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娇妻在我面前被多p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黑夜,如墨般的海洋,翻涌着洁白的泡沫浪花。

‘暗潮’部族的‘薇丝琪’手握淡蓝色的冰晶双刀,尾鳍轻轻摆动,跟随同伴们从入海口处逆流而上,在河底安静的游动着。

皎洁的月光在头顶之上的水面摇曳,它散开时像一片晶莹璀璨的珍珠,聚拢时又如一条弯曲扭动的银蛇。薇丝琪仰望月光稍稍有些失神,不知怎么的,她感觉那条在水面上不断晃动的美丽银蛇,似乎慢慢变成了自己的模样。

在那朦胧的幻想中,薇丝琪在海面上双刀交错、轻步漫舞。她的面鳍盛开如珊瑚皇冠,腰鳍绽放似翱翔飞鱼。她的舞姿时而闲婉柔靡、轻扬飘逸,时而冷冽肃杀、气势磅礴。薇丝琪发现自己可以无视世间万物肆意飞舞,因为她本人就是月光,清冷却又柔和……

后方同伴的碰撞将薇丝琪从习惯性的幻想中惊醒,她有些慌张的左右看了两眼,一个又一个的同伴紧握武器掠过她的位置游向前方,薇丝琪不敢在原地多做停留,也摆动身躯快速赶了上去。

“清醒一点,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眼下可不是做梦的时候!”她暗暗对自己说道。

这并不是薇丝琪第一次参加战斗,但却是她第一次和那些名为‘精灵’的陆地生物刀剑相向。作为一名优秀且骄傲的‘流刃武者’,薇丝琪从不畏惧战斗,甚至还隐隐有些期待。她的双刃击杀过许多丑陋的鱼人和其他部族的娜迦,甚至还赶跑过一只巨型的深海章鱼。如果不是那只深海章鱼喷出了连‘黑暗视觉’都无法看透的墨汁,薇丝琪肯定会将其斩成无数段,让它成为部族里的食物。

其实薇丝琪已经为自己的部族做出了不少的贡献,如果这次战斗也表现的比较好的话,部族里的‘塞斯坦丝’大祭祀很可能会让她参加崇高的蜕变仪式。

在那几乎所有娜迦都憧憬向往的蜕变仪式之中,深邃的海底之神将会进行赐福,会让薇丝琪额外长出两只手臂。到那时,可以同时使用四柄冰晶长刀她,武技肯定会再进一层境界,会变得更加娴熟、可怕。

只要她能在这次战斗中表现优异,这一切都将实现。

薇丝琪和同伴们在河底悄无声息的不断游动,很快便成功越过了那些精灵所设立的前哨站。按照计划,部族大军将会依靠‘白鱼’和‘蓝贝’两条并行的河流,直接进入陆地生物的后方,然后像她手里的这两柄冰晶长刀一样,从左右两个方向挤压过去,击垮精灵大军,最后赢得战斗。

而且夜晚战斗还有另外一个好处,薇丝琪听说那些精灵每一个都极其擅长射箭,可部族内却没有可以与之相抗衡的远程攻击手段。虽然‘潮汐之声’祭祀团的那些祭祀大人和助祭们能够使用‘水箭’、‘冰枪’等魔法,但是她们的数量并不多,而且魔法的释放限制很大,并不适合与精灵们的弓箭进行对攻。

所幸现在不需要担心这方面的事情,因为夜晚的黑暗将会让那些精灵丧失掉射箭的优势。当然,如果战斗发生在白天,暗潮部族也不是毫无准备,因为祭祀们可以驱使恐怖的海巨人、庞大的龙龟、以及被奴役的鱼人附庸等生物参加战斗,虽然没有现在优势这么大,但胜负依然犹未可知。

行进了没多久,薇丝琪便隐约听到前方的水面之上,传来一阵悠扬缠绵的歌声,她知道那是‘布妮琪’祭祀大人的沉眠之歌。不论海洋还是陆地,几乎所有的非娜迦族生物,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这种歌声的影响。有些意志较强的生物会因为歌声神情恍惚,而意志薄弱的那些则会陷入最困顿、最深沉的睡眠之中。薇丝琪认为这才是他们娜迦一族最强大的技能。

听到沉眠之歌,薇丝琪知道这场战斗已经胜利了一半。她和同伴们缓缓浮出水面,向着那些酣睡的精灵进军。当她游上陆地之时,看到几位‘斯兰亚皇家卫士’正围在布妮琪祭祀的身边,守护着他们的安全。

