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洞饿了想吃大香肠 小东西一滴都不准出来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接北北去买菜,然后去杨岚家,走进门的时候看着满屋子的玩具和扔在地上的衣服,韩谦终于明白为什么杨岚不穿重样的衣服了,她是干脆懒得洗。

小洞饿了想吃大香肠 小东西一滴都不准出来

温暖看着脏乱的屋子艰难的咽了唾沫,小声道。

“比上次还乱了,杨姐这是怎么生活的啊?”

韩谦把小北北放在沙发上,拿起游戏箱子收拾玩具,轻声叹气道。

“一边照顾孩子一边上班,闲下来的时候还要去探望爸妈,杨岚的房子乱是唯一一个我认为情有可原的,等你看到了叶芝和燕青青的家,呵··燕青青的家我是这辈子都不想去第二次。”

温暖坐在沙发和小北北看着漫画书,轻声道。

“是吧,这几个姑娘家还是我最干净吧。”

“你?呵呵,第一次去你家的时候我在门口纠结了半个多小时,收拾出去一车的垃圾你忘了?谁家比较干净啊,童谣,季大妈,苏亮,关军彪,剩下的没什么区别。”

温暖抬起头冷笑道。

“显摆你去过的姑娘家多?”

韩谦不说话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也不知道这社会什么时候能出一本书。

《如何能读懂女人》

估计目录都要比新华字典厚,韩谦看了一眼地上的玩具,又看了一眼小北北,起身抓过小北北,正色道。

“现在开始,收拾你自己玩具!”

小北北当即愣住了,随后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温暖,瘪嘴道。

“舅mua。”

“舅妈有点累了,北北自己收拾啊!女孩子要自己动手,这样才能丰衣足食。”

话落韩谦堆着温暖的脑门拍了一巴掌,皱眉道。

“你这样的还说自己动手?看着点,别让北北磕碰了。”

温暖瞪着韩谦皱眉道。

“你干嘛去?”

“洗衣服!我受不了了!这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地方!”

韩谦捡起地上的衣服,也不管内衣还是外衣了,揉成团走进卫生间,打开洗衣机开始做家务,看着厨房里的堆积的碗筷,韩谦整个人都不好了,就嘴贱,早知道给季静打电话了。

晚上六点,杨岚和杨佳回来了,打开门的一瞬间,杨岚愣住了,后退一步看着门上的门牌号才确定这是她家,没有走错。

随后杨岚说了四个字差点把韩谦气死。

“还算干净!”

韩谦穿着围裙站在客厅斜视杨岚,后者尴尬的笑道。

“真干净!小暖饿了吧?我买了海鲜,一会咱们就吃饭。”

温暖站起身憨笑道。

“叨扰您啦。”

“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要客气,以后没事多来家里串门。”

杨岚踢掉鞋子拎着菜走向厨房,路过韩谦的时候韩谦小声道。

小洞饿了想吃大香肠 小东西一滴都不准出来

“让我过来给你做家政么?杨姐啊!家政一周一次也不贵啊吧?”

“滚蛋!”

说话间抬起腿踢在韩谦的屁股上。

他们姐俩的关系是真的挺好的,小杨佳躺在沙发上唉声说下辈子绝对不给燕总做秘书了,这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上班等于下地狱,回家等于上天堂。

话音刚落,杨岚的怒喝在厨房传出,让她过去帮忙,小杨佳抬起头看了一眼韩谦,可怜巴巴的小声道。

“谦儿哥,请允许我偷懒一天!”

韩谦走进了厨房。

晚饭是真的让温暖吃上了饺子,不仅如此还有螃蟹,海螺等海鲜,留给韩谦的只有一份酸菜炒粉和两碗米饭,三个大姑娘和一个小姑娘对海鲜都不忌口,唯独韩谦对这玩意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吃着饭的时候韩谦打听最近那个唐威最近有没有过来骚扰捣乱,杨岚摇了摇头,淡淡道。

“不知道人去哪儿了,最近在公司都看不到这个人了,吃饭吃饭,不提这个人,你不吃螃蟹还不吃虾么?”

看着盘子里的油焖大虾,韩谦还真不想吃,夹起一只扒开喂给小北北,随后脚就被踩了一脚,韩谦转头看着温暖,温暖已经做好准备被喂食了。

韩谦夹起一块辣椒放在温暖的嘴里,温暖对着韩谦眯眼笑道。

“你等晚上回家的。”

韩谦完全不放在心上,饭后在厨房洗碗,韩谦轻声道。

“杨姐,最近你和杨佳都小心着点这个唐威,这傻·逼翻不出什么花儿来,就怕他像个蛤蟆一样恶心人,而且最近他在和林家人联系,万一招惹了什么人,对小北北不好。”

“嗯,我知道的,最近柳笙歌也有些不太正常,在公司和高履行吵了几架,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说什么背叛什么的。”

韩谦把刷好的碗递给杨岚,轻笑道。

“神经病的玩意,不搭理他就行了,饭也吃了,屋子也收拾了,我回家了啊!明天单位见。”

“出去时候把垃圾带走,我就不送你了。”

来开杨岚家,韩谦仔细想想最近这一段时间好像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了,好像能好好的轻松几天,这个想法刚出现在脑海中,叶芝的电话打了过来。

“韩先生你是不是忘记我前几天和你说设计图的事情?”

韩谦开着车双眼迷茫。

“设计图?啊!我真给忘了,明天我去找你。”

叶芝挂了电话,温暖刚想打听,手机响了,这次是吴青丝的,这娘们问韩谦最近几天有没有时间,导演组想还原一下事情的经过和详情,韩谦刚想答应明天,话到嘴边咽了下去。

“后天吧,我抽空过去,你们准备在哪儿拍?别说在缘聚凯隆。”

“在温暖的畅荣酒店拍,顺便给温暖做宣传,你明天没时间么?”

吴青丝的声音很软,可惜这对韩谦没什么杀伤力,学着她的语调回道。

“明天要去看山庄的设计图,没时间呀!”

“烦人!”

吴思琯挂了电话,韩谦深吸了一口气。

“哎!我还以为明天没事儿呢,这一下就整出这么多事儿来。”

温暖也叹了口气。

“是呗,让你陪我玩一天都没时间,明天我···”

话没说完,她的手机响了,看着公公的号码,温暖的脸色瞬间变得紧张了,和韩谦结婚,离婚这么久,公公从来没给她主动打过电话。

温暖按下接通键,沉声道。

“爸爸,发生什么事儿人?”

“没什么大事儿,我和你妈现在在去医院的路上,你妈的身体不太舒服,想着现在你们俩能不能联系医生给看看。”

“爸爸我知道了,我现在联系一声,我妈他身体哪儿不舒服啊。”

“还是心脏!”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