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子上有木棒坐下去吃饭 小东西我想和你在车里做

  • A+
所属分类:烧烤酱

第五十七章太懈怠了

以前,云川对于教条式样的文章不怎么喜欢,比如生意忧患死于安乐这样的句子,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些大而化之的东西,对人生没有任何指导意义。

现在,他终于感受到了这句话真正的含义,这让他觉得自己在管理部族的时候完全弄错了。

随着云川部越来越富裕,他发现他的族人们正在变得也来越善良。

比如,在边境地区,以前轩辕部的人从云川部的地界上捉到了一头野猪,云川部的人一定会上前争论一下的,即便是不能把野猪都要回来,至少,也要分一半才成。

现在不一样了,再有轩辕部的人在云川部这边捕捉野猪,云川部的人只会一笑了之,还会告诉轩辕部的人要小心,不要为一头野猪这么拼命,把自己弄伤就不值当了。

云川部的水渠抵达边境良田之后就戛然而止,可是呢,一些轩辕部的人偷偷的将云川部的水渠自动延长浇灌他们的土地,不仅仅如此,他们在浇水季节发现水源不足,还会质疑云川部的人,责问他们为何不大量的供水给他们。

富足的云川部族人还对那些衣食无着的流浪野人大发善心,将家中的粮食无偿的送给那些可怜的流浪者,等他们自己食物不够的时候,就理直气壮地去找部族讨要。

这就导致,云川部的领地上到处都是流浪野人。

虽然说蓄养流浪野人是云川部人口扩大计划中的一环,但是,云川部需要的是勤劳,变得聪明的流浪野人,而不是一群整日里蹲在城墙下等着云川部的人投喂的流浪野人。

所有的事情都因为富足,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至少,与云川的初衷相去甚远。

现在,又出现了巨人武士在战场上怜悯敌人的行为,这让云川一下子就变得警惕起来了。

野人们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富足的生活,这就导致他们对自己的定位不清晰,总以为部族里有吃不完的粮食,用不完的物资,他们直接忽略了种植粮食的艰辛过程,也忘记了物资生产的劳累过程,只是认为——族长仓库里有吃不完的稻谷,用不完的物资。

阿布希望云川部立即开始大规模的扩张,在上次不惜用逼迫的手段让云川同意大量的不合格的流浪野人加入云川部。

元绪的目的也非常的明确,他希望云川能够拯救苦难中的伏羲氏族人,虽然直到现在,云川还不明白伏羲氏苦难在什么地方。

云川喝了一口清水,压制一下他空空如也的胃。

直到今天为止,云川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过饭了,昨天晚上是最难熬的时候,饥饿让他无法入睡,用了很大很大的意志力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去拿云蠡的辅食。

现在的云川部,除过当值的武士,孕妇,幼儿,其余所有的人,全部禁食三天。

云川想通过人为的制造饥饿感,让族人们好好地回忆一下不久前的蛮荒岁月。

今天是第三天!

等这场活动结束之后,云川将下令停止族人从族库中随意领取食物这一特权,以后族人家中,只要还有食物,就不能从族库中领取,当然,你自己家中收获的粮食不再管理之内。

元绪拖着他巨大的龟壳来到了云川跟前,两天两夜没有吃饭似乎对他没有影响,捧着文书的双手非常的稳定。

“两天里惩处了偷偷吃饭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七百人,其中,以巨人族为最。”

云川瞅一眼烂泥一样的夸父,对元绪道:“严惩不贷。”

夸父虚弱的道:“族长,惩罚我一个人也就是了,不用……”

云川怒气冲冲的打断他的话道:“就是因为你们的错,我现在也很饿,你要是再敢废话,信不信我下令每个月都有三天时间

椅子上有木棒坐下去吃饭 小东西我想和你在车里做

不许进食?”

元绪瞅瞅靠在墙角不敢动弹的夸父,对云川道:“族长,夸父一族最经不起饥饿,他们已经躺倒,无力动弹了,再饿上一天一夜,有些人恐怕撑不下去。”

云川冷冷的道:“以前他们三天不进食的时候还少了?那时候能撑下来,现在为什么就撑不下来?

