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奈迎合粗大 让人黄到秒湿的段子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准确点来说,陆贤明他们每次进工厂都会很沉默。

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进来了。

他们和柴进的身份不一样,柴进是商人,是民营企业家。

他们是江南省里的公职人员,心里更多的是家国情怀。

所以,每次进工厂他们都会思考,什么时候我们华夏也能有这么先进的工厂。

华夏现在的工厂,除了南方有些大工厂之外,基本还处于那种加工作坊的状态。

但日国工行里的机械化程度非常高,基本一人就可以通过操控机械完成四五个人的工作。

而且制造出来的东西,精密度要高了华夏很多很多。

某种意义上而言,现在华夏还差了日国很远很远。

而日国虽然经历了金融危机,经济大不如前,但他们的工业基础绝对不比任何一个欧米国家差。

柴进倒是正常,没有任何的意外,他毕竟是重生者。

看到过华夏几十年后的样子,对于这种工厂甚至于多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

坐在车里,似乎也看出了陆贤明他们一行人的心思。

笑着说了句:“要不了多久,我们江南南江市也会有一家这样的工厂起来,叫未来汽车。”

诸多人一听柴进这么讲,马上从各种低迷感慨的情绪当中挣脱了出来。

一个工作人员笑着说:“对,万里长征也不是一天两天走完的,如今华夏开放的力度越来越大。”

“我们现在就在做着为华夏未来工业的事情,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够失败,只能成功。”

陆贤明也苦笑望着柴进:“柴总,靠你了。”

不过,又好奇地问了句:“这次通过层层的刷选后,我估计马上就会进入到激烈的价格争夺战当中。”

“柴总,或许问这个话有些不太适合,但这也是关系到我们后面工作的决定性因素。”

“我想问下,这个条生产线,你设置的最高价位是多少。”

“你知道的,你不能出面,所以只能有我们出面谈价,我们心里也要有一个数。”

这问题是所有工作人员这段时间内一直想要问的事情,只是柴进刚过来,还没有到那一步。

所以他们也一直没有向柴进开口。

车里气氛一下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柴进笑着摇了摇头:“各位领导这是在质疑我的决心啊。”

诸多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柴进而后道:“好啦,我这么给你们交底吧,我们的第一款发动机搞出来了,虽然过程有些艰难,但总算是搞出来了。”

人妻无奈迎合粗大 让人黄到秒湿的段子

那么我们现在就面临着量产的问题,所以我们也是非常迫切地需要这条三大件流水线。”

“这么个你们讲吧,这次价格,我中浩集团不设天花板,只要能用钱买回来,花多少钱,我都会愿意出。”

几人一听柴进这么讲,全愣了下,但很快哈哈大笑了起来。

因为有柴进这句话就放心了。

而后车里陆贤明快速的和柴进交代了下他现在身份的问题。

他的化名是叫李明,是陆贤明的秘书。

全程会跟在陆贤明的身边参与谈判。

人妻无奈迎合粗大 让人黄到秒湿的段子

讲好后,车子也停在了一栋办公大楼的跟前。

柴进见到了那个叫石田的工场长。

川字眉,一脸严肃,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很好打交道的人。

虽然表面上敬语说得起飞,动不动就是鞠躬,握手之内的。

但实际上脸上没有一点笑容,没有丝毫的真诚可言,也能够感受到他对别人的漠视。

还见到了印都人,溙国人,还有好几个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代表。

在办公区里,石田和所有人见面后,开始赘述了一番。

大概的意思就是,这几天之内我们就要进行一场内部小型竞拍。

然后争取五天之内给出答案。

今天叫你们过来,是因为我们为了你们的利益所考虑,特意请来了我们的生产线工程师。

给你们讲解这条生产线,也让你们自己想清楚,买回去到底有用没有用。

非常符合日国人的特性,小礼节方面特别的注意,营造一种彬彬有礼,然后非常有素质的模样。

有点像是披着羊皮的狼,一旦遇到了大是大非,那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比谁都凶狠,比谁都要野蛮。

狼性十足。

柴进是秘书,所以在边上的伪装得很是到位。

而后,石田带着他们到了工厂里边开始解说。

柴进站在陆贤明的面前一直仔细看着这条流水线,然后脑海中设想。

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这种精密程度,在华夏根本搞不出来。

哪怕是他把这条生产线的设计图纸拿回去,也绝无可能会搞得出来。

所以只能通过购买的方式来完成。

相同感受的还有其他几个买家,全都在看着摇头叹息。

显然,他们也在感慨日国生产线的精密度。

看得出来,石田很不待见的陆贤明,本来他就是内部的反对派。

如果没有他从中阻拦,或许这条生产线就已经开始在打包发往华夏了。

所以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搭理陆贤明。

不过,在设计师开始解说的时候,石田那高傲的目光终于放到了陆贤明的身上。

想了想,还是带着很是虚伪的笑容走了过来,远远地伸手:“你好,陆先生。”

陆贤明能被江南省里派出来谈判,那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笑着和他握手了下:“你好石田先生。”

他原本以为石田会跟他聊什么话题,结果目光直接放在了他边上的柴进身上。

“陆先生,这几天我好像没有见过你身边有这么一个人,这是刚刚从华夏来的?”

随着翻译把话说出来后,陆贤明身后的其他手下们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陆贤明心里也有些紧张,不过,毕竟是久经风霜的人,表面上不漏痕迹。

笑着说:“这是我的秘书,其实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只不过他的女朋友在日国上大学。”

“好不容易来日国了,小情侣间肯定要见面,所以我放了他几天假。”

“今天才第一次过来。”

“小李,你过来,见过石田先生,他是这家工厂的工场长。”

喜欢重回1991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