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在一条宽敞的大陆之上,一个马车小心地从上面前进着,周围一些平民原本在路上走着,看到对方之后,哪怕有着足够的距离,也从路上退了下来,免得不小心冲撞了对方,等到对方走后,这才继续上来前进。

午后的骄阳是现在最热的时候,尤其天空之上,更是没有一朵白云,让阳光肆无忌惮的照射下来,地面之上都没热气给蒸腾得有些扭曲,一旁行路的旅人不断擦拭着自己额头的汗水,偶尔也会停下来,喝一口水壶当中的清水,来为自己祛除身体的炎热,随后就要继续赶路。

更多的人顶着炙热继续前进,直到自己的目的地,或许才有时间去喝一些水。

这就是普通的人生活,艰难而又充满了希望。

“我们接下来,就是去附近那座福陵山了?经过我查看,我们只要朝着西南方向前进一百多公里,就能来到那边,正好那边靠近一个村子,有一条简易的土路。”

在马车当中,梦真看着手中一副非常简易的地图,在上指点一会之后,这才认真地说道。

“那个地图还能看一炷香的时间,要是我一眨眼的时间就知道对方的方位。”毛笔在一旁忍不住打击地说道。

没有办法,那张地图上,只有三个图案,其中最中间是他们离开的城市,一个大大的圆代表着,一条线从西门延伸出现,然后直接在西南方向有一个正方形,那代表着一个村落,在村子的旁边,有个长方形,那是代表着福陵山,这些信息还是梦真上车后说出来,才知道各自代表着什么,要不然鬼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要说是一个小孩的随便涂鸦,恐怕都有人相信。

“你聪明好吧,不管如何,这还是我去找人询问出来的信息,有本事你去问。”梦真不以为意,小心地从道。

不管如何,这可是她花费小半天的时间,问了许多人才得出来的信息。

这也是梦真真正意义上的独自一人行动,她一个人在街上问那些普通人,大部分都不知道,如果问本地的那些有权有势之人,虽然很快就能知道,但是就起不到锻炼的作用。

毛笔一听到这里,顿时又蔫了,自己这个样子,又不能变换身形,出去还不被当成妖怪给打死。

“这一次你做得很好,我也不用担心你被别人给卖了。”古争在一旁小心地从一声。

天知道这一年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一个有着超级好奇的梦真,简直就是一个麻烦精,现在终于好多了,不像才从山里跑出来的野姑娘,刚开始都能被人给拐走,现在放在外面基本不用担心了。

“嘿嘿,我知道,不过要学的还有很多,果然百盟那边没有骗人,这洪荒世界太让人心动了,要是我处在他们的位置,也要想办法出来。”梦真喜色浮上脸颊,一点不忌讳地说道。

“你说这个高人有些怪癖,想要找他必须要经过他的徒弟才行?”旁边的颜雨飞有些皱眉地说道。

“是的,是那个人告诉我,要不然对方根本不会出来见你,而且外面还有一层防御法阵,一般人都进不去。”梦真点头肯定地说道。

“真是有些奇怪,虽然前面我们见的那些高人,也有人是有点奇怪,可是也没有让别人通知的道理。”古争也是觉得奇怪。

这一年的时间,他们去过不少所谓的高人,有的已经人去楼空,有些知识一些沽名钓誉之辈,不过还是有一些能力的人,那些人虽然修为有高有低,没有一个进阶大罗,但是还是帮助他认真观察了,都是无能为力。

毕竟他们修为有限,哪怕有一些办法,也不能起效,毕竟那是一个比较专业大罗高手治疗,连对方都无可奈何,何况是这些人。

不过古争也没有放弃,准备就这样过去,顶多就是耽误一些时间,他可是知道这个时候,哪怕一些人修为不高,也有着一些奇特的手段,帮助梦真解决体内的隐患。

其实也算不上得耽误,这点时间古争加班加点正在努力修炼,实力是一天比一天高,在这里有着充足灵气和丹药之下,实力越发的稳固,同时在抓紧时间掌控离环体内的净火,自己如此悠闲的时候很好,正好来稳固一下。

“或许对方有些奇怪吧,对方还能敢拿我们怎么样。”梦真心中一点都不害怕,“再说了,有着毛笔在,不管是谁都能搞定,对吧?”

