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车座的疯狂 小船摇曳太深了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为了小净空的安全,顾娇给马王配备的依旧是儿童马鞍,但并不是去年萌萌哒雕刻了虎头的那一款了,而是线条锐利、款式简单,看上去帅气又拉风的新马鞍。

小净空骑在高高的马背上,一人一马神气极了!

萧珩在内阁当值,早上出门前顾娇与他提过,他知道下了值要去姑婆那边。

内阁到底不同于翰林院,他也不再是那个寂寂无名的翰林院编修,内阁首辅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不可像从前那般随意了。

顾娇便没去接他下值,直接入了宫。

今晚的仁寿宫格外热闹,萧皇后、庄贵妃与杜晓芸也在。

半年前杜晓芸为太子诞下长子,萧皇后凤心大悦,即刻履行承诺,到皇帝跟前为她请来了太子妃的封赏。

因此眼下的杜晓芸是正儿八经的太子妃了。

杜晓芸没什么野心,性子直率,不会藏着掖着搞事情,又很是孝敬萧皇后,故而萧皇后对这个儿媳十分满意。

当然,也可能是有另一个层面的原因,譬如她能生。

这不,长子不到一岁,她肚子里又怀上了。

在子嗣终于一切的古代,杜晓芸这种三年抱俩的孝顺儿媳妥妥是家里的金疙瘩。

三位皇宫的女主人坐在小花园里打叶子牌,三缺一,叫上了庄贵妃。

庄贵妃别的方面没继承姑婆的智商,打牌倒是好手,自摸就糊了好几把。

相较之下,萧皇后简直是个牌痴,打一把,放一个冲,一个时辰下来,她冲得脑袋都糊了。

全场她一人输,三家赢。

姑婆表示很过瘾。

“郡主和净空来了!”门口传来了秦公公笑嘻嘻的声音。

姑婆刚好给萧皇后放了个冲,萧皇后眸子一亮:“母后我要赢了!我要赢了!我终于赢了!”

“娇娇来了,不打了。”庄太后一本正经,一秒推牌。

萧皇后:“……!!”

龙凤胎分别被玉芽儿与奶娘抱着,他俩在下马车时就醒了。

头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两个小家伙都左看右看的,活像是他俩真看得着什么似的。

明明四十天的婴孩只能看清半尺到一尺距离内的东西。

杜晓芸再见顾娇还是挺尴尬的,想到自己年少无知时曾那般脑残地追捧温琳琅,结果到头来自己睡了温琳琅的丈夫,继任了温琳琅的名分。

怎么都感觉自己好茶啊……

顾娇很坦荡,从不提及她的黑历史。

“姑婆,姑姑,太子妃,贵妃娘娘。”顾娇与四人打了招呼。

“姑婆,姑姑,太子妃,贵妃娘娘。”小净空也依葫芦画瓢打了招呼。

小净空不是今天的主角,他七岁了,早已退出了卖萌行列,他见过诸位长辈后便去坤宁宫找秦楚煜了。

长辈们开始赏玩龙凤胎。

没错,就是赏玩。

龙凤胎长得太可爱了,白白嫩嫩的,奶香奶香还不哭,尤其萧嫣,肉唧唧,胖嘟嘟,颇有当年萧依姑姑的风范。

不大愿意抱孩子的庄太后都没忍住抱了两下,属实证明龙凤胎的人气有多高了。

“把无忧抱来。”萧皇后对宫女说。

无忧是太子的长子,快八个月了,正是学爬的时候,也怪好玩的。

宫女将秦无忧抱来仁寿宫,与龙凤胎放在一块儿。

作为八个月的大宝宝,秦无忧绝对有资本藐视两个小妹小弟,并且他不用被裹在襁褓中,双手双脚十分自由。

当宫女拿玩具来逗三个小家伙时,秦无忧毫不客气地抢了龙凤胎的玩具。

这叫立规矩!

然后秦无忧就悲剧了。

宫女解了龙凤胎的襁褓,给他俩换尿布。

转个身的空档,萧嫣一记小脚脚将秦无忧给踹倒了。

萧淙一贯听话,是个安静的小美男子,可此时他也暗戳戳地补了一脚,踢得没萧嫣重,但是比萧嫣踢得痛,可以说是腹黑本黑了。

秦无忧作为皇室的宝贝金疙瘩,孩生头一次遭到群殴,又痛又害怕还委屈,哇的一声哭了。

“哎呀,小主子这是怎么了?”宫女忙将哇哇大哭的秦无忧抱了起来。

两个小小罪魁祸首表情动作神同步,一动不动地躺在床铺上,连眼睛都盯着屋顶的同一个方向。

特别淡定。

萧皇后闻声走了过来,将小家伙抱入怀中,叹道:“你怎么又哭了,你看弟弟妹妹多乖!”

