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肉很细致的糙汉文 抵在墙上抱起来做bl在墙上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混沌看了很久,也没看出个究竟。

她当然看不出究竟,因为就是那位老人也不过看了个大概,毕竟他们都是局外人,局外人怎么可能知道内情。

大道本就玄妙,没体验过,自不会知道。

站在混沌之下的一众神魔之主鸦雀无声。

他们也看着石矶,或者应该说瞪,目光若能杀人,石矶早已是千疮百孔。

一声怒吼震天响,又有世界之主杀入了神魔战场。

回应他的同样是一声怒吼,祖巫蓐收一步踏天,迎面就是一拳,身如铁塔的神魔被打得横飞出去,那神魔刹住脚步,胡乱晃了晃脑袋,似乎有点晕。

神魔缓过眩晕,怒吼一声,红着眼睛,同样一拳轰出,蓐收不避不让一拳迎上,随着两人拳头靠近,虚空大片崩塌,最后两人拳头碰撞,竟只见拳罡霸道,没有声音,仿佛声音都在两人霸道拳罡下支离破碎,难以传出。

蓐收身子晃了晃,比蓐收高出两个头的黑铁大块头却又横飞了出去。

大块头撞飞神魔无数,好不容易刹住脚步,他鼻孔喷气,眼睛已经猩红的可怕,大块头,左拳握紧,右臂抬起,一条闪烁着冰冷寒光的粗壮铁链对着蓐收劈头盖脸抽去,金之祖巫蓐收冷哼一声,向前迈出一步,任由铁链打在他身上,溅起一道宽阔火星,已百丈有余的蓐收一把拽住铁链,将已经比他数十倍铁搭神魔扯向自己。

这个神魔也是一根筋,死抓铁链不放,身体膨胀,以蛮力抗衡蓐收的拉扯,虚空在他脚下犁出两道裂痕,神魔还是一点一点,被蓐收拉了过去,然后,小山般的拳头对着铁塔神魔的面门就是一顿狠锤。

可怕的是,那神魔不管蓐收怎么捶打就是死不松手,而且他半个面门都被锤得变形,神魔依旧在怒吼。

大世界之主,这就是大世界之主的顽强生命力。

蓐收也怒了,他身高再长,拳头再大,一阵天神打铁般的可怕雷鸣声中,终于,那个神魔被锤死了。

蓐收丢开那已不成人形的神魔,将他死攥着不放的铁链抽出,掂了掂,咧嘴一笑,露出了满意神色。

洪荒众仙却是一阵恶寒。

暴力,太暴力了,野蛮,太野蛮了。

蓐收两步走下天空,也两步之间收了祖巫真身。

在另一位神魔之主杀入战场时,走向天空迎敌的是妖族的羲皇伏羲。

羲皇头顶河图洛书,八卦在他脚下转动,谁都没注意到他腰间多了一个紫白葫芦。

神魔战兵斩来,伏羲脚踩坎离,八卦移位,伏羲轻易躲过神魔一击,来到神魔身后。

只见伏羲打开葫芦,葫芦中飞出一道雪白毫光,毫光上生有一物,有眉有眼,不过七寸。

伏羲微微一拜,“请宝贝转头。”

宝贝眼中射出两道白光,前方正欲转身的神魔身子微微一僵,雪线划过,神魔栽下天空,一方大世界随之震动,看来是死了。

天上天下一片寂静。

许久,才有人叫破了此宝:“斩仙飞刀!”

随之议论声渐起:“原来陆压道君也是妖族之人。”

“应该是借给妖族的吧,难道你就没听过,先有鸿钧后又天,陆压道君还在先。”

“听倒是听过,但这也太离谱了吧。”

“反正我信,如此宝物,还有那钉头七箭书,太没道理可言,定是那开天前的宝物。”

众说风云,反正没个定论。

但斩仙飞刀每次亮相,都能震慑人心,这却是不假,只因这宝贝太诡异。

“此宝诸位如何看?”

混沌出声询问。

一众神魔左右相视,却无人应答。

又是一件没道理可言的危险物品。

“若我猜得没错,此物斩的是神魂,和石矶琴音杀人于无形,应该是同一个道理。”

最后还是青洛回答了这个问题。

混沌微微点头,“我看也是如此。”

话题仿佛又转到了石矶身上,从此戛然而止。

混沌继续观望神魔战场,看着一个个大世界的神魔如飞蛾扑火般前赴后继赴死,又看着连绵不断已经下了百年的大雨,仿佛忘了时间的流逝。

一众神魔之主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没人敢出声打扰。

不断有神魔之主杀入神魔战场,龙族老龙主有出手,天庭王母有出手,麒麟族老人有出手,该魔族出手时,小剑魔带着小熊杀向天空,魔道那位老祖在上一战战死后,她就是魔道修为最高的人。

老魔虽已是大能,但离绝顶还远,但魔族的脾气宁愿战死也不愿落后于人。

小剑魔的出手,他们却不排斥。

因为这是他们魔族的琴师大人。

云霄率通天道门人出手,小剑魔也会出手,因为她是截教的琴师。

若巫族没有三位祖巫在,她应该也会出手。

一个个山巅绝顶交替出手,有人举轻若重,有人却明显有些吃力了。

毕竟有人善战,有人不善战,有人有杀伐重宝,有人却要全凭道*******一轮,看似都有休息的时间,但百年的持续出手,他们亏空有多大,只有自己知道。

大家现在看着表面上平静,其实不少人是在硬撑着。

不然,伏羲也不会借来侄子的斩仙飞刀杀敌。

现在,只要能杀敌,其他像面子之类的东西都顾不上了。

就像云霄便去讨回了混元金斗,碧霄也去讨回了金蛟剪。

老子元始也没难为她们,就叫人取了来。

这也算是给了彼此一个台阶,大人不记小人过。

随着一个个世界之主不断陨落,终于到了一个极限。

在洪荒众道都以为又要迎接一次世界陨落时,混沌丢下一片柳叶暂时稳住了本该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还不够,再等等。”

这是混沌的话。

一众神魔明白了。

“我来吧。”

青洛神尊走下天之最高处,步履穿梭各大世界之间,布下了空禁大阵,将一个个本将陨落的世界暂时稳定在空中,令其悬而不落。

青洛返回,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混沌点头:“有劳神尊。”

一众神魔也忙行礼:“神尊辛苦。”

青洛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脸上的笑容却更盛了。

一边欢喜,一边愁,敌我双方总是如此。

不管是站在娲皇宫前的女娲娘娘,还是站混沌之中闭目养神的通天,都皱起了眉头。

坐镇四极的圣人,站在山

全是肉很细致的糙汉文 抵在墙上抱起来做bl在墙上

巅的绝顶大能,还有位于偏僻地带,空音大世界中的一个高大男人,神情都凝重了起来。

这是阳谋,也是孤注一掷的信号。

“要来了,终于要来了吗?”

比他们预想的要晚,因为一个人,晚来了近百年。

他们何尝又不是在等。

因为谁都知道,这一天总要到来,不管他们愿不愿意。

迟来了百年,是他们洪荒赚了。

一位位老人开始调养精气神。

喜欢洪荒之石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