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转眼之间,第一关已经开始考核。

当看到那画卷上的文字的时候,哪怕是那一位雍容女子都觉得眼角跳了跳,脸上的神色有

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些不大好看,何为最难?只是彼此之间的痛苦经历?如同梁祝化蝶,如同尾生抱柱?

并非如此。

在神灵眼中,哪怕是这样的缘,那也是最最上层的。

尤其是当这只是一场幻梦般的缘法。

等到苏醒之后,有朝一日记忆恢复,那么这将会是极好的缘法。

真正的困难是,在这一场考核之中,并无记忆,甚至于并无缘分,甚至彼此还是天然敌对的立场,更甚之处,彼此秉性将会直接逆转,让温和的变得激烈,让沉稳的变得轻浮,各自化作各自的反面从小长大。

几乎等于重来一世。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通过极难的考核。

看着两人断裂的缘法。

雍容女子的眼角又跳了跳。

默默闭上了书卷,思考如果有朝一日,本体回来,自己要怎么解释。

最终放弃了思考。

“只能自求多福了。”

她无可奈何叹息一声。

却也不知,这自求多福指得是谁。

而幻境之中,时间流转,转眼已经是十数年过去。

……………………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这是当代词人柳大家所做之词句。

说尽了杭州风流,述尽了锦绣繁华。

青年盘坐在一座佛塔的顶端,远远望着周边风景,不过,这儿可不是那杭州之地,一身蓝色长衫,偏偏不老实穿好,腰间一个酒葫芦,嘴角笑吟吟的望着远处。

“施主怎么又来贫僧这里了?”

一名高大的僧人站在这后面,单手竖立,无可奈何看着前面一身酒气的青年,后者打了个酒嗝儿,无可奈何地答道:“嗨,别提了,年前包拯得封监察御史里行,分察百僚,巡按州县,现在估摸着来这儿了。”

“我和包黑炭手底下的展昭打过,没打赢,给揍了,没办法,当今武修里,江湖以南侠展昭为尊,军伍则是面涅将军狄青为最。”

“咳嗯,我避避风头。”

僧人看着他,淡笑道:“贫僧或许应该把你抓了,换点香油钱。”

青年磊落不羁,只是大笑。

“你若能抓得住我,可尽管来吧。”

“江南道,可没有谁的脚力快得过我。”

“对了,和尚你僧钵哪儿去了?”

“贫僧予了他人。”

“哦?谁……”

“一个姓许的施主。”

“啧,厉害,你这光头居然会给别人东西。”

倚靠着佛塔最高处的男子摇晃着身子坐稳,玩笑道:“为何啊?”

高大的僧人答道:“那少年施主刚刚过门的妻子,是妖魔。”

“妖魔?”

“是……乃是一条唐代得道的白蛇精,不知为何,居然化作人类,混入临安府,千年蛇妖,一经发作,临安府恐怕至少有半城的百姓落入蛇腹,贫僧虽是出家之人,也不能冒此危险。”

青年天性喜欢抬杠,笑问道:“可若是那蛇妖并非恶类呢?”

“诺,唐传奇多有古寺狐妖书生的故事,为何这不能是另一个呢?”

僧人淡淡道:“贫僧不能赌。”

“那是妖,千年的大妖。”

“凡人和其相比,如同是虫蚁居住于猛兽身侧,哪怕猛兽并无害人之心,但是其行动之处可以让虫蚁之穴崩,其吐息震怒可令虫蚁亡,贫僧虽是方外之人,却万万不能将临安府数十万百姓性命,系于妖魔一道善念之上。”

“人性尚且易变,何况妖魔。”

“啧,真是小肚鸡肠。”

僧人平淡道:“如果说要以数十万黎民的性命,做那宽宏大量的事情,贫僧宁愿自己是个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之辈,而且,可以比施主你想的更加斤斤计较。”

“不过,她愿意远离城池,那贫僧自然也不会对她如何。”

“真是大话。”青年放声大笑:“法海和尚,你的修为如此之高?”

“我且问你,何为佛法!”

高大健硕的僧人平静道:“佛法,于动念之间。”

青年目瞪口呆:“好大的口气!”

他不知为何,觉得这僧人似乎在哪里见过,也觉得这僧人的性格不应该是这样,应该更憨厚些,可是恍惚了下,就又忘记了刚刚的疑惑,醉倒在佛塔之上,一只手握着酒碗,就这么横在塔顶晃晃悠悠,

“不动念佛法的法海大师,看来,距离佛法大成也不是难事了。”

“不过,你居然也会出手。”

“人在红尘,僧在红尘,红尘有难,为何不出手?”

僧人反驳一句,旋即沉默了下,叹道:

“其实,也是贫僧不愿看到他二人的悲剧。”

“哦?悲剧?那许家少年有美娇娘,那白蛇精有了爱人,为何悲剧?”