“那是,我可是独一无二,前无来笔,后无来笔的存在,只要对方没有像你们那么变态,就像前面那些人,收拾起来还是不费吹灰之力。”毛笔一停,顿时开口说道,语气难道的谦虚起来。

毕竟他也知道,面前三个人每一个人都无比得厉害,他还是稍微弱一点。

“打不过我们替你上,所以根本不用害怕,不过我也承认,比你厉害的毛笔绝对没有几个。”梦真在一旁笑呵呵地说道。

“那是,还是你眼光独特,当然我也要承认,总有一些是比我强,可是在后天来算,我绝对是最强。”毛笔自我感觉良好地说道。

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融入玉玺力量的毛笔,哪怕本身没有任何力量,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甚至对方都决定了,等到回去之后,他就也准备修炼,到时候争取做一个更加厉害的毛笔。

古争看着那边梦真继续吹捧毛笔,哪怕对方的吹捧技术一团糟糕,可是也是让毛笔笑得都快要裂开毛发了,他自然知道对方的用意,不过连颜雨飞都没有过问,他更不会过问。

两者的关系从一开始的水火不容,现在变得如胶似漆起来,最主要还是梦真特意放下身姿,对于毛笔来说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是一个最佳的听众,感觉终于遇到了的知己一样。

颜雨飞基本上不过问这边事情,一路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欣赏外面的风景,仿佛永远看不够一样。

至于外面的拉扯的白马,就是老牛拉车一样,根本不理会里面的事情,此时它小心地从着上面,朝着预定的目的地走去。

三天后,他们就来到了一个标准的乡下小村,大部分的木头和茅草屋子,甚至还有石头垒砌房子,周围有着一圈简单的篱笆,在附近可以看到他们在种植一种产量很低的粮食。

此时已经夕阳西下,大部人都已经回来,有人闲聊,有人在收拾一下东西,还有一些人正在追逐自己的孩子,炊烟袅袅之下,一副和谐的场景。

“那个人应该是这里村长一类,那个唯一的石头房子就是他所居住的地方。”

马车停留在村子外面,梦真率先从上面下来,然后踮起脚尖朝着里面看了一眼,这才说道。

那个唯一的石头屋子非常醒目,就在进入村子的唯一入口边缘,不用进去都看得一清二楚。

“看来对方正在家中,也免得去找他了。”

古争下来之后,稍微一感知就知道对方在屋子正在吃饭,点头说道。

“今天还要去见对方吗?”颜雨飞看着快要落山的天空,询问道。

天色那么晚,再去打扰对方或许不太好。

他们的到来引来村子的注视,尤其在看到他们之后,更是引发了骚乱,谁让他们一个个气质不仅出众,而且还非常美丽,和平常过来的那些人完全不同。

外面的吵闹也引起了石屋里面男子的注意,还没有等古争他们退去,就已经走了出来,在看到他们一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行人之后,也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朝着这边走来。

“各位也是来求见先师?不知道各位什么身份,好像并不是这边的人,”

这名男子虽然打扮有些破旧,但也算干净,更何况长的是一表人才,一眼看过去,就让人心生好感,哪怕修为只有三星很是弱小,但是说话不卑不亢。

“正是,只是天色已晚,我们还等明天再来了。”古争也是回答道,晚上去拜访,多少都有些失礼数。

“恐怕还真是对不起各位,我恩施在前几天已经出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这名男子犹豫一下,随后冲着他们说道。

“真是来得不巧。”梦真一听,有些失望。

“要不然留下一个联系方式,等我师傅回来的时候,我在通知你们一声?不过我没有办法保证什么时候,短则几日,多则几载都有可能。”男子客气地说道。

“那算了,我们还有其他事情,只是路过此地,听闻元大师的事迹,特意来拜访,既然不在,那就是和我们无缘,真是遗憾。”古争脸上也是遗憾地说道。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行告退,打扰你们了。”颜雨飞在一旁轻声说道。

“一点不打扰,不如在这里小憩一夜,明天在赶路?”这名男子客气的邀请说道。

“不麻烦你们,夜色赶路对于我们来说没有问题。”

古争也同样小心地从之后,就走向白马准备离开。

“那我有事情,就不送你们了。”

男子说完也同样转身离开,准备回去。

“没有想到,这个地方也有这样的任务,只是可惜资质有点太低了。”颜雨飞在一旁看着对方,有些遗憾地说道。

“是啊,对方的师傅看起来也应该不错。”梦真也是赞叹地说道。

之前在颜雨飞面前,还不觉得什么,可是看到对方之后,自己和对方相比,简直像个疯丫头一样,机关羡慕对方,可是她也不打算改变什么,觉得自己挺好。

梦真看着那名那字回到村口,正巧有两个村民从外面回来,看到对方来了之后,连忙让开身子,身子微微鞠躬,特意为对方让开道路。

“看来那个人威望也挺高。”

梦真如此想到,可是正准备转身离开之时,看到那两个村民站了起来,看着那名男子的背后,眼中却流露着一股她熟悉的目光,愤怒夹杂着恐惧,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梦真,走了,别愣在那里了。”

古争看到梦真站在那里,还以为对方在欣赏落日的余晖,照影在这个小村落,那拉长的影子,还真有一番风味。

“好,来了。”梦真喊了一声,转过头朝着马车上钻去。

白马拉着后面,朝着大路那边慢慢加速驶去。

“怎么了?感觉一上来就魂不守舍,总不会看上那个小子了吧。”古争看着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梦真,开玩笑地说道。

