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 不安分的手在身上游荡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幽冥海尽头,大帝墓内层区域,青云冢附近。

诸葛九凤、苏幕生、苏太清、风朝歌、风遥以及风浅薇一行人被困在此地许久了。

无论如何穿行,他们始终都会重新出现在青云冢附近。

这已经是他们连续穿行然后回到此地的第十三次了。

如果是一次那还好,可是足足十三次,那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关键是此地的地脉变化异常的复杂,这样的变化每一次重新计算方向都需要很久。

以至于诸葛九凤很是暴躁。

特别是,当天空之中不时会出现镇魂碑的投影的时候,特别喜欢吃瓜、八卦的诸葛九凤却没有办法去现场参观,那种感觉,简直是度日如年。

“这什么破大帝墓,我迟早要将其——”

诸葛九凤狠狠的吐槽着。

“将其怎么了?”

苏幕生一向是捧哏的角色,只要抓住机会他就会捧,抓不住机会,那也要捧。

他只有捧了,苏太清就会逗。

这就是天机阁的捧哏和逗哏的超级无敌组合。

这两个老梆子已经晋升至无人可以收拾的地步了。

此时,听到诸葛九凤吐槽,他就不乐意了——你不吐槽我们早就出去了,就你吐槽的,得罪了大帝墓的大帝,害我们出不去。

所以,他直接出言捧断了诸葛九凤的话。

“对,将其怎么了?让我来听听伟大的九凤要对大帝墓中的沉睡的大

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 不安分的手在身上游荡

帝做一些什么丧权辱国,不是,丧心病狂的事情?请开始你的表演!”

苏太清立刻开口道。

风遥和风朝歌默默的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而风浅薇则直接当相声来看来听,就特别的开心。

如果这里能有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她估计更开心了。

诸葛九凤呼吸一滞,俏脸一黑,道:“我迟早要将其好好的供奉着,每天都要朝拜一下,以表示我的尊敬崇拜之心。”

苏幕生闻言,捂着胸口道:“原来如此,感动。”

苏太清道:“感动得心碎了,所以要揉,然后就变大了。”

苏幕生道:“我呸,你才变大了。”

苏太清道:“你想多了,不是那个大,胸肌,发达,魁梧。懂了吧?就是这个大。”

苏幕生道:“那不叫心碎,那叫胸口碎大石,简称胸碎,就九凤的力气,揉一下那就碎了-大力士。”

苏太清道:“老头子下流!那不是胸碎,那是心痛。”

苏幕生一拍脑袋:“哦对,心痛——说起心痛,此情此情,好像高歌一曲。”

苏太清道:“心痛怎么就高歌一曲?”

苏幕生道:“心痛得无法呼吸,找不到你留下的痕迹,眼睁睁的看着你却无能为力,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

苏太清道:“这个我会——找不到坚强的理由,再也感觉不到你的温柔,告诉我星空在哪头,那里是否有尽头。”

苏幕生道:“就向流星许个心愿,让我知道我恨你。”

苏太清道:“对,就是这个心痛,找不到路了,所以心痛——但你别恨我,而且原来歌曲也不是恨。”

苏幕生道:“谁找不着路了我就恨谁,还想我说爱你——我呸,死鬼!”

苏太清道:“我可不是死鬼,我是活神仙。”

苏幕生道:“对,活神仙,活神仙进了大帝墓,出不去啦。”

苏太清道:“此时,九凤有话想说,请发飙——发表你的意见,我们掩耳盗铃,不是,我们洗耳朵来听。”

苏幕生道:“没文化真阔怕,那是洗耳公听。”

苏太清道:“什么公听,母听不行吗?”

苏幕生道:“我们是雄性,是公公,不是,是公的,所以是公听,搁在九凤身上,那就是母听了。”

苏太清道:“那母也不一定代表磁性,有可能是老母。”

苏幕生道:“那她可能是你老母,也可能是老母鸡。”

苏太清道:“她不是鸡,姜鸾才是山鸡,他是小麻雀。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麻雀。”

苏幕生道:“那还是麻雀。”

诸葛九凤怒声道:“够了!”

苏太清道:“听到没,九凤说够了。”

苏幕生道:“那是够了还是不够?”

诸葛九凤道:“再说话,我直接召唤镇魂碑,将你们镇了!”

苏太清道:“那你赶紧召唤吧,说不定也能镇穿这里的虚空壁垒,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苏幕生道:“那我们两个得加班,再说个五分钟的,辛苦我们两个,造福风皇主。”

风朝歌道:“你们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没听见,我在顿悟逍遥游身法。”

风遥道:“我在参悟帝气化龙秘术,化龙九变之法,你们随意。将我们当空气就好。”

诸葛九凤道:“能不能别闹了,那什么镇魂碑召唤不出来,那苏忘尘天皇子,我能召唤来吧?我现在羞辱他喝骂他,他一会儿就杀来了你们信不信?”

