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一样的占有 被两个领导捏奶头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江琬觉得自己真是膨胀了。

就在这不久前,她还嫌一百个自由点的芥子空间太贵,舍不得兑换呢,结果这才过多久,她居然会觉得一百自由点一刻钟的水火炼丹法悟性时间便宜?

不行不行,要稳住,千万不能暴力消费。

江琬忙将自己所有技能的兑换加权看了一遍,发现有些技能才是真便宜。

比如说绣技和木工手艺,这两个技能就不需要多余加权,只要基础的十个自由点,就可以兑换到一刻钟的悟性时间。

而比如像岫云术和岁寒剑这种高明的武技,则需要五倍加权,一刻钟悟性时间的花费是五十个自由点。

值得一提的是,岫云术并不是系统签出来的功法,而是清平伯教的。这种江琬后来自己学到的技能,也可以通过悟性时间进行特殊修炼。

此外小五行点穴法的加权也是五倍,壶中日月术的加权是六倍,而乾坤离恨经的加权是二十倍!

而生字符的绘制居然也可以通过悟性时间来加强,生字符的加权是十五倍。

其它还有各种,江琬逐一看过,做到了心中有数。

接下来,就要查看这次新出现的第四个兑换选项了。

第四个选项的名字叫:指定签到。

系统解释:自然签到存在各种不确定性,很难控制签到结果。但通过花费自由点进行指定签到,宿主可以自行指点签到方向。

选项如下:奇物、术法、武技、功法、符法、阵法、光环、状态、加持……或自定义。

居然还能自定义!

江琬仔细看去,普通的指定签到一次花费是一百个自由点,而自定义的花费是二百个自由点。

总之就一个字:贵!

啧啧,签不起签不起。

但这个东西的价值还是毋庸置疑的,至少,下回要再去皇宫的话,江琬就不必再因为害怕签出什么有动静的东西而不敢签到了。

她完全可以指定签到嘛,如果指定奇物,那保证百分百啥动静也没有。

毕竟奇物都是直接发放到系统空间的。

至于值不值,那就得看具体情况了,可以到时候

疯了一样的占有 被两个领导捏奶头

再说。

江琬将此暂时放下,她得出一个猜想:

在自由点数值初次突破一百的时候,她的系统界面中出现了“易栈”,而在数值初次突破一千时,易栈中的兑换项又一次增加了两个。

那么再下一次出现系统变化,是不是就得等自由点突破到一万了?

这……真的是,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暴富了,因为更大的花销也永远都在前方等着你呢。

行了,畅想这种事儿还是留到闲的时候再继续吧,现在还是正事要紧。

江琬拉回思绪,又调息了片刻,然后决定先炼一炉生血丹。

她得先将自己的身体恢复好,再考虑提升炼丹术,为秦夙炼制能修复他丹田经脉的药物。

江琬就从向武送来的药材

疯了一样的占有 被两个领导捏奶头

中挑了几样出来配置好,并又投入了一棵百年人参为主药,然后取出青云鼎,放入醴风玉泉水做调和开始炼丹。

水火既济,文武炼丹。

半个时辰过去,眼看丹药将要成型,江琬心中微动,忽而取出一只小玉瓶,从中弹出了一滴灵泉水!

对,她要试一试灵泉水炼丹。

最重要的是,她要想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自身,动用灵泉水,无疑将是最直接的方法。

时间宝贵,她不能耽误。

灵泉水入炉,青云鼎忽然轻轻一震,竟发出了细微的嗡鸣声。

这一刻,绘制在鼎身上的山川日月、花鸟虫鱼,竟仿佛都活了般,在江琬的视线下动态流动起来。

而江琬贴在鼎身上的手掌间,则忽然传来一股巨大吸力。

是的,青云鼎在猛力吸收她的真气!

养元丹根本补充不过来,江琬立刻取出元玉澄黄石,一手仍然贴在青云鼎上,另一手则快速运转乾坤离恨经,全力吸收澄黄石元气。

一连吸干了两块澄黄石,鼎身的震动才终于止息,出丹了!

江琬忙将玉瓶准备好,只见那出丹口砰砰砰飞出六颗龙眼般大小的莹白色丹丸。

劲风袭来,这丹丸竟仿佛有铁弹击打般的恐怖力量。

擒龙控鹤劲!

江琬立即将真气一引,玉瓶如飞般在半空中一阵穿梭,一枚玉瓶接住一颗丹丸,然后她挥袖将所有玉瓶全数收回芥子空间,这才轻轻呼出一口气。

不容易啊,接个丹而已,居然硬是跟战斗过一场似的。

此丹有灵啊。

用灵泉水炼制过的生血丹果然非同凡响!

要不是江琬的水火炼丹法是直接得自系统,又有青云鼎这等神器,还有元玉随时补充真气,这灵泉水炼丹,又怎么可能炼成?

江琬觉得,这灵丹不应该再叫生血丹这么个简单名字了,她得另给它起个名儿,就叫——枯荣丹!

一颗丹药下去,转枯为荣,或许这才该是匹配此丹的名号。

江琬清理药渣,收回青云鼎,当即便盘膝坐好,准备自服枯荣丹。

她得试试这丹药的功效,看是不是当真有她预想的那样神奇。

枯荣丹入口,却竟然没有丝毫丹药的苦涩味道,反而如同一股甘泉般在江琬口中化开,片刻后,甘泉流转入腹,江琬便感觉到一股暖意,绵绵而出。

她原本因为失血而倦怠的身体瞬间就仿佛枯木逢春般,奇妙的力量充盈而来。

江琬险些快活地呻吟出声。

又不知过了多久,她功行一周,再次睁开眼来。

这个时候,她就感觉到全身上下,无不舒爽。

不但先前的虚弱感尽去,她整个状态,甚至都是前所未有的好。

太舒坦了,江琬硬是又缓了好一会儿,才伸了伸懒腰,站起身来。

然后她就走到窗边,又看了看外头天色。

天色不知何时已开始有些微暗,到傍晚时分了。

这个时候,向武过来请示。

白露在外头通传,江琬就开了炼丹房的门,出来见向武。

向武行过礼,说了一句还挺让江琬惊讶的话:“小娘子,九皇子殿下派人送了一车药材过来,小的不敢随便收。结果,那送药材的,放下药材就跑了。”

说到这里,向武面露为难之色。

皇帝的赐婚圣旨还没下来,向武不知道江琬跟秦夙的关系,当然不敢随便收他的东西。

江琬正要说话,白露的声音又带着惊喜响起来说:“伯爷回来了!”

喜欢在真假嫡女世界签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