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小说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发现了吗?”

“什么?”

“姐姐等的人,就是他。”

“还用你说?”

“你说这个人,到底哪里好,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小说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

为什么姐姐愿意为他付出那么多?”

“长得帅啊。”

“你觉得姐姐是这样肤浅的人吗?”

“我觉得,他的帅,已经超越了肤浅的层次。”

“呃……你非要这么说的话,好像是有点儿道理啊。”

两个小书童,蹲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对于秦主祭在这段岁月里疯魔般的努力,他们两人是近距离的见证者。

为什么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挑战泪痣星系这么多的博士道势力?

难道秦姐姐的智慧,不知道徐徐图之,厚积薄发吗?

他们两人曾经问过这个问题。

秦主祭的回答是:时不我待。

她说:他已经走在了太前面,承担了太多,所以自己也要用最快的速度强大起来,才能为他分担。

她说:他的肩膀虽阔,但却不应该一个人扛着一个大陆前行。

她说:既然泪痣星系的博士道势力们,排斥排挤外星系的人,不肯收徒,那就只好一个个打过去。

边打边学。

她说:打出来的本事,才是真正的本事。

打的他们呲牙咧嘴,才会把看家本领都使出来,不会藏着掖着。

至于因此会成为被千夫所指的魔头,她也在所不惜。

她还说:只要能够尽快强大起来。

只要能够帮助到他。

付出一些虚名,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此之前,小坠儿和小板凳都不知道,那个所谓的‘他’是什么人。

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他’,才会让秦姐姐这样的人,心甘情愿地付出一切。

他们曾经做过无数个想象描绘。

身高魁梧的大侠?

面色坚毅的剑客?

麾下万千战士的统帅?

亦或者是高高在上的王者?

今日,他们终于见到‘他’了。

和两个小书童无数次设想中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但是,仔细思考,他们觉得很满意。

不是从书童的角度,而是从亲人的角度来看,他们非常满意。

凶狠,强势,霸道,实力强大……

关键是,还长得帅。

更关键的是,还愿意为了保护秦姐姐,不惜得罪东林书院这样的大势力。

这样的人,简直完美。

不愧是秦姐姐选中的男人啊。

只是此时站在屋外,一想到这个家伙,可能是在里面‘欺负’秦姐姐,两个小家伙心里的滋味总觉得怪怪的。

所以只好愁眉苦脸表情复杂地蹲着。

一直到院落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不。

准确地说,是砸门声。

“有人来了。”

“是东林书院的人吗?”

“应该是,这么不礼貌,没跑了。”

“现在怎么办?”

“你去敲门叫姐姐出来?”

“你怎么不去?万一撞到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怎么办?”

两个小书童犹犹豫豫。

这时……

轰!

天字一号院的大门,终于还是被砸开了。

王风流从大院外被直接轰飞了进来,重重地摔在院子里,口鼻中流淌着鲜血。

“你们这群驴馹的……”

王风流爬起来破口大骂,道:“竟敢砸我们家少爷的大门,你们死定了,你们根本不知道,招惹的是什么人。”

脚步声中,一群人冲了进来。

是身穿着东林书院青色制式长袍的书生们。

然后几个浑身散发着强大煞气和威压的中年人,在几位地位更高的书生的簇拥之下,缓缓地走了进来。

“念在你是【复兴之剑】的人,饶你不死,你若再敢胡搅蛮缠,休怪我东林书院不卖你【复兴之剑】的面子。”

身材奇伟,面容清癯的李子异面含杀机,冷声道:“陈北林何在?还不滚出来。”

声音宛如雷霆一般,在博士道秘术‘天雷音’的加持之下,激荡在整个院落之中,震得所有墙壁、窗棂都嗡嗡嗡作响,一扇扇房门宛如被重锤敲击一般咚咚咚狂震了起来,触发了院落各处的加持禁制阵法,一道道宛如数字、文字一般的光络,疯狂地闪烁了起来。

