗羲说道:“我刚才找人问了几句,大同军的随军民夫,从去年就改了制度。没有行饷,只有月粮,并不强征,自愿报名。”

顾杲颇为疑惑:“只管饭还有人报名?”

黄宗羲解释说:“十二岁以下孩童无法分田,赵濯尘原占地盘当中,有些孩童已经年满十二岁,但由于这个原因没有田产。如果家人做了民夫,没有田产的孩童,就能在家乡获得田地。即便未满十二岁,也能先预定下来,年龄足够立即分田。”

“难怪那些民夫,只领口粮打仗都如此积极。”吴应箕叹息。

“江西有那么多田产可分吗?”顾杲问道。

黄宗羲解释说:“江西一直在往外移民,以充实战乱地区人口。每次新占地盘,江西移民之后,都能在家乡空出一些田产,正好分给那些民夫的子女。还有就是,有些女子出嫁,田产留在娘家,其名下已无田产。只要丈夫做了民夫,失去田产的妇人也能重新获田。”

吴应箕感慨道:“这一系列田政,果然厉害得很。耕战,耕战,古人诚不我欺也!”

顾杲喃喃自语:“大明这边,人人畏惧打仗。反观赵濯尘麾下,官吏、武将、士兵、游民、商贾、农民,竟然全都盼着打仗。”

黄宗羲好笑道:“只有大地主吃亏,田产被分得所剩无几。”

突然,浩浩荡荡又来十多艘大船。

“赵先生来了!”

有懂行之人,突然指着船队大喊。

大同军各部,不准以将领姓氏为旗帜,只能打出大同军旗和部队番号旗帜。

而眼前这支船队,却飘扬着“赵”字旗。

由于南昌附近航道太过拥挤,赵瀚的船队没有靠岸,从赣江支流直接朝信江驶去。

三位名士立即行动,他们雇佣一条小船,在傍晚时分追上停靠的船队。

拿出水师的推荐信,三人很快获得召见。

“无锡顾杲(贵池吴应箕、余姚黄宗羲),拜见赵先生!”

“哈哈,三位不必拘礼。”

赵瀚请这三位名士坐下,不由朝着黄宗羲多看几眼。

吴应箕拱手说:“学生本欲至江西,请赵先生速速发兵江南,没想到根本不用学生多言。”

“阁下是贵池人?”赵瀚问道。

吴应箕说:“然也。”

赵瀚笑道:“你去湖口,帮着费将军谋划做向导。他打下东流县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你的老家。”

吴应箕说:“晚生之才,并非兵事。”

说着,吴应箕拿出几篇文章,都是关于如何维持江南治安、平抑江南物价、稳定江南市场的。

赵瀚仔细阅读之后,发现此人并非寻常书生,而是一个社会经济类学者。

“你这篇平寇文章,对江南水匪很熟悉啊。”赵瀚笑道。

吴应箕尴尬道:“年少轻狂时,曾仗剑江湖,与江南游侠多有交往。”

“很好!”

赵瀚说道:“等大军杀到太湖时,交给你一个差事。招降那些太湖水匪,让他们交出船只,乖乖当良民分田。小渔船我不要,他们也可继续打渔。以往罪孽,既往不咎,但若再犯,新账老账一起算!”

“倚先生之威,必能招降水匪!”吴应箕非常高兴,刚来投奔就有立功机会。

赵瀚对于官兵、匪寇的态度,已经有所转变。除非民愤极大、恶名远播之人,其余都允许解甲归田,不再规定必须诛杀首领。

世道越来越乱,就拿浙江来说,许多百姓都有吃人的经历。

不只是吃尸体,而是杀活人来吃!

这你怎么去追查?

包括早期被送去挖矿的俘虏,如今也在陆续释放。比如在吉水县俘虏的广信兵,只要没累死在矿山,全部放回原籍,而且还能分田,费如鹤的族人也释放之列。

相当于劳动改造吧。

罪行轻的,挖矿一年释放;罪行稍重,挖矿三年释放;罪行严重,至少要挖矿五年。

这样设定期限也好,给劳改者一个念想,免得搞出矿徒暴动。

赵瀚又看向顾杲:“先生是顾东林之子?”

“从子。”顾杲回答。

赵瀚笑道:“顾东林创办东林书院,那副对联我非常喜欢,实乃读书人之座右铭。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顾杲拱手:“先生过誉了。”

赵瀚又说:“我还记得一篇文章,里面好像有如此语句:木偶兰溪、四明;婴儿山阴、新建而已。乃在遏娄江之出耳?”

三位名士,面色剧变。

这是东林党魁顾宪成的文章,他作为罢官归乡的平民,把当朝宰辅视为木偶和婴儿,一介布衣可以左右大明首辅的人选。

顾杲连忙起身

校花啊哦好猛好力啊哦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作揖:“此戏言也,并非当时之作。”

确实并非当时之作,而是那场斗争之后数年,顾宪成写的总结性文章,带有“战略上藐视敌人”的味道,并非政斗时能十拿九稳换首辅。

但是这种语句,足够让任何统治者忌惮!

有人说,东林党代表某某阶级,代表什么江南财阀。可跟东林党做对,也有江南大地主、大商贾,这玩意儿不能非黑即白的判定。

就是党争而已!

一旦卷入政斗,再纯粹的人也会污秽不堪,东林党自然也不列外。

最初,根本没什么齐楚浙党和东林党,斗起来互相扣帽子。扣来扣去,自己都相信了,干脆真的去结党。许多在旁边帮着说话的官员,也被归为某某党,只要说话做事,必被打入某党。

然后就不辨是非,我党某人再烂也要保住,你党某人再好也要弄死!

只有完全控制朝堂,才能按照自己的思路来治国。

首先是阁部之争,内阁与六部都想掌权,相权与部权是党争的核心。其次是内阁与科道,相权与监察权互相利用,同时又势同水火,科道言官夹在内阁、六部之间当搅屎棍。

搞到最后,吏部与京察,成为相权、部权、监察权的斗争旋涡。

而皇权高高在上,与其说是被架空,不如说皇权失去对职权部门的控制,因为党争把中央各机构给搞乱了。

赵瀚问道:“阁下欲在江西组党乎?”

“不敢。”顾杲连忙否认。

“不敢,还是不想?”赵瀚问道。

顾杲解释道:“没必要。”

赵瀚笑问:“为何没必要?”

顾杲回答说:“不管是东林党,还是复社,宗旨都是驱逐奸佞、选贤用能、励精图治。而江西已然大治,东林党人、复社士子,便是来了江西,又有什么理由结党?结党之因已不存在。”

“想在江西做官,必须脱离复社!”赵瀚直接摆出态度。

顾杲在南京登船的时候,只说来江西观政,不承认自己要在江西做官。但此时此刻,他当场许诺:“某愿脱离复社。”

赵瀚笑着问黄宗羲:“阁下呢?”

黄宗羲一言不发,把那篇叫《原君》的文章递上来。

喜欢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