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双腿流水的黄文 扒开末成年粉嫩的小缝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这名倒霉的神国士兵并不知道,自己的顶头上司已经在盘算着如何做掉自己了。

见埃里安已经做出了最终决定,他作势就要躬身退出大使办公室。

在他临走之前,埃里安最后吩咐道:“对了,大祭司阁下任命的新任驻圣剑区大使即将到任。还请你立刻将此事照会圣剑区政府,我本人也将即刻动身,前往神明居室述职!”

听到埃里安的命令,士兵连忙停住了脚步:“新大使上任?可我们并没有收到正式通报啊!按照流程,这种事情神国方面至少应该提前三天通知我们,否则我们根本来不及组织交接仪式……”

埃里安半真半假地说道:“这次没有什么交接仪式了。消息是大祭司阁下刚刚亲口告知我的,正式通报晚些时候就会送来。不过大祭司阁下等不了那么久,我们需要立刻动身。嗯,路西乌斯会亲自护送我!”

路西乌斯没说话,显然是默许了这种安排。

见两位顶头上司已经达成一致,士兵点点头:“副大使那边,您还有什么特殊安排吗?”

这个问题埃里安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思索片刻,他随口胡扯道:“我回到神国后,第一时间就要觐见大祭司阁下,汇报近期大使馆的工作情况。你可以把这个消息告诉副大使,并通知他,没有大祭司本人的命令,务必不得擅自行动!”

“可是新大使到任前,如果圣剑区有突发情况,我们这些留守使馆的外交人员群龙无首,又该如何应对?”

“大祭司阁下正在部署极其重要的秘密行动。只要突发情况没有关系到神国的生死存亡,你一律都要死死压下来,就连副大使问起也不能说,直到新任大使正式到任为止!在此之前,但凡从你这里泄露出什么关键情报,后果你是知道的。”

埃里安的语气极为严厉,并且三句话不离大祭司阁下,士兵只得老老实实领命道:“遵命,我这就去照会圣剑区政府!”

待士兵匆匆离开后,埃里安终于长舒一口气。

他转身对陆洋说道:“神国新任大使上任,最早也要等到今天夜里。大使馆这边我已经做好了安排,大祭司那边也被我的说辞暂时稳住,我们至少争取到了十个小时自由行动的时间,足够我们当面拜见大祭司了!”

见埃里安将事情安排得滴水不漏,陆洋终于明白,为什么大祭司宁愿提拔埃里安这个狡猾的老狐狸,也不愿意提拔大马屁精路西乌斯了。

这两人的办事能力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埃里安的这番部署,若是换成陆洋自己来,估计也没法办得更加妥当。

哪怕领导再喜欢马屁精和关系户,办事能力强、能帮领导摆平事情的部下,永远也是领导心目中的第一优先级。

想到是大祭司主动给自己输送了如此优秀的高等精灵人才,陆洋的心中只有感恩。

收到陆洋赞许的目光,埃里安继续说道:“我们这一路留下的破绽太多,我只是强行将事情暂时压下来,时间久了定然纸包不住火。但凡哪个环节没兜住,我们恐怕就要面对神国的全力追杀。所以我们应尽量兵贵神速!”

听到“神国的全力追杀”几个字,哪怕早就打定主意跟陆洋混的路西乌斯,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那还犹豫什么,我们赶紧行

污到双腿流水的黄文 扒开末成年粉嫩的小缝完整版

动吧!”

正当众人准备开始收拾行装的时候,星辞却没有动,而是死死盯着埃里安质问道:“我的父亲,是不是被你们高等精灵杀死的

污到双腿流水的黄文 扒开末成年粉嫩的小缝完整版

?“

“绝无此事!”

埃里安断然否认道,几乎没有丝毫犹豫。

然而埃里安这家伙城府很深,星辞根本信不过他的一面之辞:“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说的是实话?”

埃里安轻轻敲了敲办公桌,然后才缓缓开口道:“很抱歉,我拿不出任何直接证据。不过神国方面的动机,就可以作为我最大的证据!星玄委员背叛圣剑区政府既然已经成为事实,他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对于这样一位原生精灵变节者,与其白白死掉,显然活着继续为神国服务,更加符合我们神国的利益,我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主动除掉他呢?”

