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宝贝 你尝起来特别甜开车部分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洛神和柳笙舞站在出站口外,韩谦不知道洛神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柳笙舞怎么知道他要来京城的,韩谦对着柳笙舞吹了一个口哨。

“小舞!”

柳笙舞转过身走向韩谦,变戏法一样在手里拿出一个棒棒糖递给小北北,笑道。

“欢迎韩少再次入京。”

韩谦呵呵笑道。

“我和你哥都快撕破脸弄死对方了,你怎么就一点都不记恨我呢?”

柳笙歌笑道。

“你们俩是你们俩的事情,我与你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这一次勾大炮死在了你的手中也算是解了我的心头之恨,不论我哥输赢,你韩谦找我柳笙舞帮忙,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走吧!上车!洛家的车队也来了,我挺好奇你为什么不开车来。”

韩谦举起左手,柳笙舞耸了耸肩。

这时候关军彪和苏亮也走了过来,苏亮和柳笙舞握手,后者笑道。

“我知道你,苏亮先生对吧?那这位红色西装的自然就是滨海八区的关狗了,欢迎来到京城!我仅代表我个人欢迎你们,酒店已经订好了。”

总感觉柳笙舞热情的有点不太对劲,三个男人上了柳家的车,小北北也被季静接走,她们跟着洛神走了。

但是!

韩谦的身边多了一个女人。

叶芝。

韩谦此时此刻在发现她也来了京城,叶芝坐在副驾驶,韩谦和柳笙舞坐在后面,。

柳笙舞递给韩谦一支烟,轻声道。

“叶子姐变漂亮了,妆容和以前也不一样了,以前是冷艳的让人不敢靠近,现在更多的是幸福的女人味儿了,果然离开我哥的女人都变的正常了。”

叶芝目视前方淡淡回道。

“谢谢二公子夸奖,麻烦二公子先送我回家,然后在送韩先生去酒店。”

柳笙歌小声嘀咕。

“你俩的关系还用分开睡?”

话出,叶芝转头怒视柳笙舞,怒道。

“二公子请注意言辞!”

柳笙舞典型的臭不要脸,身子前倾伸出两只手,竖起大拇指那么一碰,小声道。

“叶子姐你和韩谦···咳!都是成年人了,抓紧抓紧!”

叶芝的脸红的像个猴屁股,冷哼一声转过头不在理会柳二公子,韩谦忍不住笑道。

“小舞,你这是被你哥折磨的挺惨吧,他有精神分裂,你没有吧?”

“放心!我很正常,我哥的精神分裂是因为我嫂子的死,我哥的事情他没和你说过吧?我估计叶子姐也不知道,我和你说说?”

“你不怕你哥揍你?”

“习惯了都,我嫂子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女人,说句不好听的,她的出身很低很低,是我家里保姆的闺女,你别瞎想啊!我嫂子的爸妈都在我家工作,她也是和我哥从小一起玩到大的,算是我哥这辈子唯一的朋友。”

提起了这件事情,叶芝也竖起了耳朵,她没见过柳笙歌的忘妻,甚至都没有听柳笙歌提起过,她以前怀疑过,就算柳笙歌是太监,京城想要嫁给他的女人也有很多,其中不泛女明星,豪门千金等,可柳笙歌对此很排斥,甚至连话都不愿意讲。

小舞点燃香烟,眯眼笑道。

“他们俩在一起很艰难很艰难,我家老爷子肯定不同意啊,在高中的时候就把一家给送走了,呵!送去了云南啊!自打那以后,我哥没和我家老头子说过一句话,吃饭都不在一个桌上,可谁也没想到因为一些天灾,我家要捐一笔钱和物资,我哥带着物资和钱财去了蜀地,我嫂子工作后在蜀地支教,呵!狗血的剧情他们俩见面了,都多少年了啊!一个支教的教师和一个身价十几亿的家族继承人还能认识,最狗血的是这个继承人还很纯情。”

韩谦皱眉笑道。

“你不怕柳笙歌打死你?这么背后说他?”

