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做 怎样建猪舍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洛尘阻止了太子爷!第四纪元的确也是个大坑,跳进来都不带埋的那种!就是洛尘都没有想到,太皇经创始人身边,居然藏着一个穿越者!这就离奇了!不得不说,小说都不敢这样瞎写!但是这样一来,的确也解释了很多,甚至有了大致方向。

那这个事情和洛尘自己得到太皇经是否又有什么关系没有呢?

因为太皇的伙伴是现代人?

加上这里的火帝,九离,这和炎帝还有蚩尤九离到底有没有关系?

大虞鼎和大禹鼎又有什么关系?

而且帝丘和帝冢到底是不是一个地方?

这谜团的确也太多了!“如果这是小说的话,我们身边可就有了两个主角了!”

太子爷暗中传音给洛尘了!一个轩逸和秋水!“不敢想象!”

太子爷已经有些懵了。

而秋水倒是还在解释火帝!火帝!人族始祖有着巨大的牵连!而这边几个人各怀心思!但是另外一边!红衣神将,也就是那个女子,此刻已经走进了老者!“火帝!”

“末将来晚了!”

红衣神将苦笑着,跪下了。

她伸出颤抖的手,然后要伸手去掀开白布!九离藏害怕了!他在颤抖!轰隆!白布掀开的那一刻,红色的光辉荡开来了。

火焰化作的雪在飘落!这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一刻,极寒之中的带着一股极其炙热的气息爆发了。

所以,四周下起了红色的火焰大雪!因为血衣神将看到了!看到了老者身上的伤!他走的不安详!他生前被人折磨过了!他是屈辱的离去的!“每一个帝王,无论生前犯过多大的错误,走的时候,葬仙星都会给他一个体面的方式!”

“我记得这是葬仙星所有人的共识!”

血衣神将话语冰寒!“可是火帝,生前没有任何大错,反而是为天下苍生,为天下子民有过大功绩!”

“你们九离的仙,仙府的仙,你们的先祖,都曾去拜访过火帝!”

“因为火帝曾经帮助过你们的祖先,帮你们建立了许多耐以生存的规则!”

“他征战四方的时候,莫说你们,就是你们的先祖都还在玩泥巴呢!”

“可他,居然是以这种方式走的?”

“被人打断了腿,刺穿了胸膛?”

血衣神将的话震动天地间!咆哮声响整个葬仙星!远处一只只百灵鸟,一头头麋鹿,就是丛林之王老虎等野兽都来了!一群群的大雁在凄厉的呼叫,一条条蛇也来了!万兽来了!而云层翻滚,天地间一个个瑞兽也来了。

麒麟!白虎!朱雀!青龙等等瑞兽挤满了天地间!哪怕是一个个蝼蚁,也来了!它们都在俯首,都在低头。

在位这个伟大的帝,火帝送行!而这一幕,和火帝身上的伤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这得多大的功绩才会让万兽,哪怕是无情冰冷的爬虫也来送行?”

太子爷都有些泪目了!火帝,一个帝王离去的方式,居然如此屈辱!“错误,已经不能承载你们所做的事情了!”

红衣神将苦笑着,眼泪哗啦落下!“他只是老了!”

“他做错了什么?”

“你们没有老去的一天吗?”

“哪怕是要杀他,为何不能给他一个痛快?”

“为何不能给他一个体面?”

“神将,这件事情,是我九离”红衣神将挥挥手打断了九离世家那个骑士的解释!“睁开眼睛,睁开你们那早已经被蒙昧的眼睛,好好看清楚!”

“好好看清楚四周!”

红衣神将怒喝道。

四周怎么了?

四周!所有的花草树木,所有的入目所及的地方花草树木都向着火帝这里弯腰了。

大树弯曲了。

小草弯曲了!因为火帝于人族的功绩在这里!“看清楚了?”

“那告诉我,你们还解释什么?”

“你们还有什么必要存在?”

“神将,这件事情我们可以补偿!”

九离世家的人急了,也自知理亏。

“补偿?”

“你补偿什么?”

“这是补偿的事情吗?

就像是红衣神将说的那样,这不是错误可以去承担的行为了。

因为错误,都不足以来承担九离世家这样折辱一个帝王!而且这不是补偿与否的事情!这个事情,一个帝王,被折辱了!这比灭族之恨还要大!怎么补偿?

这不是一个老者。

他是火帝,是帝王!“开战吧!”

红衣神将开口道。

什么?

开战?

“神将,这件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

仙府副院长也劝道。

因为九离世家这个时候在关键时期。

他们不知道,但是仙府副院长还是知道的,九离世家目前在做一件天大的事情。

不能因为某个人,就这样陷入了大战之中了!或者说必须要以大局为重!“我说了,开战!”

“如果仙府要参与进来,我东

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做 怎样建猪舍

方无惧!”

“神将先不说,你能不能代表东州!”

“她代表得了!”

此刻一直没有说话的东州皇朝皇子忽然冷冷开口道。

“帝王被折辱!”

“这不是某个势力的事情!”

“东州与中州开战吧!”

“战场上说道理吧!”

东州皇子开口道!“一旦开战,势必会造成血流成河,势必会伤及无辜!”

“那你问问!”

红衣神将怒了。

“问问整个东方的大地,问问每一个人!”

“每一只动物,问问每一颗大树或者小草!”

“他们,愿不愿意自己的帝王被折辱?”

“你们折辱了帝王,这不是我说了算的!”

“你们可以忘记了自己的祖宗,我们忘不了!”

“有熊会和姜姓一起联合,进攻九离!”

“而且不死不休!”

“有熊的子孙,姜姓的子孙,世世代代,势必会和九离一战!”

“直到九离灭掉!”

“值得吗?”

仙府副院长叹息道。

“值得!”

血衣神将开口道。

“我现在不会杀你们九离一人!”

“但是战场上,我所看到的九离任何一个人,都必被我的长枪贯穿!”

“为了我的帝王!”

“这是罪孽,必须以鲜血来清洗!”

“九离对待王都是如此,更何况对待普通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