“寿数,人性。”

法海轻笑,道:“若是渊施主有兴趣,贫僧倒是有个故事。”

………………

在西周的时候,周穆王有一辆马车,由秦国的先祖驾驭。

这马车足足能够日行三万里。

这还是要顾及到周穆王的日常起居,要符合周王的礼仪。

有一日,他突发奇想,命令这马车以最快的速度奔向西方,六匹天马放开脚步奔驰,速度越来越快,仿佛能够跨越时间一样,秦国的先祖心中惊愕不已,因为往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他用尽全部力量去控制住马车。

这一过程极为艰难。

最终马车停下来的时候,竟然已经抵达了传说中的西昆仑。

他们被昆仑神众邀请上了

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山,见到了西王母。

但是这位西王母,似乎并不是神话中那位雍容的女神之主,要更加地活泼仿佛少女,周穆王希望西王母赐予自己长生不死,而西王母却以长生为苦,不愿意赐予,但是周穆王见到长生的希望,苦思冥想了几天几夜,还是想到了方法。

他要和西王母成亲。

他那个时候英姿勃发,是天下的共主,骄傲的君王,他相信哪怕是神灵都会恋上自己,而确实,那个时代担任人间昆仑主的‘西王母’从不曾见到过这样的男子,动了凡心。

周穆王不相信,西王母会任由看着自己所爱死去。

也确实是如此,穆王的小心思最终还是成功了,西王母给予了他长生不死的力量,一方终究被另外一方所‘绑架’,但是,周穆王没有想到另外一点,长生不死虽然得到了,但是他仍旧是凡人,会逐渐衰老。

日日歌舞不休,西昆仑的美好让他流连忘返。

而逐渐的,他发现自己脸上出现了皱纹,发现自己的头发变得苍白,不再如同年轻的时候那样有力英武,他的精神逐渐衰老,变得沉静内敛,甚至于木讷,不再是年轻那样有勇气。

这是岁月加之以众生身上的刑罚。

但是西王母不同,她是永生且永远维持着年轻时候的神灵。

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

她所眷恋的,是那强大英武,雄姿英发的君王,而不是一个浑身散发着腐朽的老者,最终爱恋慢慢地消失了,她的关注逐渐从这个人身上离去了,而是开始怀念那曾经的,顾盼生辉的君主。

并且将更多的关注放在了他们的孩子上。

而周穆王看着孤寂的昆仑,终于醒悟,人和神灵是不同的,长生者和短暂寿命的生灵终究不可能真正意义上的共情,最终,他在临死之前踏出了神宫,回到人间。

他带着自己的孩子,放声大笑,用苍老的手掌握着缰绳,驱动足以跨越漫长距离的战马,将孩子送往人间。

“而这个时候,周穆王苏醒了,之前的一切,皆是一场幻梦。”

“自己仍旧年轻有力,仍旧顾盼生辉,而前方的‘西王母’仍旧是年少多情,但是穆王却也彻底地醒悟,他婉拒了‘西王母’的好意,而后笑着离开了昆仑,将自己和西王母的感情保留在最初的时候。”

“西王母说,你如果记得我,以后一定要来。”

“而周穆王说,我绝不会忘记你,却再也不曾回来。”

“回到人间,制定刑罚《吕刑》,细则三千,以告四方,以正天下,寿百岁,以人之王身份死去,统一四夷,制定法规,世称穆天子,是八百年周朝里难得的君王。”

法海的故事讲完了,旁边醉酒的大盗皱眉思索,而僧人望向远方,平淡道:“世人贪求情爱,可人心易变,数十年岁月于那些寿数漫长者又不过一眨眼而已,夏虫不可以语冰,人觉夏虫愚钝。”

“可非要将夏虫带入寒冰隆冬,也不是什么好事。”

“神之视人,一如人之视虫。”

名号为渊的大盗觉得若有所思,却又不知为何,无法深思。

他踉踉跄跄起身。

僧人道:“你要做什么?”

大盗笑道:“今日便是那包拯巡察来此的时候,我自是要去下个战帖的,和尚,你的故事不错,可是太缺乏人情味道了,我可不喜欢。”他大笑着飞身而去,钟声阵阵,带起了飞花和落叶,僧人视线平和,耳畔是诵经声,是风声,是读书声。

江南道有繁花,有才子,有佳人。

有佛钟阵阵,有清风杨柳。

也有天下第一等风流第一等狂妄的大盗。

这是大宋。

………………

那大盗果然狂妄至极,他似乎从不知道什么是胆怯。

在巡察使包拯抵达临安府的时候,携带美酒依靠在高处,在行至中街的时候,猛地洒落了烟花爆竹,这东西自然也是盗窃富户来的,惊动了马匹车驾,引得满城的青年泼皮和游侠儿们欢呼。

展昭护卫住马匹车队,剩下几人飞身而出,捉拿这狂妄的大盗。

其中一名少女,身穿黑衣,红色束腰垂落,金环竖起高马尾,剑眉星目,使一柄长剑,大盗突地怔住。

他可以在辽阔的草原上,追逐草尖儿上的第一缕清风,可以在北地的雪原上戏耍大群大群的野狼,能够用美人的簪子拨开飞来的利箭,也能用双臂挽住辽国蛮子的烈马。

可是这一次他却怔住。

直到那一柄剑几乎要落在自己的眉心才反应过来。

凌空后转,脚尖轻轻落在了那柄剑的剑锋上,看着眼前少女眉眼含煞,却又英气逼人的模样,大盗觉得自己更醉了些,右手提着酒葫芦,双手笼在袖袍,袖袍里盈满了江南的风和雪。

“我们是不是见过?”

他笑着问道。

破空声传来。

那边展昭抛来金钱镖,被大盗抬手接住。

“珏师妹,你退后。”

“盗渊,你究竟是要做什么?!”

大盗沉思,抛了抛手里的金钱镖,随手洒落在地,给些孩子们捡去换糖葫芦了,然后双手插入袖口,懒洋洋地说出了让大宋临安府的游侠儿和泼皮们心碎至极的一句话来:

“御猫你不是说,想要诏安我吗?”

“我应了。”

“但是有条件。”

而后,性格翻转,失去记忆的江南大盗刷一下指着前面的少女捕快,斩钉截铁。

“把她嫁给我!”

PS:今日第一更………

不会很长,但是感觉还是很有意思的啊。

喜欢镇妖博物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