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不戴乳罩的寂寞熟妇 小东西好几天没弄你了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苏薄亦是亲了亲她的唇瓣,这一碰到她的温软就有些不可遏制,反反复复在她唇齿间辗转,低道:“是个小妇人,但不愁苦。”

江意星眸蒙着一层朦胧的湿雾,气喘吁吁道:“它还说我老了好几岁,我老吗?”

苏薄道:“不老。”

正当他外袍自床畔滑下,怎想这时素衣的声音响起在门外:“主子,暗部那边有些事。”

今日虽是休沐日,但若是暗部刃组织里有事情,他也需得亲自出面去办。

苏薄撑身在江意上方,那眼神如狼似虎地把她瞧着,江意胸口起伏,心头情意正浓,帐中气息两两相缠,谁都没说话。

苏薄怎舍得放下她,又俯下身去吻她,刚覆上她的唇,素衣又在外出声:“主子?”

苏薄嗓音有一丝哑意,道:“我知道了。”

江意也知不好耽搁,便轻轻推了推他,道:“有事先去忙吧。”

最后苏薄才不得不起身,捡起床边地上的衣袍披在身上,走到桌边灌了两杯冷水平复一番,回头对江意道:“中午可能赶不上回来吃饭。”

江意缓缓坐起身,黑发如瀑铺垂在肩上,衬得那张小脸愈加娇小。她脸颊红红地点头道:“嗯,一会儿我去前院跟爹他们一起用。但你也要记得吃饭。”

苏薄点了点头便先离去了。

他走没多久,前院便有人来请江意用膳。

一切还像以前一样,家里沉闷已久的氛围如今也烟消云散了。

膳桌上,江词见少了苏薄,便问起江意。

江意道:“他临时有事出去了。”

江词也理解他事务繁忙,但免不了要唠叨两句,道:“平时也就算了,这忙起来连休沐天也不放过么?那他还有什么时间陪你?”

江意道:“他又不是每个休沐天都忙,只不过是今天才有事罢了。而且他不在的时候我也可以休息啊。”

江词看她一眼,道:“反正每次你都站他那边的。”

谢芫儿亦看向江意,两人视线一对,不由一笑。

谢芫儿道:“忙了这么一阵子,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江意点头道:“我知道。”

午膳后,江意没在膳厅久留,便回了后院。

她在实验室里把里面的器具都收整一番,顺便消消食。

消食完,便让绿苔给她备浴汤好好沐浴一番。

今下午有阳光,悠闲惬意,再不用像往日那般匆匆忙忙。

绿苔往浴汤里熬了些清心安神的药材,又悉心撒了些芬芳的花瓣。

邻居不戴乳罩的寂寞熟妇 小东西好几天没弄你了

江意入浴后全身心放松,绿苔给她洗了头,待沐浴毕,拭干水迹,抹了养肤香膏方才更衣。

江意看了看一身榴红色的裙子,一时有些晃眼,感觉已经很久都没有穿这般明媚的衣裙了。

以往正合适的腰身对她眼下来说还宽松了一两分。

江意一时还有点不习惯,便问绿苔道:“这样合适吗?”

绿苔道:“怎么不合适呢,小姐素来着明艳衣色才最好看了。”

江意想,可能确实是她素面朝天得太久了。

绿苔往炉子里撒了一把以往常用的香料,给江意烘干头发。

头发干后,江意坐在妆台前,往脸上也匀了细腻的养肤膏,绿苔给她梳了头,点了淡淡的胭脂。

镜中的人瞬时容色鲜妍,顾盼流兮,眉目间风流婉转,十分美丽。

江意突然闲下来不知该干什么好,在窗边坐了一阵,后倦意袭来便倚在软椅上睡熟了。

苏薄是半下午回来的,他进门前绿苔便在门口轻声禀道:“小姐等了一阵不见姑爷回,这会儿睡着了。”

苏薄轻轻推门而入,进内室时微微抬手拂了拂帷帐,抬眼就见

邻居不戴乳罩的寂寞熟妇 小东西好几天没弄你了

她侧身倚卧着,阖着双眼,神态温然。

乌发从肩边流泻下来,鬓角微散,一袭裙角从椅榻边缘滑落,温柔旖旎至极。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