苏太清闻言,道:“好像有点儿道理。”

苏幕生道:“那你快骂吧,让他来救我们出去。”

苏太清道:“不错,这天皇子就是厉害,那是我的偶像。”

苏幕生道:“那也是我的呕吐。”

苏太清道:“为什么是呕吐。”

苏幕生道:“一个是万,两个就是吐,这是潮流时尚,有格调。”

……

诸葛九凤默默的抬起头,封闭了六识。

有时候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不可怕,可怕的这个错误的决定是做出在了这两个老梆子身上。

带他们前来大帝墓,就是她诸葛九凤史上最大的错误。

诸葛九凤的心情是复杂的,但是镇魂碑投影不时呈现,以至于她不得开启六识。

而她不开六识的时候,两个老梆子则完全也不说话,似乎很是正常。

可当她开六识想要瞧瞧热闹看看镇魂碑投影里的因果的时候,两个老梆子则是说学逗唱样样精通,说得唾沫横飞,天花乱坠。

诸葛九凤好几次都差点儿暴走——这是洗出来的什么玩意儿啊,是哪里来的妖孽,快来个世外高人,收了他们的神通吧!

诸葛九凤都快要自闭了。

而这,却才仅仅是开始。

接下来,一群人很快就看到了苏离召唤洪荒皇族祖地的族人的时候,那族人开启六道轮回曝光他信息的事情!

不仅如此,接下来还有造化之门一角的事情,以及苏离自斩记忆禁区三层剥离天池血河的因果投影。

这些也就算了。

苏离剥离天池血河之后,天池血河直接就开始蜕变成为地府,三界动乱,地府出世,却全部好处明面上都落在了幽冥海忘尘寰,暗地里有一部分好处落在了天魔宫。

结果,天机阁这边狗屁好处没轮到?

再一想这破地方将他们困在这里……

诸葛九凤终于忍不住了,拿出五色神光,拼着自己被吸成干尸,也要狠狠的砸穿这一方天地,冲出去找阙德拼命。

这么多年的交情,结果黑吃黑,太踏马的黑、太踏马的缺德了。

这还是个人?

这踏马一定要逮着,鞭尸毒打,不然难消心头之恨!

诸葛九凤真的生气了,鼻子里喷出的气息都化作了朱雀之火焰。

脑袋上也实实在在的开始在冒烟了。

就差要烧起来了。

这一幕很滑稽,但是苏太清和苏幕生两个老梆子立刻恢复了正常,一派高人不苟言笑的模样。

风浅薇有些遗憾——唉,这么欢乐的说学逗唱,怎么就不继续了呢?

这里可真是无聊啊。

至于那什么——地府抢就抢了呗,多大点事儿啊,他幽冥海拿了地府能血赚么?

也不看看苏皇主多么聪明的人,从来都是不会吃亏的主儿,现在拿的多,以后多半都会吐出去。

风浅薇心中想着——她的思想很简单,好像从认识那苏皇主开始,他就没怎么吃亏?

嗯,好像也没认识多久吧,怎么就像是认识很久了一样?

莫非这就是一见不日,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三秋,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不是,唉,被两个老家伙给我带偏了,乱想啥呢。

风浅薇胡思乱想,一会儿不时咧嘴傻笑,看得就连苏太清和苏幕生都目瞪口呆——这可是他们唯一的忠实听众啊,这要是傻了那可就是罪过了。

不指望听我们讲道能变聪明,也不至于变傻吧?

诸葛九凤则是像是个炸药桶似的,直接就要炸了。

而这时候,天空之中忽然炸开惊雷。

大帝墓炸了。

诸葛九凤还没炸呢,大帝墓就炸开了一道青光,然后那大帝墓的坟墓之上,青烟浓郁如瘴气,冲天而起。

那笔直而又狂暴的青烟,简直如烽火狼烟一般剧烈。

“这……这是祖坟冒青烟了。”

“好家伙,真的是冒青烟啊!”

“废话,青云冢不冒青烟冒黑烟?”

“那九凤头上冒的还是黑烟呢!”

“九凤很黑吗?”

“我不知道,不要瞎说,说这个她会打死你的。”

“我有天池血河轮回印,我不死不灭!”

“那给你灌一碗孟婆汤,让你去畜生道挣扎。”

“好吧我确实是瞎说,九凤肯定不会见怪。”

……

两个老家伙又开始了。

诸葛九凤却真的没有顾忌他们,而是抬头看向了天空。

大帝墓冒青烟,这是好兆头吗?