东林书院的副院长,昔日院长的儿子,重权在握的泪痣星系博士道巨擘,只是一句话,便将独属于东林系的霸道和强势彰显的一塌糊涂。

但是,林北辰并未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出现。

反倒是其他天字号院落中的人,都被惊动,纷纷赶来看热闹。

旧书楼之中下榻的,都是泪痣星系之中各大顶级读书势力,以及最优秀的一匹读书人。

不出片刻,天字一号院里里外外直接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其他楼层的书生们,也都潮涌一般地赶来。

太平书院慕容天珏、书山乔饆饠、悬灯阁周程程、血海施人臣、尚气书局曹书瑀等明星级别的考生,也都出现在了人群最前面。

很显然,各方势力躲在密切地关注这件事情。

而东林书院的人对此并不排斥。

正好借此机会,在所有人的面前,收拾了陈北林和秦怜神这对狗男女,也让所有人都知道,东林书院不可辱。

“陈北林,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不要躲了,快出来吧。”

李光虞缓步上前,看着前方的院落,道:“你既然有胆子杀害我东林学院的弟子,为何此时不敢现身?之前不是很嚣张,说是要我东林学院给你一个交代吗?”

作为东林书院的学员首席,李光虞的博士道造诣极深,说话之时,隐约有书页翻动的声音,音波宛如无穷无尽的海浪一般,不断地冲击着整个院落,使得天字第一号院落的各种加持阵法,宛如被水滴石穿一般徐徐破解,砰砰砰崩裂声响起,窗棂、门板、墙壁和地面都开始碎裂了起来。

但林北辰还未出现。

出现的是急匆匆赶来的求知学院教务处长方支离。

“各位,请勿在我求知学院‘旧书楼’中闹事。”

方支离走进院落,面色看不出明显的偏向性,道:“都散了吧。”

东林书院副院长李子异拱拱手,面色激愤,一脸哀恸,缓缓地道:“原来是方老,我们原本不想在旧书楼中闹事……但方老可知,残忍杀害吾儿的凶手,如今就堂而皇之地住进了这旧书楼的天字一号楼,我等也是迫不得已,老夫白发人送黑发人,何其悲哀?只要方老交出这个杀人凶徒,我等立刻撤走。”

方支离面色清冷,道:“住进‘旧书楼’,就都是我求知学院的客人,受我求知学院的保护,在客人未曾离去之前,任何人都动不了他。”

嗯?

围观众人,面色齐齐一变。

为何【苦舟】方支离表面上看似是公允公道,实则暗地里分明是在偏袒陈北林?

不交人,就是在保护。

按照这样的说法,若是陈北林在‘旧书楼’中住一辈子,那李子异的杀子之仇,岂不是一辈子都报不了?

一些人心中若有所思。

果然能够住进‘旧书楼’天字一号院的人,都不是简单角色。

这个陈北林,只怕是来历要远远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方老,你的意思是,求知学院要保护杀人凶手?”

李子异强韧怒火,道:“据我所知,在问道山上杀人,乃是触犯了求知学院的规则底线,按照学院的纪律,你应当在第一时间,将陈北林驱逐出‘旧书楼’,一个罪犯不配再做‘旧书楼’的宾客……只要您老将这凶徒驱逐出去,其他的事情,我们东林书院自是会了结,必定不会冒犯到求知学院。”

这话,已经说得非常客气了。

在众人的眼中,一个丧子的老人,竟然愿意做出如此妥协,可以说是极为冷静和理智,也给足了求知学院尊重。

谁知道方支离只是淡淡地道:“你说的,是普通规则,但天字一号院落中的贵客,不受这种规则的限制,享受特殊规则对待。”

特殊规则?

李子异一怔。

李光虞的眼睛,眯了起来。

就连周围的‘吃瓜群众’们,也都在微微呆滞之后,低声议论了起来。

原本很多人早就已经想到,能够住进天地壹号院的陈北辰,估计不是软柿子。

但没有想到,竟然硬到了这种程度。

竟然可以在求知学院的规则体系之下,享受特殊对待。

“什么特殊规则?”

东林书院副院长李子异追问道。

方支离淡淡地道:“需得经过求知学院所有高级导师会议评断,做出决议确认有罪之后,才能将其驱逐出‘旧书楼’……这个过程,大概需要月余时间吧,李院长耐心等待即可。”李子异闻言,鼻子差点儿都气歪了。

这是明目张胆地包庇偏袒啊。

“你的意思是说,要是高级导师会议判定陈北林无罪,是不是他就可以永远都住在‘旧书楼’了?”