薇丝琪所在的暗潮部族在娜迦之中算是一个比较大的部族,但还远远达不到成为王国、甚至帝国的程度。这个娜迦部族之中并没有国王,也就没有所谓的皇家卫士。至于‘斯兰亚皇家卫士’,这其实是一个荣耀的称呼,也是一个强大的职业,它源自古代的斯兰亚帝国。

娜迦帝国‘斯兰亚’距今已经有数千年的时间,这个统一了所有娜迦族群的古老帝国只拥有过一位帝王,这位帝王不仅是个武艺出众的娜迦,而且还是一位实力强大的半神,整个帝国也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斯兰亚。

帝王斯兰亚用了近两百年的时间统一了所有娜迦,并让他们摒弃了其他神明的信仰,只能信仰自己。紧接着又用了将近六百年的时间,击败了其他海洋生物的王国和族群,以及实力与斯兰亚帝国不相上下的人鱼帝国,最终成为了海洋霸主,并且还奴役了各个种类的鱼人、水生精灵、人鱼,以及其他诸多的海洋生物。

那时候的娜迦帝国占据了主物质位面一半以上的海洋,剩下的区域大多是些像北方‘冰海(陆上生物称逆风海)’那样环境极其恶劣的地方。不仅如此,斯兰亚帝国还占领了大陆四周绝大多数的海岸,并且一点一点向内陆区域蚕食着。

雄心勃勃的帝王斯兰亚想要效仿亘古时期的传说,以水生物种的身份占领所有大陆,然后成为主物质位面的主宰。可惜的是,在计划顺利的进行到第三个百年的时候,陆地上的局势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对于那种变化薇丝琪也从祭祀口中被动的了解过一点,在那时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娇妻在我面前被多p

候陆地生物中的人类一族似乎建立起了一个由法师所统治的帝国。之后的事情不出所料,想要占领陆地的斯兰亚帝国,和那个崭新的人类帝国之间发生了碰撞。而这一次的碰撞却是以帝王斯兰亚的死亡、娜迦帝国的毁灭而告终。帝国毁灭之后,剩余的娜迦们再次分裂成大大小小十数个部族,至今再也没有统一过。

薇丝琪对那段历史了解的并不多,至今她也不知道那些无法在海里进行呼吸的人类,是怎么赢得那场海洋与陆地两个帝国之间的战争。因为部族的祭祀们在讲述那段历史的时候,对于斯兰亚国王的死亡等诸多细节总是一笔带过,只是说在守护帝王的皇家卫士们全都浴血牺牲之后,半神斯兰亚于对方的包围中力战不敌,最终含恨陨落。

不过薇丝琪以前还从一个人鱼俘虏的咒骂和讽刺中得知,当时陆上的人类帝国似乎仅仅只派出了一个人。那个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直接来到了娜迦国王面前。他先是很轻松的就杀死了全部的皇家守卫,然后又在和斯兰亚的交锋中获得了胜利。而且那个人在杀掉斯兰亚之后,居然还很卑鄙的把娜迦帝王的尸骸带走了。

对于人鱼俘虏所说的这些内容,薇丝琪心里半点都不信的,她绝对不相信只凭区区一个人类,就能覆灭强大的娜迦帝国。再后来,那个不停咒骂的人鱼俘虏和其他的一些海洋生物,被祭祀们一并献祭给了深邃的海底之神。

而‘斯兰亚皇家卫士’这个称呼,也源自那个古老的娜迦帝国。只有那些实力达到顶峰,并且肯献出生命进行守护的娜迦卫士,才能获得这个充满荣耀的特殊称呼。

薇丝琪离开‘白鱼’河岸,跟随轻声歌唱的布妮琪祭祀,小心翼翼的进入森林。后续的同伴源源不断的从河水中现身,数量越来越多,并且铺散开来包围着林中的敌人,将他们在睡梦中一个一个悄无声息的杀死。

这些陆地上的精灵对于娜迦族的沉睡之歌毫无防备,胜利的天平已经严重倾斜。此时薇丝琪的心里有些欣喜,又有些苦恼。欣喜是因为胜利来的颇为容易,同伴们将不会有多少牺牲和死亡;而苦恼则是因为她很可能在这场战斗中做出不了多少贡献,之后的蜕变仪式估计又轮不到她了。