显然未必。

但是三界大乱是一定的了!

地府出世,轮回动荡,就连通天塔等大位面世界也很明显的受到了极大的波及!

这绝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诸葛九凤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或许地府重启轮回,出现十八层地狱终究还是会稍微好点?

是否如此,诸葛九凤不知道,但是诸葛九凤知道,如果是阙德等人执掌那还好,如果是卸磨杀驴的话——

那么,一旦黑暗龙族执掌了地府,那就真的是昏天暗地了。

而诸葛九凤的这种担心不是没有来由的。

她曾在一幅古老的画卷之中见过了黑暗魔龙一族执掌幽冥地狱的因果画卷。

那一幅画在她看到过之后,就自动的焚烧了。

这件事的记忆很深刻。

所以她其实一直不愿意去和幽冥海交恶,就是因为一旦交恶,会拉低阙德等人的地位。

而交好的话,相当于是一个联盟。

这只是其一。

其二,一旦阙德等人不执掌忘尘寰,而是黑暗冰龙、黑暗魔龙一族执掌幽冥地狱,那么天机阁等各方面的势力一定会重新洗牌。

甚至,浅蓝世界的各大天骄,将再没有出头之日。

那么当下的修行环境,只会更加的黑暗。

没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那时候,天之道就不是损有余而补不足了,就是损不足而补有余!

但凡天骄出世,必定夭折,被劫掠天骄本源!

不仅如此,还会有各种试验出的绝世天骄专门用来当生命孕育之物,各种衍生,各种种族优点天赋提取,汇聚。

就是汇聚各大种族特长于一身,各方寻求极限突破,战力突破,生命底蕴层次突破,智力层次突破——除了这些,其余一切都不重要!

这就是黑暗冰龙、魔龙一族的野心。

一旦其执掌幽冥地狱,那将彻底完蛋。

相对于那样的世界,如今的世界真的是能算得上是盛世了!

现在这个世界虽烂,但还算有净土,修行者还能修行。

但一旦出现意外,那就是真完蛋了。

而一旦归墟皇族发现轮回体系成这样的了,归墟皇族必定和洪荒神话世界那些大佬联手,同时扶持洪荒皇族的苏离,抑或者扶持天皇子苏忘尘。

这样一来,最终的结果就是爆裂模式的开战。

只要打起来,天道粉碎那是再正常不过。

因为天道也扛不住真正的法宝威势——毕竟浅蓝世界如今只是小世界。

而浅蓝世界曾经作为大世界是怎么跌落的?

就是被法宝打碎的!

不说别的,就杀破狼三星手镯这种法宝,一下就能碎一颗星。

浅蓝世界也无非就是一方小宇宙,星辰数量是可数的。

其中一旦一颗星碎了,往往附近的星也会受到影响,并且如多诺米骨牌一样,开始全线的崩溃,并最终引起雪崩。

星球被法宝击碎,会瞬间星爆,形成黑暗深渊吞噬一切。

这样的吞噬,会瞬间摧毁附近是星球。

附近的星球被吞噬之后,同样会在黑暗深渊内部发生星爆,融合成为更大的黑暗深渊。

这就是归墟浩劫。

一旦发生,几乎不太可能控制得住。

除非是顶级的造化神王以无上封印封锁天河,才能控制这样的黑暗深渊归墟浩劫蔓延。

但是这只是治标不治本。

因为这样的封锁是封锁不了多长的岁月的。

和无垠的宇宙相比,时间其实显得非常的微不足道。

也正是顾虑这些,诸葛九凤平时也并无和幽冥海冲突,而阙德此人虽然有时候就比较过分,但是总体也不差。

可这一次,其可恶,简直就是罄竹难书!

或者说,这事情,阙德一个人也做不了,必定就是那老乌龟、还有夏心宁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所做的!

诸葛九凤冷着脸冷冷的看着天池血河蜕变成为‘冥河秘境’轮回小世界,又看着这小世界明显的开始衍化幽冥地狱,更是火冒三丈。

浅蓝世界这样一来就更完整了,更靠近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了。

而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不完整也得到了极大的修补,这对应的因果与功德等好处,简直是不计其数!

更重要的是——这般动荡之下,会有无数的通天道痕出现,相当于是打开了一处通天道痕宝藏的藏宝阁。

阁门大开,有一次获取无量通天道痕的机会,结果她诸葛九凤和镇魂殿的一批核心人员被辖制在这里了?

这对于天机阁而言,也是她诸葛九凤的天大的失误啊!

她之前要领悟通天道痕还得找苏离借呢!还得陪着笑来借!

如今这动辄十亿以上的通天道痕……

全部都没有了!

全部都没有了啊!

