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你身上两个白馒头 床上小说描写细致的片段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陈安和信步走在前面。

淡然道:

“我知道你或许有不解。”

“但我虽然从商的时间尚短,但依旧是一个商人。”

“商人逐利。”

“我陈安和亦是如此。”

“在你们眼中,阿狸蒸蒸日上,如日中天,但在我眼中,眼里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崩溃前夕了。”

“阿狸这艘船要沉了!”

“你们之所以觉得阿狸依旧鼎盛,甚至还要更上一层楼,不过是因为阿狸掌握了国内的舆论,甚至跟西方的舆论界合流,共同影响着舆论。”

“操控着舆情!”

“你难道不觉得阿狸金融上市的消息,传的过于沸沸扬扬了吗?若是真有那么赚钱,还会给外界透露这么多信息?”

“钱。”

“没人会嫌弃赚太多的。”

“我是这样。”

“马一他们也是这样。”

“事出反常必有妖,只是阿狸背后的靠山太多,这些人为了谋取暴利,已经近乎不择手段了,这是一群疯子。”

“我陈安和虽然贪钱,但总归有度。”

“有的钱不能挣!”

“挣了会死!!!”

宁晴雪瞳孔微微一缩。

她在脑海里仔细想了想,阿狸金融的事,确实传的过于沸沸扬扬了。

从最开始宣布要上市,就一直在开始有意炒作,几个月过去了,依旧没有停手的迹象,反倒越炒越凶。

现在华夏股民也都一窝蜂跟随。

就算是她这种不炒股的人都知道,阿狸金融一旦上市,将会是一次高达上万亿资金的瓜分池,所有参与者,都将分的盆满钵满。

阿狸金融上市的那一天。

国内将会多出数以百计千计的百万、千万富翁,这是一次巨大的资金分配,所有参与者人人有份。

这个宣传实在扣人心弦。

就算是她以往都动心了,但听到陈安和的话,让她不仅开始反思,阿狸真的有这么好心吗?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随即。

她又有些不解。

宁晴雪道:

“但也不对。”

“阿狸虽然炒作的很凶,但放到外面的股票并不多,基本还是内部瓜分了,只是炒起了全民舆论,借此推高股价罢了。”

“这似乎没什么问题。”

陈安和笑了。

淡然道:

“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

“他们不是炒作舆论,而是在绑架舆论。”

“想借着这次舆论,加快上市的步伐,从半年前,阿狸就一直在鼓吹,但你知道为什么阿狸的上市时间被一拖再拖吗?”

“并不是钱不够多。”

“而是有人不愿见到阿狸金融上市。”

“阿狸金融采用的是高杠杆,仅仅用几十亿本金,就撬动了华夏上万亿资金,这也多亏了华夏

想吃你身上两个白馒头 床上小说描写细致的片段

这些年发展迅速,若是经济陷入停滞,或者遭遇大型的灾害,华夏的经济势头被阻止。”

“这个杠杆就断了。”

“到时......”

“你认为谁会为此负责?”

“阿狸?”

“那些既得利益者?”

“华夏?”

“还是华夏的普通民众?”

“阿狸玩的这套,当年漂亮国已经玩了一遍,当年漂亮国次贷危机就是玩的这一套,不过漂亮国可以全球吸血,但华夏不同,华夏目前还达不到那样。”

“这就注定了。”

“若是经济危机爆发,只能烂在国内。”

“国民经济至少倒退数十年!”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华夏这数十年都在为西方免费打工,这几十年的奋斗,全部沦为泡影,一朝回到解放前,所有大型资产都会被西方廉价收购。”

“华夏也将从此一蹶不振!”

“虽然有句话说的好,科学无国界,科学家有国界,但这并不适用资本家,资本的眼中只有利益,只要利益足够大,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

“而且......”

“你近来听说过马一的消息了吗?”

宁晴雪皱眉。

她仔细在脑海里想了想。

摇了摇头。

疑惑道:“他最近好像的确很少露面了,就算是阿狸的股东大会,好像也都只是远投视频,他前段时间似乎去了港都。”

陈安和点头。

说道:

“他前段时间的确去了港都。”

“还跟我发生了一些摩擦,不过最后我把他的事情搅黄了,后面似乎是发生了一些事,马一没有回国,而是去了新加坡,这段时间一直待在那边。”

“而且......”

“你应该不知道。”

“阿狸金融会提前上市。”

“时间并不是在六月,而是会在三月或者三月中旬。”

“阿狸靠着背后势力,在资料准备完善之后,仅用不到二十九天,就完成了上市的全部流程,距离上市就差最后一锤子买卖了。”

“所以。”

“阿狸在给外界施加压力。”

“同时这段时间,阿狸其实一直在暗地出售股票,将这些股票分发到股民手中,借此来裹挟股民,来强行推动阿狸金融上市。”

“阿狸裹挟民意,还各种暗箱操作,这已经严重破坏了规矩。”

“为了不祸及己身,马一才躲了起来。”

“不过。”

“这或许还跟我有关系。”

“若是我去年在魔都时,没有选择跟阿狸交恶,阿狸也不会走这步险棋,加上他在港都的布局被破坏,这一连串失利,逼得阿狸只能兵行险着,马一惜命,也只能暂时躲起来。”

“静观局

想吃你身上两个白馒头 床上小说描写细致的片段

势变化。”

“若是阿狸上市最后一榔头落下,那就意味着阿狸这一连串不合规操作,被高举轻放了,他也就靴子落地了。”

“若是最后被卡。”

“马一或许短时间都不会回国了。”

“其实我自己也挺好奇,最后局势会走向何方。”

“而且......”

“我似乎成了决定阿狸生死的那根稻草。”

“我若是落下。”

“阿狸或许就非死即残。”

“我若是停手。”

“阿狸或许就度过此劫,靠着阿狸的人全都赚的盆满钵满,就算是今后发生了危机,他们也会提前做好布置,全身而退。”

“可惜。”

“我早就做出了选择。”

“金融就是金融,它不是科技,也成不了科技,就算强套了层科技的皮,但注定会被拆穿,牟利终究是有尺度的。”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那乌衣巷。”

“它终究还是不姓王啊!!!”

喜欢开局全球签到三百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