“怕?韩谦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我的恐惧早在很多年前被我哥给夺走了!可能你这辈子都不会见到这样的场景,之后我哥和我嫂子去了滨海,那时候他和钱欢的关系很不错,钱欢也来过我家,但之后为什么会突然闹僵下了杀手,这似乎和我嫂子有关,我听我哥唠叨说有人在一场晚会上羞辱了我嫂子,嘲讽她的出身,之后这个人被钱欢保下了,好像是这个事儿让他们俩闹僵的,具体我也不清楚。”

韩谦耸了耸肩,笑道。

“林家的人?”

“不知道,但是这里面的确有林家的影子,所有人都说钱欢的死是自杀,我和我哥都不信,谦儿哥!你的性格骄傲,我哥也说你像钱欢,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说我把你把撞残疾了,以你的性格是先杀了我在自杀,还是就一心求死?”

韩谦皱起道。

“仇人还在逍遥法外,我怎么能死?况且说不论如何都要活着啊,为了身边的人也要活着啊,我的性格可能会把仇人弄死我都不死。”

柳笙舞一拍大腿,大声道。

“对啊!这才是一个正常男人的想法对吧?可他就从楼梯上掉下去摔死了,他的死很奇怪,之后我在国内外请教了很多人,也知道了很多认识钱欢的人,对于韩谦的死他们都很奇怪,我追问过我哥,但是他什么都没说,随后没过多久,我哥和我嫂子出了车祸,我嫂子是当场死亡的,我哥是自愿放弃治疗下半身的,很纯情的小男生吧?”

听了柳笙歌我唠唠叨叨,韩谦越来越感觉上一代滨海市的事情好像不是单单是钱玲和柳笙歌之间的争斗,而且有一件事韩谦好奇了很久。

既然柳笙歌是杀钱欢的凶手,他对钱玲来说就是杀子之仇,反过来钱玲就是杀妻之恨。

可这两个人还在支撑着荣耀集团。

为了啥?

就很好奇,柳笙歌那逼崽子的性格就看着杀妻仇人在眼皮子底下晃悠?而且钱玲还故意把钱婉塞了进去恶心柳笙歌,这家伙不担没动手,干脆跑了?

韩谦满脑子都是疑惑,这时车子停下了,叶芝打开车门下了车,韩谦想了想也打开了车门。

“我不去酒店了,我去叶芝家了!记得帮我打掩护。”

柳笙舞撇了撇嘴,挥挥手。

“安安还在等你呢!去吧去吧,你什么时候回滨海?”

“估计会玩几天才回去,时间很多。”

“那我就放心了,要不要让我哥回来?”

“随便,我现在脑子有点乱,等过两天我在见他。”

话音落转身去追叶芝,叶芝走的很快,韩谦一路小跑追赶,近身后并肩而行,结果叶芝停下了脚,皱眉看着韩谦,韩谦拿出烟点燃望着身后的单元门也不说话。

叶芝走,他跟着。

叶芝停,他也不走。

叶芝炸了!

“韩先生你干嘛?”

韩谦叼着烟皱眉道。

“我很奇怪啊,叶芝你跟着柳笙歌的时候他创办了荣耀么?你应该是他变成太监的时候跟着他的吧?”

公车宝贝 你尝起来特别甜开车部分

叶芝无力叹气道。

“大哥!你放假了,你也给我放个假行么?我中秋都没回家,我现在想回家看我爸妈!”

“我去的话有红包么?”

“没有,不行,滚!”

又是一个三连,韩谦叹了口气蹲在了地上,叶芝气冲冲的往前走,这一次韩谦不跟着了,直到叶芝消失在单元门,韩谦起身转头淡淡道。

“大妈啊!没热闹看了,人家姑娘都走了,你这样让我很不自然啊!”