这如何能忍?!!!

“别让我出去了!”

诸葛九凤越想越怒,刚刚冷静下来的怒意又再次的被点燃,然后怒发冲冠!

那一刻,天空忽然炸开惊雷,虚空裂开,直接撕开了神秘的禁制,以至于大帝墓忽然开了一道虚空裂口。

诸葛九凤眼中血光一闪,立刻化作玄雀冲了出去。

那速度,简直是快若闪电,没有丝毫迟疑。

“嗯?开了,走!”

风朝歌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顿时大手一挥,笼罩起还一脸遗憾的风浅薇以及若有所思的风遥,刹那之间同样遁了出去。

“这地方不能来,估计会被玩死。”

“嗯,下次再也不来了,这里时间还很长,外面一天能顶这里十多天了都,说了都快一个月了,口都干了。”

“我也是,嘴唇都裂开了。”

“嗯,走了走了。”

“再不走就出不去了。”

两人说话之间,看似悠哉之极,实则速度同样极快。

甚至,两人逃遁的速度比风朝歌都还快一些。

“这两个老家伙,平时看不出来,结果也能这么快?”

风浅薇忍不住感叹道。

风遥闻言,嘴角抽了抽,道:“你这是哪里听来的虎狼之词?”

风浅薇道:“什么虎狼之词,有虎狼精怪吗?在哪里?”

风遥:“……”

风遥:当我没问,怎么智力严重下滑了?

风遥狐疑的看了风浅薇一眼道:“你咋了,脑子迷糊了?”

风浅薇白了风遥一眼:“你才迷糊了,我可清醒呢,不懂别瞎说,别学那诸葛青尘那丑人铁憨憨,脑子不转弯,特别令人讨厌。”

风遥:“……”

风朝歌看了看青云冢,又看了看风浅薇,反复想了想,也没有想明白一些关键。

不过他还是懒得听两人说话。

再说下去就是第二个苏幕生和苏太清了,实在是耳朵生茧子了。

一行人出来的时候,诸葛九凤已经不见影子了。

风朝歌抬手打开一面虚空涟漪,朝着里面打出一片水花。

水花之中,呈现出了幽冥海忘尘寰枢纽之地的投影。

这时候,阙德正在和阙德龟龟真子、夏心宁说话。

夏心宁无感,反而阙德立刻有所察觉,几句话之后就逃了。

龟真子见状,顿时也化作玄武遁了。

“这夏心宁——好自为之,我这么提醒你竟然不知道先跑?你不顶包谁顶包?夏兄,我已经尽力了,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风朝歌无奈叹道。

“皇主你这是直接把他架在火上烤,哪里是帮忙。”

风遥哭笑不得道。

“不,就是帮忙。”

风朝歌很肯定,然后看向风浅薇,道:“这难道不是帮忙?”

风浅薇道:“对,就是帮忙,风遥哥哥你还没想明白啊,皇主不就是直接暗中提醒他了吗?这不是帮忙吗?”

风遥:“……”

风遥黑着脸道:“这个叫定位,给九凤阁主好找人呢!”

风朝歌不动声色的道:“瞎说,这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

风浅薇道:“对,和皇主有什么关系?”

风遥道:“你们这是也捧哏和逗哏上了?”

风朝歌道:“别瞎说,我从来不做这种事情,我又不是那两个老梆子。”

风朝歌说话正儿八经、一板一眼的。

风采薇道:“对,我可是无敌娇美美少女,捧什么逗什么呀,我只会欣赏,才不会参与。”

风朝歌道:“不过,此情此情,确实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吟诗一首。”

风浅薇道:“这个我擅长——就以大帝墓来吧——”

风浅薇说着,想了想,美眸一亮,道:“远看帝墓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帝墓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风朝歌很是欣慰的点头,眼中充满了欣赏之色:“不错,不错,很应景,很有品位,有仙词的水准了。”

风浅薇嘻嘻一笑,道:“嘻嘻,一般般啦,就是比苏皇主稍微差那么一丢丢。”

风遥目瞪口呆,有些傻眼的看着这两人。

这时候,两个老梆子来了。

苏太清鼓掌道:“好诗,好诗,老夫也诗兴大发了!”

他说着,这时候,虚空惊雷再次呈现,地府动荡更大,于是苏太清诗歌应景而出:“忽见天上一紫电,好象玉皇要抽烟。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紫电。

苏幕生也无比激动,道:“虚空紫电啪啦叫,九凤雀儿要发飙,如果不是要发飙,为何紫电啪啦叫。”

风遥:求求你们,安息吧——毁灭吧,我累了。

一群人幸甚至哉,歌以咏志,而风遥只想割以永治,很想一个人静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