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日出水了疼死我了 心怀不轨(年龄差1V1)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红月的光芒,仿佛在一瞬间强大了数倍。

青港二号卫星城的上空,忽然瞬间出现了一片片鱼鳞般闪烁着反光的空气波纹,以红月亮小学门口,伸出了手掌触摸场域的地方为止,精神层面,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三楼办公室里,小鹿老师的身体忽然猛得一颤,呆滞的眼睛里面,血丝涌动。

但血丝涌动的下一刻,却是这些血丝忽然在快速的消散。

她脸上浓得化不开的愧疚之意,正在像薄冰一样散去,眼睛里的疲惫也快速的被驱散,那张苍白而绝望的脸,也在这一刻,开始慢慢放松了下来,像是终于卸下了无尽的压力。

守在了小鹿老师身边的八号,忽然大吃了一惊,猛得扑到了窗边。

他向着下方大喊:“九号,你……你在做什么?”

“我会绕过你,八号。”

陆辛没有转头看他,只是轻声回答,自然可以让八号听得清楚。

“我要截断午夜法庭的审判,但不会永远把这个世界变成这种虚假的样子。”

“事实上,我直到现在,也没有觉得你做的事情毫无意义。”

“你只是还需要学习,再进修一下。”

“比如找个大学念念法律,再拿个大学毕业证什么的……”

“……”

陆辛一边回答着,一边继续了精神力量的扩散。

“毕业证?”

八号呆在了当场,然后才发现陆辛其实一直都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

但他自己,也忽然间明白了过来,陆辛在做什么。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小鹿老师绷紧的身体,昏迷之中的抽搐,宛若实质般的愧疚,都在飞快的消失,忽然间想了什么,他飞快的扑向了自己的银色手提箱,找到了那份文件夹。

里面是小鹿老师的控诉书,上面记载着她的“罪行”。

正因为有这些罪行存在,午夜法庭才死死的抓住了小鹿老师,几番交手,永不褪去。

而事实上,这也是一种即使身为执行人的他,也无法改变的认罪书,因为这本来就是小鹿老师自身的精神力量凝聚而成的,之前他离开了青港很长时间,就是为了改变这内容。

后来绝望的回来,也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改变不了。

但是,这样一份让人绝望的认罪书,如今上面的内容正在飞快的消失。

这几乎让八号惊恐到了三观动摇。。

因为他明白,这代表着小鹿老师内心里的愧疚正在消失,无论是她的记忆,还是她的情绪、欲望、本能,甚至于记忆,都在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影响,快速的发生转变,就好像是一部带有浓厚悲伤情绪的电影,正在被人以一种强力的手段,彻底抹去,重新剪辑了出来……

只是一眨眼之间,小鹿老师脸上的挣扎便已经消失,内心里的愧疚也随之消失。

而且这种消失,只是一个开始。

正有一片巨大的愧疚场域,以小鹿老师为源头,覆盖了整个二号卫星城,场域里面,无数的人都在被那种迷离凄痛的绝望气氛所压抑着,但是在小鹿老师开始了变化之后,整个场域,也都在飞快的变化,里面绝望与疼痛的一幕幕,都在被强大的力量给彻底抹去……

“九号,你的力量,已经达到了这个层次吗?”

这一刻,八号内心受到了极大的触动,脸色苍白,喃喃自语。

……

……

“污染只能通过污染来对抗……”

陆辛在这一刻,似乎听到了八号的喃喃自语,所以他绕过了八号。

但对其他人,他则是选择了引动更强大的力量。

以红月亮小学为中心,巨大的力场开始迅速的蔓延,一点点覆盖了整个二号卫星城。

于是,整个二号星城里,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化着。

正在因为自己过去的种种罪孽而忏悔的居民,记忆与状态,都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变化。

他们没有在荒野上杀过人,而是快乐的与对方讲着道理,没有收过红包,而是公正严厉的否决了对方的货物,也没有多收过那个骑摩托的人买菜的钱……她的摊位记下了。

在每个人的记忆里,忽然都忘了自己与其他人的罪孽,只有一片和平友好。

……

……

你若对任何罪孽加以指责,我便藏起所有的罪孽。

这正是陆辛用来对抗午夜法庭的方法,也是最为简单的逻辑。

借小鹿老师的场域,对这座城展开了幻想。

于是在这一刻,青港二号卫星城的居民,都变成了他向往中的样子。

每个人都认真负责,每个人都心地善良,每一个人在做什么事情之前,先考虑的都是其他人,那么,这座城市自然就没有了罪孽与邪恶,有的只是一片美丽的天堂景象。

……

……

哗啦啦……

精神场域的改变,顿时给另外一种性质的精神力量,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在“执剑人”的审判之剑指引之下,执行人正像是潮水一般涌向了二号卫星城。