“你……”

论起讲道理,星辞连新闻分析师都说不过,又哪里是埃里安这种资深官僚的对手。

她还想反驳,但却苦于找不到理由,纤弱的身体都委屈得微微颤抖起来。

埃里安也没有继续穷追猛打,而是话锋一转,打起了感情牌:“星玄委员是个值得敬重的人,也是极少数能认清现实的原生精灵。只可惜原生精灵和高等精灵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对手,他什么事情都改变不了。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全力完成了自己身为父亲的职责,这点我也十分钦佩!”

见星辞再次抬头望向自己,埃里安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便补上了一记暴击:“星辞小姐,你当真以为神国大使馆不知道,你曾经多次乘坐穿梭挺,偷渡非武装中立区的事情吗?”

“你……你在说什么?”

“你在圣剑区边缘秘密打造了间小型船坞,并且利用单人穿梭挺多次偷渡至非武装中立区。此事早就已经被圣剑区的热心群众,主动上报给了圣剑区政府,并且还被某些人故意传到了我这里。”

星辞立刻否认道:“这绝不可能!要是你早就知道我偷渡的事情,为什么没有立刻派人抓捕我?”

埃里安略带讥讽地笑道:“只要圣剑区还没有覆灭,原生精灵走私者是永远抓不完的。与其多抓一个无伤大雅的走私贩子,倒不如利用你的特殊身份做做别的文章。”

听到这里,星辞已经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埃里安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叠文件,轻轻摆放在了星辞面前:“你以为星玄委员为什么会主动向我屈服?他为了保护你,甚至不惜亲自求到了我头上。大名鼎鼎的走私商人星辞小姐,你不会真以为你自己就那么特殊吧?如果没有星玄委员的请托,还有我本人的默许,怎么可能有原生精灵拾荒者能在非武装中立区连续作案几十起,都没有被神国大使馆发现呢?”

星辞用颤抖的手指着埃里安展示的文件问道:“这些文件……又是什么?”

趁着埃里安将这些文件依次摊开的机会,陆洋也连忙探头看去。

他发现这些文件都是些类似个人简历的档案,每份档案左上角都有个精灵的相片,并且相片上还被人打上了红色的叉子。

而在照片下方,则用纯血贵族语详细记录着这些精灵的个人基本信息。

根据这些档案记录的出生年月、职位信息、社会关系、居住地点等情报,这些档案的主人,似乎都是些圣剑区的普通原生精灵。

陆洋还发现了其中有位原生精灵,档案上标注的职业竟是大名鼎鼎的政府新闻分析师。

见所有人都被自己拿出的文件吸引,埃里安再次轻轻敲了敲桌子,神情严肃地介绍道:“这是最近几年被神国武装人员暗杀的部分原生精灵信息。在过去几年里,我都是担任神国副大使的职务,分管神国大使馆的情报工作。这些人都是无意间发现了你的走私行为,然后通过各种渠道,向圣剑区政府和神国大使馆进行举报的原生精灵。其中部分档案是被我直接截获的,还有部分是星玄委员主动提供给我的。为了杀人灭口,我亲自下令把他们全都给处理掉了。”

看着这十几份血淋淋的机密文档,星辞已经惊骇到说不出话来。

路西乌斯随手翻了翻这些文档,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想起来了,这其中有些精灵还是我亲自动手做掉的,原来他们竟是因为得知了星辞小姐的秘密,才会被大使馆下达清除令!”

