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视频 宝贝你真紧奶真大真浪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对方提出的要求秦寿完全接受,因为对他没有任何约束力。

他的武器全都放在虚拟背包,别人想找也找不到,真有什么状况,直接开启表演时间就能轻松解决。

更不用说袁沅她们人手一张卡牌,每个人都有口袋配件,就算自己不出手,她们随便一个召唤变异丧尸都能搅得岛上一片混乱。

当然,这次过来不是为了打仗,如果能够和平对话自然最好。

通过无线电表达善意,缓缓朝着对方制定地点降落,可以看到好几个车队从不同方向赶来,大批幸存者荷枪实弹守在降落点。

当直升机降落,一共有六支队伍从不同方向围拢,每个队伍都有一个看似首领的人带队。

舱门打开,秦寿带人从直升机楼梯往下走时,这六个队伍靠近过来。

六个带头的两女四男,年纪最大的五十多岁,年纪最小的三十岁左右。

最左边的女人看着就像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相对其他人而言,显得格外低调。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家保姆走错地方,不过后面那些荷枪实弹的幸存者簇拥在旁,对她非常尊敬,肯定不是普通人。

另外一个女的比较年轻,穿着也很时髦,虽然已经三十多岁,相对袁沅等人,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成熟味道,举手投足间有一种极媚的感觉,一颦一笑能让男人瞬间沦陷。尤其当她打量你时,一个细微动作都充满挑逗。

四个男的也是各有特色,年纪最大的留着地中海发型,额头部位非常光亮,不过表演严肃,看着像是沉稳之人。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脸上带着憨笑,体型微胖,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威胁。

一个瘦的跟猴子一样,若是拿根香蕉,你都分不清他和动物园的猴子有什么区别。

年纪最小的男人身穿黑色皮衣,全身上下看不到除黑色外的其他色系,长得还挺俊的,就是脸上几道意义不明的迷彩条显得不够和谐,因为左右脸画得不对称,对有强迫症的人来说简直致命。

这六个人站在一起,能够清楚感觉到不是一伙,他们带来的人也是有着不同服装配色。

当秦寿等人来到地面,很像保姆的中年女人带着和蔼笑容上前说道:“欢迎来到塞波岛!我是塞波议会红衫军首领陈莺,也可以叫我陈嫂!”

“你好!”秦寿与她握手,发现跟随她的幸存者果然都是红色制服。

“塞波议会黄衫军首领白依。”年轻女人一脸媚态与秦寿握手,手指微不可查地在他手心挠了一下。

秦寿急忙缩回,装作看不到她火热的目光,转向其他四人。

“塞波议会绿衫军首领席晋!”地中海面带严肃与秦寿握手。

“你好!”秦寿心说怎么全是首领?塞波议会,红衫军、黄衫军、绿衫军?根据颜色,剩下来岂不是蓝衫军、白衫军和紫衫军?到底谁是这里的老大?还是说老大没出来?

“塞波议会蓝衫军首领甘云,叫我胖子就行!”络腮胡子哈哈笑道。

“你好!”秦寿与他握手,心说还真是蓝衫军啊!

“塞波议会白衫军首领姚立!”

“叫他猴子就行!”胖子插嘴。

“别听他的,”姚立面无表情,“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没事!叫他猴子就行!”胖子挑眉笑道。

“你找死么?”姚立眉毛竖起,恶狠狠瞪向胖子。

“怎么样?”

“找死我就成全你!”

“来嘛!”

一胖一瘦两个男的旁若无人斗起嘴来。

“别管他们!”年纪最小,一身黑的走上前来,“塞波议会紫衫军首领潘皓,幸会!”

“你好!”六人介绍完毕,秦寿环视一圈,“请问这个岛上是谁做主?”

六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后看向秦寿异口同声:“塞波议会!”

“额~我是说,这里谁是老大?”秦寿问道。

“年轻人,塞波议会没有老大!”陈莺微笑说道,“这座岛是由我们六人共同管理,平时彼此互不统属,每个人有自己的地盘。一旦发生重大事件,就有我们六人开会商量,以投票制决定应对之策。你可以认为塞波岛上没有老大,也可以认为我们都是这里的老大!作为塞波岛的客人,诚挚邀请你到我红衫军的地盘,在此之前,请先将所有武器装备上缴。你放心,我们塞波议会在你离开之时绝对归还所有武器,一件不少!只是为了你在岛上足够安全。”

“别听他的!”白依冲秦寿抛个媚眼,勾勾手指,“小帅哥跟姐姐走。姐姐

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视频 宝贝你真紧奶真大真浪

的地盘最好玩了,你会很喜欢的!”

话音刚落,秦寿身后一群女人不由自主走到前面,警惕地看着白依,将秦寿团团包围。

“啧啧啧!”面对她们警告的眼神,白依眯眼笑道,“小帅哥真有艳福啊!不过这些小丫头太嫩一些,姐姐比她们会伺候人,保证让你体会到女人和小丫头的不同~”

“咳!”秦寿尴尬假咳,装作听不见。

“你想睡安稳觉,就到我绿衫军的地盘。”席晋话少,就这么一句。

“别听他们!”甘云满脸笑容,“我蓝衫军的地盘最安全,跟我走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真跟他走你会后悔的!”姚立轻哼一句,“岛上最繁华的就是我白衫军地盘。”

“屁!我紫衫军地盘最适合年轻人。”潘皓大声说道,“哥们,我那边最好玩,咱们年轻人谈得来。跟这些老头老太太你能聊些什么?无趣得很!”

“对!别理这些老头老太太,还是姐姐那边最好!”白依马上插嘴。

“现在是什么情况?”秦寿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跟抢客人一样?”

袁沅等人也是一头雾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搞不懂对方在干什么。

至于秦寿路上营救的幸存者们,他们也是第一次来岛上,同样搞不清楚状况。

六个首领争来争去,最后达成一致,竟然各自拿了一

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视频 宝贝你真紧奶真大真浪

张纸条写上自己名字,同时放进金属饼干盒内,要求秦寿从里面抽出一张决定由谁接待。

秦寿瞬间无语,这些人搞什么啊?

喜欢沙盒末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