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做 我把老师白液弄出来了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雷琦烿冲出手机店,身后两个穿着高跟鞋的男子由于受到装备限制,扭扭捏捏的压根跑不快,刚冲出手机店就被雷琦烿凌空一人赏了一记鞭腿,砸向了一旁的垃圾桶,撞的垃圾散了一地。

一旁的路人见状,不仅没有恐惧,反而纷纷的举手叫了起来:“自由!自由!自由!!”

其中有几名同样花枝招展涂着口红的男人歇斯底里的开始跺脚脚,指着雷琦烿气的浑身颤抖,骂街道:“

老师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做 我把老师白液弄出来了

你敢打我们变性者,你敢打我们新人类,你这是在搞性别歧视,你竟敢歧视我们!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幸苦!?”

而他们这么一喊,街那头立马就站出来了一群女人,她们指着街那边的几个涂着口红的男人骂道:“打你们就算性别歧视了?连XX都没割也敢说自己是新人类么,换了个皮你以为我就不认识你们了?臭粪D癌在这里装什么装,打的就是你们!”

一边骂还一边声援狂奔的雷琦烿:“姐妹好棒哦~”

于是街那头花支招展的男人们立刻聚在一起,有的拿出了喇叭,有的掏出了手机开始录像,有的甚至熟练的拉起了横幅,他们站在街上,指着对面的女性群体喊道:“快来看啊,一等公民又来装逼啦!传普女又在搞性别压迫啦!你们快点滚回旧党地盘去吧!”

面对街对面的猛烈攻击,街这边的女人也熟练异常的拉出了横幅和喇叭,和对面只有一街之隔的开始喊话和游行。

“你们这是在侵犯女性自由,禁止伪装成女性!禁止伪女男说话,伪女男没人权,只有女性才能成为T-a,无阉割无诚意!无阉割无诚意!”

面对着女人们歇斯底里的叫骂,花枝招展的男性们同样愤怒的开始喊话。

“打倒传普女!”

“打倒行走ZG!”

“打倒排卵器!”

“打倒性别垄断!”

“人人都能做T-a!”

……

好家伙,一时间街上热闹的不得了。人声鼎沸,各色旗帜招展。人人迫不及待的开始站队,开始了互相攻击。

这下彻底没人记得雷琦烿了,雷琦烿顾不得街上的混乱,拿着手机就冲到了一个广场上,广场上,T-a的巨型雕像如同什么伟人一样矗立着。雕像下面甚至还有着金灿灿的标语——太阳系最正确的人。

除了离谱还是离谱。

雷琦烿打开手机迫不及待的翻了起来,她想要知道,自己在离开地球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结果刚打开手机没翻两页,结果人懵了。

手机里满满当当的全是新闻,但这些新闻基本上都是一些。

——我被我女朋友绿了

———痛快!亲手抓到出轨男!!

———我被欧洲裔歧视了

———变性究竟是一种什么体验

———深度解析,旧党人究竟有多可怕

———曝光一名垃圾反串伪女男

———处女座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XX明星家暴女朋友

——XX店主霸凌职工

——成为T-a究竟是一种什么体验

——躺平究竟有多快乐

在那些新闻下面还有专门的讨论区,讨论区里则是各式各样的话题,排名前二的就是这两个。

你见过最恶心的女人有多恶心———

你见过最恶心的男人有多恶心———

这两个基本上回复量都已经爆表了,多到看不清,甚至连回复的回复都爆到看不清,而在这些讨论下面还有各式各样的话题。

你对非裔黄种人怎么看,你对美裔黑种人怎么看,你对未成年玩游戏怎么看,你对成年人禁止未成年人玩游戏怎么看,你对吃狗肉的人怎么看,你对旧党禁止吃狗肉怎么看,你对旧党禁止女性出门怎么看,你对新党禁止禁止女性出门怎么看,你对旧党禁止禁止禁止女性出门怎么看