就在薇丝琪内心纠结之时,她看到一个敌人从某棵树后面突然出现,并将手里的飞斧掷向了用全部心神歌唱着的布妮琪祭祀。这柄飞斧在她焦急与惊恐的注视中,被祭祀身边的一位斯兰亚皇家卫士用巨盾成功挡了下来。可是这柄奇怪的飞斧却能在命中盾牌之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声响和冲击,打断了祭祀的沉眠之歌。

随后一阵闪电从森林的另一侧亮起,看来对面的娜迦们也遇到了某些意外。紧接着一阵古朴的号角声响起,薇丝琪知道,奇袭不得不改为强攻了。

原本还很寂静的森林一瞬间就变得嘈杂喧哗,无数的精灵在沉睡中被惊醒,慌张的投入到了战斗。还有几个比海巨人还要高大的古树生物在树林中摇晃,发出如树木滚动般的愤怒咆哮。

胜利的天平又往回摆动了一些,这一切都是那个从树后面出现的敌人造成的,薇丝琪将手里的双刀一晃,朝对方急速冲了过去。

在薇丝琪之前,已经有四、五个的娜迦同伴赶到了这个敌人身前。可对方不退反进,直接冲进包围圈中,一个欺身便用手中的利剑直接刺穿了一个娜迦战士的胸膛,而另一个波涛猎人也被对方削断了长戟之后,又砍掉了脑袋。

第三个娜迦侍卫将手中的海螺权杖重重锤向这个敌人,却被对方灵巧的躲闪开来。敌人用手中的长剑架开另一个波涛猎人攻击的长戟,并用空着的那只手挥向娜迦侍卫的脖颈。按照距离来算,那只空手远远触及不到娜迦侍卫的脖颈,可是空手挥到中途却突然握住了一柄长剑,这柄凭空出现的长剑轻轻抹过娜迦侍卫的脖颈,令其重重的倒了下去。

这个人的身手相当厉害,远远超过了薇丝琪的想象,普通的娜迦战士和波涛猎人决计不是他的对手。虽然薇丝琪本人对于在陆地上进行战斗也不是很有经验,但此刻她知道自己不能后退,只能迎上去。

双刀与长剑相撞、错开、再相撞,冰晶与钢铁撞击的清脆声音在森林中不住回荡。‘流刃武者’本就以速度见长,而来到陆地之后,虽然战斗起来还不是太习惯,可在空气中挥动武器远比在水中要容易许多,所以薇丝琪的攻击速度比以往更快,而且是快很多。

这种与闪电相差仿佛的急速就连薇丝琪本人也有些不太适应,就更别说她面前的敌人了。可对方却总是能依靠手中的长剑、腾挪的步伐、周围的树木等各种因素,险之又险的躲避开来。

片刻之后,这个敌人似乎对被薇丝琪压制住无法反击,只能不停躲闪的战斗方式感到厌倦,只见他手中的一柄长剑就像之前出现时一样,又突然消失,紧接着眼前的敌人用双手握紧另一柄长剑,不管不顾的狠狠劈了过来。

薇丝琪手中长刀斩向敌人的锁骨,对方武器的攻击位置也差不太多。流刃武者相信自己手中的长刀会比对方更快命中目标,而且她还有另一柄长刀可以进行防守,对方却只能用身体硬抗。薇丝琪不知道之前还很难缠的敌人为什么会突然犯傻,但是她清楚战斗将会立即结束,自己会再一次获得胜利。

可就在即将斩开这个敌人的锁骨,然后斜向下劈开他的胸膛之时,薇丝琪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剧烈心悸。这种心悸的感觉薇丝琪以前也曾有过,那是武艺精湛的武者在战斗中遇到重大危机,或者即将死亡之时,所感受到的一种冥冥中无法言说的预感。

这种奇特的预感以前曾救过薇丝琪数次,此时身处战斗之中的流刃武者根本没有时间过多考虑,只能凭本能再次相信。薇丝琪急忙改变策略,将攻击的长刀也收回防御,用双刀架向对方劈下的武器。

随之而来的剧烈冲撞让薇丝琪感觉仿佛有一只成年的龙龟,重重朝自己压了下来。‘龙龟’携带着千钧之力,直接破开了她架起的双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娇妻在我面前被多p

刀,然后势不可挡的一路向下。

唉,都结束了。薇丝琪双手下垂,闭上眼睛。

……

喜欢打开你的任务日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