秦无忧哭得更厉害了。

不多时,萧珩从内阁过来了。

因是外男,庄贵妃本要回避,庄太后摆摆手:“自己人,不必。”

庄贵妃心口一热,鼻尖忽然就酸了。

难得在她那般忤逆姑母之后,姑母还拿她当自己人——

庄太傅落马,宁王被圈禁,庄家一脉尽数流放,原本她以为自己也难逃一死,可姑母力排众议将她保下了。

从今往后,她不会再犯傻了。

萧皇后让人去将秦楚煜、小净空叫过来用完膳,太子外出了不在京城,是以没叫他。

原本也没叫皇帝,可自己屁颠屁颠地跟来了。

“母后!”

小泓泓来看你了!

他精神抖擞地打了招呼。

庄太后面如死灰地翻了个白眼。

一大家子在仁寿宫用了膳,秦无忧咿咿呀呀地叫,小净空与秦楚煜你追我赶的闹,庄贵妃与萧皇后、杜晓芸三个女人一台戏,八卦天、八卦地。

萧珩在院子里逗龙凤胎,顾娇陪姑婆赏月。

仁寿宫曾是皇宫里最冷清、最没人情味的宫殿,而今却有了几分万家灯火的气息。

秦公公感慨地看着表面臭着脸、实则眼底都闪着光的庄太后,实在是由衷地替她感到欣慰。

她浮浮沉沉大半生,没有自己的骨肉,本以为这辈子要孤独终老,老天垂怜,给了她一个圆满的晚景。

萧珩与顾娇辞别姑婆后,带着龙凤胎回了公主府。

他们先去信阳公主那边坐了坐。

龙凤胎饿了,玉瑾拿着奶瓶给他俩冲了奶粉,他们太小,还不能自己喝,得有人喂。

已经一岁三个月的小依依自告奋勇地担当起了此重任。

“依依,喂。”她奶声奶气地说。

信阳公主从前是个什么也不让孩子放手去做的性子,自打宣平侯参与了孩子的养育后,她的观念扭转了许多。

“你拿得动吗?”她问小依依。

小依依拍拍小自己的胸脯:“拿得动!”

信阳公主把两个奶瓶交给了小依依。

小依依踩着凳子,爬进龙凤胎的小床给他俩喂奶。

先喂小侄儿,因为小侄儿长得瘦!所以要先给小侄儿吃!

“江(张)嘴。”她盘腿坐下,奶声奶气地对萧淙说。

见萧淙没张嘴,她果断将小奶嘴塞进了萧淙口中。

萧淙刚喝了一口,小依依便将奶瓶拿走了,自己喝了两口。

她喂食小侄儿的原则是:你一口来我一口,我一口来我一口,我一口来再一口,然后给你一小口。

所以萧淙长不胖是有道理的,不仅没有龙一的夜半加餐,还要遭遇小姑姑的抢食。

他太难了。

信阳公主淡淡问道:“依依,你是不是又抢淙儿的奶喝了?”

“没有,没有,依依没有。”小依依打了个饱嗝。

信阳公主:“……”

……

翌日,顾娇带龙凤胎回了一趟碧水胡同,萧珩依旧是下值后再过来。

全胡同的人都听说顾娇得了龙凤双胎,全都跑过来看两个小家伙。

两个小家伙十分给面子,任由街坊们围观,还不时发出一点嗯嗯啊啊的小奶音,萌得人心都化了。

刘婶子忽然觉得姑婆的儿子不香了,她想抢娃!

顾小宝两岁半了,抽了条,没有了小时候的婴儿肥,看上去瘦瘦的,但是人很机灵。

唯一一点,依旧特别懒。

譬如让他给龙凤小宝宝喂奶,他就懒得去抢食。

他特别佛系地喂完。

“姐。”

他而今叫姐叫得老顺溜了。

“小宝怎么了?”顾娇看向他。

“弟弟妹妹好小。”他看向床上的小婴孩说道。

顾娇笑了:“不是弟弟妹妹,是外甥和外甥女。”

顾小宝对这两个称呼显然是陌生的,他只听过外孙和外孙女,隔壁赵大爷家就有。

他以为是一个意思。

想了想,他严肃地说道:“我不老。”

老头儿才有外孙和外孙女。

“哈哈!”顾娇笑翻了。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