李子异语气之中,也显得不客气了起来。

“错。”

【苦舟】方支离否认。

李子异道:“那是什么意思?”

方支离表情严肃地道:“如果学院高级导师会议判定陈北林无罪的话,那他不但可以随时离开‘旧书楼’,反而会享受求知学院的庇护,任何人若是胆敢对其不利,就是与我求知学院作对,就是与我求知学院为敌。”

李子异瞳孔骤缩。

李光虞脸上浮现出一丝骇然之色。

人群中议论之声,顿时轰然鼎沸。

这已经不是偏袒。

而是在威胁了。

在整个泪痣星系之中,超然拔群,历来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气一般,从来不参与其他势力乱七八糟争斗的求知学院,竟然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陈北林,就要亲自下场了?

这是何等惊人的消息。

东林书院众人的面色,一下子变得难堪了起来。

他们虽然嚣张,虽然霸道,虽然不可一世,但那不过是对待其他势力。

若是对上求知学院……

甘肃省玉门市柳河乡红旗村柳河中学如何与清华北大相抗啊。

这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厕所里打灯笼——找死(屎)吗?

李子异的一张脸,变得无比愤怒又难堪。

原本是气势汹汹地前来兴师问罪,本以为以东林书院的体量,求知学院绝对不会为了区区一个外乡人而撕破脸。

原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彰显东林书院的强大。

谁知道反而被狠狠地打脸。

气氛一时之间,紧张而又僵持。

“唉……”

方支离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道:“按理来说,老夫不该再说什么,但是李院长你的丧子之痛,老夫也能理解,所以就倚老卖老,多说一句,还请李院长节哀顺变,收敛脾气,日后教育子嗣,切记我读书人谦恭有礼的风范,不要陷入好勇斗狠的偏执之中……这一次的事情,谁对谁错,大家心中自有公论,你们东林书院做事霸道惯了,早晚要吃亏,这一次就踢到了真正的铁板上,老夫劝你就此偃旗息鼓,不要再追究下去,否则的话,日后这泪痣星系之中,是都还能有东林一脉,都难说了。”

李子异身形一颤。

李光虞的心脏,好似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给狠狠地抓住。

东林书院的众人,心中莫名地一寒。

【苦舟】方支离的这话,已经不是暗示,是在明明白白地提醒他们:陈北林,你们东林一脉惹不起。

以方支离的地位和身份,说出这种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慕容天珏、施人臣、乔饆饠、周程程、曹书瑀等顶级学员们,闻言更是心中震骇之余,对于陈北林这个人,心中升起了巨大的好奇。

而最受震撼和惊骇的,莫过于此时也挤在人群中的乔碧易、布秋人、江南岸、江南潮以等人。

他们是‘吃瓜群众’们之中,为数不多的几个曾经接触过林北辰的人。

在他们的印象中,陈北林此人除了长的帅之外并无多少锋芒显露,而且说话和和气气,姿态温和随和,完全就是那种传统的书生的形象,绝对和斩杀原遂流、李光墟的恶徒形象联系不到一起,更无法和拥有着足以灭掉东林书院的庞大势力联系在一起。

“也就是说,如果我那日的态度再好一点,也许现在我已经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大佬的朋友了?”

布秋人后悔不跌。

“如果那日我再主动一点的话……”

乔碧易也不禁在内心里懊悔。

反倒是江南岸一脸的庆幸:幸亏当日没有加大力度疯狂嘲讽,否则第一个死在陈北林手中的人,怕不是李光墟,而是自己了。

一时之间,气氛沉默。

李子异的面色连续变化,难以下定决心。

这时——

“你们书生的事情,用你们书生的规矩来解决。”

一个身形高大宛如巨猿般的人影从东林众人中走出来,道:“但是,我们圣体道武者的事情,却应该由武者的规矩来解决……老夫圣真流掌门薛风清,今日必要向陈北林报杀徒之仇吗,谁若阻拦,便是我圣真流的生死仇敌,不死不休。”

----------

大家国庆节快乐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