同样也有无数的绞刑架,立在了二号卫星城的周围,上面一根一根的黑色绳索,高高的垂落了下来,几乎将所有二号卫星城居民的脖子捆了起来,准备扯到半空之中。

但是,当整个二号卫星城都落在了陆辛的“间接幻想”之中时,一切都变了。

“啪啪啪啪啪啪……”

那是一连串的绳索挣断的声音。

所有从绞型架上垂落的绳套,同时被这些友好、善良、积极、公正,且从来没有做过任何错误的二号卫星城居民挣断,无力的垂落在了半空之中。

这还不算,甚至有很多绞刑架,因为捆住了这么多善良的人,而受到了巨大力量的拉扯。

哗啦啦……

它们一座一座,渐次倒塌,变成了一地的破木头。

“不好……”

同一时间,整个二号卫星城里,所有的执行人,也忽然都感觉到了巨大的恐慌。

他们有的,忽然反应了过来,开始飞快的后退。

有的,则无力对抗,眼睁睁的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开始像冰块一样融化。

整齐划一的队列,在这时出现了隐隐的骚乱。

执行人的存在,是曾经被审判的精神体,它们只能出现在有愧疚感的环境里。

当一片城市里,完全没有了罪孽之后,便成了与他们性质相悖的海洋。

他们多待一分,身上的精神力量,就会被稀释掉一分。

因此,如果不选择尽快的退出二号卫星城,他们只会如海洋里的薄冰一样,飞快的失去自身形迹。而又因为,在这一刻,涌进了二号卫星城里的执行人太多,这一片“道德完美”到了极点的城市,又出现的如此突兀,因此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大部分人都已经晚了。

他们成片的倒地,融化,带着不甘心或又解脱的神情。

……

……

“审判结束了吧?”

做完了这一切的陆辛,轻轻放下了手掌,缓缓的吁了口气。

可以明显感觉到,那一片源自于小鹿老师的愧疚场域,已经消失不见了。

她不愧疚了。

因为在她,以及所有人的记忆里,她都没有做过小时候那些让她后悔的举动。

无论是事实如何,但在每个人的精神层面,她就只是一个看不惯孤儿院里的小孩子受苦,决定要帮助他们逃离那个地方的普通小女孩而已,她尽到了自己最大极限的努力。

也起码,救下了一个小孩。

这是之前陆辛所认为的事实。

借由这种幻想的能力,他将这个事实变成了每个人都认为的。

这当然不是真相,但很有作用。

陆辛放过了八号,没有改变他脑海里的记忆,也不准备让这种“真相”,成为永久。

但起码在这一刻,这可以很好的对抗审判的污染。

无人可以阻止的午夜法庭,已经被他挡在了二号卫星城的外面。

对小鹿老师的审判,到此为止。

但是,并没有结束……

……

……

看着城外的那巨大雕像,陆辛深呼了一口气,按捺下了激动的心情。

看山跑死马,感觉中很近,跑过去很远的……

想着这个问题的陆辛,目光很快就落在了停在孤儿院墙边,那辆大卡车上。

于是,半晌之后,陆辛倒车,拐弯,再倒车,再拐弯,终于把大卡车拐了出来。

驶出小学,目光变得更加坚定了起来,妈妈出现在了旁边的副驾驶上,父亲站在了卡车的车顶之上,胆子最小的妹妹,居然也跟了过来,她倒吊在了卡车的车厢里,紧紧看着前方。

没皮的小狗,血丝面具,记忆沙漏化作的精神怪物,老老实实抱着双腿,坐了车兜里。

所有人都目光坚定,看向了城外。

呜呜呜……

卡车开始发动时,远处冲来了一队武装战士,排在了头一个,身穿黑色防护服,手里抱着长枪的,正是壁虎,他一脸严肃的冲到了跟前,吊在电线杆上,大声向陆辛喊道:

“队长,需不需要帮忙?”

“……”

陆辛抬头看向了他,摇头道:“不用。”

“好嘞。”

壁虎向其他人挥手:“撤。”

……

……

壁虎说撤就撤了,走的比来

轻点日出水了疼死我了 心怀不轨(年龄差1V1)

的时候还快。

陆辛都不由得有些愕然,旋即笑了起来,加足油门,向前冲去。

喜欢从红月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