……

无穷无尽的讨论和话题,如果雷琦烿愿意的话,这些话题的数量即便翻到明年也翻不完。

雷琦烿放下手机,她沉默了。

没有任何一条有关历史的讯息,没有任何一条关于太空的讯息,没有一条有关其他星球发生的消息。甚至连一条有关人工智能的消息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呆滞的她又重新点进去了手机,这一次她主动搜索了一下有关人工智能和其他星球上的新闻。

搜索的确能搜索出来,但这些新闻基本上都干巴巴的,没什么娱乐性。而且这些新闻中只字不提有关大清洗大灭绝或者大屠杀一类的消息,只是其中会反复的出现一些红色的危险字样,它们穿插在新闻的段落里,似乎是在提醒,又似乎像是在嘲弄。

老师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做 我把老师白液弄出来了

信息被封锁了。

恍惚间,她回忆起了很多年前。那一天,她作为黑客攻破了火星的防火墙,让太阳系里真实发生的事情流入火星。

然而此时此刻,一颗同样的信息巨茧出现在了地球的上空。而这颗巨茧的严密程度,远超当年在火星上看到的那一个。

这时,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拿着扫帚,在街道上唰唰的扫着落叶。

雷琦烿敏锐的注意到她脖子上的贝克莱美标志,于是三步两步来到它面前,拦住了它。人造人抬头看着雷琦烿,露出一丝微笑,随后继续扫大街。

“你想怎么做?”她问道。

人造人并不回答雷琦烿的话,只是扫大街。雷琦烿三两步冲到她身边,将抓着她质问,“说啊,这里的信息茧房是你编织的么?”

“我什么都没做。”那个少女说道。

说完,她继续去扫地了。

雷琦烿还想追上去问,忽然,两拨游行的人马从远处由远及近。近处一拨人马全都是女性,她们打着巨大的横幅,一边走一边呐喊。

“男性都是潜在的QJF!”

“男性是迫害女性的元凶!”

“男性都有暴力倾向!”

“不要生男孩!”

而在就在那群女权主义者的对面,便是同样一群男性,举旗喊着口号。

“不婚不育!”

“不追不娶!”

“不爱讨厌!”

“离我远点!”

两拨人马自顾自的喊着自己的,各自从T-a雕像下擦肩而过,擦肩而过时,他们彼此看着对方,各自都能看见对方眼中那浓烈至极的恨意。

不知道谁先动手了,天空中突然飞舞起了矿泉水瓶子。他们开始将彼此手上的东西投掷向对方。并且彼此疯狂咒骂。

“臭男人去死吧!”

“臭女人去死吧!”

两拨人闹哄哄的打起来,打的鲜血直流,什么拽头发,什么挖眼睛的下三滥招数都使出来了。

T-a的雕像高高矗立在街头,作为最正确的代表,俯瞰着下面两方人马歇斯底里的互殴。那些游行的人之中,不仅有自然人也有合成人。

直到一群不男不女的家伙开着悬浮车从天上落下来,这才将愤怒的示威者拉开。

两拨人并没有因此而停手,继续喊着口号自顾自前进。只留下一地的垃圾和被破坏的乱七八糟的公共设施。

两拨人散开后,一直躲在T-a雕像后的雷琦烿这才绕了出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的地球,竟然是这个模样。

在她离开地球的时候,那时候的矛盾还是隐隐约约的合成人和自然人的矛盾,然而只是短短两年过去,矛盾的双方已经变了,变得连她都看不清了。

……

一些人影悄无声息的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开始清理地上的垃圾,并且将公共设施恢复原状。那些都是人造人。它们做着最基本的工作,没有一丝声音。如此沉默,仿佛它们生而就是这个星球的一部分。

雷琦烿看着那个默默扫地的身影,意识到这个星球至少有几十亿甚至上百亿这样的人造人,曾经属于合成人的工作现在已经基本被人造人替代。

只要那个未知的存在一声令下,地球立刻就会变成下一个火星。然而现在的地球人,压根就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们既不知道火星的剧变,也不在意世界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他们的注意力已经被其他事情转移走了。

如果要避免同样的惨剧发生,必须让他们知晓太阳系里真实发生的一切。

喜欢太阳系:异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