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吃奶满足了我 班长撕我衣服揉我胸好爽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现场的呼声那是一浪高过一浪。

这一场演唱会无疑就是一场给人们的福利。

有些在外面看不到的东西,在今天全部看到了。

同时看得人们是热血沸腾的。

连皇帝都是如此呢,何况于百姓?

可还是有一部分人看不出,他们在爽什么。

那就是一群大妈们,此时她们羡慕的看着台上的舞蹈演员,个个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曾几何时,她们也曾年轻过。

当时的她们却是没有如此舞姿,如果时光能倒流的话,那么或许她们跳得比这些人更好。

高潮是一浪接着一浪,一直到李治出来之后,这些人才消停一些。

但是却是大妈们的狂欢。

她们喊着李治的艺名:水台。

“水台出来了!”

“年纪轻轻,真是优秀!”

“能够生出这样的人才,定是上辈子的福气!”

“我家孩子可喜欢水台了!”

……

大妈的情绪,大家不懂!

她们陷入了无比的疯狂之中。

如此表现,却又让边上的男子们感觉到震惊,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好看的?

台上的李治十分郁闷,这么这么多大妈?每一个都比长孙皇后完大十岁以上!

不要啊!

他内心挣扎着。

或许等他长大了之后,喜欢他的人群才会变化吧,至要与辩机一样吧?

但现场没有多少时间给他思考。

因为音乐已经响了起来。

于是,他卖力的表演着。

天字一号房中。

长孙皇后津津有味的看着自己儿子的表演。

还时不时的与杨妃两人讨论了起来。哪句歌词好,哪个表演帅!还说要买他的海报收藏起来。

两人甚至有些忘我的说起了李治。

而这时,长孙皇后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她发现不妙。

她看着李世民,问:“陛下,您看治儿唱得多好啊!您看!”

“是吧!”

李世民并没有特别的感觉。

这下令得长孙皇后不解。

刚才李世民不是说要看李治的表演吗?

怎么现在他表演了,李世民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不是一个父亲应该有的表现呀。

“陛下,您似乎不开心?怎么了?是治儿表演不行吗?不如预期吗?他还小,以后可以更好的!”

杨妃这时也察觉到不妙,便这么问道。

她将李世民的不开心归于李治表现不如李世民的心理预期!

“没有,朕很开心!”

可是他再怎么说,却也看不出他开心在哪里。板着脸,感觉大家欠他很多钱一样!

“好了,我们一起看治儿的表演吧!挺好的!”

过了一会儿。

“陛下,七皇子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水台!”

程咬金却是说道。

“嗯?水台?那不就是治的拆解字形吗?肯定又是那小子搞的鬼!”

李世民说道,他以为是李愔干的。

“陛下,妾身以为,这名字取得妙呀,既能让百姓们直呼其名,又有深刻的含义,水,表示如水一般清透,而台则为亭台楼阁,为高平之建筑,此二字寓意非凡也!”

长孙皇后表示说道。

李世民沉默了。

他板着脸看着上面的表演。

心中却是在想,何时才能轮到武翊?

他可想看武翊现场歌唱。

而此时,才过了三分之一的时间,还得熬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场上的人开始变得有些疲惫了。

中间太多的歌者都没能被记住。

可能是他们不够突出,不能让人记住。

如果不是大家想等待着武翊的话,

大家可能都退去了。

看着如此情况。

李愔也发觉到不妙了。

他站在上方,叫来了朱山。

“朱山,让武翊出场吧!”

朱山一听,便道:“可…是……还有两个歌者没有出场!他们还有几首歌!”

“你看下方的人们都耐不住了,下次的安排还要改改,或者可以让武翊带他们出来,反正武翊现在就要出场!”

“明白!”

朱山这便下去准备了。

紧接着,朱山出现在台下,用着麦克风喊道:“那么接下来,欢迎长安歌后武翊出场!”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直接鼓掌欢呼了起来。

天字一号房,李世民本来都昏昏欲睡的,一听到朱山这么说,直接就站了起来。

“好好好!”

如此行为,令长孙皇后与杨妃两人错愕了。

原来,李世民就是为了看武翊的。

原来他藏得这么深。

何之于他,李渊在边又站到了桌子上面,狂呼着。

这……

这真令人感觉到尴尬啊。

但这种尴尬伴随着武翊的开口之后,便化为乌有了。

所有人都被她的声音给吸引了。

世间,竟然有如此好听的声音。

许多辩机的歌迷竟然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她的声音摇摆起来了。

而李治的粉丝们,也有些转粉武翊了。

看样子,武翊才是绝对的大明星。

她便是盛唐集团的王牌啊。

谁也取代不了的存在。

接着,武翊连唱了三首歌,十五分钟就这么过了。

可是人们还觉得不够,最后又让她唱了三首。

眼下,人们还觉得不够。

李愔可不会惯着他们,直接下令,由武翊带着两个新人上台,并且介绍他们给所有人认识。

让得本来没有机会的两个人瞬间被人们记住了。

但是,这两人却还是比不过武翊。

后台的李治与辩机两人看着武翊。

李治喃喃道:“如果有一天能像武姐姐一样受到人们的欢迎,那得有多好啊!”

“武姐姐的表现比你还要好!你看,这么多人喜欢她!”

辩机则是看着台上,不说话了。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的嫉妒。

“喂,辩机,你说我有可能吗?”

“辩机,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我还事,先走了!”

辩机说完之后,直接走了。

“这人怎么这样!真是小气!”

“喂,你真没有礼貌!等我啊!”

……

两人离开之后,李愔也从上面走了下来。

他一下来,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因为这一场演唱会是他举办的,他才是最终的主人啊。

与他一起的,还有四个女人。

她们同时被他拉到台面上了。

所有人都不解,这是怎么呢?

只是看着台上的李愔,还有五个漂亮得不行的女人。

喜欢大唐第一逆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