“不是,我只是心中感觉不太对。”梦真抬起头,看着古争那戏谑的神色,这一次出乎得有些冷静说道。

“感觉不对?发生了什么事情?”颜雨飞在旁边问道,仔细想想好像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非常奇怪。

“是这样。”梦真把刚才自己所见到的事情又讲述了一遍,“看对方的样子,怎么会让村民如此恐惧呢,那种神色,和一些犯人看到温天候的样子几乎差不多。”

“原来你也这么觉得,其实刚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虽然对方表现和举止都非常到位,但我总觉对方内心却非常的黑暗。”此时毛笔也从一旁冒出来,顺着说道。

“真的?”古争自然看不出来对方的内心,只不过对方样子和举止,怎么看也不像。

“当然是真的,要知道我身上可是有着玉玺的力量,尤其对人类的一些罪恶更加敏感,所以我猜测对方肯定是那种人面兽心的家伙,这种人以前我见得多了,后来全部被主人给杀死了。”毛笔肯定地说道,为了增加自己的可信度,还特意让颜雨飞给背书。

“这点雨飞娘娘也知道,人心险恶,无论任何生物都有,这点并不奇怪。”

古争没有理会对方最后的感慨,让白马的缓缓停了下来。

“你想去看看?”颜雨飞一眼就看穿了古争的决定。

“是的,这个人有些奇怪啊,虽然我们算不上降妖除魔,可是既然遇上了就要看一下,如果咱们猜错更好。”古争开口说道。

他不会特意去做这种事情,哪怕累死他也永远做不完,但是遇见的话,他是不介意出手,还这片天空一片清净。

不过现在只是他们的猜测,毕竟也有一种可能,对方在村子里作威作福,在外面却恭敬有加,虽然看起来是两面人,但也不是没有可能,他们这样就根本不会出手。

有些事情,到了他们这里,并不是想做就能去做,除非对方惹到你身上,或者你根本不怕那因果压身,恶人自有恶人报,但不一定是你。

有着天道压在头顶,你做的每一件事都会记住,没看到越是威名之人,都不在亲自出手,来做一些事情。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对方绝对不可能发现我的存在。”毛笔在一旁立功心切地说道。

“好,不过你一个不保险,让梦真陪着你,这样一来安全性也能得到保证。”古争可不会独自放他一人,如果是那个人还不跑,万一他身后有着什么事情,还是小心为妙。

“你放心,我只跟在你身后远处,一切都听你的。”梦真看到毛笔转过身子,立马开口说道。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善解人意呢,不过看在娘娘的份上,我就让你跟着。”毛笔闻言立马同意了。

说完毛笔直接破窗离开,梦真也是慢慢走下车,跟在对方身后一定距离。

说起来,他们如果只是侦查的话,毛笔这家伙也能去做,古争也乐得休息一下。

“你觉得这里会出大问题吗?”颜雨飞小心地从。

“怎么可能,对方在这里存在有上千年之多,也没有听说什么大事情,要不然早就被侠义之士给灭了,顶多是心术不正的人,到时候给对方一个教训就行。”古争闭上眼睛,靠在后面,并没有觉得事情多严重。

在城市当中,从那些过往的人群当中,他也是知道了不少事情,比梦真还要早知道那位隐居这里的情况,那个毛笔整天抱怨自己无事可做,正好给他找个事情发泄一下。

颜雨飞没有在说话,她也是这样想,有着他们在,对方不管是谁,都根本翻不起任何水花。

“那么巧?”

这边毛笔才来到村子的外面,看到一个人影从里面走出,正是之前和他们打交道的那个男子。

此时天色才刚黑,月亮也被一团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乌云给盖住,待敌一片漆黑。

正常情况下,黑夜的降临,代表着人类活动的范围大大缩小,毕竟外面大部分都不是他们的事情,一到入夜,那些什么妖魔鬼怪,威猛野兽都会出来,危险性大大增加。

毛笔跟在对方身后,看着对方轻车熟路朝着前面跑去,一路上还忽然停下朝着后面观察,是否有人在跟踪他,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背后有一个毛笔,小心地从他,就漂浮在天空之上,看着他。

在村子不远,就是福陵山的所在地,或者是一个比较高的山坡,小山峰都比它要高,上面光秃秃一片,只有最上面有一个很大的宅院,在这个地方看起却小心地从。

男子在靠近山脚下的时候,手中就握住一个银色的项链,上面散发着微弱的红色光芒,直接朝着山顶上面直接跑去。

毛笔在外面稍微观察一下,就发现一个隐藏起来的幻阵,本身并没有攻击力,只是让人如同鬼打墙一样,根本上不去。

不过这一点别说是他,只要稍微有点底子的人,都能通过。

这个底子至少也是天仙才行。

随着一道金光闪过,毛笔消失在外面,而梦真则是留在外面,看着上面的房子,眼中多了一丝怒气。

喜欢餮仙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