从下车追着叶芝进小区后韩谦就发现身后这位大妈一直在跟着他们,在叶芝转身的时候她还藏进了单元门,韩谦很不喜欢这种好热闹的大叔大妈。

大妈手里拎着菜走近韩谦,好奇道。

“小伙子呀,你和那个小姑娘是什么关系的呀?”

韩谦刚想说地下情,可随后想起这是叶芝爸妈住的地方,可不能乱说话,叼着烟淡淡回道。

“我是她老板。”

“小伙子不像的呦,你这老板有点卑微的呀,不如柳笙歌那个小兔崽子强势呀。”

话出,韩谦扔掉嘴里的烟,躬身施礼朗声道。

“阿姨您好,我叫韩谦!滨海人,现在的确是叶秘书的老板,她在管理我旗下的野斋阁酒店以及秘书职位,这一次我来京城散心,她回家来看您!”

大妈笑了,伸出手拍了拍韩谦的肩膀。

“小伙子蛮聪明的呦,既然都来了就去家里坐坐。”

“阿姨!叶芝不让我去!”

“我家,怕什么的呦,小伙子结婚了没呀?”

“离婚了!”

叶妈微微一愣,随后笑道。

“那个小姑娘眼光有些问题,小伙子看着不像是一个善茬,感觉还是不坏的。”

“阿姨您说的太对了,我把您拎着菜,您得说说叶芝,哪有天天和老板对着干的啊?没事我还得帮她遛狗,处理工作!酒店后院有个弓箭靶场,现在她愣是不让我玩,阿姨啊!我委屈,真委屈,嗯··阿姨我饿了!”

叶妈怎么看这个小伙子怎么顺眼,没架子,聪明,接地气儿,最主要的是能感觉出自家闺女真的会欺负这个年轻的小老板。

叶芝回到家,他们家的房子不大,七十多平米的两居室,可这房子在京城的价格已经差不多是天价了,买下这个房子正好用了她一年的工资,一分一分的攒!

叶芝换了衣服对着坐在阳台逗鸟的老爸喊道。

“爸,我妈呢?”

叶爸转头冷声道。

“回家就找你妈,我这个爹是不是不算人?”

叶芝也不生气,半躺在沙发上慵懒道。

“爸,我饿了。”

“闺女啊,我给你妈打电话啊!这事儿你找老爹也没用啊?找你妈之前我问你个事儿,你这次回来没带个对象儿?”

“明天我去动物园给你抓俩,养鸟是不是嫌弃小了?”

叶芝是独生女,典型被娇惯的坏了,叶爸放弃阳台的鸟儿,走进客厅蹲在闺女的身边,小声道。

“闺女啊,咱年纪也不小了,差不多就谈个男朋友呗,结不结婚的老爹不管,你一个人在外面多危险啊?你四年前谈的那个小伙子最近还来家里找过你呢,我看着不错的。”

叶芝伸出手捏住老爹的嘴,轻

公车宝贝 你尝起来特别甜开车部分

声道。

“要不你俩凑合凑合?”

“那你妈能让么?”

叶爸满脸的委屈,叶芝干脆躺在沙发上望着屋顶,抓着茶几上的瓜子儿,瓜子片随手扔在茶几上,叶爸蹲在一旁嘿嘿笑道。

“我家小芝嗑瓜子都这么有范儿。”

“退下吧!”

“老臣告退!”

话音落,房门被打开,叶爸起身去门口迎接,看着媳妇身后拎着菜的小伙子时,叶爸愣住了,韩谦则是咧嘴笑道。

“叔叔好!我叫韩谦,是叶芝的··”

“来来来,快进来,我说叶芝怎么突然回来了呢,这么大个惊喜啊!小伙子今年多大了?结婚了没?在哪儿工作啊?”

韩谦有点后悔了,硬着头皮小声道。

“我和叶芝现在···”

“韩!先!生!你阴魂不散啊!”

听到叶芝的怒吼,韩谦笑了,眯眼笑道。

“叔叔好,我是叶芝的男朋友,今年二十六岁,公司白领!”

咣当!

叶芝从沙发上掉下来了。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