埃里安并没有理会路西乌斯,而是继续注视着星辞说道:“星辞小姐,还请恕我直言,即使在走私贩子中,你掩饰行迹的本领也只能算是勉勉强强。你能够在黑市闯出这么大名声,完全都是因为你父亲提供的秘密保护。关于你父亲的事情,我更是直接请示了大祭司阁下,他老人家对星玄委员的叛变也非常重视,若非如此,就算我是神国正职大使,在没有大祭司授权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指挥神国大使馆武装人员专门替你清除潜在威胁。”

星辞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我还以为……父亲……他……”

陆洋很能体会星辞的心情。

这位原生精灵小姐最引以为豪的,就是她曾经多次深入中立区,帮助圣剑区政府化解燃眉之急,堪称是圣剑区的无名女英雄。

当她知道自己取得的所有辉煌成就,竟然都是自己最瞧不起的父亲向神国大使卑躬屈膝换来的,她没有情绪彻底崩溃,就已经算是很坚强了。

就连雪风也忍不住上前拍了拍她的背,想让她稍微好过一些。

埃里安说完后,就再次将这些文件重新收了起来。等星辞将信息消化得差不多了,他才再次开口道:“当初我同星玄委员达成的合作,就是由我亲自出面,替你遮掩住走私的事情,而星玄委员将会作为内应,源源不断为神国传递情报。如果不是神国维生系统突然发生故障,我们其实并不在意你从中立区多拆几个零部件。将圣剑区原生精灵濒临灭亡的痛苦拉长,反而更容易瓦解原生精灵的抵抗意志。”

星辞艰难咽了口唾沫,终于开口说道:“这和他是不是自杀并没有关系!”

埃里安并没有生气,而是语气平静地解释道:“谁也没想到神国维生系统竟会率先出现问题。因此,我也是被迫与星玄委员升级了合作的级别——即由他配合我们进攻圣剑区的计划,而我们将会授予你荣誉高等精灵的殊荣。由于星玄委员早就被我拖下了水,所以他其实没有选择的余地,我也因此被大祭司阁下破格提拔为驻圣剑区大使,全权统筹神国大使馆的行动。“

这下轮到路西乌斯恍然大悟了:“怪不得!怪不得大祭司宁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提拔你这个平民出身的高等精灵担任神国大使,而不是按照惯例让我来接任!“

埃里安点点头道:“星玄委员是神国大使馆最重要的棋子,如果临阵换将,很有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混乱。进攻圣剑区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因此大祭司提拔我做圣剑区大使,也是顺理成章的选择。”

见星辞似乎想说些什么,埃里安用极快的语速又继续说了下去:“所以你应该明白,星玄委员的自杀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地方。他和我们神国的交易已经达成,如果我们再次以此事作为要挟,他可能还要被迫为我们做更多事情,与其如此,倒不如自我了断更加合适,还能留下个好名声。当然了,如果不是陆洋阁下突然插手,圣剑区已经没有未来可言,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最后恐怕都是难逃一死。”

埃里安的话对星辞造成了沉重打击。

不过埃里安并没有放过星辞,而是继续补刀道:“我说星玄委员是个值得尊敬的人,并没有任何夸大的意思。换做我坐在他那个位置上,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在我看来,星玄委员其实才是圣剑区最勇敢的原生精灵,他比你这个做女儿的要勇敢得多,星辞小姐!”

虽然星辞恨不得杀了埃里安,但听到埃里安如此高度评价自己的父亲,她心理仍然感觉稍微好受了一些。

不过她嘴上仍然不依不饶道:“你就算再吹捧我父亲,也休想改变我对你的看法!”

埃里安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星辞道:“我并非是在刻意吹捧,而是实话实说。在神国的长期封锁下,圣剑区的社会氛围已经压抑到了极点,所有原生精灵都不可避免受到这种社会氛围的潜移默化影响。能像我们高等精灵那样,清醒认识到圣剑区已经注定灭亡的原生精灵,简直屈指可数,哪怕是你本人,也仍然对圣剑区抱有幻想。而你父亲就是那极其少数看清了现实的原生精灵,不仅如此,他还在毫无希望的情况下,凭借自己的力量拯救了自己的女儿!“

“出卖了圣剑区,这算是哪门子拯救?!”

“你以为什么人都有资格出卖圣剑区吗?”面对星辞的质疑,埃里安也提高了声音:“原生精灵总共有将近5000万人口,但圣剑委员只有区区5位!在明知圣剑区已经毫无希望的情况下,还奋力爬到圣剑委员的职位,你觉得他是为了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吗?”

喜欢银河系殖民手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