告诉他们,撑不下来也要撑,想要吃饭,等明天太阳出来吧。”

夸父听云川这么说,有

椅子上有木棒坐下去吃饭 小东西我想和你在车里做

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就连心爱的茶水也不肯喝了,因为这东西喝的越多,就越是饥饿。

元绪叹口气,拿着云川签署的文书,慢慢的离开了天宫,在门口,他遇到了端着一盘子食物的精卫,就对精卫道:“最好不要送进去,族长会发怒的。”

精卫一只手抚摸着自己巨大的肚皮道:“这是我的口粮。”

元绪摇头道:“族长一声令下,全族都在遵守,凡是不能遵守的人都会遭受惩罚,你不能让族长自己破坏自己的命令,这会让族长的威信荡然无存。

另外,族长此次下令全族三天不得进食的目的,在于放弃分配制,改变部族物资的分配习惯,要从分配制度改变为自给自足,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想法,我是支持族长意见的。”

精卫听不懂元绪说的这一大通话,不过,她至少明白了,云川之所以会惩罚自己饿肚子,是有重要的事情做。

就端着盘子随元绪离开了天宫。

“咕噜噜……”阿布的肚子开始响了,他就烦躁的喝了一口清水,马上“咕噜噜”的声音,就在他的房间里此起彼伏的响起来。

毕竟,两天两夜没有吃饭的人不止他一个。

“族长这一次做出了很大的改变,阿布,你说,族长准备将田地全部划分给族人,每年只收一部分叫做“税”的东西,能保持部族一直强盛吗?”

一个管事忧心忡忡的问阿布。

“这就需要我们好好地计算了,算算看我们这些不参与劳作的人到底有多少,每年到底需要消耗多少粮食,物资,才能接着算一下,收多少税合适。

族长说我们要不断的试验各种方法,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管族人的所有需要,要让他们懂得自己养活自己,最后,还要养活我们,养活武士,还要负担部族的所有需要。”

“这样一来,族人们岂不是太惨了吗?我们为什么不能继续集合所有人的力气,一起生活,一起吃饭呢?”

“巨人族都不愿意作战了,还能搅在一起过活吗?再这样下去,大河上游三部族第一个消失的就该是我云川部了。”

阿布瞅瞅七嘴八舌的管事们,在心中微微叹口气,他与这里的所有管事的想法都不一样,他觉得,不是族人们开始懈怠了,而是族长对族人的管理过于仁慈了,狱滑掌管的监狱,目前只关押了不到二十个人,就算是这二十个囚犯,他们也衣食无忧的在监狱里混日子,有的本该早早处决的人,现在也在板着指头数日子,等待狱滑回来解决掉他们,这都是很大的浪费。

族长一下的人都应该是蝼蚁才对,轩辕部执行的就是这一套政策,直到现在,轩辕部依旧发展的风生水起的,看不到半点毛病,而富裕的云川部现在却忧患横生的让人烦躁。

现在,族长又要把属于部族共有的土地全部分下去,这比上一次分田地,分牲畜的规模要大的多,也彻底的多。

如果说,以前仅仅是允许族人租用土地,这一次,公田将会彻底的变成私田,分配到族人手中的牛羊骡马,驴子也将彻底的属于族人,这些人只需要每年向部族缴纳一定的“税”就可以了。

对于族长准备施行的法则,阿布并不看好,只是觉得族长不会错,才孜孜不倦的帮助族长施行方略。

想到这里,阿布站起来,他的肚子咣当作响,胃里面没有一星半点的食物,状的全是水,就像是大牲口饮水之后的模样。

小苦儿冲着母亲摇摇头,于是,她的母亲就把手里的山药放回原地,父亲黑牛一巴掌抽在母亲脸上,母亲这才打开攥紧的手,又把一小节山药放回去了。

“再忍忍,还有一天一夜,就能吃饭了。”黑牛打了老婆之后,又出言安慰,这让小苦儿觉得父亲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他的肚子也非常的饿,按理说,像他这样的半大孩子就出在可以吃,也可以不吃的阶段,小苦儿坚决的选择了不吃。

这些天,他们家里非常的热闹,父亲用人头借贷来的牲畜,工具,粮食已经到位,就等一场秋雨过后,就要开始开荒了。

族长正好在这个时候,下达了禁食三天的命令,这就给了小苦儿一个挑选真正吃苦耐劳的流浪野人的机会。

能忍饥挨饿也要留下来的野人,都是对云川部有极大信心的人,这两天,因为没有东西吃,离开常羊山城的流浪野人不在少数。

离开的流浪野人,他们将再也没有回到常羊山城的机会……

目前为止,小苦儿与父亲已经挑选了四个男人,两个女人六个流浪野人,再加上父亲,母亲共有八个人,这个数字正好与族长当年带领七人开创云川部的人数相等。

现在啊,就缺一场秋雨。

喜欢我不是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