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后下面撑的好开 公么的大龟征服了我小小说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作为上了年纪的人,她还是有人生阅历的。

她自己能够谋到现在煎药的工作,虽然是临聘人员,但她是有付出的。

她用了吃猪草长大的,整整养了1年的大肥猪,火焙成上等的腊肉,送给后勤处长老宋。老宋才给她安排了这个工作。

这个工作比较辛苦,但相比农活,就算不上太累了,每年能够有15万的收入,她做梦都笑出声。

这位阿姨怎么也不相信,范建强会无缘无故得到刘牧樵的青睐。

被刘牧樵使唤就是一种青睐,这是连一个农村阿姨都懂得的道理,范建强不会不懂。

熬中药,他是寸步不离。

“咦?范建强,你也学中医了?”

门口进来一名同事,中学西的林医生。他本科是中医药大学毕业的,研究生改学西医——中西医结合专业。

他很奇怪,沪市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怎么会对中医感兴趣?

一般来说,学西医的,对中医多少有些排斥,因为这两套体系,根本没有办法融合。

就譬如,中医里的脾胃不适,西医就没办法理解。中医的穴位、经络,在人体解剖学上,就找不到任何证据。

没有证据的东西,西医是不认可的。

“我现在已经喜欢中医了。”范建强说。

“你这是熬药给谁喝?不会是你自己病了喝中药吧?”林医生说。

“这是刘牧樵教授开的中药。”范建强骄傲地说。

“刘牧樵给你开中药?你得了什么病?”林医生大吃一惊,谁都知道,刘牧樵只给重病人开中药。

“不是我得病了,是佛利斯的母亲病了,给她开的中药,我帮她煎药。”范建强也不好意思说得太明白。

林医生聪明人,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你是在做刘牧樵的马仔?”林医生几乎是尖叫。

马仔两字虽然不好听,但是做刘牧樵的马仔,那却是无限的光荣。

范建强昂头笑了笑,“嘿嘿,他还钦点了我跟他上台呢!”

和刘牧樵上台手术并不是遥不可及的事,谁都有可能安排上去拉钩站台,但是,钦点,那就不同了,是人家刻意要培养你了,在安泰医院,年轻医生做梦都想的。

这和中大奖差别不多。

在年轻的医生中,有幸被钦点的还只有蒋薇薇一个,带了1年多,技术飞涨。

当然,还有一个,那就更不用说了,易路西,人家是被刘牧樵挖过来的,直接就成了刘牧樵的徒弟,那是另一说。

本院的医生就不同,近3000名医生,能够跟刘牧樵上过台的也就300左右,十分之一而已。

“范建强,教教我,你用什么办法粘上刘牧樵的。”林医生急切地问。

他也是博士毕业,中西医结合专业,在心内科上班,主治医生。也是才1年的主治。在学介入治疗。

范建强说:“我可是没有使用什么办法,上次做手术,我是4助,也许他是看上我做手术的天赋吧。”

“吹!你就吹吧!你什么样的技术,我们还不知道?一年不出几个医疗事故,你就不姓范——应该是饭桶的饭!”

“你别小瞧我,林,过5年,我们再比比。”

“得了吧!饭医生,快告诉我,我们都是一批来的,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这道理你应该懂吧?告诉我,怎么接近刘牧樵,怎么才能得到他的青睐。”

范建强诡秘一笑,说:“请我吃大餐,我告诉你。”

林医生认真了,大声说:“一言为定!周末请你到望月坡吃龙虾。”

范建强嘿嘿一笑,“应该是小龙虾吧?望月坡这破地方有龙虾?”

林医生嘿嘿几声。

望月坡属于大排档性质的,不可能有龙虾,小龙虾倒是很出名,作为才参加工作不久的医生,一般都有房贷,林医生买了一套大房子,还贷的压力不小。

范建强也是的,一套房子160平米,还贷每月就有1万4千元,另外还有车贷几千。

他们都是这种情况,提前消费,买房子与车子都不会按经济实力来,超前了,主要是对预期,都有一个很好的展望。

药煎好了,用生理盐水瓶装好,范建强又是飞跑起来。

到病房,刘牧樵早走了,范建强侍候老人喝了一剂,嘱咐佛利斯到晚上9点钟的时候再喝一次。

“刘牧樵教授的中药,那是医学界的一绝,非同一般,说得明白点,那就是可以起死回生的。你母亲吃了这两剂,明天抗手术打击能力就会要强很多。”

范建强等老人喝完了中药才走。

范建强回到办公室,哼着小调,心情格外的好。

明天可以和刘牧樵一起做手术了,可以获得他的亲自传授,今后就可以理直气壮说是刘牧樵的亲传弟子了。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范建强。”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林医生。

“哼,你又追过啦?”范建强说。

“今晚,我请你洗脚去,按摩也行,或者那个也……”林医生在范建强耳朵边说。

“你。这不行呃。小伙子,要学好,你也谈女朋友了,干那事,你对得住你女朋友吗?”

范建强一脸的嫌弃。

“别说女朋友的事了,没谈了。你要是怕别人说,那么,我请你吃晚饭,大餐。然后卡拉OK。”林医生说。

“不行。我今天晚上要侍候佛利斯母亲喝中药。刘牧樵教授开的中药,一滴也不能浪费。”

范建强摆了摆手。

“那,明天,明天我请你吃大餐。”林医生比较心切。

“明天?没空。”范建强可不会太让你得逞了。

“明天不行那就后天。范建强,你别耍赖,我盯住你了,走不脱的。我这人恩怨分明的。”林医生认真地说。

“好好,你别心急,明天,我和刘牧樵做手术,做完手术,我还会要回顾一下整个过程,还要写心得体会。后天,后天我们到上岛咖啡厅聊。”

林医生这才高兴地回去了。

此时,刘牧樵在办公室接电话,梁红玉打来的。

梁红玉已经回到了公司。

梁夫人没有把董事长职位让出来的意思,她的愤怒并没有消除,说过的话要兑现。

大魔头就要不辜负大魔头的名誉。

你都惹到我大魔头了,我不还手?

嘿嘿,想得真美。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